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一章 邪道不易行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章 邪道不易行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从屋里穿出后,温去病打了个信号,让心魔阁的***人撤退,众人虚晃一招后,全身而退。

“盖子,得手了吗?”

“哼!老子亲自出手要杀,哪个女人能逃过?”

“好!英雄气概,果然不愧是地上最强的男人。”

李月白大力夸奖,脸上带着血,刚刚的乱战,基本是心魔阁一群人团战龙灵儿,说得正确一点,是龙灵儿压着心魔阁一群人打,打得他们汗流浃背,要不是欺着她必须分神照顾中毒的同门,不敢过于冒进,早就留下几条人命来了。

“天斗剑阁几时冒出了这么一名辣角色?”

李月白恨恨道:“这些泼妇越来越不好对付了,老的狠,小的辣,如果她们再多几个这样的,后头还有我们的活路吗?我们还用快活吗?”

温去病笑道:“以前没有她们的时候,我们挺快活的吗?”

“唉,盖子你年轻,有些好时光没赶上,不晓得那个快活滋味啊1

李月白摇头叹气,说出来的回忆,都是百族大战初期的旧事,当时,诸天妖魔纷纷入侵,***不见,人为鱼肉,在妖族、魔族、兽族的肆虐下,朝不保夕,为了能苟且偷生,日日夜夜,战战兢兢。

温去病对那段时光记忆犹新,不只是身为山陆陵时,纵横疆场的回忆,在那段之前,自己被逐出龙家之后,也颠沛流离了大半年,当过乞丐,干过小偷,和路边野狗一起抢过食物,甚至也为了抢口饭吃杀过人。

以现在的眼光回看,当生命的目的,只是为了活到明天,那就不用讲什么人性,不用高唱什么***了,那是一段人性扭曲的日子,在流浪生活中,看了太多为了生存而出卖自我的人……这已经是一种常态。

那不是乱世,而是末世!

但对心魔阁而言,那应该是个挺理想的好时节,有捡不完的素材,到处是尸骸,有妖兽、魔物的,当然更多的还是人,什么形态的***都有得入手,别说死人,就算掳来活人,硬生生炼成神尸,也没有任何问题,因为那本就是个人不像人,人命不值钱的年代。

“那个时候啊,看上了哪家的闺女,直接上门,杀了全家,劫回来就是,看上母亲就劫母亲,看上女儿就劫女儿,母女都看上,连三代都一起劫回来,当天就可以炼神尸1

李月白怀念道:“管她是什么名门闺秀、江湖侠女,最多就是废点手脚,要点耐心,把妖劫魔祸引过去,最后没有不成的,哪怕你懒到不想出门,也有人贩子整天上门推销,热闹的时候,一天都能有好几拨带货上门的……那时节,过瘾啊1

温去病扬扬眉,并不言语,即使是邪派,在那场大劫中也不是个个都能平安度日的,心魔阁能如鱼得水,只因为他们出卖技术与服务,替妖魔办事,与魔族、鬼族都往来频繁,那边更常把战俘廉价卖来,甚至直接赏赐,这才有心魔阁的荣景。

“……直到那个燕无双,吃饱饭没事干,什么集天下苦难女子而教之,到处杀妖救女人,再把那些女人都弄进天斗剑阁,唉,那些女人都有病的,怀着对男人的刻骨仇恨,她们强大了,我们还能有好日子过吗?”

李月白叹气顿足,温去病则是摸着下巴不作声,平心而论,自己也厌恶天斗剑阁的那群泼妇,打从碎星团时期就和她们处不来,后头被追杀时,也没少和她们结仇,现在算起双方关系,那就是血仇大敌。

但,***事归***事,燕无双当时到处救火救人的义举,不知帮了多少家破人亡,处在绝境中的女性,她那人脾气古怪,施恩从不望报,也不贪权争利,只是认准死理后,就一心一意做自己的事,说救人便真的一路救过去,无杂念、不含任何***目的,获救的那些女人,当她是再生父母、地上神明般感激与崇拜,这都是事实。

也许谁都有资格喊那些偏激的女人是泼妇,但唯独心魔阁没有,因为受害者对加害人的憎恨,本就是天公地道!

“……有剑阁在,像本门这样的宗派就倒楣啦。”李月白叹道:“绑架、强掳之类的,虽然还是能干,但能免则免,如果动静太大,就要罢手,免得惹出剑阁的泼妇……只她们是不足为惧,可打跑了小的,就来大的,万一弄到燕无双出来,那就承受不起了。”

李月白叹道:“那还是像我们与星月湖这样的大派,剑阁泼妇有所忌惮,换了是普通的中小邪派,早给剑阁上门灭个干净了,这世道……邪派也经营困难啊1

说到丧气处,李月白摇头,旁边那些心魔阁高手也都一脸没趣,温去病除了苦笑,也不知该不该安慰他们个几句。

“不过,剑阁的泼妇再凶,还不也一样被我们治得服服贴贴?”一名心魔阁凶人脱口道:“我听我师伯说,有一名剑阁高层落在本门手上,被炼成了……”

“禁声1

李月白神色骤紧,喝停了师弟的话,正色道:“那不过是个误传,如果真有这种事,剑阁还能与本门善罢干休吗?以后再也别提这种事,惹祸上门了。”

旁边的师弟们唯唯诺诺,温去病却留上了心,李月白的否认,怎么看都有着欲盖弥彰的味道,再想到九外道大会时,秋艳红等人如疯虎寻仇般的架势,还有藏在义庄之中,那具强大而诡秘的神尸,温去病觉得自己大概心中有数了。

……显然,天斗剑阁没有证据,只是听到一些传闻,前来查探究竟,若非如此,以剑阁一贯的强势,决不会善罢干休,燕无双肯定亲自出手灭派。

……如果把自己查到的这些线索,往天斗剑阁一送,心魔阁肯定大劫临头,就算不被灭,也要元气大伤,但……有什么必要送这人情给大仇家?妇女救星是燕无双,与自己没有关系。

一行人迅速回到了***地,已经不是早先出发时的地点,六扇门、密侦司确实效率超高,一行人离开才没有多久,官差就搜到了那处民宅,将据点扫荡,也多亏心魔阁众人离开得早,否则又是一场城市剧战。

“六扇门这群狗子真是追得紧,等这次行动结束,咱们在帝都多年累积的家底,算是一股脑全部报销了1

绝命法王手拿长杖,悠然道:“不过钱赚了就是要花,累积的这些家底,不在关键行动时候用,那积起来干啥?偷天计画关系本门兴衰,是修练鬼龙魂**的关键,今次如果不成功,我们所有人都不会生离帝都,又何惧小小牺牲。”

一面说着,绝命法王与心魔阁众人准备着夜袭天牢的行动,发下一管管药剂,每个人各三管。

看到这三管药剂,温去病大致理解,为什么这票凶人承受六扇门、密侦司的强大压力,明明处在随时可能倾覆灭亡的绝境中,却依然嘻嘻哈哈,不把压力当回事,好像背后有一群天阶者当靠山似的。

这三管药剂,各具不同的功能,一管打入身体,能让精神轻快,无论处在什么样的绝境,依然咧着嘴笑呵呵;一管流入筋肉血脉,短时间内,肉身战力大幅强化,真气强度也拔升五成;一管激发潜能,就算身受濒死重创,也能全无所觉,死战到最后一刻。

心魔阁所练***,越是到后来,就越偏近九幽邪魔中,黑暗混乱,弃绝理性的那一脉,平常又玩**改造,各种***药物也没少接触……简单来说,他们看起来正常,其实精神都已经半疯,不能当正常人视之。

仿佛呼应温去病的想法,心魔阁众人接了药剂后,纷纷将能让心情愉悦的那支打入颈项,跟着,露出欢喜悦乐的表情。

“盖子,你怎么不用?”

看到温去病没有动作,绝命法王目光扫来,疑惑中也略带几分质疑,***心魔阁的高手,也纷纷望来。

……在一咧形智逍眩馐欠浅2恢堑淖陨本俣蛑本拖裢飞咸颂踝樱何沂俏缘祝?p> 温去病笑道:“哈哈,只是有点怀念,我追随童姥的时候,她老人家给过我一些指点,把这药用得更好。”

说着,随手将药剂折开,放在鼻端,直接一口气吸个干净,出人意表的动作,把在场的心魔阁众人都给吓呆了。

李月白惊道:“你疯了,这药……”

“没事,童姥指点过,这药就该那么用,副作用会猛一些,但药效比平时更猛喔。”

温去病微笑着,表情已经控制不住,略显飘飘然,身体也像水母一样,摇来晃去,所换来的,是众人又惊又崇拜的目光。

……在一群老菸***之中,表演一次吸八支菸,就是这种效果!

“这样也行?本法王试试。”

绝体法王皱着眉头,学温去病的动作,将药放在鼻端,但不敢用那么大量,只用了温去病的四分之一,猛力一吸,跟着,脸色胀红,呼吸大乱,仿佛随时都会喷血倒下,直过了好半晌,他才平静下来,惊愕望向温去玻

“盖子,你真不愧是最强的男人1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