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三十二章 十五的月亮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三十二章 十五的月亮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心魔阁的入侵战,打得有声有色,交手还不满四招,靠着莽荒殿提供的三重毒粉,天斗剑阁的剑阵瞬间被破,几名高阶女剑手瘫软倒地,失去作战能力。(mianhuaang.LA好看

接着所发生的事,对心魔阁的入侵者来说,就是一场恶梦,虽然在九外道大会时,见过龙灵儿的战力,却怎么都想不到,这个小悍妞还自带“百毒不侵”、“万法无用”的体质,太阳真火绕体一烧,什么中毒征兆都消失,精神百倍,悍然出击。

这一着,整个打乱了心魔阁的部署,李月白险些被龙灵儿一爪打爆头,后头正面交手,一个是地阶中段,一个是地阶初段,双方法相浮现,未用宝兵,境界高的竟然压不下低的,被龙灵儿逼得险象环生。

如果不是有***人的牵制,还有温去病的暗助,这支别动队就莫名全军覆没了。

而趁着双方混战,温去病驾轻就熟,改变形貌,变化为星月湖淫贼的相貌,一下进入房中,凭着本身的绝顶修为,无声无息,进到房中,还看见一名剑阁的高阶好手,持剑在手,剑拔弩张地埋伏着,等待有谁***闯入,就冷不防给他一剑。

敌人都已经站在身后,还十足戒备地看着窗外,这样的防御精神,温去病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,轻轻一掌切出,斩在后颈,对方哼也没哼,就晕倒在地。

“哇,夫君英明神武,好威啊1

龙仙儿本来正躲在屏风后,专心刺绣,看到温去病鬼魅般进入,一掌打趴了女剑手,全然不惊,放下手中的刺绣,喜孜孜地拍着手跳出来。

“妾身知道夫君迟早会来,却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,真是让妾身心花怒放,喜不自胜。”

一步一步轻盈走来,龙仙儿喜悦依靠在温去病胸前,娇媚如花,慧黠的眼神,像是偷了鸡蛋的小狐狸,灵动可人。

温去病看着大美人的走近,感觉非常复杂,最开始,是因为两人幼时的婚约与深刻记忆,这女人才能一再撩动自己心弦,但现在……不得不承认,她真的很美,尤其是那种发自骨子里的艳媚,就连欢喜院里那些长于勾魂的艳女,都有所不及。

但自己也不会忘记,昨夜看到她的第一眼,她是那样端庄静雅,娇弱惹怜,仿佛善良得随处招人欺负,与现在判若两人,这真是只能说一句“风情万种”。

龙家三姊妹,长女如酒,每次接触,总是让人醺然欲醉;次女如茶,看似平淡,细心品尝却越见滋味;三女……说白开水有点过分,估计还是辣椒水合适点,似乎味道强烈,又呛又辣,其实没什么长味,还会坏人肠胃。mianhuatang.la

“……夫君,你在想什么?”

龙仙儿贴靠在温去病胸口,如玉的手指轻轻在他胸口拨画,出口的轻声,黏腻如蜜。

“妾身知道,夫君一定是因为想念妾身,才这么快就回来的,呵,还连碍事的都打晕了,夫君真是居心不良。”

“我有什么居心不良?在乱想什么?”

“妾身哪有乱说?过往夫君你哪次不是特别性急,看到妾身就扑过来了,这回装什么正经呢?”

龙仙儿吃吃笑起,眼波流转,呵气如兰,依偎在温去病怀里,轻声道:“天上的月亮又圆又白……”

温去病皱起眉头,一面在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一面暗骂自己怎么如此没定性,被这女人几句撩拨,居然开始心痒痒的。

没得到回应,龙仙儿秀眉微蹙,抬起头来,困惑地问:“你月饼爱吃咸的还是甜的?”

温去病莫名其妙,好端端的,又不是中秋,忽然跟我说月饼什么的干啥?

见温去病不答,龙仙儿忽然露出惊愕表情,急退数步,拉起衣襟,遮住领口,错愕道:“你不是我夫君,你是谁?”

温去病一怔,难道刚才乱七八糟的两句话,还是她与那个男人的暗语?这种私底下的***言语,自己哪可能知道?又哪可能接得上?这一下自己就穿帮了?

既然被拆穿,自己也就不用客气了,反正心头也又痒又火,索性露出狰狞面孔。

“哼!除了晋王,谁不是你夫君?”

神色转冷,温去病伸手一拉,就抓住龙仙儿,本来还提防她反抗或叫喊,却不料她妩媚一笑,主动靠过来,顺着这一拉,又贴靠回自己胸前。

“夫君真是高大威猛,刚刚妾身还以为是有人假冒,直到听见你这句我们当初的定情之言,才知道是你。”

龙仙儿白瓷般的双颊,泛起绯红,娇羞道:“春宵苦短,夫君你还不抱妾身上榻,让妾身好好伺候你。”

没想到误打误撞,居然还对上了安全语,温去病冷笑道:“倒是懂得抓紧时间,看到男人,就只想着上榻?脑里没别的事?”

“啊?难道夫君看见妾身,脑里还有别的事?”龙仙儿一脸惊愕,“夫君明明与妾身海誓山盟,说每次看见妾身,脑里都只有这事的……难、难道,妾身年华已老,蒲柳之姿,已不能入郎君之眼了?”

一下惊骇,一下又转为哀怜,骨子里却透着一股烟视媚行的狂放,越是接触,就越能感受到她每一个不同面貌间的魅力,温去病深切体会,自己怀里的这个大美人,确实就是个妖精。

但不知为什么,越是感受她对自己的吸引力,心头就越是有一股无名怒火,好像在气这个女人,分别十余年,怎么活成这个堕落样了?又好像在气恼自己,居然被这种女人给吸引,这些年的历练全都白混了……

“庄重点!我是为了正事来的,不是来这里胡搞的1

心念一动,气劲微发,将贴在胸前的大美人震开,她惊呼一声,纤纤娇躯就往后仰,眼看要摔倒,温去病闪电伸手,搂腰将她拉过。

一跌一拉,龙仙儿上半身倾倒在外,曼妙娇躯弯成弓形,尽显腰肢的高度柔软,特别是顺着仰倾的角度去看,分外感受得出,胸前那双丰满的球体,摇摇颤颤,几乎占满了整个视线。

小时候是没有感觉的,昨夜重逢时,就觉得分量不小,现在近距离看,就知道实际体积还在估计之上,仿佛一对巨硕的果冻,宣示着存在感,嫩白滑腻的肉球,被黛青色的衣襟勒束,却好像随时都会摇蹦出来,那深深的雪白峰沟,吸引着视线。

顺着娇躯的曲线往下看,在高耸的峰峦之后,整个线条在腰部收成一个惊人的美丽双弧,纤细有若摆柳的腰肢,连结着丰满、充满肉感的翘臀,形态如蜂,教人怀疑如此细的腰肢,怎么撑得起香躯?特别是那细而修长的手脚,若然轻舞,真是唯恐折腰……

温去病不太想承认,但龙家三姊妹虽然各具美色,却无疑以大姊仙儿艳色第一,媚骨天生……难道自己小时候就是感觉到这点,这些年才会一直念念不忘?这也太扯了!

“夫君好坏,说了不想与妾身胡搞,又这么色眯眯地看过来,妾身心儿一直跳呢。”

柔荑轻伸,龙仙儿抓住温去病的手,似乎就要往胸口探去,眼神大胆,表情含羞,说不出的妖艳娇媚。

温去病暗骂一声肉食女,还真不想被对方小看,既然她迫不及待,自己大可狠捞一把,这些年在风月场中,总不是白混的!

不过,窗外战声甚急,自己时间有限,不能再这里耽搁,当下脸色一变,反手抓住她玉藕般的粉臂,指甲一划,登时皮破见血,一串血线染红了雪白。

情郎变脸,手臂见血,龙仙儿并未如普通弱质女流一样惊惶呼叫,还像什么也感觉不到一样,持续看着温去病,媚眼如丝,尽是挑逗。

温去病冷笑道:“都见血了,不怕吗?”

“夫君不是说过,就要见点血才兴奋?”龙仙儿咯咯娇笑,“今天夫君一上来便凶巴巴的,妾身便知道,夫君今天定是想玩点激烈的了。”

……奸夫,你们平常玩得到底有多欢乐啊?

“……穿好衣服,少发花痴1

温去病怒从心起,一下抖手,龙仙儿身不由主地飘飞起来,摔落榻上,娇呼一声,却是如糖似蜜,听不出半点痛楚。

“夫君这是怎么了?连着两天见妾身,却什么都不做,是在外头结识什么新相好了?”

龙仙儿斜倚锦被上,轻笑道:“这有什么打紧?妾身个性很传统的,晓得大丈夫三妻四妾,绝不吃味,什么时候约上外头的妹妹,大家过来一起开心啊?”

“……有人要买的全身皮,我会对外说已杀了,半年之内,躲在王府里别见人,让他们对外说死了。”

温去病冷眼看美人,将刚刚采集到的鲜血收起,头也不回地往外头走去。

“夫君1

龙仙儿半坐起身,语音娇媚,“妾身晓得,夫君为了妾身着想,多所辛劳,妾身自会听足吩咐,做个乖乖的小女人,但只有一事,望夫君成全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相思难耐,今夜丑时,妾身会在大明湖畔的雨荷祠等候,请夫君务必前来一会。”

……丑时?

……晚点就要杀去天牢了,今晚哪来的空陪这妖精折腾?

“妾身会在湖畔守候,不见不散。”龙仙儿用指头玩着碧绿的长发,眼神狡黠,凄楚道:“如果夫君不来,妾身就直接投湖,化为一缕芳魂,永远追随夫君左右,再不用在这里日日夜夜等候。”

“……无聊!***的见鬼去吧1

神色冷硬,温去病穿窗而去,再不回望一眼。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