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三十章 那个人的后手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三十章 那个人的后手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密侦司作为麒麟李家的私犬,由六大统领管辖,这是众所周知的事,却很少有人知道,六大统领之上,还有一名神妃,总制六人,这秘密就连密侦司内都不是太多人知道,却瞒不过亢金龙。

要办成一件事不难,但想要这件事整个环节滴水不漏,没有一丝破绽可寻,这就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,尤其是在龙晋滔这等位高权重的刑侦老手眼下弄鬼。毫无破绽的本身,就直指***。

除了有比他更大权限,位阶更高的神妃,更还有谁?

密侦司的真正***,更是面上李家手中唯一的天阶者,在整个局势里,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?

“朋友你的处境不妙碍…”亢金龙冷笑道:“这位神妃是什么来历?不,这不重要,应该问的是……”

亢金龙目光骤厉,“她和贾伯斯是什么关系?”

西北之战的***,旁人可能只知道一鳞半爪,但死曜既有本身资源,又得到密侦司的情报,两相组合,已经与***所差无几。

信函之中,藏了筑城的组件,这等纳须弥于芥子的大神通,很多传说中的神魔都曾有过,但在近二十年的历史上,只有碎星团曾用过这样的技术,深究起来,直指团长贾伯斯。

这个手法再现,又是从帝***部以正式管道发出,背后隐藏的讯息就相当玩味了……

“……新帝国建立,碎星团一夜覆灭,世人都知道是密侦司主导,外人也都以为,是皇帝授意我进行的,但其实……我连李家小子的面都没见过几回。”

龙晋滔的声音充满自嘲,“所有的工作,都是神妃直接对着我们下令,方案也是她亲手部署,我的猜测,她是贾伯斯特别留下来,专门对付碎星团的一颗棋子。”

“……贾伯斯的真正传人?”

亢金龙悚然动容,这个身分的份量太重了,若传出去,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坐不祝

“六年前,她的年纪虽然小,却已经踏足天阶……”龙晋滔道:“贾伯斯遗留下来影响局势的天阶棋子,世人只知道司徒无视、燕无双,却不晓得还有一个她。”

亢金龙眉头一皱,虽然本就知道密侦司有天阶坐镇,但新晋的天阶,和六年前就已经是天阶,意义全然不同。

普通人,别说短短六年,就是六十年,也未必能在天阶上多踏出一重,可神妃背靠贾伯斯,本身又年纪甚轻,明显是那种天赋之才,六年的时间,足以踏上第二重,甚至第三重天阶,这……就威胁很大了。

……龙晋滔不会这么好心,他是想藉此表示,就算踏足天阶,也没什么好骄傲的,他一翻脸,仍有大把本钱压制自己。

亢金龙沉吟道:“所以,当真是贾伯斯一手布置,消灭了自己的追随者?他的动机是什么?作什么事情都有个目的,为钱、为权、为了大道争锋……他这么作是为了什么?”

龙晋滔摇头道:“那个人,鬼神莫测,向来没有人能明白的,他一手打造今日新帝国的格局,又把自己的追随者杀得一个不剩,自己在结果揭晓之前就不知所踪,这种人的心思,哪是我们能料的?”

亢金龙沉吟道:“连你也不知道他的去向?外头可有不少人在猜测,贾伯斯隐藏在帝国背后,继续操控军政大权,难道此言有误?”

龙晋滔冷哼道:“贾伯斯若还在,皇帝小子恐怕连觉也不敢睡,我从没看过一个人被吓成那样的,新帝国成立后,他听说碎星团没灭干净,就朝朝夕夕怕刺杀,用了大量的替身,替他上朝理事,活动在人前,连我向他报告大事,都见不着他几回面……”

堂堂密侦司大统领,自然分得出来,在宝座上聆听报告的皇帝,是本人还是替身。对于一国之君变成如此的惊弓之鸟,龙晋滔觉得可耻,但却乐见这样的发展,而那个明显已经吓破胆的君王,每次亲身召见,最紧张的问题只有一个。

爱卿,那逆贼贾伯斯的下落,可有线索啊?

从这些反应看来,贾伯斯隐身幕后,操控朝政的可能性,基本是不存在的,但并不代表他没有留下传人,代他执行他曾经的规划……

与亢金龙结交数年,这些秘密从来就没有对他谈过,因为双方立场不对等,哪怕都是世上寥寥无几的半步天阶,但一个是手握重权的密侦司大统领,一个是身分不明的江湖匪首,彼此没有信任可言,勉强能算是盟友,但付出程度肯定不对等。

如今,情势骤变,亢金龙登临天阶,身分整个不同,统合九外道变得不再只是梦想空言,如果只有这样,那也还罢了,但鬼尊临世,还可能出自九外道,眼前急须掌握情况,亢金龙的价值大增,可以和他交换一些并不非常重要的情报。

亢金龙本身也清楚这一点,过往与龙晋滔的交易,都是一个问题换一个问题,情报换情报,这回龙晋滔如此主动,打破了规矩,自己也必须识趣。

“心魔阁的行动,我事先并不知悉,不过他们长期以来,透过仪式,试图勾连鬼界,只是一直未能成功,或许是连结太一之后,取得了什么装备或技术,得到了鬼界的力量。”

“他们频频举行仪式,试图连结鬼界的事,我也知道,但就算鬼界能传来指点,也不至于直接送一名鬼尊过来,如果天阶以上的存在可以送来,魔尊、妖尊早就杀过来了。”

龙晋滔道:“还有,这与极乐堂有什么关系?他们能在这么准的时机点发动攻击,肯定是和心魔阁有勾连,还是朋友你打算告诉我,极乐堂已经和鬼界取得联系了?”

“此事确是非常奇怪,心魔阁从未与极乐堂有过串联,双方连往来都不曾有过,照说他们不可能合作,”

亢金龙心知这***肯定不能让盟友心服,果断道:“此事三日之内,我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承诺的份量不轻,但也只有如此,才能够表示同盟的诚意,龙晋滔点点头,没再追问,心里却知道对方应该还有一个没出口的问题。

“那么……最后一个问题了。”亢金龙道:“韦士笔在哪里?”

“盖子,你回来了?太好了,还好你平安无事,昨晚闹那么大动静,我们都以为你可能回不来了。”

“是吗?算运气不错吧,莫名其妙撞到剑阁的人,我也差点以为自己回不来了。”

以盖舟曲的面目,回到心魔阁,温去病受到同门人士的热烈欢迎,整个热切的程度,估计是真货此生未及的程度。

温去病忍不住自嘲,自己这个温家主人在各方都是不受欢迎的人物,汲汲营营,不要脸皮,风流好色,正经人家哪户看了都摇头,料不到换了个地方,自己竟然与这些心魔阁外道之士臭味相投,看来自己果然注定洗不白了。

当然,自己也不可能昏了脑子,以为与这些左道邪魔真有什么兄弟情义,如果有那个必要,他们背刺捅刀,挖自己的心出来,绝对不会有片刻犹疑,不同的地方有不同游戏规则,这真心没什么好说的……

温去病道:“昨天我本来要下手杀人兼剥皮的,结果遇到了剑阁的疯婆子们,我寡不敌众,急忙抽身,就这么离开了。”

“这件事我们已经知道了。”李月白道:“你搞错对象,杀错了一个婢女,然后剑阁的臭杀进来,被你成功溜掉了。”

“我杀了一个……”温去病惊讶脱口,但随即改口道:“我杀的那个是婢女吗?不是吧?看她一脸贵气,我还以为是贵妇人。”

……好狠毒的泼辣货,人明明是杀的,凶器都还在现场,居然把责任都推到我头上,自己一干二净了?

“你那是什么眼神?差这么多也能看错?”

李月白叹道:“两位法王也说,你武功进展虽然快,但阅历太浅,将来难免在这上头要吃大亏……这样吧,回去以后,由我出面,去向老贾、陶神他们借几具王妃、郡主之类的神尸,让你长长见识,虽然说这东西颇私人,可他们都很看好你,早想找机会结交,又有我出面,相信不会拒绝的。”

“呃,师兄,这个恐怕有点……”

“其实老黑那里还有一具公主的,不过太老了,说是什么六十路,我也不太懂,就不帮你借了。”

李月白拍了温去病肩膀一记,笑道:“眼界开阔些,丢了天阶神尸,不代表人生作废,虽然你是地上最强的男人,但强不能当饭吃,所谓的强者,除了强大的力量,还需要博爱的胸襟、和无障碍的眼界啊1

“那个……师兄,我想所谓的强者……应该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温去病面色难看地拒绝了一众同修的好意,险险从礼物缠身的窘境中脱出,一名心魔阁高手皱眉道:“不过,昨晚明明是盖子你去作案,为什么王府传出来的消息,说是星月湖的淫贼呢?”

“那很简单1

温去病露出狰狞狠笑,“屎盆子岂能扣在我们头上?这是我祸水东引的毒计1

“好心计1

绝命法王风度翩翩,从里屋走出来,道:“声东击西,出人意表,正是我辈本色,盖子此举深得我心,事不宜迟,我们今晚夜袭天牢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