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九章 老温的功课(紅包満五百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温去病-判断根据,是那名鬼尊-出现时机选得太好,明显与心魔阁有勾结,而心魔阁这票盗墓贼,整天和死尸打交道,若说九外道中,有哪支势力最可能连通鬼界,那肯定就是他们。中ΔΔ文网ん

不过,龙云儿-线索中,有一点引起了温去病-关注,那就是天牢动荡时,有一支人马冲进去就自爆,就是这临门一脚,让天牢-法阵再承受不住压力,险些爆开。

这队人马、这种风格,让谁来想都只有一个***,就是极乐堂-那票疯子

极乐堂-反应之迅,若说他们事先没有准备,单纯随机应变,这可能性太低了,唯一-解释,他们也一早知道攻击计画,不但晓得今晚三处阵脚会受到攻击,甚至还知道,三处阵脚被破后,能量波动会令天牢震荡,所以才守候在一旁,伺机而动。

帝都之中,高手如云,神兵神器不缺,就算出动天阶者,也不代表就一定能攻破目标,果然洞月湖那边就被人守住,令天牢承受-能量冲击不如预期,没能直接爆开,还得由那队死士杀入,补上一击。

不得不说,这一着下得相当巧妙,既不用冒险强攻天牢,又能够达到相同目-,自己甚至可以肯定,当时在天牢附近,应该有擅长瞳术、观气法-高手,藉此窥见天牢内-动静。

如果不是密侦司-老大,忽然抄家伙杀出来,这次试探攻击-回报,肯定比现在所得要多,不过,反过来说,也可以从这看出来,密侦司、六扇门-两大头子,是支撑帝都-两根擎天柱。

“整场动荡中,没看到李氏-高手出手,他们完美地藏身在这两根支柱-后头。”

温去病摸着下巴,道:“不过李家本来也没什么高手,没剩下什么人了。”

碎星团纵横四方时,麒麟李氏眼见大局有望,又可以稳坐王座,各皇子-心思都活络起来,试图透过笼络或威吓,将碎星团这支不属各方-武力掌握在手中,但都被那个人二话不说地拒绝,不参与李氏内部-权力斗争,顶多,是对试图威吓-那个,狠狠打了脸回去。

李家皇族-内斗,手足相残-激烈程度,也是令人咋舌,许多李家-人才、高手,因此纷纷殒落,到了新帝国建立,李昀峰即位时,碎星团内都在纳闷,新王朝到底还有什么人才可用如果手上无人,那碎星团-地位自然不可动遥

这个错误认知,让碎星团直至踏入帝都,都还成竹在胸,志得意满,觉得李家不会兔死狗烹,至少不会那么快。

结果,灯塔底下是最暗-,各种评估之中,唯独忘了自己脚下,没有哪个人料到,李家利用各家各门对碎星团-憎恨、嫌恶,将他们统合起来,拧成一股劲,从无人可用,一下变***人皆可用,让碎星团倾覆于一旦。

新帝国建立以来,李家也算出了一些后起之秀,颇受期待,但都还没有到惊才绝艳-程度,反倒是扶起了密侦司、六扇门这两股力量,有效撑起了帝都-稳定,这回闹那么大-动静,密侦司、六扇门果然各有表现,若没有他们,帝都六大阵脚,一晚就破其四,大势危矣。

“不过,有点奇怪,李家手上肯定是有天阶-,这天阶该是密侦司-人,但今天并没有现身。”

温去病道:“龙晋滔那家伙,卡在半步有好些时日了,照-说法,今天出来还是个半步,全是仗着拿神兵来撑场不是他,那会是谁嗯,是个用剑。”

龙云儿道:“天牢被攻击时,内中曾经出现天阶波动,有可能内中藏着天阶人物,不过,也可能是神兵,时间太短,我无法确认。”

温去病点点头,单单只凭这些讯息,自己也无法判定,不过今夜之事,足够证明帝都蠢蠢欲动-势力,比自己预期得还要多,特别是九外道背后有鬼族天阶撑腰,这个威胁性整个不同了。

龙云儿问道:“那现在怎么办既然线索在心魔阁,哥哥你要和他们会合吗”

“先不急,那股鬼火相当厉害,我-玄黄功德气受到侵扰,要调息一晚才能回复,心魔阁那边可是险地,没有玄黄气混淆视听,我没把握在他们面前扮盖舟曲。”

温三好考较一下-功夫,先前我交代过-功课,练得怎么样了”

说话同时,温去病也在暗笑,自己留在晋王府-功课,不知道密侦司又会如何拆解

密侦司-府衙中,龙晋滔脸色阴沉,听着手下报告,说出来-全都是坏消息,身为六大统领之,他坐镇帝都,今晚-事直接就撞在他手里。

拜天岗崩毁,因为山崩与鬼火焚烧,走避不及-死伤者近万。

洞月湖-大浪,摧毁周边甚钜,财物损失无可估计。

晋王得知自家地库被设为阵脚,大为光火,已经入宫面圣了。

一桩桩、一件件坏消息,听得龙晋滔无比恼火,别-事情扯不上密侦司,但在晋王府底下设阵脚一事,这笔帐怎么都会落到密侦司头上,偏偏此事连身为大统领-自己,当初都只是被告之,无权过问。

“重修与安置受灾民众,自有工部、户部去操心,不用我们去烦。”龙晋滔道:“我只关心两件事,那个鬼尊是打哪冒出来-还有,法阵-修复进度,三天之内,无论如何也要修好。”

话一出,聆听-几名官员都成了苦瓜脸。

“这统领,难度很高。”

“为何”龙晋滔皱眉道:“只是被破一处阵脚-话,大阵-自愈功能,三个时辰内可自我修复,连破两处才需要人工修缮,给你们三天时间,应是绰绰有余了。”

“拜天岗整个坍了,阵位必须转移,这还算好,但晋王府不知是什么人,沿着王府-走廊,炸出多条裂缝来,地库阵脚爆炸后,那些裂缝把破坏规模扩大,十不,起码得修上半个月氨

听见属下-报告,龙晋滔-脸色难看到极点,也不说话,转头就进入后堂密室。

密室中,早就有一人等候在内,龙晋滔毫不客气,开口便问,“九外道这回是怎么搞-为何连鬼族都会弄出来”

“真不愧是龙家-大人物,凛凛官威,不过我记得自己尚未成为九外道共主,为何这问题要由我来回答”

灯火烛光中,一名男子正襟危坐,脸上戴着邪异-龙型面具,闪闪生光

亢金龙

“你我-合作,当初可不是这么说。”龙晋滔道:“我给你密侦司-讯息,助你了解朝廷动向,你就要负责掌控九外道,怎么会搞出这么大事,你却说不知道”

“这话似乎应该是我来问你,当初透过你,把手伸进军部,调派岭南温家送信到云岗关,怎么事情最后失控成这样那信里藏-玄机,是谁-手笔”

亢金龙冷笑道:“我传信举报岭南温家,你手下铩羽而归-无用丑态,姑且放在一边,但钱都大会,你答允我会派人到场,明为搜查,实则阻拦朱家干预,结果从头到尾,你-人都没出现,你敢说你不是有什么***打算”

“岭南温家,你只给了线报,说是碎星余孽,深藏不漏,我-人已经做足准备去了,谁知道会撞着两名天阶这怪得了谁至于钱都之事”

龙晋滔寒声道:“你最初对我-交代,只是想团结九外道,为了统一邪派而做准备,至于攻灭封刀盟总部、晋***阶,这些野心你有说吗”

双方话不投机,室内-气氛也如同冰窖,龙晋滔身上涌起一股杀意,那是龙煞-极度升华,散出去,室内-虫蚁纷纷僵毙,如果有什么活人在场,也会是同一命运。

但这股杀气,却影响不到对面-正坐男子,所有致命-气息,一到他身边,就自动化为乌有,他甚至没摆出防御-架势。

龙晋滔心下清楚,也许之前双方结盟时,确实势均力敌,都踏在半步天阶上,但如今,这位野心极大-不靠谱盟友,已经迈过那道,拉开差距了。

“我-野心确实大,但朋友你-野心若是小,又怎么会离开龙家”亢金龙伸指敲了敲面具,意味深沉地笑了,“当前-情势,我踏上天阶,对朋友你只有百利而无一害。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与虎谋皮,翻脸也得不到什么好处,龙晋滔乐得接受台阶下,但哪怕是佯作诚意,也必须要有点表示。

“书信-事,事之后,我就让人彻查过了,结果是从军部文到传书温家,所有经手者,所有环节,一切正常,查不出任何端倪来。”

“哦一切正常”

亢金龙目光闪动,聪明人之间-说话,自有聪明人-道理,龙晋滔-一番说词,听起来全是废话,但此时此景,他没理由对自己说废话,所以,讯息必藏在平凡中。

“所以,连密侦司大统领都查不出问题来,那问题就必出在比你还高一层-上司”,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