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七章 渣男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七章 渣男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分别多年后的再次重遇,当在窗外看见她,温去病其实相当感伤,因为自己记忆中的那女孩,虽然年纪却总爱插着腰,抬头挺胸,说起冒险就双眼放光,是一个很有精神、很有主见,并且非常硬颈的女孩子。

但相隔十多年,这个嫁入王府,身分尊贵的她,哪怕容颜清丽依旧,甚至比从前美得太多,但却似乎因为这些年的苦难,把个性中的棱角给磨去,甚至连本身个性也所剩无几,变成一个唯唯诺诺,谨小慎微,只一昧柔顺事人的女子。

看到这样的变化,温去病心中着实伤感,哪怕一个女人再美,如果眼中没有神采,失去了个性,那也不过是一具人偶,谈不上魅力。

可想不到的是,就在她出***杀人,盈盈浅笑时,过去的那个她,仿佛一下子又活回来了,闪闪发光的眼神、自信又神气的微笑,仿佛破茧而出的新生,那就是自己所认识的龙仙儿。

跟着而来的一吻,着实令人失神,不过***总是短暂,当理智重新冷静下来,占了上风,吻还没结束,许多疑问就浮现在脑中。

最有问题的一点,就是自己现在的外貌,不是原貌,而是星月湖的那个淫贼,她一看到就喜不自胜凑上来,这恐怕

唇分,龙仙儿眼角眉梢全是喜意,与早先那名担惊受怕的贵妇判若两人,道:“今次怎么这么迟来?还那么不小心,居然让丫环给看到了。”

今次?还有***次?和这男人很熟吗?

温去病心念急闪,道:“我们不是唔,还记得上次见面,我对说了什么吗?”

要套话,还是以这样开口最安全,就看怀中的丽人不疑有他,笑道:“怎么可能不记得,你答应我,要带我离开这地方,去一个没有烦恼、没有拘束的天堂,这话你都说不知道多少次了。”

温去病肚里暗骂,这家伙是星月湖的淫贼,而星月湖对待女子的方法,向来就只有那么两种,不是当作炉鼎,采补***干就是丢到所属的妓馆娼寮,接客到死,榨干每一丝价值,如果真跟他走了,后果便是在这两处天堂之间二选一,到时候,看是怎么没有烦恼、没有拘束!

“之前你说过一次,要光明正大带我离开,我以为你只是说说,没想到你真说到做到,来之前还先发了书信,你真是我的大英雄。”

龙仙儿喜孜孜地说道,满怀着期待,温去病却有一股无名怒火烧起,极度不快,但觉得古怪,一个是星月湖的淫贼,一个是王府里的贵夫人,这两人应该很难有机会碰上,是怎么勾搭在一起的?

正想再套话,龙仙儿忽然眉头一皱,道:“咦?今天你的声音怎么怪怪?出了什么事吗?”

想到自己的声音,还是“苍老”模式,温去病连忙捏了一下喉咙,让自己的声音听来年轻些,道:“遇上了一个高手,咳咳,和他对了一掌,受到震荡咳咳有些沙哑”

“你和人动手了?”龙仙儿吃了一惊,柔荑抚上温去病胸口,为他顺气,关切之情,溢于言表,“要不要紧?夫君是仙儿唯一的依靠,如果你有个万一,仙儿以后可该怎么办啊?”

听见“夫君”两字,温去病这一下何止是怒火,简直要气炸了肺,早先还觉得这些年过得不容易,值得同情,结果居然连星月湖的淫贼也认夫君,早知会变成这样,我这些年早都可以把忘得一干二净!

怒恨交织,温去病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头,龙仙儿对他的怒气恍若未觉,自顾自地弯腰,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小包袱,拎着包袱,像个贤慧小妻子一样走过来。

“行了,夫君,我们走吧1

“去去哪?”

温去病如梦初醒,生出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,就看龙仙儿一本正经地道:“离开这里啊,不是早就说好要一起走的吗?夫君你预告状也发了,人也来了,我们还不走吗?”

心里“格登”一声,温去病还真想不到,自己赶上了这么个好时辰,本来只是搞破坏兼远窥旧情人,忽然就变成了救人,然后,在自己还没意会过来之前,画风一转,自己竟然就要带人私奔了?

“不,这个我想今天不太合适。”

温去病的推拒,引来怀中玉人的质疑,“为什么不合适?难道夫君忍心让妾身在这地方一直待下去吗?妾身连一刻也忍受不了”

揪着温去病的衣领,龙仙儿晶莹的泪珠滚落,眼眶通红,似曾见过的泪眼,温去病心头一震,一时竟有些不知怎么开口,忽然,一股震波由远处高速向此飙来,并且被王府的守卫拦祝

“什么人?”

“滚开1

龙灵儿的怒喝声响,那名守卫显然遭殃了,温去病暗自一奇,这丫头冲破封锁的速度,比自己预期得更快,自己还是太低估她了。

“不好1

听见龙灵儿远远的怒喝,龙仙儿大惊失色,“那是妾身的小妹,她武功好厉害的,夫君你快离开,千万别被她撞到了。”

最佳的脱身理由送来,温去病正是求之不得,退了两步,就看龙仙儿还挂着眼泪,催促道:“快走,妾身不想看小妹与夫君有谁受到伤害,夫君若是得空,下回再来接走妾身吧1

“”

“妾身日日夜夜,都会等待夫君你的到来。”

不想与龙灵儿照面,温去病一闪身就出了窗外,临别前的最后一眼,还看到龙仙儿站在那里,目中殷殷期盼,更有不舍依依,跟着,屋子门墙爆裂,一道光焰卷入,龙灵儿杀到了。

温去病起步在先,又善于隐遁,这一下头也不回地离开,当龙灵儿确认姐姐平安,冲出来追索敌踪时,温去病早已离开晋王府,去得老远了。

今天晚上,还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夜啊!

就连素来自认为见多了大场面,风浪不惊的自己,都有把握不住事态发展的感觉。

太多的事情连续发生,自己需要找个地方,让脑袋冷静一下,横竖也不急着去和心魔阁的师兄弟会合,索性先回去和龙云儿见面,看看她的状况。

想到就做,温去病身形闪动,几下子就回了客店,卸除伪装后,推门而入。

“我回”

“欢迎你回来。”

室内无灯,早已等在门边的龙云儿,一下凑了上来,在温去病脸上轻轻一吻,沾了一下,又闪电退开,躲在角落里脸红。

“这是云儿给哥哥的一点小惊喜”

只说到这,龙云儿已经羞得说不下去,这是自己想了很久,好不容意才鼓起勇气,采取的主动行为,希望真能给温家哥哥一点惊喜,别让他觉得自己既无趣又不解风情。

“呃”

温去病愣在当场,被这惊喜弄到说不出话来,一夜之间,自己和她们一家三姊妹全都亲过了,如果这不叫渣男,什么才叫渣?

但冤枉的是,没有一个是自己主动,全都是她们凑送上来的这话说出去,不知有没有人会信?

“哥哥,怎么了吗?”

察觉到温去病的异常沉默,龙云儿起身点了灯,有些担忧地看了过来,却不过多询问,严守自己的分际。

“也没什么,就是今晚的事情有点多。”

温去病点了点头,坐下来将前往八方楼后的遭遇,全数说了一遍,不过关于龙仙儿、龙灵儿两人的事,自然省略掉,不用说出来讨没趣。

“所以,今晚的骚动,是因为心魔阁攻取晋王府,要破帝都大阵?”

龙云儿边听边整理信息,试图把今夜的帝都乱局厘清头绪,温去病点头道:“对,但心魔阁的背后,肯定还有别的力量在活动,攻击晋王府地库是他们的计画,可以此为引,同时攻击另外两处,并且利用此举,震荡天牢这就不知是不是他们计画的一部分了。”

“嗯,哥哥是认为,心魔阁、莽荒殿不善谋划,单纯的破坏活动则可,却做不到环环相扣,关联度高的缜密计画?”

“当然也不排除是我层级低,他们没把机密对我说,但如果这些事不在他们计画内,那就代表有***势力,利用他们的行动,进行自身的布局。”

温去病回忆今夜所见,沉吟道:“心魔阁撤离时,动作很快,似是早就料到会有此一着,那只鬼手也明显在替他们争取时间,这两边绝对有默契,是心魔阁请来的帮手。”

这是最符合情理的解释,强攻晋王府这种事,想要追求高成功率,就必须有天阶级的战力压阵,才有望速战速决,一举功成,否则,一大批地阶在那里交互混战,时间拖长,帝都大阵发动***,来多少地阶都是送死。

心魔阁如此有恃无恐,背后自然有天阶力量,这点自己早先是想过的,只是以为他们的底气,会是某件神兵,或是天阶者遗蜕,倒是怎么都没想过,会有天阶者直接参战,而且还是鬼尊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