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六章 狼性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六章 狼性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小婢女伸手接药,中年仆妇忽然缩手,正色道:“之前不是说要考虑?为什么忽然改了主意?”

旁听的温去病也同感好奇,因为早先听到的,这个小丫环还一直劝着主子要小心,怎么一转头,居然跑来与别人共谋,出卖自家主子?

“哼!她太没狼性了1

小婢女面上的表情,与先前的“恨铁不成钢”全然不同,眼中满是怨毒,道:“人活着,就是为了斗争与侵略,不是作狼***,就是作羊被人吃,我一直要她奋发上进,她听不进去,整天只会哭哭啼啼的,主子的前途,就是我们的未来,我岂能把自己的未来,寄托在这种人身上,我……我要变狼,不要作羊1

声声字字,由心所发,小婢女七情上面,声音颤抖,说得咬牙切齿,却看傻了躲一旁的温去玻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

……妹子这样真的好吗?咬牙切齿想上位,这种话是可以逢人便说的吗?而且还是受命下毒害人这种高风险工作,连我这不怎么看宫廷戏的人都知道,她们用毒杀主子后,肯定要把灭口啊!

……不过,这么一下羊,一下狼的,兼具轻度自强精神与重度被害妄想,待在这么小小的晋王府,未免明珠暗投,何不找门路推荐,进天斗剑阁修行,未来肯定前程似锦!

侧眼望向龙灵儿,发现她也已经完全听呆了,只不过,和早前误吻的呆,是另一种呆法。

“呃……好,好吧,作人是应该有上进心。”

中年仆妇笑容僵硬,似乎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励志宣告,也有些不知怎么回答,愣了几秒后,把毒药包塞回小婢女手上,道:“好好干,事成之后,王妃不会亏待的。”

小婢女把毒药包放入怀中藏好后,涎着脸笑道:“将来我也是王妃的人了,丽霞姊,还望多多照顾。”

中年仆妇眼中的杀机,一闪即逝,道:“事不疑迟,快回去吧,明早……我等的好消息。”

事情处理完毕,两人匆匆离去,温去病暗自摇头,想不到豪门人家的水不是一般深,自己只不过潜入想搞破坏活动,都能撞着宫斗,这发生的频率还真不是一般高。

“前……前辈……”

出奇地,龙灵儿低声说话,声音听来很平静,却也听得出是刻意压抑后的冷静。

“你……你真不是淫贼?不是那种人?”

“哼!一见面就扑过来,才是女淫贼,们整派都是那种人1

简单一句顶回去,温去病也在纳闷,这小丫头想干什么?

“你……您也听到了,刚刚那两个人,要下毒害人,她们要害的那位碧曲夫人,为人很好的,您能不能……”

龙灵儿小心翼翼地说着,生怕遣词用字出问题,温去病听得出她的用心,但眉头也皱得更紧。MianHuaTang.la棉、花‘糖’挟说’

“怎么叫得那么生疏?据老夫所知,晋王府的碧曲夫人,是的亲生姐姐,怎么……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龙灵儿大惊失色,自己离家出走后,基本就和龙家脱离关系,与大姊更从来没有联系,怎么会被陌生人一语道破双方关系的?

惊问出口,没有得到回应,耳里也听不到对方的呼吸声,似已离去,但像这类的前辈高人,若是刻意隐藏,就是站在身旁,也听不出动静。

又等了片刻,没听到任何反应,龙灵儿大致肯定人已离开,就是不知去了哪里,又有没有受自己所请去救人,真是让人急死了。

……男人没一个能信的。

……自己的家人,果然还是只能靠自己去救!

龙灵儿屏住气息,在气脉受制的情况下,试图发动***的残余力量,一点一点回复行动力。

……这个大姊,真是让人省心不下来,不晓得刚刚那个老怪物有没有去?

能够回答龙灵儿问题的,自然只有温去病,他不但立刻赶去,还片刻不敢停留,但为了闪开沿途的晋王府高手,多花了点时间,又特别使了变装手段。

玄黄战衣的光罩运用,是当前自己最高明的变装手段,除非后头练成在这方面更高一筹的圣德之物,否则,自己所会的各类易容手段,皆无法超越。

无奈,刚刚的巨爆,破了自己的玄黄光罩,更受到鬼气沾染,一时没法重组,用不出来,只能退而求其次,用上给龙云儿的相同变装道具,改了形貌,虽然外表无懈可击,但***方面就差多了,甚至没法承受高阶程度的力量碰撞。

而且,除开真面目不能展露,盖舟曲的样子也不好使,温去病心念一动,索性把样子一变,成了刚刚才杀死的星月湖淫贼殷红军。

盖舟曲这个身分,现在已经有点复杂,今晚心魔阁的人还强攻晋王府,自己改扮成星月湖的淫贼,就是被人撞上,麻烦也会小一点。

希望自己不会耽搁过久,只慢了那么一下,事情就无可挽回了……

当温去病以极高速赶至,人在窗外,就见到那名小婢女,手里捧着一碗汤水,端给碧发的丽人,后者不疑有他,正要将碗接过。

情况不妙,温去病不敢赌这碗东西里有否被下毒,从那小婢女闪烁的眼神中,可能性有个***成,但糟糕的是,如此情势,自己速度再快,也不可能冲进去阻止,却不惊动任何人。

……发个暗器把碗打爆吗?但如果碗里无毒,那个婢女唤着花样来下毒,自己今晚可没法回来救第二次。

……不行,得要杀人,杀完人后立刻走,只要动作够快,就不会有人知道。

心如电闪,动作更在心念之前,温去病身形闪动,一下就出现在室内,伸手一抓,如早先擒拿淫贼那样,一把就抓住那婢女的后颈,这一抓,别说婢女根本不通武功,就算是个地阶武者,也是抗衡不了。

匡当!

一声亮响,本来要递给主子的汤碗,砸在地上,碎了一地,忽然被人抓住的婢女,大惊失色,就想回看是谁擒捉住自己,而同样被惊吓到的,还有原本正伸手接碗的那名碧发丽人。

温去病本想手下施劲,直接把这婢女扭断颈骨,当场扼杀,跟着就走人,但听了那“氨的一声,与她四面相对,一下也愣住了,记忆中的画面,如潮水般涌来。

『……去病,好好保重!生命就是一个监牢,你我都在牢笼里,一切从来就不由我们做主。』

隔着牢房的木栅栏,她泪眼婆娑,却满是决绝。

『或许我们的婚约,真是一场错误,我……对不起你,将来,你找个比我更好的女孩吧!但愿你我……今生不再见。』

犹带着稚气的面容,穿着红色嫁衣,就这么飘然远去,十余年时光易过,如今,她嫁入王府,衣着华贵,怯生生的小白兔表情,似乎已经被这些年的生活磨难,折去了幼时的骄傲与灵性……

物是人非碍…

温去病短暂一怔,迅速回过神来,听着丫环要叫,手上发劲,却见那丫环眼神转变,流露着骇然欲绝与痛楚。

痛楚的源头,是一支切入腹中的锋锐***,直直刺入肚内,触物即断,转瞬之间,肝肠寸断。

小婢女眼中的惊恐与痛楚,温去病也能感同身受,因为他亲眼所见,握着***的那支手,出自一直坐在那边,娇羞胆怯的碧发丽人。

“……我觉得,其实之前说得很对,我应该把话听进去……”

坐着的贵夫人,缓缓站起,手中的锋锐***,也随着起身的动作一路往上,削肉断骨,剖腹开膛,没有一丝停顿,没有半点迟疑。

“人还是要知道上进,这个世界,不是被吃,就是***碍…”

锐利的刀刃,势如破竹,最后横喉切过,小婢女没来得及嚷一声,便即丧命,鲜血喷出,喷了下手之人一身,而她没有半点惊惶,行若无事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淡定地伸手一推,让尸体与***一起倒下。

沾着鲜血的碧发丽人,露出了甜甜的笑靥,笑容里似乎还有几分纯真与善良,让温去病感觉……我刚刚到底看了什么东西?

眼前所见,如梦似真,可还未及深思,对面的玉人已笑了起来。

“……你终于来了,妾身都不晓得等了你多久,还好终于等到了。”

……等我?

这么多年……真的……在等我?

字句撞击着心坎,温去病仿佛陷入梦境,眼中玉人的形貌,与当年的绿发女孩重合,那个牢牢刻在胸中,十余年来未曾或忘的遗憾,像是忽然被弥补,就算理性直呼不妥,人却不愿意醒来。

“碧、碧曲夫人……”

理性仍在持续挣扎,想告诉自己,这一切大有问题,不能沉溺,但能击碎自己理智的攻击,却跟着发生。

像是见着了相爱多年的情郎,碧发丽人笑得像是个十八岁的少女,主动凑上来,不由分说,捧着情郎的脸,深深一吻就印下去。

这一吻,仿佛天长地久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这香甜中带着危险***的深吻,才由女方中断,她浅笑盈盈,低语道:“别那么叫,妾身早说过,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,叫我仙儿1

ps我本来以,十六集我最喜的,是三英撼山岳,或是大明湖畔雨荷祠的那段赤焰金,果想到,居然是尾的小人物,了我大喜,出了感,後看到十六集三十二章的候,推一首歌,瑞的品味,看,希望能把那份感大家。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