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五章 女淫贼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五章 女淫贼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龙灵儿的一击,迅猛兼备,又是近距离发动,本拟瞬息间就把敌人的头打爆,天斗剑阁最痛恨的就是淫贼,这男人在自己身上毛手毛脚,自是淫贼无误,绝不能放过!

狠恶一击,已经动了杀心,但意想不到的状况,却在即将轰爆敌人脑袋的前一刻发生。

内息莫名阻断,肢体瞬息麻痹,明明已经拍到对方太阳穴了,却怎么也没法再更进一步,不仅如此,当自己察觉不妥,想要运气内视,真气一动,也不知牵动了什么,眼前一片漆黑,竟然连视觉也失去了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碧发的美少女,惊怒交集,不晓得自己是怎么受制的,醒来时明明周身无碍,只是被这淫贼乱摸了几把,怎么一转眼间,竟然动弹不得,甚至认不出对方制住自己的手法。

她又惊又怒的模样,全落在温去病眼中,更令他心中暗笑。

……小丫头还算机警,醒来还继续装晕,忍着找机会偷袭,不是无脑傻瓜,但自己脉也把了,真气也探测过了,简易体检都整过一回,如果还察觉不到小丫头已醒,那直接可以一死谢天下了。

自己其实预备好,她如果出声叫喊,就先封声音,但丫头的反应一如自己预估,没有第一时间抛弃尊严,高喊救命,这是女性高手的正常反应,却也显示,这丫头虽然受着剑阁的严格训练,但以一名战士来说……还不够格。

青梅竹马一场,自己是该帮她一把的……

温去病一下冷笑,从怀中取出一条手绢,考虑几秒,随手扔了,改从芥子环中取出一条臭袜,跟着便塞入龙灵儿的嘴里,把那樱桃小口塞个满满。

“呜1

无法动弹,目不视物,连嘴巴都被塞住,直至此时,龙灵儿才真正有些慌张,但仍未乱了方寸,急提真气,要运转法相,发动后手,哪怕重伤自身,拚个两败俱伤,也不能束手待毙。

然而,念头甫动,骤觉顶门被大力一拍,对方不知用了什么邪门手法,一拍之下,神魂禁锢,真气封锁,正要发动起来的法相,不攻自破,跟着就连血脉力量也被锁祝

到了这一步,龙灵儿是真的傻了,自己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生平所见的各派绝学,没有任何一门,能做到这样的效果,而环顾所遇的高手强人,除了阁主燕无双本人,更没旁人能做到这一手……自己到底是遇上什么人,栽在什么人手里了?

为人所擒,这人……想要做什么了?他好像是个淫贼没错……

温去病冷眼注视,从直竖起的汗毛,大致猜到小丫头的想法,暗自好笑,也不多说,伸手捏着喉咙,微一运功,发出的声音登时变得苍老又尖细。

“这后辈,信口雌黄,自以为是,真以为全天下人都对们姓龙的感兴趣?真以为头上写着天斗剑阁,所有男人就抢着对们怎么样?嘿,一群被害妄想的疯婆子1

最开始,不过是单纯恼火,这丫头怎么哪里不去,偏偏误入歧途,入了天斗剑阁?但几句话一骂,想到天斗剑阁那班女人,真是怒从中来,口气陡重。

龙灵儿听着入耳的声音,老气横秋,一下也迷糊了,刚刚背着光,看不清楚那男人的长相,但感觉轮廓还挺年轻的,怎么一开口,居然成了老人的声音?

如此手段,年纪又大,难道是九外道里,那几个镇派不出的老不死?心魔阁的?为什么跑到晋王府来?他掳劫自己,目的为何?

想到心魔阁,就想到他们劣名斑斑的掘坟、玩弄尸骸行为,莫非他们就是想把自己给……给……

这一惊非同小可,只要想到落入心魔阁妖人之手的下场,哪怕周身气脉受制,一度沮丧,都重新激起了斗志,绝不能束手待毙!

再听见这老怪物对剑阁的与谩骂,少女怒不可遏,急火攻心下,脑里一片空白,甚至忘了自己全身不能动弹、气脉被锁,猛地一挣,就朝着发声处狠撞过去。

瞬间的意外,温去病也吃了一惊,不解自己十拿九稳的封穴、禁制,为何会被解开?照说这是绝不可能的!

心中一震,看见龙灵儿撞来,百忙中险险一避,躲了正面,却被侧面擦撞,狠狠碰了一记,还是靠着平衡感了得,这才没有被撞倒。

……我的手法怎会失效?没可能!别说是太阳龙血脉,就算是太阳神血脉也不可能冲破,除非……

鼻子热辣辣的疼痛,虽没给正面撞着,但很可能已经流鼻血了,这还真是超可耻的失态,不过,一度恢复活动的龙灵儿,在这一撞之后,忽然又停住了,压在自己身上,是被冲开的禁制恢复了?

几个念头闪过,温去病忽然明白过来,龙灵儿为何莫名被定祝刚刚的那一下擦撞,自己脸闪了一下,给她撞了鼻子,然后塞嘴的袜子就掉了,然后,鼻碰鼻,唇碰唇,然后……莫名其妙就吻了。

……靠!什么状况?我们怎么会演变成这样的?我这样好像有点禽兽!

……不要心慌,现在该理性且冷静地分析一下状况。

……这个状况,简单来说,我和这家大姊和平分手后,和气地泡上了二姊,现在又合理地和小妹接吻?

……靠!理性分析之后,我还真是禽兽啊!

意识到状况不妙,温去病也有些发怵,而另一边,龙灵儿则是完全失神,刚刚一撞失手,却意外撞着对方嘴唇,四唇相贴,痛楚与热烫的触感,让她一下惊呆,全力想抽身后撤,可才刚拉开点距离,一度离奇涌现的力量,又莫名消失,失去力量的身体重新压砸回去。

这一回,就真是结结实实吻上去,还因为砸得太过用力,龙灵儿小口震开,连丁香小舌都伸出来,状似入侵。

如此带有侵略性的吻,龙灵儿彻底惊呆,就连温去病都瞪大眼睛,这还真是许久未遇过的强势逆推,禽兽如自己,也不是天天可以遇到的。

查觉到龙灵儿是真正失去行动力,温去病轻咳一声,起身将人扶正,还不忘用苍老之音补上一句。

“老夫戒色百年,久不出世,想不到世人堕落如此迅速……小丫头,看好眉好脸,怎么如此不堪,做起了淫贼勾当?唉,太堕落了1

听见这话,龙灵儿险些一口鲜血喷出去,被人擒住也就算了,还被泼了一盆脏水到头上,这让自己如何能忍?

心情激动,龙灵儿又想起身冲撞过去,但这回奇迹没发生,反而一只手掌按到肩头,冰冷而苍老的声音,语重心长地传来。

“丫头,请自重1

这话入耳,龙灵儿耳里轰的一声,胸中气血翻勇,只差一点就晕过去,自己一生所受的屈辱,没有哪个能与今夜相比,真恨不得就这么死了去。

趁着龙灵儿失神,温去病擦了擦鼻血,趁着一手搭肩,又一次探测龙灵儿体内状态,真气循环一周后,终于找出了***。

天斗剑阁倒也算小心,估计是怕这丫头太过敢冲敢拚,遭遇危险,所以她体内封藏了一道力量,一遇性命之忧,这股力量就会发动,让她能发动天阶的一击,就像当初的司徒小书。

刚刚要不是自己出手救人,她遭遇生命危险,很可能就会激发这股力量出来护体,说来还是自己孟浪了。

而有这股力量在,自己想要治疗龙灵儿的身体,很可能意外触发,弄巧反拙,看来今天只能就此作罢,日后再寻找机会……

正自沉吟,忽然感应到有人快步向这边走来,而且,还边走边看,似乎担心被人发现。

温去病与龙灵儿所在的这个短木丛,地方僻静,是周围园林的一处死角,这时听见那人走来,温去病一皱眉,恐怕人家也是选中这地方,而且……鬼鬼祟祟,应该不是好事。

龙灵儿同样听见了声音,一扬眉,口一张,正要呼叫,那个人已经先喊了出来。

“丽霞姊,在吗?”

压低声音,来人小小声地叫喊,声音一出,温去并龙灵儿都瞬间沉默,因为这声音相当耳熟,赫然就是早先龙夫人房里伺候的那名小婢女。

三更半夜,府内正乱的时候,贴身小婢不跟着主人,偷偷摸摸跑到这暗处来干什么?似乎……不是什么好事。

温去病瞥一眼龙灵儿,这丫头倒还真不算笨,一认出人来,就想到其中有鬼,沉默下来,要听究竟。

婢女连唤了两声,没人应答,她站在那边,貌似很紧张,又等了一会儿,另一端有细碎脚步声靠近,也是一名女子,只不过三十多岁,年长得多,身上穿的也是仆妇服色,品级略高。

“来了来了,叫什么啊!让人晓得,那可就糟了1

中年仆妇快步来到小婢女的身前,也不多话,直接从怀中取出一物,递了过去,“想通了最好,拿了这包药,下到那马桶贱婢的水里或茶里,等她一命呜呼后,就立下大功,王妃不会忘记的好处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