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一章 鬼尊(紅包満五百加更)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虽然听到讨论,知晓晋王府请了高手巡护,但温去病的认知中,这些高手应该都是出身六郡的血脉高手,除了因为这些人与晋王走得最近,彼此好说话,也因为八门之中,最强的四门都不适合。

封刀盟自命侠义,不愿意涉入***斗争,对于贵族、宫廷的相关事,素来离得远远,不愿沾边。

金刚寺的俗家***,大多出身微寒,半是苦力、***底层,素不为贵族所喜,晋王堂堂之尊,自也不屑请这些人物入府,保家护院,自贬身价。

玉虚真宗倒是有一堆仙风道骨的出尘之士,出入王府、宫廷,开口讲道,人皆敬仰,但要请这些有道高人来府上,花的代价可不少,玉虚真宗的高收费,已经是出了名的快刀。

几乎都是女子的天斗剑阁,本是保护贵族女眷的良选,但燕无双厌恶李家皇族,天下皆知,也影响了门中人的态度,正常来说,王府想请天斗剑阁的高手来支持,根本没可能,真的要请,多半也是战力不强的十字庵门下。

因此,在预估晋王府内所会遭遇的高手时,温去病压根就没考虑天斗剑阁的可能性,直至看到龙灵儿现身,这才暗悔自己想漏了一节。

……天斗剑阁不是王公贵族能请得动,但事情若关系到门人家眷,那就另当别论,龙灵儿这丫头与她是姊妹之亲,晋王府完全可能透过她,请动龙灵儿与剑阁的高手。

温去病不信她们有能力现自己,但有两个可能的变量,一是太阳龙血脉,或许有什么自己所不了解的神异;一是自己击杀殷红军那孬种时,他的气机波动被人感知。

但无论是哪一个,自己行踪已露,并且被盯上了,现在最庆幸的是,自己穿着夜行衣,头上还罩着麻布袋,一时还不怕被认出来。

现在主要的问题是,自己如何处理身分问题?是装个彻底的神秘人,虚晃两招就跑掉?还是继续扮盖舟曲?

若是后者,自己就只能继续用高阶力量,要压制地阶初段的龙灵儿,问题不大,但若剑阁有***地阶高手,那就非常麻烦。

“淫贼!敢打我姐姐的主意,我要你生生世世都做不成男人1

龙灵儿如龙天降,太阳真火环绕周身,照亮半个天空,气势无双,恼饷襞豢啥螅埔徊杩障禄鳌?p> ……天斗剑阁门下,最痛恨的就是淫贼!

攻击还未至,强猛气劲已经笼罩温去病周身,他看着那朗朗太阳火,诸多念头闪过脑海,最后不闪不动,举起一掌,迎向龙灵儿的重击。

两力交击,胜负立分,龙灵儿一击势无可挡,温去病全无抵御之力,竟惨被这一击整个打入地下,地面穿了一个细小却深的洞穴,洞壁四周被高热焚成焦土,人则整个不见了。

“……搞什么鬼?”

龙灵儿踏落地上,对着眼前的深洞,目瞪口呆,虽然刚才一击,自己动法相,毫不留情,但杀伤力如此明显,还是很意外,这家伙散的气息像高阶,却弱得一塌糊涂,只挨了自己一下,就被打到地底去了。

“看体型,还以为是盖舟曲那个挨千刀货……怎么不是吗?弱到不行啊1

龙灵儿摇摇头,迎上了靠过来的师姐妹。原本为了安全起见,在龙灵儿动攻后,她们也会组成剑阵,联合封锁敌人,哪想到全无上场机会,事情就解决了。

“……这么没用的淫贼,是怎么潜入晋王府的?”一名剑阁女***道:“晋王府枉称了得,却连这种***也能入侵,真是闻名不如实见。”

另一名剑阁女***点头,“那是!帝国里欺世盗名的可多了,区区一个晋王府,怎么能和我们剑阁相比?”

诸女一言,我一语,尽显对自家门派的无比信心,虽然只是中、高阶,却把***门派***的眼界与优越感,展露无遗。

她们虽然都比龙灵儿年长,却全部听龙灵儿的指挥,淫贼消灭后,就有人问起:“后头那边好像打得很激烈,入侵的似是邪魔一类,我们要不要去帮手?”

龙灵儿摇头道:“不用多事,晋王府的事,自然有他们的人解决,难道还真当我们是来保王府的?掌门也说过,我们天斗剑阁从来就不是名门正派,她创派是为了保护想保的人,不是为了主持正义,只不过刚好和我们敌对的都是邪魔外道而已,所以用不着看到邪魔就往上冲。”

诸女纷纷点头,这确是燕无双的原话,但在剑阁诸***心中,后半段话有别的演绎。

……与剑阁敌对的邪魔外道,不是刚好,而是必然。

……以天斗剑阁当今的力量,谁敢与之敌对,管他是何出身、有何背景,都能打成邪魔!说你是,你就是!

……有一名高位天阶坐镇,天斗剑阁别说横压当代,就是改朝换代也可以!特别是,如今司徒无视已不在,剑阁再也无人能制,往后就是剑阁的时代了。

九外道大会后,虽然该役剑阁铩羽而归,秋艳红重伤,地神兵被夺,堪称大败,但剑阁之中却士气大振,人人昂阔步,指点江山,觉得未来尽在手中,连堂堂亲王也不放眼内了。

而在确定不插手晋王府的***斗争后,这群女剑手望向龙灵儿,她一脸矛盾的表情,显得心神不宁,偏偏众女都知道她心里在纠结什么。

“别想了,灵儿。”

一名年长的女剑手,叹息着拍拍龙灵儿肩膀,望向不远处的那间华屋,道:“如果真的想见,就去看看吧,好歹是的亲……”

“自从她改名叫龙碧曲,嫁到晋王府以后,我和她就没有什么关系了。”

龙灵儿语气坚决,说得没有半分转圜余地,但频频望向华屋窗口,舍不得将目光转开的动作,却让人觉得她内心状态大是玩味。

尤其是,在这里的众人都知道,当初接到书信,有淫贼觊觎龙夫人美色,府内缺乏人手保护,想请剑阁这边协助,这丫头得知此事后,扯出一堆理由,拼命争取带队来援,甚至还和几名前辈生冲突。

看似无情的人,往往情义深重,嘴上说得越是决绝,心里越是割舍不下,她小小年纪就在外飘泊,近几个月来,顶着旁人的白眼与嘲弄目光,放下修练,到处寻亲,其实……她真是很看重姊妹同胞之情的。

一名师姐叹道:“二姊不见,生死不明,又与爹爹闹翻,说不回龙家,那大姊可能就是唯一的亲人了,又何必因为逞强而……”

“我不是逞强!我只是……”

龙灵儿用力甩了甩头,想把复杂的感觉都抛出,跟着,又朝华屋看了一眼,“我也说不清楚,但她自从过到晋王府后,就变得怪怪的,和以前已经不是一个人了,我对她……见了面也不晓得说什么,她平安没事就可以了。”

始终是人家姊妹家事,***的同门也不好再多说什么,刚刚那名淫贼弱得出奇,一招就被龙灵儿杀掉,似乎不是预定来犯的那位,照计画,众女应该继续潜伏等待,但也就在此时,一股让人打起寒颤的气息,由远及近,让她们全身僵凝,神为之夺。

五颜六色的光芒,同时在身上闪起,天斗剑阁的***,身上自然不缺防护装备,又是来王府出公差,哪怕是中阶修为,也持有战器,这一下被激活,自行护主,稳定精神。

“……天阶者1

龙灵儿诧异凝望,这层次的波动,自己不会认错,今夜的晋王府到底在搞什么东西?那群邪魔外道想干什么?这不是攻打天牢或禁宫,居然出动了天阶者!

法相转动,太阳真火迫,纯阳正气,抵御住那边传来的滚滚邪气,龙灵儿护住一众同门,让她们得以自行配合,回神自护。

“是九外道的哪一派?”龙灵儿劲凝双爪,跃跃欲战,“这群邪魔终于有天阶者肯露面了?好!这下好1

虽然在正式官方资料中,封神之战后,九外道中不存天阶者,但这个报告谁也不相信,以这些邪派的底蕴之厚,怎么可能没有天阶?只是因为种种理由,不能或是不愿出世,如今,终于有人打破沉默了。

对于能会战邪派天阶,龙灵儿斗志高昂,这反应落在***人眼中,没有人敢笑她不自量力,因为掌门与她***都当众说过不只一次,这丫头血脉特殊,平日受的训练也特殊,如同承受压力的金刚钻,越是重压琢磨,绽放出的光亮越是璀璨,能与不同的天阶者战斗,对她是最好的提升捷径,别人只有羡慕的份。

“各位师姐,们在这里把守,我……”

“鬼尊1

一声濒死惨呼,由后园方向传来,充满了惊惶与恐怖,犹如割喉冷刃,一下让在这里的众女全数愣祝

……鬼尊?

……鬼族的天阶?

……怎么会?百族大战中,第一个退出人间的它们,第一个回来了?

龙灵儿急抛下一句,“***看看,这边交给们了1瞬息离开现常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