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六章 所向无敌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六章 所向无敌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来帝都之前,温去病确实有所感觉,韦士笔被擒一事,背后关乎碎星团遗产的分配,势将牵动各大势力的敏感关注,帝都内外,将不知道有多少暗流涌动。

不过,实际的状况,似乎更在预期之外,至少自己就没料到,除了想要劫狱的、防劫狱的,还有想要拿韦士笔被擒一事来偷天换日,掩人耳目的!

当然,自己也不得不承认,纯以心魔阁***的立场,这么做堪称妙着,在当前情势下,人们都只会以为,心魔阁意在韦士笔,一时间不会想到,心魔阁非但意在别处,而且还是这么荒唐的一个目标。

自己对心魔阁的大业,没有兴趣,如果他们真的有本事完成,改日换天,自己倒也乐观其成,甚至帮上一把也不是问题,但至少在眼前,自己有***打算,之所以前来此地,也只是为了看看,能不能把心魔阁引为助力。

如果他们要让别人以为,心魔阁目标在韦士笔,藉以掩饰真实目的,那就得在这方面有所行动,甚至必须是‘激’进的行动,这才会误导旁人的印象,换句话说,自己如果在他们行动时,顺势推个一把,让行动搞过头,说不定就能‘弄’假成真了。

至于他们辛辛苦苦测算的阵脚……

身为帝都大阵草创人的自己,确实知道得比别人多,原本的帝都大阵流传数千年之久,历经多次改建,杂七杂八、真真假假的阵脚,共有一百六十二个之多,后来在百族大战中毁得干净彻底,直到自己重新整理旧资源,设计新的大阵蓝本,以简单的四角方阵为基础,一扫繁琐,设了四个阵脚。

可是,自己设计的帝都防御大阵,并不包含龙气风水阵,毕竟这东西太过敏感,李家断不容许假手于人,而从自己这两天观察的结果,帝都大阵在自己设计的基础上,有了新的改变,该不会……李家直接把风水阵用帝都大阵套住,来个阵内藏阵?

这做法的好处,是省事省力,只要嵌入得好,阵内套阵,阵外联阵,相辅相成,很容易就能把威能大幅提升,甚至翻倍,是过去大‘门’派、大势力最爱用的做法,也是帝都千年大阵的传统路线。

坏处是,随着时间流逝,套的阵多了,前面的阵有所缺损,又或是后人能力有落差,吃不透前人的设计,拿自以为是当创新,就从相辅相成,变成了相互干扰,而一堆法阵套来套去,连坏了都不知道该修哪一块,只能瞪眼,再造个新阵直接套上去。

以此造成的耗能超高,却效率低下,就是这类超级大阵引人诟病的地方,所以当初才给妖族、魔族毁了个干净……

这样看来,李家很可能就是贪图方便,又走上旧时代的老路,借助帝都大阵,布下新的王朝风水阵,两者结合,相互提升,这虽然给心魔阁增添了不少麻烦,但对自己可是方便多了。

再怎么说,帝都大阵都有自己的手笔,不管怎么修改、变动,都有改动不了的地方,心魔阁光试图找出龙气风水阵的阵脚,就进度卡个老半天,直到求助于太一,得了道具,这才得出确切位置,如果让自己来搞,最多个把月,一早就算出来了。

“……通犀地龙盘、赤火后土旗1

绝命法王手一摆,一个沙盘从袖中飞出,迎风一晃,盘上沙土迅速起伏,展现帝都的大致地形,上头‘插’着四支小小红旗,发着幽幽的朱芒。

“通犀盘能侦测附近五百里的地形,赤火后土旗能以占卜形式断位,与通犀盘配合,准确度有九成。之前本‘门’检测出的阵脚,一共有六个,大致推算出其中两个,再通过后土旗确认另外四个,六个阵脚的位置都出来了。”

绝命法王说完,马上有一名心魔阁高手皱眉提问,“本‘门’算出的两个,只是约略计算,可能还有误差,为何不直接用后土旗锁定六个?”

被这么一问,两名法王都为之一顿,甚至连浮尸样的绝体法王,都‘露’出有些痛楚的神情,旁人或许不懂,但感同身受的温去病已经明白过来。

……心魔阁为了这计画,估计也砸锅卖铁了,之所以后土旗只用四个,而不是六个,恐怕是因为买了四个,就用光预算了吧?

……要是有钱,当然想一次直接定位出六个,但不就是没钱吗?只好没算出的靠太一,大概算出的就自己算了,这种不得不亲力亲为求省钱的痛楚,我非常懂!

“……这是本‘门’的机密,不用对你们解释。”

绝命法王简单处理了这个不好启齿的问题,伸手取来了六个诅咒娃娃,其中一个,就是绝心法王转‘交’温去病带来。

透过观察帝都大阵的变化,收集数据,分析出阵脚位置,这需要非常繁复的计算,心魔阁、莽荒殿偏偏又不是长于这类技术的‘门’派,只能由驻京人员集数据,秘密传回本‘门’,在自家重地内演算解析。

绝心法王此回参加九外道大会后,原本就要带着演算出来的结果,上帝都核对,只是遭逢意外身亡,他所带的数据,分存于三个诅咒草人,其中两个早由心魔阁***带入帝都,等温去病手上这个一到,立刻能组合还原。

温去病看着六个诅咒娃娃飘浮起来,闪闪发光,其中三个身上的光点一下明灭不定后,‘交’织出一个十二位数的字码,绝命法王点了点头,心中估算一阵后,伸指往通犀地龙盘上一点。

“晋王府。嘿,看座标,法阵枢纽该在后园位置,低于地表,可能是某座水井或地库。”

绝命法王一宣告,旁边心魔阁众人开始嘀咕,因为在当前的各位亲王当中,这位晋王可不是好惹的……

无视***人的低语,温去病表情略显痴呆,整个‘精’神却进入高度集中状态,比对那三个诅咒娃娃的数码光点,和最后所出来的十二位字码之间,是怎样的参照关系,进而解码,再根据这结论,去分析另三个诅咒娃娃所藏的数码,试图抢先一步计算出另一处阵脚。

无论那是何处,自己有一次变动数字的机会,如果自己把那处座标,改成天牢,那就能凭此驱使心魔阁的高手代为探路。

这些演算,内容极为繁复,照理说根本不是正常人类能够完成的,除非取得九龙寨的独‘门’秘法,在脑中建构术式算阵,不然哪怕用上工具,也得要‘操’作半天,根本不可能心算搞定。

不过,这对自己并不是问题,因为自己不但是九龙寨嫡传,甚至当前九龙寨使用的演算技术,一半还就是自己当初藉着‘春’秋大祭,改进传授回去的!

除此之外,自己还懂得随机变通……

“……太可惜了,我们白‘花’了许多时间埃”温去病感叹道:“本‘门’并不擅长计算与解码破阵,如果当初找上九龙寨合作,把这些数据‘交’给他们,可能三五个月内,就能完成我们几年才解决的问题。”

闻言,绝命法王用一种看***的目光望过来,“废话!九外道中,那票数理狂确实擅长此道,但本‘门’与他们哪来的‘交’情?更何况,这等大事,只能由本‘门’与莽荒殿秘密进行,岂能为外人所知?九龙寨若是知道偷天计画,一转手把本‘门’给卖了,那怎么办?看你也算聪明,怎么问这么笨的废话?”

……废不废话,要看有没有说在点子上!没有你回答这么一长串,我怎么来得及把解码完成?简单一个问题,能争取到我最需要的时间,笨的人是谁?

温去病无暇腹谤太多,急急将演算出来的座标,转换成位置,要加以窜改,但当结果算出来,自己却先吓了一跳。

……怎么回事?居然真是天牢?六个阵脚之一,在天牢?

……不过,座标看起来,是在天牢近大‘门’口的位置,这就‘挺’荒唐了,总不成心魔阁众人在天牢大‘门’口一通破坏,就把阵脚给破了?

……考虑到心魔阁、莽荒殿这群数理盲的计算能力,座标很可能有偏差,真实的位置,恐怕在天牢深处,李家很可能藉着看守天牢的力量,顺便把守阵脚。

心念急转,温去病顺手窜改,当绝命法王将三个诅咒娃娃的数据提取完毕,化成座标,所得的结果,就是在天牢深处的地下。

“这位置……是天牢!还在地底……肯定是地库1

绝命法王一怔,随即拍掌大笑,“妙!这下太妙了,我们正要拿韦士笔来当掩护,如果我们杀入天牢,破了阵脚,再放出所有犯人,旁人肯定以为我们是为了韦士笔,哈哈,想要什么就来什么,真是天助我也。”

绝体法王‘露’出一个恐怖的丑陋笑容,“韦士笔与本‘门’有阻道之仇,如果破阵脚时真遇上了他,顺道一掌杀了便是。”

“正是1绝命法王大笑应声,旋即皱起眉头,“可我们杀了他,又如何藉他来瞒天过海?”

“这……”

绝体法王一下愣住,旁边的温去病也听到傻掉。

……说得好像你们两个天下无敌了一样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