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十章 金蛊化龙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十章 金蛊化龙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至今仍常常在梦里出现的画面,六年前的那天晚上,环环相扣的杀局,几乎免疫于幻术攻击的自己,先是中毒,然后被信任的属下背叛偷袭,引爆旧伤,跟着,多重束缚同时套在身上。

麻痹、盲目、混乱、沉睡、无力……诸多负面咒缚,连串罩下,还有几道纯粹的力量***,让虚弱化的自己,彻底不能动弹,跟着,就是狂涛猛浪般的连锁攻击。

刀劈、剑砍、***刺、掌击、指戳,数十名顶尖高手联合出击,最差劲的也是地阶中段,甚至还有用特殊手段短暂提升上去的伪天阶,人人拚死出击,要把威名显赫的第一武神、钢铁卫士,埋在这波***下。

……生平大小数千战,从没有那么绝望、惊险、接近死亡过,那短短十数秒间,自己呼吸的每一口,全都是死亡的气息,最后靠着自残的手段,炸了自己的经脉、炸了半边身体,才强行突破出去,但也留下不能治愈的创伤,在往后的时间里,日日夜夜折磨身心。

……当时,眼中所见的各种光圈、光点,让自己痛彻心肺的回忆画面里,依稀就有那么一道银色光圈,套在身上,让四肢动弹不得,如千索缠捆。

看着那道银圈,记忆中的深切痛楚,一下又涌了上来,仿佛正在切割身体,并不存在的剧烈疼痛,刹时,握紧了双拳,全身抖颤。

“……小子你应该觉得荣幸,这根本不是你够资格承受的,当年强横如第一武神山6陵,也没有能够从它底下挣脱。”

……老匹夫!不要胡扯,你不过是当时几十道封锁的其中之一,别说得好像是单挑,全是你一人的功劳!

温去病紧咬牙关,汹涌的杀意,冲击着理智,唯一能束缚住这股冲动的,就是还记得自己正扮着盖舟曲,记得自己是来帝都做什么的,不能一开始就露了行迹。

……一番打斗,已经惊动到附近,自己感知的线索,四面八方,都有人赶过来,有捕快,也有江湖人,恐怕连帝都驻军都动起来了。

……半空中的帝都大阵,也开始运转,能量朝这边的天顶汇聚。

……楼下的那顶轿子,正在下来的人,又匆匆坐回轿里,轿夫和婢女逃难似的扛着轿跑。

……时间不多了,要战、要出手,前提是不能暴露身分。

心念一转,温去病邪笑起来,“老匹夫,你走运了,六扇门有什么了不起,且让你见识我等外道的神通妙法。”

盖舟曲的修为,只到地阶,被公孙守义结合宝兵动的赤蚺封禁给镇住,根本无力动弹,但在一声邪笑后,他身上忽然冒出***黑气,腥臭浓烈,往外飞快散去。

“毒?”

公孙守义陡然变色,心魔阁与莽荒殿交好,单纯心魔阁,已经有很多防不胜防的阴毒手段,若再加上莽荒殿,那就真的难以对付了。

九外道中,莽荒殿最大的威胁,就是大规模、大面积的杀伤,尤其是对付力量较低的中低阶弱者,更具优势,如果一早知道要对付莽荒殿***,公孙守义肯定亲力亲为,不带手下,更一上来就要把人绝对压制,不扯半天嘴皮子,试图引出同党来。

……但幻灭人魔什么时候变成莽荒殿门下了?

滚滚黑气,飞快四散,不受银圈锁缚***,一下就笼罩满大半楼层,更往底下散去。

跟着公孙守义前来的,有十多名捕快,四名出手组成包围网,另外的一早就在疏散酒客,阻止别人上楼来,那四名中阶捕快,都早已动血脉力量,头脸、手脚出现不同的兽化象征,可黑气弥漫之下,他们的力量阻不住毒力侵袭,很快就脸色青紫,口吐白沫地倒地。

“……什么毒物如此厉害?”

公孙守义心下错愕,又痛又悔,这些都是跟随自己日久的部属,中毒倒下,若没有解药,这条命便交代在此了。

事已至此,更不能让盖舟曲走脱,他能够放毒,但赤蚺封禁仍在,凭他高阶之力,怎么都打不破的……

公孙守义法相吐信,加倍催力,稳固封禁,脑中却微微一晕,胸口更是烦恶,地阶力量竟不能完全封锁毒素,不由大骇。

……能在地阶层次越级伤人,这是什么奇毒?

……赤蚺血脉,含有毒素,先天的毒抗也高,等闲毒物起不到作用,到底是什么奇毒,连自己也受不住了?

……除非是莽荒殿新近开出的毒物或毒功,否则这样的奇毒,江湖上绝不会籍籍无名。

公孙守义脑中闪过六扇门集的机密资料,关于莽荒殿的部分,数个让人闻之颤栗的名字,一下闪过心头。

正自心惊,感应忽生,在那一***黑气之内,坚不可摧的赤蚺封禁已被破开,不是被力打破,也不是被撕扯破开,是毒力点滴蚀穿。

赤蚺封禁的高毒抗性,也承受不住的毒力!

一只手掌,由黑气中拍出,公孙守义挥鞭、举掌欲挡,却是手脚麻痹,迟缓了几分,已被毒力所侵,影响了动作。

防御不及,这一掌结结实实拍中胸口,公孙守义激血脉力量,要把承受的这一掌给弹开,法相浮沉,调用天地之力,化地阶力量强劲弹出。

双方层次上的差距,展现无遗,在地阶力量之前,修为不足的盖舟曲,击出的一掌立刻被弹开,全无对抗之力。

但也就是这瞬息间的轻轻一沾,公孙守义的胸膛迅黑,血肉仿佛枯萎,呈现灰黑之色,生机被剥夺,内中筋脉闭塞,胸骨更变得松脆,难承压力,如果这时候补上一掌,碎骨插心,恐有性命之忧。

而若这一掌是由地阶拍出,只要能同样调用天地之力,哪怕只是地阶初段,结果肯定是整个胸膛,血肉蚀烂,胸骨碎折,一招间便直接将心脏蚀烂惨死。

这是越阶之招!

盘旋于公孙守义脑中的几个名词,刹时只剩下一个,莽荒殿的镇派绝学之一,金蛊化龙掌!

这是凶名赫赫的邪门毒掌,连百米巨龙都承受不住,被一掌化为浓血烂肉,更别说人身,公孙守义刹时出了一身冷汗,只庆幸盖舟曲修为不行,毒力也似乎因为初学乍练,有所不足,否则……

“喂,老匹夫,我是心魔阁的耶。”

冷冷的一声,犹如暗夜惊梦,公孙守义遍体一寒,就看敌人的另一只手掌拍来,掌未至,异样的邪力,隔空令自己的心脏跳狂增。

若然没有先前那一击金蛊化龙掌,盖舟曲的这一掌只是笑话,公孙守义随意就能弹开,但才刚承受完金蛊化龙掌,为毒力所侵,身体仍处于麻痹,胸口的抗击力被削弱到极点,肉萎缩、骨脆化,护身劲不足正常两成……

一掌拍中,公孙守义感受到胸骨寸寸碎断,心脏也开始撕裂,强烈的痛楚,与传闻中的撕心,似乎有些不同,但在护身劲组织足够力道反弹前,心脏就会撕裂。

公孙守义简直无法相信,身为老牌地阶的自己,会这么栽在一个高阶的小辈手里。

不过,随着几道不同颜色的亮光闪起,老捕快心中的慌乱消失,自己身上的那些保命手段,在关键时刻挥作用了。

身为六扇门的领导阶层,领的是充足公家预算,又怎会没有几件功能强大的护身宝?一遇到生命有危险,马上被触,放出三层护罩,笼罩全身,形同坚盾,争取到最宝贵的回气、保命时间。

把握关键时间,公孙守义全力动法相,驱出入体撕心劲,刚刚连续两下,只是敌人出奇招,打了个措手不及,这回已经有备,一经回气,拚着重伤为代价,数招内就能杀敌。

公孙守义杀意骤生,可抬望眼,却接触到一抹嘲讽的冷笑,盖舟曲没有因为攻势受阻,显得惊慌,反而像是早料到有此一着,平淡从容。

跟着,被弹开的金蛊化龙掌,重新印在多重气盾上,这些能抗各种不同属性攻击,能扛地阶末段一击的护盾,竟然离奇破碎。

公孙守义惊骇得无以复加,比早先见到莽荒殿绝学还要错愕,这些护盾都是精品,哪怕是地阶末段,月榜高人,也要起码三击才能破开,他是用什么通天手段,一敲就让所有护盾破碎?

老捕快的惊慌,全然落在温去病眼中,心里暗讽:唬人的化龙掌,只是初学乍练,破坏各类法阵、法器,这才是老子的专门科!

……六扇门这些公家单位,什么装备都是集体采购,集体配,就算用的是高级货,也都中规中矩,是什么护盾一类,标准死脑筋。

……如果是自带替死功能的护身宝,就难以被一击破坏若是有传送功能的类型,早就开溜成功,除非倒楣碰上神手大劈棺一类的克制技,否则谁拦得了?又有谁来得及***?

……所以,碰上死脑筋,再怎么砸钱也没用,钱要花在刀口上啊!

冷笑中,金蛊化龙掌势如破竹,结结实实拍在公孙守义的胸口,同时,一声震动小半座帝都的怒啸,划破长空,直传而来。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