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八章 小小方便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八章 小小方便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之前几次,在太一的悬赏任务平台上,各方所征求的物品、事件,虽多如繁星,却散落于诸天万界,与温去病等人所在的“主世界”没什么关系,想要在这里头接任务,基本没戏。

涉及主世界的任务,少之又少,温去病预期,随着通天之门投入使用,连通太一的管道正式开启后,使用任务平台的人也会多起来,但这么快就遇着,还是颇为讶异。

闪闪发光的玉牌,上头清楚写着,“探索帝国天牢,提供防御详情,三千金叶;探知碎星团百度武神韦士笔确切下落与状态,九千金叶1

温去病微微皱眉,这价钱远低于自己的预估,三千金叶能请动的高手,去探索天牢,多半有去无回,更别说后头那一项,韦士笔的下落与状态,全帝国多少人想知道,能用区区九千金叶就买到?

不过,这条悬赏本身的意义,超过了价格……

温去病忽然道:“我记得,小书没办法自己回到太一这边来?”

龙云儿点头道:“是这样,虽然说是加入会员了,但太一没给会员自由来去的能力,只能等待召唤,像我们这样的,应该是特例,所以通天之门才会有价值埃”

温去病皱眉道:“也就是说,前阵子太一拉的那么多人,都只能被动地等着太一的召唤而回归,没法自己想来就来,那是谁发布这个任务的?”

这个问题,龙云儿答不上,就算用上命运之眼,也不可能看见***,温去病没预期可以,只是单纯觉得奇怪,想了想之后,决定从这里离开。

“我们没钱,发不了悬赏,但既然有人发了悬赏,就有推波助澜的机会,顺道……或许,还能顺道捞点金叶,当下一步的资本。”

温去病才说,龙云儿就为之一惊,“哥哥你想亲探天牢?太危险了1

“能不去我当然也不想去,但反过来说,不亲自走一趟,哪里来的第一手资料?现在这节骨眼,情报就是资源。”温全也不能这么跑去送死,得先做些准备,找些帮手。”

“帮手?”

龙云儿着实讶异,不知道有什么帮手可以找,温家在帝都似乎并无布局,面上有的一些,也只是故布疑阵,还被各方势力盯得死死,动弹不得,温家哥哥又从哪里找帮手来?

温去病本来要解释,忽然想起一事,仰头问道:“太一,我那个时空之门,开始有人用了没?有收到钱没有?”

半空中的宏大声音响起,“时空之门已获得启用,现收获金币一千八百三十枚,寄存帐上。”

“……一百八十三个。”

温去病暗自讶异,五枚金币一人次,自己可得其中两枚,撇除脑子有病,没事跑来跑去的可能,已经足足有一百八十三人使用时空之门,穿梭过来与太一接触了,以莽荒殿、心魔阁的综合财力,九百一十五枚金币不算啥,可一百八十三人这数目,大概两派的主要干部都用过一回了。

……这都才几天,莽荒殿、心魔阁也未免太急了,难道真是大势当前,稍迟则死,所以甫得机缘,两派上下不管安全,先抢为上?

……也是,死曜的那一份,已经落到九龙寨手上,九外道应该正在共组监管委员会,只待九龙寨一验证安全,就要大举使用。心魔阁与莽荒殿这两家,肯定感到时间紧迫,想抢在另外七家之前,利用手上的时空之门,先把该拿的好处拿了,或是起码熟悉一下环境与规则也好。

……说不定,两派一面大量使用时空之门,一面还趁着共组委员会,运用权限,拖慢通天之门的审查进度,谋求好处最大化。

……自己实在该把那几篇黑材料,也往这两派手上发一份,让他们拿着匿名投书,在委员会上痛质安全问题,搞得九派疑神疑鬼,争取时间,但这么一来,出纰漏的机率也高,做人还是不能只想着市占率碍…

“……结算时,可选择金币或兑换等值金叶,要现在兑换吗?”

太一淡漠的一句话,让温去病险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虽然时空之门的法阵中,保留着将来可以用金叶支付通行费的可能,但换了自己,肯定付金币而不愿花金叶,因为两者之间没有兑换管道,所以,要如何诱使他人支付金叶,自己还为此大伤脑筋。

哪知,太一忽然问了这句,让自己苦恼的问题,一笔勾销,竟真给出了金叶与金币的兑换管道,这简直是天上掉下的宝!

刹那间,脑里许多念头闪过,其中最深刻的一个,就是可惜自己五枚金币中,只能抽成两枚,不是全归自己,要不然,就能顺利地把左手的金币,换成右手的金叶?

更有甚者,自己利用这机会,通知七家八门九外道,收他们五枚金币,换给四份金叶,那不就可以堂堂正正干起汇兑买卖,疯狂刷金叶了?这……这还出什么任务,直接就发财啦!

不过,虽然现在只能抽成两枚,但也不是没有办法,或许找得到其中漏洞,继续刷金叶……

才刚想,苍穹之上,怒雷轰响,衬托着太一的淡漠之声,极不协调。

“……此物品使用的解释权,归本处所有,一切变动,以本处为准。”

……意思就是,滥用来刷金叶的话,东西会被废掉,人也会被雷劈就是了!

……太一这算是开了一个小后门,给予方便,但禁止过度使用啊!

……给这点小优惠,是为了培养我起来,去对付那个人吧?既然要做,也不做得彻底点……

温去病暗自冷笑,也不再多说,带着龙云儿离开太一空间,着她留在房中等候,静心练功,自己则一晃眼就出了门。

出门,自然需要伪装,温去病却是双重伪装,先是玄黄光华一闪,变成盖舟曲的相貌,跟着戴上斗笠,身披大衣,遮掩住容貌,就算被人看到,旁人的认定,也只会是“幻灭人魔”盖舟曲遮掩行藏,来到帝都。

“……老盖,你这回真是帮我大忙了,当初遇到你的时候,还真不晓得你的身分这么有用。”

温去病低声揶揄,回想起还埋在钱都地下的盖舟曲,衷心感念,他的身分实在太好用,到目前为止,自己从他身上所得的收获,已远远超过了预期。

以温家的力量,还没有办法到帝都来布暗桩,在密侦司眼皮子底下搞谍报工作,自己手上没有这样的人才,就是亲身到此,也没把握能发展成功。

但以帝都之内,各大势力纷纷插旗发展,错综复杂的状况,当初也早已想过,若然有朝一日重回帝都,只要挑起各大势力之间的矛盾,造成大混乱,那自己未尝没有上下其手的空间。

新帝国建立至今,看似蓬勃发展,其实充满各种矛盾,帝室与诸侯的权力博弈、世家与门派的冲突、八门与九外道的斗争,这里头充满着许多可趁之机,自己原本就打算从中下手,这回得了盖舟曲的身分,正好方便行事。

绝心法王临死前,留下了信物,让自己把东西带去帝都八方楼,说是事关心魔阁圣物,虽然不确知那是什么,但总之关系重大,而从语意听来,应该还会遇到心魔阁的人。

八方楼之约,可能只是单纯见面,两边相见,也可能是个坑,弄得不好,直接就要杀出重围,和龙云儿一起去,风险太高,更别说她一去,又要装天阶神尸,这里可是帝都,带着一具神尸走在街上,还不到八方楼就会被人砍死。

正是下午时分,太阳斜挂天边,有几分躁意,温去病来到八方楼前,看着这座六层的八角楼,看着大门口游人墨客来来往往,也看着八角楼后方,那一条蜿蜒曲流的碧水,河上画舫三三两两,隐约传来丝竹之声,歌颂着这太平盛世,朗朗乾坤……

这世界碍…真的太平了……

阿山,等将来太平了,咱们在帝都找块地方,一起盖几间大房子,哥哥我就吃点亏,和你搭伙住隔壁,咱们两兄弟继续合伙研究开锁,看见做贼的就打死!同行是冤家啊!

……等仗打完,阿山,你说我们一起干什么好?我……除了放蛊下毒和杀人,我……好像什么也不会……不打仗以后,我会不会是个废人啊?

队长,如果有一天我们不用打仗了,那时……你会给我你的答覆吧?

队长,我们……

队长……

一声一声,仿佛将温去病带回当初,首度踏足帝都时,也是在这座八方楼上,自己与弟兄们一同喝酒,酒酣耳热时,许多的言语。

……也不只是八角楼。

……那时在帝都和敌人打拉锯战,你来我往,帝都各处景点都走遍,也基本都在战斗中打烂,而自己与弟兄们在那些战斗后,满身是伤地哭过也笑过。

……其实这座大都市,有自己和弟兄满满的回忆,原本……可以是战争结束以后,回顾过去的淡然一笑,但最终……

心头很酸,耳边骤然响起连串厮杀之声、兵器碰撞,还有那些熟悉的濒死嘶喊之声,仿佛又回到那一夜……

温去病猛地一甩头,把不应出现的情绪甩开,端正心态,快步进了八方楼。

……帝都,我终于又回来了!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