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六章 直指大道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六章 直指大道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砸锅卖铁,这四个字对温去病而言,绝不舒服,只是在当前的情况下,无可奈何的选择,但即使要***上的资产套现,这也非常麻烦。

自己身上的道具,每一件都有用,贱卖给太一固然会***,随便拿去当悬赏品,也有可能泄漏不该泄漏的讯息,惹来后患。

或者,卖些***给太一?可自己会的武技,都早在百族大战时,能卖的都卖光了,战后这几年里,自己的累积不多,没什么可以拿出来的,即使有,也换不到什么钱。

真正有大价值的东西,是自己还未能参透的压箱宝,也是这次帝都之行的背后,自己敢这么杀来的底气所在。

五德之气的修练,直指天阶顶端,自己练成玄黄战衣,就略具天阶特征,基本地阶无敌,但自己这些时日以来,可不是只有练成玄黄战衣就算了。

境界要有,斗争手段也不可缺,五德之气深奥玄妙,可杀伤力却不强,在实战中自己仍需要别的手段,大荒西朝的所得,自己正秘密消化,还未理出端倪,直接拿给太一交换,太可惜了。

正为此苦恼,龙云儿忽然开声,“哥哥,你那么为难,让云儿也为你尽份心吧,我也卖点来凑,大家看看能凑个多少。”

情真意切,温去病微微一怔,有些感动,生出一种错觉,自己与龙云儿仿佛两个落魄的小夫妻,正为了家庭开销,你一铜板,我一铜板,凑着所需要的数目,这种感觉……还以为这一世都与己无关的……

但回归眼前,问题仍然残酷……

温去病哂道:“别闹了,身上有什么贵重东西能卖?发簪还是耳环?这能换几个钱啊?……”

话说到一半,温去病的话顿住,看着龙云儿拿在手里的那本玉册,道:“九阴玉简碍…”

龙云儿道:“哥哥之前说过,这是直指无上大道的秘笈,应该能换很多金叶的,里头的内容我也都记熟了,拿来给太一换金叶,应该没什么差的。”

温去病似笑非笑,哂道:“全部的内容都熟记了?”

龙云儿用力点头,面有少许得色,自己暗地里不知下了多少苦功,确定把这本字不算少的秘笈,记得滚瓜烂熟,倒背如流,终于此刻能在他面前表现。

温去病摇头,道:“那倒是背给我听听,这里头哪一段文字直指无上大道?”

“呃……不是开头那篇总纲吗?”

忽然被这一问,龙云儿整个乱了,回想起来,这本九阴玉简分成两部分,一是开头部分的总纲,一是各种内外***与应用技,自己主要练习的是后半部,而前半部涉及许多道门思想,微言却深藏大义,自己囫囵吞枣记下,真要彻悟,恐怕是得到很久以后……

虽然参不透总纲,但大多数的高深武经,似乎都是如此,有些修练者甚至一世也参不透手中的秘笈,这也没什么奇怪,可温哥哥这样一问,难道……自己的认知有误?

温去病道:“总之,直指无上大道,和直抵无上大道……有很大差别的。”

龙云儿迟疑片刻,鼓起勇气,道:“说人话,可以吗?”

温去病道:“简单一点的说法,手上的这份,正确名称应该是,九阴玉简地阶篇。”

“啊?”

龙云儿吓了一跳,忙道:“地阶篇?什么意思?九阴玉简练下去,最多只能到地阶?”

“不一定,基本是保障到地阶,天阶有望,但能不能登上天阶,要看自己的天资与努力,还有祖宗保佑……如果一些前提条件满足,最终能直指天阶高位,这已堪称无上大道了。”

温去病道:“直指的意思,就是指给看,然后自己去走,走不走得到,看自己本事,若问我到底能不能……如果上街买***,第一特奖可以连中十八次,那想一路练上去,应该就没问题。”

龙云儿悻然道:“哥哥你又消遣我了。”

温去病道:“不算消遣,其实九成九的绝世武功秘笈,都是这样。正常情形下,天阶之路,难假外求,都只能靠自我总结,找到专属的道,一步一步踏上去。”

龙云儿讶异道:“如果都只能靠自己,秘笈没用,那地阶篇不就够了,还要个天阶篇有什么用?”

温去病笑道:“当然有,我说的正常情形,是指人类而言,但在诸天神魔的世界,那些神魔妖鬼的,另辟蹊径,可能就有指引登临天阶,降低难度的捷径,况且,踏上天阶后,需要天阶的战斗技巧,地阶层次的武技未必适用,这些都是天阶篇会记载的东西。”

听完这解释,龙云儿大致理解,不过,哪怕手中这本直指无上大道的玉简,最终只能到地阶,也不代表没有价值,地阶等级也有地阶价,更何况,玉简材质特殊,能够吸收月光,储存月能,光只这一点,就价值不斐。

之前温去病需要靠月光来变身,玉简有相当的存在意义,但现在他重修五德有成,身体又得康复,不需要再仰仗宝相金身,玉简就可以拿去换金叶。

“还是不行1温去病凝重道:“我怎么能用自己女人的钱?”

“啊?”

突来的这一句,龙云儿又是惊喜,又是好笑。

惊喜的是,温家哥哥居然如此不假思索,来上一句“自己的女人”,这个认可,比什么夸奖都要让自己振奋,长久以来的伴随有了意义;好笑的是……这男人平常几乎全无节操可言,怎么在这种事上,居然摆起了大男人面子?

“这……这哪有什么问题?你平常不是说女人钱最好赚,还卖了一堆东西给女人,这些都是女人钱埃”

龙云儿急道:“在港市的时候,香雪还给了你两万金币,哥哥你也一样用了,没讲究过埃”

“这两个不同!香雪是我的女人吗?哪只眼睛看到她是我的?她和说了自己是我的人吗?我有点头过吗?”

温去病抢道:“还有,我压根没当她是女人过,少说那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。”

龙云儿道:“不管怎么说,哥哥现在需要这笔钱,哪怕你不喜欢用自己女人的钱,但和韦帅的安危相比,何者轻,何者重呢?”

被这么一问,温去病貌似极为苦恼,抓着头发,开始很认真地挣扎起来,差点让龙云儿傻眼。

……还真的那么苦恼?韦帅,我真是替你不值啊!

当机立断,龙云儿没等温去病挣扎出结论,把手中的玉简往空中一抛,喊道:“太一,我要卖出这份九阴玉简。”

半空中,一道光束落下,照在玉版册上,发出幽光,太一冷淡的声音响起。

“九阴玉简,低阶至地阶篇,直指无上大道,内分八部,是为……”

太一不愧为近乎全能的存在,神光一扫过玉册,内中再无秘密,跟着就像最尽责的拍卖员,把九阴玉简的特色逐一介绍,不过基本都是龙云儿早已熟知的讯息。

“喂!不要。”

温去病试图阻拦,龙云儿态度坚决,分毫不让,双方一阵推拒,就听到太一的声音说到最后:

“……由九天寒玉所造,回收价十五万金叶。”

“什么1

正在争执中的两人,闻声同时停了动作,一起望向太一,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东西。

接了多次任务,两人对各种物品的时价,都心中有数,地阶以上的事物,正常都是万位数起跳,虽然也有些宝兵、宝器,几千金叶就能买到,但要嘛是有使用***,再不然就是重大缺陷,不属于正常使用的范围,所以***。

一万到几万金叶的物品,就是宝兵、宝器中的品级,龙云儿身上的极意袍,购入价两万八,经过升级,拿到外头已经超过五万金币,但在太一这里换金叶,折后大概就只有三四万。

能够逼近十万金叶等级的,都是开始涉及天阶的物品,从破十万开始,就是一些低等的神器,哪怕有些缺陷,等级摆在那里,就是值这个价钱。

而刚刚九阴玉简的十五万报价,换算成正常购入价,稳过十八万,甚至二十万金叶都有可能,这本直指大道的道门玉简,凭什么拿到这样的高价了?

两人心中不约而同闪现的,就是这价钱有鬼!

温去病心念急转,只到地阶篇的秘笈,哪怕材质特殊,也断无可能卖到神器的价钱,除非,内里有什么自己未参透的东西……

龙云儿目光一闪,道:“会否……玉简内也藏着天阶等级的修练诀窍,只是我们看不出来,用……隐藏文字?或是需要把文字页数重新编排?”

温去病认真想了想,又很快摇头,自己怎么说也是这一行的专家,玉简入手后,也曾反覆检查过,龙云儿所说的可能性,都是检查流程之一,早已验过,都没发现问题。

如果不是,那又会是什么道理?十五万金叶的价码,从何而来?

“……或许,有一个可能。”温去病沉吟道:“有些东西本身不值钱,却因为经过的使用,价值被提高了。”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