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三章 观察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三章 观察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听到极乐堂分部内的连声惨呼,司马路平益发感慨,西北大局底定后,武帅如释重负,真性情益发显现了。

以前在碎星团的时候,这头天南武凤有勇有谋,素来获得大家肯定,但在战争风格上,当年的她,其实比较偏冲锋箭头,在沙场上横冲直撞,干什么事,都偏好用简单直接的方式解决。

最开始,是为了追上山陆陵的脚步,不被这个男人甩开;再后来,是为了好强,要冲在这个男人的前头,向他证明自身的能力,还有抢在他的前面挡刀挡剑,减少刀***对他的伤害……到了最后,就是在前面越冲越爽,反正背后有可靠的人,不用分心,专心冲锋确实很爽!

沙场冲锋,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,武苍霓加入碎星团之前,还是比较惜身,行事比较自我压抑与谨慎,但在团里,左右有弟兄相挺,闯出什么祸事,都有山陆陵站出来扛,全力相护,久而久之,她的真性情就益发奔放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从来不忍耐。

碎星团灭亡后,武苍霓肩负重任,必须忍辱负重,委曲求全,飞扬活脱的性子,一点一点压抑起来,为了众家兄弟的理想能传续,为了庇护幸存者,她做了很多大违本心的事。

虽然在这过程中,一代名将的风范,逐渐成形,但看在一路陪同她走过来的老战友眼中,确实……她过得太压抑了,本来那么锐气十足,从不遮掩的作风,变得那么内敛深藏,做一步,想十步,她……变化太大了。

西北战后,大事底定,处于无事一身轻的她,似乎获得了解放,甚至还很自满于无神铺之主这个邪派掌门的身分,能轻易掌握比这更大十倍权力的她,将自我如此定位,为的……就是这份自由吧?

……真是令人感到好奇,解去束缚的武凤,未来到底会飞向何方?

……不过,看个情报,立刻就决定上极乐堂分舵杀人,甚至还大有一路杀到京城去的架势,她这个解放,会不会解得过于厉害了点?

……杀人吸引注意力的同时,还找好了背锅对象,穿成那样去冒充欢喜院的妖女,这还真是敢啊!话说欢喜院里,好像根本没听说有什么大欲天女吧?

司马路平皱眉苦笑,忽然眼前光影一闪,武苍霓已经掠回车内,他下意识地拉开挡板,避免见到顶头上司过于***的穿着,但发现武苍霓已顺手取了件斗篷,把身上该遮的都套住,这才得以松口气。

“武帅……”

“都杀光了!我留字***,虽然做得欲盖弥彰,引人怀疑,但只要极乐堂一阵子疑神疑鬼,基本目的也就达到了。”

武苍霓皱眉道:“但有件事好生古怪,刚刚杀光了极乐堂本地人员之后,我看了一下周围,那里有些文件……他们的主力战斗员,已经在十天前离开,分部只剩一些虾兵蟹将,不堪一击。”

“……这就难怪了。”

司马路平点了点头,随即注意到上司言语中的弦外之音,“他们的主力往什么地方去了?不是单一命令,是整体***?”

武苍霓点了点头,司马路平确认道:“极乐堂要有大动作?”

十天前就离开,代表不是抽调人手,去参加九外道大会,而是另外有事,甚至可以说,为了此事,极乐堂甚至做出取舍,不愿意把主战力分拨过来,参加九外道大会。

武苍霓道:“我杀进去的时候,他们开始烧毁密件,但动作没我快,仅剩的部分看起来,极乐堂六郡四十八分部,抽调主力高手入京……”

司马路平惊道:“这么巧?目标也是直指京师?极乐堂这批狂人到底想做什么?”

武苍霓摇头道:“不晓得,而我们已经晚了一步,现在只能尽快赶去京师,嘿,地点是京师,哪轮到极乐堂猖狂,估计他们的高手,一入京师,就会被密侦司掌握行踪,很难翻起什么风浪。”

提到密侦司,武苍霓也非常头痛,这个对手非常难搞,许多层面上,比死曜组织还难以对付,自己这几年里,承受密侦司的压力,常常喘不过气来,委实不敢有分毫大意。

意外察觉了极乐堂的活动,武苍霓多添几分警戒,马车再次启程,朝下一处极乐堂的分舵赶去,途中,武苍霓另外想起一事。

“对了,刚才太冲动了,只顾着灭门,忘了一件重要事。”武苍霓沉吟道:“这回九外道大会,除了亢金龙,邪派还出了一颗新星……”

司马路平道:“我有印象,好像是那个专门跟尸体搞七捻三,被称作地表最强之男的***狂,叫什么……幻灭……”

“……幻灭人魔盖舟曲1

武苍霓斩钉截铁地念出名字,恨恨地一掌打在车厢壁上,“这个淫徒,居然用那种卑劣的手法来玩弄人,这等江湖败类,后头见到,立刻一刀砍了1

“这个自然。”

司马路平大力点头,暗自替盖舟曲悲叹,被武苍霓撂下这句话来,这***狂等于被下了死亡令。

武苍霓力量本强,百族大战末期,修为已近地阶***,新帝国成立后,她正式进入半步天阶,但因为避免锋芒太露,还有以仁刀术封印修行,把力量强行压抑修练。

西北之战后,武苍霓力量再有突破,虽然仁刀之道尚未功成,可她已在这半步的基础上,又迈出少许,虽然还未登天阶,却恐怕已是当世天阶之下的第一人,很有可能成为月榜榜首。

被这样的人物盯上,盖舟曲没有分毫活路,只能算是倒楣了。

“不过……”

武苍霓沉吟道:“说来也怪,盖舟曲是星榜中人,我以前也看过他的名字,为何这一回……我光看到名字就有火大的感觉呢?”

邻近天阶,感应力益发精进,武苍霓还不能肯定心头这份感觉是什么,而能够回答她问题的男人,此时已经抵达京师,正远远凝望着前方的那扇大铁门,摸着下巴,暗自思索。

“哥哥,这里……”

“呵,大名鼎鼎的天牢啊1

远看着那道充满肃杀之气,虽然只有寥寥两名卫兵把守,却仍让人阵阵心惊肉跳的大铁门,龙云儿心中不安,问道:“怎么……守卫好像不是很多?不怕劫狱吗?”

温去病白眼一翻,道:“不是非要摆几百个卫兵在门口,才叫戒备森严,这里好歹是天牢,关押帝国最穷凶极恶的犯人,各种该有的排场,高手、机关、夺命禁法都不会少的。”

龙云儿问道:“那,要不要由我……”

“别乱来!的眼睛不是用在这时候。”

温去病制止了龙云儿的念头,“这里是帝都,不是乡下小地方,现在是站天牢前面,因果类异能虽然玄秘,也不是天下无敌的……”

龙云儿暗自一惊,温去病的话,表示天牢里存有能识破自己的高手……想想这也正常,怎么说也是天牢,该有些高人在里头把守的。

温去病道:“之前遇到的都是星榜,入京之后,遇到月榜的别太奇怪,哪怕是一帮一派之主,有时候也要为钱卖命的。”

龙云儿点了点头,月榜与星榜的排名,固然是看实力,但也有些特殊的***意义,星榜是年轻新生代,三十五岁一到自动除名;月榜则是一帮一派一地之主,个个有头有脸,实在不想拉帮结派,占座岛当岛主,或是把家盖大点,当山庄庄主也成。

在太一介入之前,星榜最强者,顶多只是地阶初段或中段,而月榜则多是地阶末段与***,但太一介入人间后,恐怕星榜与月榜的界线,要开始模糊,况且,还有很多因为年纪超过三十五,却又不是一帮一派之首的高手,未有入榜,实力却不容小觑。

这些没有入榜,却实力强悍的地阶武者,可能因此未获得与其力量相符的名与利,为了营生而接工干活,为人卖命的可能性相当高,麒麟李家素来自矜,像看守监狱这种事,李家子孙是不会做的,倒很有可能请来月榜人物。

想到这里,龙云儿忽然忆及一个曾听过的传说,“哥哥,天牢重地,里头该不会有日榜的天阶吧?我听说……新帝国成立时,李家曾秘密延请大门派的天阶,花了很大的代价,请他们出任***,约好一年出手一次或几次。”

“……从哪听来的?”温去病皱眉道:“这些都是民间八卦,和拔狮子鬃毛能治秃头一样,都是忽悠啦1

……李家手上有多少力量,自己还是清楚的,当前日榜的天阶人物,分属各家各派,这里头没有一个会来替李家卖命,什么约好一年为李家出手一次或几次,纯属民间谣言,若李家真有这样的约聘人物存在,歼灭碎星团时,怎么全然不见出手?

……倒是密侦司中藏着的那个天阶,是自己顾忌的大敌,但这样的人物,总不可能整天坐镇大牢吧?

“走吧1

温去病掉头离开,龙云儿担心问道:“不再多观察一下吗?”

“免了1温去病冷笑道:“谁也不能保证,人就真关在天牢啊1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