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一章 邪绝不能胜正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章 邪绝不能胜正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漆黑的大地,看不到半点生命活动迹象,黑色的烟柱,袅袅冒起,直冲天际,滚滚岩浆奔流于大地,被高温蒸腾的空气,炽热灼烫,将放眼能及的世界,化为一片死亡炼狱。

单纯看着这景象,仿佛童话中罪人落入九幽的地狱景象,很难相信,这地方就在人间,而且,仅仅不久之前,这里就是封刀盟总部,虽然算不上繁华,却安宁平和,有大量的封刀盟人员、家眷,居住在此,数以万计。

如今,这地方毁得何其彻底?连带附近的多个村落,往来此地与钱,甚至钱都城中的部分地方,都在滚滚熔岩流中,付之一炬,所有人命,尽成灰飞。

看着这片地狱景象,司徒小书的悲愤情绪,久久不能释怀,恐怕这一生都不可能放下。

这里当然不是自己从小生长的地方,在自己的小时候,爷爷技艺未成,时逢乱世,爷爷和父亲都过得异常辛苦,自己未曾谋面的奶奶,据说是死于贫病交迫,死时都未能吃上饱饭。

当时,别说自己一家,整个南方都是妖魔肆虐,朱家也风雨飘摇,有钱却缺战力,不得不以大量联姻招亲的手法,拉拢天下英雄,父亲因此前来求亲,为朱家看中,娶了朱氏之女。

原本,朱家的联姻,形式都是入赘,上门的男子要冠朱姓,生出的孩子也都姓朱,但随着爷爷武功大成,一步步登临地阶,组封刀盟,再证道天阶,赘婿之事没人敢再提,朱家也认为,生下来的孩子姓司徒,继承封刀盟,比一个姓朱却啥都没有的孩子,对朱家更有利益,主动表示孩子是司徒家的。

这些都是爷爷武功大成以后的事,但在那之前,一家人也因为战乱,常常搬家逃难,根本说不上什么故乡。

不过,在这里的时间,确实是自己生命中,最快乐、最开心的一段时光,总部建立于大战后期,封刀盟其势已成,对外万民景仰,对内万众归心,自己在里头习艺、磨练自身,心怀大志,感受着未来的责任,每一天都无比充实。

……真是不曾想过,会有这样的一天,封刀盟总部化为炼狱!

感受着身后众人的悲愤与痛苦,司徒小书尤其感到愧疚,封刀盟的地阶高手,都是当初打过仗,磨练过心志的,一两场败仗打击不了他们,越挫也只会越勇,但……哪怕是百族大战时期,也不曾发生过这种事,整团人的父老妻儿,被敌人一举端掉。

再怎样铁骨铮铮的好汉,如果一朝全家尽丧,也会为之疯狂,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一样,司徒小书明白他们的感受,甚至自己也感同身受,因为,在总部闭关修练的爷爷,自始至终,神秘未出。

爷爷的个性,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全团父老遭难,却不出手救援,换句话说,爷爷肯定是出了事!

事发之时,爷爷到底在不在闭关处?这恐怕是全天下都想知道的问题。

若不在,身为天下第一人的他,到底去哪了?为何走得无声无息?

若在,他为何不出手?是否出了什么状况?走火入魔?或是有什么理由?

封刀盟的建立,有赖爷爷这根擎天柱,随着柱子崩塌,过去建立的信念、信心,一朝破碎,司徒小书无从想像,这些刀客们有多失望、多徨,自己又要如何带领他们走出来,振作起来?

这不是简单一句道歉,就能解决的事,但无疑自己是该向他们先道个歉的,司徒家……没有尽到统领他们、保护他们的责任。

深深吸了一口气,司徒小书预备回转过身,向他们道歉,却忽然感受到一股熟悉气息,由远而近,扬扬而来,不由得错愕。

“……爹1

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后,再没什么比这更惊喜,司徒小书一下转身,与在此的封刀盟干部们,一同望向那迅速靠近的人龙。

甩开了大队人马,封刀盟的西行维和团队,数十人高速回奔,数目虽然不多,但最差也是地阶初段,挟此强大战力,一举镇服武家与王家,让双方愿意坐下来谈判,却怎都想不到,因此造成本部空虚,为敌所趁,酿成从未有过的惨剧。

为首的那名中年人,三络长须,相当潇洒,一身黑袍,款式平易,没有高贵神秘的感觉,反而因为洗得发白,有点变成了灰袍,但他臂上别着黑纱,额上缠着白布条,眼神坚定,却带着难掩的悲与痛,就这么一路赶过来,正是封刀盟主,司徒诲人。

“盟主1

“盟主,您回来了1

惶惶若失魂的封刀盟高手们,看见盟主坚定不摇的身影,都有种找回希望、找回信心的感觉,少盟主毕竟不是盟主可比……

所有人让出路来,司徒诲人一路走到女儿身前,拍了拍女儿的肩膀,意示嘉许,跟着,他从女儿身旁走过,来到队伍的最前端,遥遥看着那幕毁灭景象,看着那已不存在的封刀盟总部与万千亡魂……

司徒诲人一语不发,司徒小书看着父亲的背影,静静等待,而那些西行团队的归来者,则是与留守的同侪交谈,表示众人原本就在回来路上,接到群邪大会的消息,连忙快马加鞭往回赶,一路还累死了些马匹,却不料仍迟了一步,酿成悲剧。

“……这一切,都是我之过1

没有第二句话,司徒诲人跪下身来,向着封刀盟总部遗址叩头,强而有劲的动作,显示其绝不平静的心情。

一下。

两下。

三下。

沉重的碰头闷响,当声音远远传出,众人才意识到,盟主这三下告慰亡魂的叩首,竟然没有运功护体,一下一下都碰在石子地上,恐怕……还抑制住本身的护体力量,那岂不是……

很多人连忙都要劝阻,但司徒诲人已经结束叩首,站起身来,并且回头面对众人。

只是一下目光接触,众人本来要出口的话,通通咽在嘴里,讲不出口。

“此回……全是我的过错,因为我的失察,给予敌人可趁之机,最终令我封刀盟长久累积,毁于一旦。”

话尽量说得很平淡,但司徒小书从未在父亲面上,看过这么强忍、这么澎湃的杀意,平日老好人的温和气息,尽被洗去,所剩余的……是绝对强烈的复仇之情,伴随着额上破裂的皮肉,鲜血点滴淌下。

司徒诲人沉声道:“各位最想知道的问题,我无能答出,家父他老人家现在是什么状况,连身为人子的我也不晓得,可我相信,他仍在世上,并且关心着我们,只是源于某种未知的理由,他没能现身,遭遇了某些……困难。”

一字一句,司徒诲人肯定了所有人的猜测,在场的封刀盟高手,心情都是一沉,如果连他都不知道司徒无视的下落,那么,刀尊的失踪,就真成了一件不可控的意外,恐怕全天下都不会有人知道司徒无视的去向。

少了擎天柱,封刀盟内人心惶惶,顿失方向,此时此刻,唯一能够倚赖,并引领大家方向的,就只有……

“我父亲之前常说,人间正道是沧桑,这条路不会易行,时有邪魔阻道,但请各位坚信,邪,绝不能胜正1

司徒诲人沉着道:“家父若在,绝不会让邪魔打上门来,就是家父不在了,封刀盟也不会容忍此仇此辱!看看周围的同志吧,我们仍有着举世无双的强大力量,今朝我们***在这里,今朝……是我们矢志复仇的日子1

猛地抽刀,司徒诲人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刀,在刀光绽现之前,横过天空,将漆黑不见光的厚密云层,一分为二,从中断开,一缕缕金色的阳光,自天顶洒落,照亮这片灾难之地。

素来强调以德服人,一向讲究谦冲退让,宁受辱也不诉诸于力的司徒诲人,这回动了真怒,展现了距离天阶只差小半步的实力。

对在场的众多封刀盟高手,看见这分割天空,辟出阳光的一刀,心下大定,纷纷抽刀,斩向天空,齐声呼应。

“邪不胜正1

“报仇雪恨1

“血债血偿1

“杀尽邪魔1

连声呼吼,把低沉的士气唤起,一声接着一声,如雷而震,响彻四野,最后汇为一片的邪不胜正之声。

司徒小书热泪盈眶,看着父亲的身影,紊乱的心情渐渐安定,父亲终于奋起,真正在风雨飘摇时,把爷爷的重担扛起了。

“我司徒诲人当天立誓1

一刀指天,司徒诲人的声音,如雷声轰隆,传遍四野八方。

“从此之后,封刀盟誓灭死曜、九外道,此仇此恨,不死不休!不成此诺,誓不为人1

司徒诲人在手臂上自斩一刀,以血立誓,封刀盟高手们群起呼应,纷纷仿效,怒吼之声,震破云霄,仿佛宣示一个……战国时代的到来!

一辆行驶在官道上的马车中,看着最新传到手上的情报,武苍霓皱起眉头,“誓灭九外道……兔子急了也咬人,这回老实人也气到疯狂了啊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