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三十章 层层图谋(紅包満五百加更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钱都城内外,都成了一片浩劫景象,封刀盟总部的那一炸,不光是爆炸而已,爆炸威力更炸穿了地底,贯穿地脉,引得地肺太火喷发,形成了等同火山爆发的场面。

就是这样的天地之威,才让人心往下沉,知道封刀盟总部肯定完了,九重天阶的刀尊还不好说,***天阶三重以下的,碰到这样的浩劫,恐怕也是有死无生,甚至就连钱都亦遭遇不小的冲击。

与封刀盟总部的距离太近,火山爆发的震动、岩浆奔流,几乎第一时间就涌至钱都,让钱都的护城大阵受到严重考验。

该说值得庆幸的,是耀宇朱门的自私风格,哪怕出兵围剿诸邪大会,但诛邪哪及得自身安全重要?派出去的高手有两成,留守钱都的起码有六成,不似司徒小书,几乎率领总部的战力倾巢而出。

当护城大阵受到冲击,朱家完全有充裕的人力,所有地阶、高阶出动,分别执掌阵位,全力运作,面对这毁灭性的浩劫。

钱都受大阵守护,这很大程度上也保住了在钱都另一侧混战的正邪双方,让她们在这场灾变中,还能好整以暇地“观礼”,见证一代邪道之主的诞生。

当亢金龙凌空虚踏,一步一高升,逐渐往天顶走去,他环绕周身的龙气、浮现身后的法相,迅速与其本身结合,空中雷声轰隆,所散发出来的威慑感,让底下群雄心惊胆颤,觉得那好像不是一个人,是某种更高层次的存在,如神如魔。

而见识较广的老一辈,更知道这代表着什么

“元神、法相、肉身结合,是为法身”

丹羽道人愕然望天,眼中尽是难以置信,苍老的声音不住颤抖,“这是要证道天阶啊1

天阶的基本,就是元神、法相、肉身三者结合,自辟空间,提高次元,佛门是开辟净土,道门是形成内世界,乃至内宇宙,两者的分别,涉及愿力有无,而普通不沾愿力的武道修行,则基本都是近乎道门之路。

弥勒神僧开辟净土,登临天阶成***,此事已轰传天下,人们却怎么都想不到,短短时间内,鹰扬郡内竟有第二名高人,当众证道天阶!

这一回,正邪两道,众多高手亲眼见证,成了名符其实的观礼,但对这一幕感慨最深的,还是失去最佳出手机会的温去玻

“好谋划,好手段,好心计1

仰望着已踏入云端,身影消失的亢金龙,温去病有着做了一场大梦的感觉,这个敌人,手段一重又一重,藏得比自己还深。

九外道大会的举行,充满了许多不合理,特别是聚会地点选在钱都这点,看起来简直是存心***,所有人都猜得到,这些不合理的诡异反常,背后定然另有图谋,但没人猜得到是什么?

最开始,引出封刀盟与朱家势力,与外道九派相互残杀,似乎是个相对合理的结论,虽然这样做对死曜没有明显好处,顶多能清除些障碍,但似乎是当下最合理的解释。

再后来,落宝金钱幛出现,更为了这个说法提供支撑,引来正邪两派高手,相互残杀,逼得大家拿出镇派之宝,伺机强夺,渔翁得利,壮大自身实力,这么做非但有利可图,简直可收钜利。

当人人都以为看懂了死曜的布局,那边却忽然揭晓***,之所以把约见地点选在钱都,是为了诱使封刀盟精锐尽出,然后,趁着驻守空虚,把封刀盟总部一举给挑了!

哪怕主力高手尽出,不在总部,但总部被摧毁,对封刀盟的打击,仍是严重道难以估计。

主力高手的家眷、创派以来累积的钱粮物资,基本都在总部,这些如今都付之一炬,更别说,此役将封刀盟赖以为基的刀尊神话打破,对盟内成员信心、对封刀盟整体的形象,简直是致命的伤害。

每一个王者,都是踩着敌人的尸首上位,敌人头颅的份量越重,基石就越稳,能上到的位置也越高,而今,亢金龙踩着封刀盟上位,挑掉了那个外道九派合力,也不敢对之蹦存在,由今往后,全天下都会将其视为邪道之主。

单纯以死曜首领的身分来说,这么做没什么好处,死曜素来标榜活耀于黑暗,操控一切于无知无觉中,像这种跳出来争邪道之王头衔的傻事,真抢到了,下场就是天下正道***、所有邪派背刺兼补刀,根本不符合死曜的利益。

但对于亢金龙本人,这种蠢事就绝对有必要,所以当人人都觉恍然,以为明白了他所有的图谋,他一箭多的布局却在此时,迈出登天的一步。

封禅!

摧毁封刀盟总部与刀尊神话,震慑黑白两道,送葬无数生命如此壮举,天地见证,足够表露本身的决心与能力,堪为帝者封禅,完成了他筹谋多时的进化。

此刻,连天火云之中,既有烈焰飞腾、石尘卷动,复有雷潮滚滚,金电窜闪,数百里方圆的天空,成了一片炎流、雷电、爆炸所组成的末日,各种狂暴的能量,足够让大多数的地阶武者,一进去就尸骨无存。

亢金龙就在这里头度雷劫,天下正邪群雄观礼,无惧外敌阻道,气势摆在那里,虽然雷劫威力万钧,奇险无比,但温去病确信他定能度过,因为封禅的条件完满达成,帝王自有天地庇护,雷劫当能***度过,这样大的风火雷劫,正是他一早选给自身的淬体试炼。

以这天地火雷的威猛程度,度劫淬体完毕,温去病还真心拿不准敌人会提升至什么程度?如果可以,自己肯定要设法阻止,但无奈就是不行。

亢金龙已经遁入云层,想要干扰他,就得要同入云层,还没出手,就要先成为天劫攻击的目标,这种报复性天劫,雷会特别厉害,弄得不好,自己等于和亢金龙陪葬。

功德罩体,雷劫不加身,这是没错的,但也要看层次而言,雷劫从来就不是电现象,而是关乎天地法则,若是持续天罚,将功德消耗殆尽,后头该挨的还是跑不掉。

更糟糕的状况,就是自己上去,亢金龙已经历劫完毕,淬体功成,那自己等同就是上去送人头,再没有比这更蠢的事。

继续再留这里,那就真是傻了!

温去病暗叹一口气,身形一闪,回到龙云儿身边,带着她离开。

现场仍是混乱一片,连遍的天灾地变,正邪混杂,有人呆若木鸡,失去战意有人悲愤如狂,只想藉着战斗、杀戮来发泄也有人满门心思就想尽快离开,再图后续复杂的状况,整个场面也乱成一锅粥,想从这乱局中抽身,着实不是那么容易。

但对温去病,这些全部不是问题,靠着身上的匿踪道具,这回甚至不用乱扔烟雾弹,他就带着龙云儿一起遁形出去,一口气离开数十里外,远远脱离战常

远离的过程中,两人都感觉到来自后方的震动,那是一波太过强大的爆炸,一直死死扛住各方冲击的钱都大阵,崩了一角,光幕黯淡,岩浆、火山灰,还有那带着火光的***烟云,恍如一头直比天高的巨怪,从大阵缺口中涌了进去。

即使不在现场,温去并龙云儿仿佛也能看到与听见,正发生于城中的大量伤亡,那不知是多少人命、多少家庭破碎,原本繁荣昌盛的大都市,就这么变成了地狱。

想到那里的情景,龙云儿就觉得很沉重,自己很想为那些人做点什么,但也不可能为此让温家哥哥停步,这太过荒唐,更何况,也不知道能够做些什么?

离开数十里外,温去病环顾左右,找寻了一处隐密树丛,直接钻进去,将屏蔽法阵打开,两人这才得以松口气。

得了安静,第一时间要做的,就是各自调息,刚才那一混战,两人不但有实质动手,***各种改变气息、匿踪、唬人,也非常消耗力量,增添**负担,又一路奔行到此,距离气空力尽已差不远,必须要立即调息回气。

又这么运功好一阵后,龙云儿觉得气力恢复了七八成,就只是刚刚与易水坟那名死曜拚的那一击,还在隐隐作痛,恐怕要疗养好一段时间。

“具体数字,大概几十万吧1

温去病的声音入耳,龙云儿睁眼看去,就看温去病盘膝而坐,缓缓道:“不至于波及全城,护城法阵虽破了一角,但仍能收束力量,缩小范围,在内圈开启更强力的法阵,保全真正的重要人物这也相当于牺牲掉外城的人命,几十万人就不是死伤,而是死定。”

言谈中带着一丝苦涩,后头又化为淡漠,龙云儿不敢接话,更不会想去质疑温家哥哥的专业。

“家丫头什么时候加入邪派联盟了?”

“啊?”

龙云儿一怔,半晌才反应过来,嗫嚅道:“天斗剑阁也是堂堂正派,小妹她加入剑阁,其实”

“那群疯婆子算正派?”温去病哂道:“那我们被她们一路追杀,杀得七零八落,就是***、歪道了?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