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八章 搬天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八章 搬天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天阶神尸的存在,太过引人注目,非常不安全,早在实行作战时,温去病就和龙云儿约定好几种应变方案,当空间禁制一破,龙云儿立刻发动变装道具,收起恐怖女尸的造型,变成一个满脸胡渣,相貌平凡的中年人。

出自温去病之手的变装道具,堪称精妙,但障目效果仅限高阶,碰上地阶人物,就要求祖宗保佑,来到这举目皆地阶的场合,简直是找死,所以只能紧站在温去病身旁,接受他的气息屏障。

当亢金龙说出“骗了整个世界”,龙云儿心头固然震惊,却更讶于身边人的反应。

温家哥哥施放出来笼罩自己的玄黄之气,出现不稳的波动,显示他正为之心情激荡,侧目看去,他皱眉苦思,怔怔出神。

……难道,司徒刀尊的九重天阶境界,当真有问题?

……碎星团确实擅长诈欺,欺敌与欺己,自己跟在温家哥哥身边至今,见识过的各种诈术与手段,数也数不清了,就连刚刚都还在扮女尸,相形之下,司徒刀尊的实力也是诈术,这并不是太难理解。

……但为何温家哥哥是这表情?他是认为……技术上有可能,可连身为碎星团技术总监的他,也不晓得有没有这件事吗?

龙云儿不敢打扰温去病的思绪,但另一边,司徒小书却再难忍耐,哪怕自己已经学会冷静与理智,可事涉自己爷爷的名誉,这便令她无法容忍。

爷爷的实力,经历百战考验,实至名归,岂容邪魔外道信口?更可恨的是,其余那些左道邪人的眼神闪烁,亢金龙的话,点燃了他们的疑心……不,应该是一直以来,他们就有这种猜测,只是今天被点明了。

“一派胡言1

司徒小书暴喝道:“魔头,吃我一刀1

怒啸声中,司徒小书飞身而起,冲着亢金龙就是一刀,三尊刀圣的巍峨身影浮现,诛仙斩力量爆发,斩空、断风,狂劈过去。

“还想故技重施?”

亢金龙的反应,是随手举剑一挡,力量透发,地泉神剑的亮光骤然幽沉,一道道空间震波,震幅加深,扫荡出去,三尊诛仙斩的气劲与空间震波对撞,迅速土崩瓦解,如初雪遇烈阳。

“今日先杀司徒老瞎子的亲孙女1

亢金龙一声大喝,周身龙气纵横,地泉神剑的震波一下放大,如狂潮猛浪,怒震拍出,司徒小书首当其冲,手中宝刀迸然折断,被这一剑轰飞出去。

剑威不光打飞司徒小书,更波及地面,被空间震波扫过的人们,不乏地阶,有些人能受伤撑住,却也有不少人直接爆开,在原地炸成一团血肉模糊。

“天地明鉴,看看老瞎子救是不救1

怒吼声中,亢金龙挥手斩出第二剑,地泉神剑吸收真龙天子气,鸣动更甚,打出的震波更强,才刚出手,地面上早已经吓坏的各方人马,纷纷奔逃躲避,不想先成了地神兵的剑下亡魂。

九外道之中,浮萍居、九龙寨的地位相对超然,此时看亢金龙的强势决杀,九龙寨的大匠师、浮萍居的大掌柜,都面现惊惶,急忙出声阻止。

“住手1

“莫要下***1

我们地位特殊,与黑白两道都有大生意做,你杀了司徒无视的孙女,惹来刀尊的怒火与报复,事后在场的门派恐怕一个也跑不掉,我们何苦被你牵拖下水?

基于这担忧,大匠师、大掌柜出声阻止,封刀盟与朱家的高手更付诸行动,纷纷跃起,或是挥动兵器,或是打出爪劲,汇集群力,要将亢金龙截祝

全场之中,也就唯独一个司徒小书,才能造成如此的影响力,让这么多人奋不顾身为她出手,然而,正如温去病之前提示过的,半步天阶与神兵的结合,非常恐怖!

“全给司徒家殉葬去吧1

亢金龙一声断喝,真龙天子气绕体,帝释天子相再现,地泉神剑猛地一震,道道空间震波释放,似曾相识的画面,如同打出了一击万古江山震,但威能完全不是龙云儿所能比的。

首当其冲的那道直线上,管你是什么地阶高阶,有没有宝兵宝器,当者披靡,震波撞过,整个人爆成满空的碎屑、血粉;就连只是侧面被擦到的,或是兵器折断,或是肢体扭曲,纷纷嚎叫着倒地。

一剑之威,无可阻拦,当者披靡!

前方的阻碍被一一破开,司徒小书看着那么多人为己牺牲,心情激动,但连续涌来的地泉震波,已至面前,除了拚死一挡,再无别的生路。

蓦地,龙云儿骤觉身旁一空,本来站在那里的温去病,忽然不见了踪影,相反的,摔坠中的司徒小书,觉得好像有只手掌,轻轻搭在背上,一股奇异的力量,若有似无,飞快传入体内,刹时,血涌如沸。

就在连着几道空间震波,如涟漪涌来,就要打中司徒小书的身体,她法相发动,一只赤红色的朱雀,恍如无数刀剑叠组拼成,拍动剑翼,爆发出一层又一层的刀剑浪涛。

这不是司徒小书第一次展动法相,但这一回,看见的人们都觉得有些眼花,因为那道绯剑朱雀的法相,竟然发生重影,朦朦胧胧,仿佛有两头绯剑朱雀同时存在,此事万古所无,只能以眼花来解释了。

但伴随这现象,爆发出来的刀剑狂涛,却比常厉害多倍,更与猛推过来的空间震波一层层相撞,彼此破坏,保住了司徒小书的性命。

而在两股力量剧烈碰撞中,大气被切割,空间也出现裂痕,四散的刀剑气劲、空震余波,比什么乱射的铁炮还厉害,下方人等纷纷走避,没什么人有闲心与能力去窥视。

然而,亢金龙的目光陡然一厉,越过这连串的余波、刀涛剑浪,看见在司徒小书的身旁,正站着一个男人,身罩玄黄之光,头戴古雅的凤凰面具,意态优雅,一派从容。

……你终于再次站出来了!居然是为了司徒小书,这表明了你的立场,与不能退让的底线。

……居然在这种时候暴露,甚为不智啊!

对方在修为上,不逊于自己,甚至可能犹在自己之上,连着两次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,游刃有余,亢金龙怀疑对方略具天阶特征,绝对是大敌中的大敌。

对上这样的敌人,应该要尽可能打击、削弱,至少也要设法摸摸底,否则自己此役手段尽展,他却仍深深藏起,甚至疑似还有一名擅使雷电的同伙,这对下次交锋,殊为不利。

但甫动念,丹田内一片空荡荡的,强以地阶境界,运使地神兵,对力量的消耗非常大,神兵最多只觉醒到天阶初段,连挥几次,已经将自己的力量消耗得七七八八,只能再以地泉神剑出击一次……

这一击,是早就预留好,不能浪费的!

手握紧剑柄,金色龙气绕体,亢金龙身后的虚渺帝相,陡然发出***一切的气息,直透人心,让人生出无法战胜,甘心拜服,受其统御的感觉,气息远远传出,包围在老远外的数千铁卫,许多人控制不住自己,就这么直接跪拜下去。

与之遥遥相对的温去病,有了硬拚一记的准备,对方的手上有神兵,自己的处境甚为不利,但既然敢出来救人,自然也有面对硬拚的准备。

……以地阶***的程度,强使地神兵,虽然威风,但耗损力量甚钜,你最多只剩下一击的力量,只要我能撑过,接下来就是我***打你了!

……倒是要多提防,他手上搞不好另有什么太一给的法宝,莫名其妙挨上一记,麻烦可能比被地神兵砍上一记更大。

不过,亢金龙的动作,却偏离了温去病的预期,当蓄劲完满,亢金龙陡然举剑。

“司徒老儿救不了自家孙女,同样也救不了他自己,从今而后,人族不再需要这片头顶天,我将替各位开启……”

高声呐喊,震动八方,蓄满力量的一剑,集于一点,化为强光,猛然斩出,朝百余里外飞射出去。

“……新时代1

剑气震动苍穹,一路扭曲着空间,以无人能阻的气势,似一把灭世的武器,落向百余里外的封刀盟总部。

这是堪比天阶的一击,封刀盟的主力,已随司徒诲人远赴西方,正在回归的路上,而其余留守的高手,大半也随司徒小书来此赴战,正值空虚,单靠守护禁法与大阵,未必能挡下这一击,而若挡不下,伤亡恐怕不轻。

但封刀盟没理由挡不下,即使别的高手都不在,即使护派大阵挡不下,那里也仍存在着一名当世无敌的绝顶强人,他别说亲自出手,只要眼睛一瞪,就能弹开这一击,甚至瞬息反杀出手者。

……外道邪魔骚动挑衅,他没有出手。

……亲孙女遇险,他没有出手。

……封刀盟总部,连同他自身所在之地,遭遇灭顶之灾,他还能不出手吗?

剑光横空的短暂时间里,在场所有人,无分正邪,无关修为高低,各派人马屏息以待,忘了斗争,就只想知道那个结果。

剑光落下,巨爆声中,整个封刀盟总部夷为平地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