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三章 伸手不见五指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三章 伸手不见五指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

温去病的搅局,让整个战场骤起波澜,原本占据上风的天斗剑阁,虽然没伤亡,但一下被打乱节奏,心魔阁、莽荒殿联合反扑,天斗剑阁登时只能采守势,压力如山大,靠着几名地阶硬手撑祝

秋艳红、龙灵儿这两大支柱,分别被本身的战局困住,欲撤无从,与大队伍被切割开来,不利的情势,司徒小书全看在眼里。

身为整个战局的总指挥,司徒小书的压力不轻,既要统合战线,围杀奸邪,又要试图堵截亢金龙的游击,以一个十六岁少女而言,这实在有些过能力,她有好几次都暗自感叹,如果封刀盟的高手、宿将,不是随着父亲远赴西南,有他们在,肯定能减轻很多压力,甚至做得比自己更好。

但可惜能顶替自己的人就是没有,而在异界历练过几年的自己,也早就不是十六岁少女,所以这次出征,自己的调兵遣将也懂得分主客,不是一味死嗑。

要正确地调拨人力,排布战线,先要对九外道的情形有具体了解,在九外道中,易水坟、浮萍居、九龙寨这三个,介乎黑白之间,单纯拿钱办事,虽被列为外道,却与七家八门都有生意往来,尤其是后两者,真要是被灭了,损失惨重的朱家肯定会第一个跳起来骂。

因此,对这三家与其说是攻击剿灭,不如说只要派人看住,他们如果不主动攻击,己方也绝不莽撞挑起争端。

类似待遇的还有极乐堂,这群狂信者虽然整天搞恐怖活动,不干好事,但只要看他们此次与会的人马,就晓得极乐堂主事者的打算,这么一群中低阶的死士,根本是一群会走路的人型***,随时自爆,强攻他们纯属找虐兼找麻烦,处理上,压制住就行了,没必要强攻,激起他们求死的战意。

如此一来,虽说是九外道,但真正要死战的,只余五家。

天斗剑阁独挑了心魔阁,自己就必须堵截住莽荒殿,不让他们与心魔阁联合,这两边的联手,会非常难以处理。

相反的,星月湖、欢喜院作恶多端,不能放过,可这两家却没可能联手,只要把这两派人马挤压在一起,他们不但要外抗强敌,彼此还时不时会互打起来,这大大减轻了己方压力。

最后的无神铺……残兵败将,丧家之犬,何足言勇?没了亢金龙,剩下的不过就是一群残渣,司徒小书有信心,这一战就让那些渣子成灰。

唯一可虑者,就是那个神秘的亢金龙,他形如鬼魅,连连袭杀正道高手,每每在封刀盟与朱氏联军占到上风时,出手阻止,开战至今,不但正道有两名地阶命丧他手里,七成的高阶几乎被他一个人清光,可谓伤亡惨重,令司徒小书恨到牙痒痒。

当然,九外道那边也不会好到哪去,打到现在,五派的高阶已丧亡九成,连地阶都殒落了几名,其中星月湖、欢喜月各有一名地阶人物,乱战中殒落在对方手里,让司徒小书忍不住慨叹这些左道邪人的荒唐与可笑。

……死到临头,不思团结抗敌,还在那边自相残杀,非得要搂着彼此一起滚落地狱才甘心。

……比起白道之间钩心斗角的丑陋,这些邪派至死也放不开的怨毒,尤让自己心惊肉跳。

话虽如此,自己可不会因而手软,必须善用这些邪魔之间的嫌隙,把他们尽早歼灭,世界才能清平。

只是,就在战况胶着时,心魔阁那边的异常状况,天阶神尸的出现、幻灭人魔的活跃,弄到天斗剑阁阵脚大乱,堪称丑态,司徒小书惊愕之余,也知情形不妙,打算抽调人手去帮忙。

可还没等她下令,战场上情势又变,幻灭人魔那边出惊呼,“不、不好,我驾驭不住,神尸失控,她……她要暴走了1

声音中满是惊惶与恐惧,整句的意思不太清楚,但个别单词还是可以理解的,心魔阁以操尸之术名动天下,可这技术真心说不上安全,若控尸者与尸偶的力量差距过大,又或尸偶灵识过高,很容易就会挣脱操控,反噬其主,类似的事情虽然不常听到,却也不是一件两件了。

当盖舟曲的惊呼声传来,现场不知多少人为之一愣:天阶尸变?在这时候?在这场合?你们好歹也看看时间地点啊!

跟着,情况就急转直下,庆云垂挂的黄泉女尸,狂嚎一声,音极凄厉,目露凶光,本来身上的凶厉气息,陡然倍增,似乎挣脱了束缚后,威能大增,要寻找复仇对象。

“不、不妙1

盖舟曲似是自知当其冲,在劫难逃,叫喊的声音满是慌张,但他所采取的应变措施,却让周围左右的人们都大惊失色,想要阻止。

心魔阁残忍毒辣,有不少以自身伤残,或同归于尽为代价,***神尸骚动的技巧,如果盖舟曲是用这一手,那也还罢了,可他双掌一举,指间扔出的东西,却是一***的烟雾弹。

……这里等同是密闭空间,烟雾难散,你小子居然在这种地方用烟雾弹?

……黑白两道乱战,已经战成一锅粥了,你还嫌场面不够乱,连烟雾弹这种东西都乱扔?

如果不是因为正处于乱战,谁也停不下手,盖舟曲的这一下,足够千夫所指,东西还没扔出,人就会被黑白两道联手砍成碎渣,可现在却谁也缓不出手来,眼睁睁看着那十几颗圆珠在空中爆开,散出浓烟,向四面八方延伸,几乎将整个空间都包覆在内。

在场也不乏平时就对烟雾类道具有研究的,一沾就知道这烟雾不简单,又厚又重,风吹不散,里头甚至还有些莫名玄妙,影响神念搜索,干扰感应,是此类烟雾的上品,盖舟曲拿得出这种东西,不知砸了多少钱下去,而在烟雾迅弥漫下,战场上的情势瞬间改观。

目不视物,咴恢劣谟刑笥跋欤扛鋈私衲畲赋鎏逋猓杏χ茉猓惺裁创笮”浠寄懿炀酰馄ㄑ蹋从懈扇派衲钍头诺淖饔茫菔堑亟祝菜布淞窖垡荒ê冢谏焓植患逯傅呐ㄎ碇校肿胖苌戆朊鬃笥业母兄?p> 受此影响,战局再变,刚刚还乒乒乓乓乱响,打得不可开交的战场,一下安静下来,人人屏气凝神,严加戒备,置身五里雾中,敌友难辨,不敢轻启战端,偶尔有敌人侵入半米领域,这才挥兵器挡架、还击。

高阶好手所剩寥寥,地阶高手则能纯靠感应,察觉侵入神念领域内的人或物,迅认出对方来路,辨别敌我,但在这环境中,战斗很快会勾起连锁反应,形成大乱战,所以无论敌友,所有人在雾中遭遇对象后,都是简短拆几招,又迅停手,省得被四方的雾中人当成出头鸟来打。

人人情绪紧绷,不但不敢大口呼吸,也不敢让自身气息外散,更别说动法相,哪怕浓雾有干扰神念的效果,可法相一现,等同在黑夜中点燃灯塔,会招惹过来的,只有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。

战斗节奏放缓下来,伸手不见五指的战场上,却杀机四伏,每一息都比先前危险得太多,要花更多的精神去戒备与提防,唯一感受到的,就只有那滚滚袭来的黄泉秽气,因为过于浓烈,已经难辨方位,仿佛随时会有天阶神尸从旁攻来,弄得人人提心吊胆。

唯一能在这环境里如鱼得水,自在行动的,就只有温去病一个了,烟雾是自己放的,配方还是自己调的,要不受干扰,随便行动,哪会有什么问题?

依着最初拟定的计画,温去病领着龙云儿,四下游移,装作被自己的神尸追杀,每到一处,自龙云儿身上的黄泉秽气,就像往一处地方抛了硫酸雨弹,该处的人必然纷纷走避,自己就趁机拆解该处空间结构,破去亢金龙事先留下的印记。

……不太对劲,暗藏在这里的法阵结构,不只一种,阵内套阵,隔绝天机,还引入外部能量,这家伙想干什么?

越是接触,温去病益感到不妥,亢金龙的布置明显不止一手,自己如果想要拆他的台,恐怕还需要更多时间。

但在另一方的浓雾里,亢金龙也眉头微皱,面对着这全然不在计画内的变局,百多号人乱成一团,各自提心吊胆,自己虽然无惧,但也不能不承认,如果不打破这僵局,原本计画再难走通。

……时间差不多了,已经把这些人吸引在此够久,外头的那件事,应该已经干得差不多,这里不能再拖下去了。

正自盘算,一道突来的感应,亢金龙惊觉自己分化出的多道虚影,开始快崩溃。

……不是巧合,有人正在***我的大镜神咒,居然有这样的人!

……看来必须加快手脚,把几个预备的目标,该杀的杀,该伤的伤!

亢金龙神念放出,细心感应,察觉到最近的一个目标人物,赫然就是司徒小书。

……运气不好啊!

亢金龙眼中闪过一丝冷酷,重掌轰出,浓雾中,一只包覆着玄黄光芒的手掌闪电伸出,封住了他的一掌。

……谁?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