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二章 撕心幻灭掌(紅包満五百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

温去病最初的定计,是龙云儿吸引视线,自己趁机溜出,到处游走,破坏阵桩,甚至设法把这处空间,由次元夹缝中脱出,回归主世界,大家逃起来也方便些,却失算一着,被秋艳红一喊,反而成了敌人的首要目标。

靠!我果然和这些疯女人不对盘,都已经在刻意避开她们了,结果还是砸到自己头上!

温去病心里连骂,但已经有剑阁好手,绕过龙云儿,向自己攻来,同时,多道目光遥遥注视而来,其中就包含了亢金龙。

天阶神尸之主,且看看你有什么本事!

如果被这些锐利目光看出端倪,后头就大大不便,温去病心念闪动,预备再放个烟雾,由龙云儿来应付这些追击。

“全让开!我来1

一道闪着白光的人影,凌空落下,一身正气阳火,抵挡着滚滚秽气的侵袭,截住了踏步中的女尸,正是龙灵儿。

眼见神尸邪异,同门战意失守,龙灵儿转换战线,独对天阶神尸,哪怕对方等级远高过自己,她也跃跃欲试,毫无惧意。

“身上,有和我类似的气息。”

正面对峙,龙灵儿秀眉微蹙,敏锐地感觉到,对面的天阶威煞之所以如此慑人可怖,是因为内中含有龙威,也正是因为这份龙之威煞,才让自己的同门师姊妹一再却步。

“活的天阶我常常打,死的倒是第一回,有个还没完成的招数,为了表示尊重,就用在身上吧1

龙灵儿眼中映出对面的凄厉身影,忽然有了一丝伤感,“或许是我的哪位先祖”

听到后半句话,龙云儿有着落泪的冲动,想对久紊斐鍪钟当В嫠咚捌涫滴沂祖㈡保杂谇鞍刖洌贫蛑毕氲背】蕹隼础?p> 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高规格对待啊?小妹,这是拆自己亲姊姊的台!

温家哥哥说过,讲这种台词的敌人,通常都很难打,碎星团从不让敌人有讲这台词的机会,再不然,就是听完干脆掉头跑。

我也超想转头跑走的。

这机会似乎是没了,眼角余光瞥见,几名剑阁好手,点落星雨,追着温家哥哥而去,开始混战,而正对面一只纯白近乎无瑕的龙爪,高速袭来。

龙家两姊妹的战斗爆发,温去病则***逃躲,对自己来说,潜在强敌的窥探,可比眼前这几个不成气候的剑阁小妮子要难对付得多,在不想暴露太多的前提下,最稳妥的作法,就是祸水东引!

“师兄!我来助你1

温去病朝着李月白奔去,本来被剑阁地阶杀得满身血,岌岌可危的他,因为天阶神尸的出现,压力一轻,正在止血喘息,看见温去病被人追杀,又朝他冲来,急得连连挥手。

你死就死了,干嘛还把人往我这带?

一道璀璨剑光骤然亮起,正在与李月白战斗的剑阁地阶,当机立断,舍下李月白,转攻温去玻

只要先把操纵者杀了,天阶神尸便不足畏惧,比李月白重要多了!

前后夹攻,本来想要祸水外送的温去病,哭笑不得地发现自己被围殴了,这下真是避无可避。

有些仗,真是避不了,有些女人也是

温去病大喝一声,双掌击出,“臭娘们,接我撕心**1

天斗剑阁的女剑手们大喜,最不怕的就是你那撕心**,连地阶都没有,不过高阶层次,我们人人都已封住心脉,以独门秘法削弱影响,你还未能碎心,就已经被我们碎尸了!

双方短兵相接,温去病双掌探出,抓不着人,却是探向点点光星,直拿剑尖,还未碰触,一股异力已透过剑尖,穿透剑刃传了过去,震荡腕脉,撕扯肌肉。

温去病喝道:“还不撒手1

“绝不1

首两名遇袭的女***,手腕痛楚,险些拿捏不住剑,但想到“剑在人在,剑亡人亡”的教训,拚死命紧握剑柄,却不意这股撕心异劲,有一股特殊的传透力,延腕直上,本来被秘法封住的心脉,竟然有缓缓解封的现象。

“你、你这不是撕心**1

剑阁好手娇声惊呼,却只听幻灭人魔高声狞笑。

“哈哈,先撕人,再碎心,把把都撕心,怎么不是撕心**?”

老子又不是心魔阁的,哪里会什么撕心**?只能凭着观摩,连猜带蒙,弄个拼盘出来,控制力道,不要致命,们就捧个场,别当面揭短行不?

狞笑声中,异劲穿透封锁,直袭心窝,两股阴阳劲拉扯,制造近似撕心的效果,就只见两名妙龄少女眉头紧皱,生出明显的痛楚,胸口剧烈上下弹动,发出了裂帛之声

事情似乎有哪里不对!

看着眼前两对激烈弹跳的轨迹,温去病脑中冒出这个念头,紧跟着,对面的少女们,发出惊呼之声,胸前衣帛裂开,片片碎飞,雪嫩肤光流泄,还有那如似小鸽、白兔般的物体,险些就这么晃弹出来。

刺耳的尖叫,发自对面的两名少女剑手,她们一手仍持剑,固执地守装剑在人在”的信念,但另一手却死死地护在胸口,扯着满是裂痕的胸兜,死命往上拉,遮住所有可能泄漏的地方,却不敢太使劲,生怕扯破。

这样的势态,就算剑仍在手,也说不上什么战力,好在她们不是孤军奋战,这边变乱一生,旁边立刻就有同门来援,又是两把长剑化为星雨,疾刺过来,掩护她们撤下。

“雕虫小技,能奈我何?”

温去病狞笑出声,双手再次拍出,鬼使神差般突破剑雨,“撕心”异力发出,沿着剑刃,透过手腕传入,震荡心脉,裂帛之声与尖叫同时响起。

眨眼之间,衣衫破裂,妙龄女剑手踉跄而退,虽然毫发未伤,可基本战力却谈不上了。

看着这结果,温去病不无感慨,当年在战场上,燕无双手底下那一票女将、女兵,说好听是剽悍,说实际就是不要命、不顾一切的疯虎,什么都不能令她们却步,哪会被这点小事给弄到进退不得?

现在可能是因为和平日子久了,又或是太年轻,这点事就闹得手足无措,全无前辈的风采,当然,也可能因为这里人太多,正邪两派到了个齐,小姑娘脸皮薄,慌了手脚。

无论如何,就自己看来,只有一句:这样不行啊

相信燕无双那疯婆子在这里,也会说同样的一句出来。

但在***人眼中,这局面完全就是荒腔走板,无论正道、外道,都难以置信看着这一幕的发生,心魔阁的幸存者更目瞪口呆,对于这事一点现实感也没有。

“淫贼!为你的淫行付出代价1

早先对战李月白的那名剑阁地阶,看到自己的***、师侄,遭此羞辱,勃然大怒,挥剑斩来,却听幻灭人魔一声大笑。

“徐丽老八婆,接我撕心幻灭掌1

看似软弱无力,却蕴含异劲的两掌,猥琐拍来,那名地阶女剑手徐丽竟也心中一怯,躲让半步,不料李月白从背后偷袭,一掌击来,正宗的撕心**,而幻灭人魔身法如电,趁着她回剑击退李月白时,已从剑阵中冲出。

秋艳红见后方生变,顾不得再斩敌酋,立刻想要回援,但绝心法王攻势骤然转盛,全力抢攻,硬生生将她绊祝

龙灵儿眼见同门遭遇危机,也是动上了真火,恨不能立刻冲去,将幻灭人魔击杀,但唯有这件事,是龙云儿万万不许的,当即转守为攻,全力牵制妹妹,一个太阳真火,明光永曜一个庆云垂死意,黄泉秽气重,两姊妹战成一团。

温去病藉势脱出,立刻就遇上了外头的李月白,后者又惊又喜,抢问道:“师弟,你从何处学不,妙悟这等神功变化的?连封脉秘法你都能破1

说了你也不会信,那是意外结果,我无心的

温去病肚里腹谤,表面上却邪笑道:“些许小技,算什么神功?是我之前奇遇中,所得的天阶遗产1

抬出天阶,什么不合理都可以变成合理,温去病甩了个大帽子出去,话出口,却自觉好像有哪里不妥,似存语病,还未及深思,就看李月白一脸震骇,惊愕道:“你是从这具天阶神尸身上悟出?可你是怎么从她身上”

泥马!泥马!泥马!

温去病心中满是神兽之名,想要解释,李月白却从震骇转为欣喜羡慕,一掌拍在温去病肩头,“你不愧是地表之上最强的男人1

别说了,可以时光倒流,让我有个改口的机会吗?不然,杀光整个心魔阁灭口也成。

“你是令我派扬眉吐气的大英雄,今次凯旋后,师兄定然上奏掌门,依照门规,为你们摆一桌最隆重的喜酒1

师兄,你这是逼我实现灭门恐吓喔!

“哇哈哈哈哈”

温去病心里有多郁闷,就笑得有多狰狞,眼见本来就乱的战局,因为自己的神来一手,更加乱成一锅粥,他并不想在里头继续参合,目光望向战场上***方位。

该是去拆阵的时候了!

ps

最近有人反映,情展太慢,不一打就十章,太多解,展太慢。

老,以往只有沉默,不知道怎回答,在知道了,感香蕉。

一打十章,那肯定是特的大役,我法保一定在三章束,但到那多章的,就一定有那多的折,每一折,都是了把情人物得更好,如果是欣情人物的者,自然就出味道,如果不看情人物,我不知道的者来看我的是什?不喜看恐,那花看侏,是自己找抽是找虐?

情展也不快,但我基本每一章都有情推,也不是看似情快展,但基本都只是限圈,相同的情,不同的人名。

解,是了引者。然有人,好作品就是不用解,者自己看想,要留白才是好西,是,不解,怎引者?不主角的思考路,者怎跟著主角一起去想,然後一起走入,一起入我事先好的陷阱,然後等***揭,才哇的一下,被炸得好喜。如果不是了喜,人花耐心看我的?

至於率,我也希望能每周一更,每更字,看起来肯定比在爽,但上否了,上就要求,必日更。得日更看不爽的,每日追,事,怪我道理吧?

我的作品,是要花去感受,是要花想的,打一始的候我就,迎意感受人物情的者一起来享受,如果不想花,只想快快看完就算我不知道者是来啥的?口著有犬,来被咬了,怪我?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