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章 虚实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章 虚实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司徒小书的一斩,心、意、神合一,虽然平凡,却不普通,如星如火,疾帐准叮饬槎奈>帧U庖坏叮宋热硕樱褂幸桓瞿康模褪且皇缘鼻暗恼嬲盗Γ?p> 在大荒西朝,顶替剑公主登临地阶后,长时间的战斗与苦练,在那边已是当世前十名的强者,回归后,虽然地位没那么高,但地阶层次近乎***,光只这一点,原本星榜之中就近乎无人能敌,而自己更不是空有境界,还有鎏金剑气、分光化影剑等诸多手段未用,十成战力,表露出来的不过三四成。

星榜第九,绝不是自己当前的极限。

如果星榜前头那几位,仍旧未有突破,停滞不前,自己在法相尽展,全力以赴的情形下,有相当把握力压群雄,稳夺星榜第一!

这些,是自己的评估,但是否当真如此,还需要实战来检测,而当前这一战,就是自我验证的最好机会,那个戴着龙首面具的男人,似乎很强,与他交手,能准确估出自己的实力所在。

抱持这心态,司徒小书猛力斩出了第一刀,但却落在空处,亢金龙身形虚化,令这一刀斩裂虚影而过。

……虚实互换,好邪门的技法!

在大荒西朝,司徒小书战遍天下妖魔,经验丰富,其中也有这种擅长虚实转化的魔物,基于那时的教训,这一刀落空,她没有错愕失神,而是警戒提到极限,果然就听见龙灵儿、秋艳红同喊一声:

“小心1

司徒小书早已有备,横刀一斩,正好挡住亢金龙转虚为实,轰击过来的一拳,双方劲道激荡,自己的一刀,无法斩开对方的拳头,而那汹涌轰压过来的力量,则让她确认,对方恐怕是地阶已***多年,半步天阶那级数的人物,足以在力量上强压自己一头……

但这并不是单对单比武的场合,司徒小书承受巨力,却不进反退,拖住敌人,不过瞬息,秋艳红的一剑、龙灵儿的一爪已双双攻到,将亢金龙的退路堵死,三方同时夹攻。

看似完美的攻势,没能收到预期效果,亢金龙身形虚化,爪、剑都从虚影中透过,还险些误击到司徒小书,而大老远外,一名封刀盟高手发出惨呼,那边的亢金龙虚影,骤然化为实体,闪电出手,重击那名封刀盟高手的后背,将他腑脏轰出体外,当场毙命。

“……卑鄙奸狗1

秋艳红一剑失手,转眼望向亢金龙显形之处,可目光才移去,正后方数十米外,又有濒死惨呼声,亢金龙再次转移,七个虚影,等同七处据点,忽焉在前,忽焉在后,根本捕捉不到,也无从防御,气得美妇人咬牙切齿,怒骂道:“好一个太虚镜幻神通1

司徒小书道:“前辈,见多识广,这门魔族神通,有什么破绽?该如何***?”

秋艳红看了司徒小书一眼,道:“方法着实不少,但没一个是当前我们能做的。”

……啊?

司徒小书一愣,不知该不该把这话理解成束手待毙,如果都只有人家打自己,自己反击不着,这种战斗……要不***,要不就只能逃跑了?

秋艳红神色一冷,道:“无妨,任他再怎么诡变,跑得了和尚,跑不了庙,灵儿,随为师杀尽心魔阁的妖邪,再诛其余外道1

“遵命1

龙家的少女轻快应声,摩拳擦掌,就要和***一起冲出去,司徒小书当场傻眼,急忙拦住两人,错愕问道:“前辈,这是何意?”

秋艳红冷笑道:“何意?看不见吗?他以为东躲***,就可以逃避,我们难道要傻傻追在他后头,为他愚弄吗?当然是先杀尽外道群邪,尤其是心魔阁,等群邪丧尽,我们人多,同时围剿他七道分身,不怕他飞上天去1

一番话说得掷地有声,气势汹汹,司徒小书差点就跟着点头了,但看看现场,逻辑与现实根本就对不上。

若敌人只是不断逃躲的弱小沟鼠,这战术当然没问题,但那个亢金龙,很可能是己方无人能正面敌对的大高手,每次出手都造成实际伤亡,放着他不管,单纯比两方人马谁先死光,还不用等这边尽诛外道,己方联军可能就伤亡惨重了。

仿佛印证这想法,亢金龙的虚影不住分化,从七个,一下***,变成十四个虚影,为整体战局增添更大混乱,他本人则游踪各方,每一分、每一秒都持续造成死伤。

只是,司徒小书尚不及问一句“这样真的可以吗?”,秋艳红就如出闸猛虎,领着徒弟,杀向心魔阁众人,剑指绝心法王,龙灵儿跟着***冲去,离去时回看司徒小书一眼,眼中微露几丝歉意,不似***那么“义无反顾”,但仍追着***背影而去,并未停留。

“心魔阁的***,纳命来1

剑虹荡秋水,秋艳红一剑化光雨,点点璀璨,落向绝心法王,后者的兽躯瞬间溅血,法王勃然而怒。

“好泼妇!剑阁的***,真以为本座可欺吗?”

连串怒骂,双方已交上手,战得如火如荼。

司徒小书几乎傻掉,难以置信自己居然找了这么一群***战友?

……要战力有战力,要阅历有阅历,能断能谋,敢拚敢冲,这明明是万中选一的杰出战士,为何当与她们并肩战斗,自己却越来越觉得不靠谱?

……常听人说天斗剑阁的高层,脑子都不正常,自己以前不相信,现在……好像想不相信也不行。

无论如何,这一仗已经停不下来,司徒小书一甩头,决定彻底无视天斗剑阁的人马,单纯指挥封刀盟与朱家人马,各自结成战阵,一面围剿外道群邪,一面应变亢金龙神出鬼没的狙击。

『……这样打下去就输定了,不出一刻钟,打进来的这些正道,起码要死个九成。』

很难想像,在这样的复杂乱战中,还有人能浑水摸鱼,躲在角落,看着战局的进行,这个高难度的工作,温去病完全胜任,不仅巧妙躲在烟尘里,把一切看得清楚,更看出***人所未见之处。

『天斗剑阁的八婆没见识,不懂还***充内行,太虚镜幻神通,是魔族秘法,但除了发动时候会虚化,其余与这家伙没半点相同,我最恨不懂装懂了。』

『没褪去人身肉胎,太虚镜幻神通哪有这么好练?这地下有古怪,他应该是在地底下布了桩……九个,以阵法发动术式,才能在这里装神弄鬼,只要把那些暗桩都破掉,我看他怎么转化虚实。』

透过心语感应,这些话龙云儿都听到了,问题是在这兵荒马乱中,稍微一步踏出,就会卷入战局被人砍,要怎么跳出去拔桩?而一旦动手,要怎么不暴露身分?

『相信专业人士!他能用法阵装神弄鬼,很大一个主因,是这里并非主世界,而是太一操控的神魔空间,能做到许多主世界目前还做不到的事,他可以,我也行,玄黄战衣与专业人士的结合,绝对比半步天阶与神兵的组合更猛得多;

……哥哥你又信心爆棚了,你的专业程度我是不敢质疑,但你做出来的东西,大家都很怀疑啊!这次你没做东西吧?

龙云儿肚内腹谤,却不忘补上一句,『哥哥,刚刚我看到了灵儿,我妹子在这里,怎么办?我不能让她认出来的。』

『放心,她又不是专程来找的,找能找到这来的话,脑洞简直大过天了,而且,除非她特别会认尸,否则看见这美样,也肯定认不出来;

温去病一通回话,稳住了龙云儿的心,却仍不忘补上一句:『哥哥,这里那么多高手,灵儿她卷入这层次的战斗中,不会有事吧?我肯定要保护她的。』

『……太阳龙血脉,哪是这么容易出事的?那个人利用特殊血脉,打造生物兵器的计画,不知天斗剑阁得了多少,如果完成度有六成,直接当成有个山陆陵在那里横冲直撞就对了。』

『……这么猛?』

龙云儿大吃一惊,以温家哥哥的自负,能说出这样的评语来,妹子实力……或潜力,可以说是非常不得了,自己之前没那眼力,也从未听她提起过,真心不知她拜入天斗剑阁后,有这么强的?

双方的无声交谈,持续不了多久,因为天斗剑阁的人马,根本是直冲着心魔阁这边过来,视***外道八派于无物,这边的战况尤其激烈,步步进逼,虽然浓雾提供了隐蔽效果,但交战人马越来越靠近,很快就无处藏身,必须要有所动作了。

温去病一掌搭在龙云儿肩上,一掌推在她腰间,身上隐现玄黄光芒,如水抖荡,慢慢往龙云儿身上传去。

蓦地,迷蒙烟尘中,一声厉啸,惊动了混战中的双方人马,尖锐的啸声,似含无比怨戾凶气,席卷八方,而强大的力量,震击空气,破开烟雾,形成冲击波,将附近的人全数扫开。

双方错愕中,只见一具长发披面,十爪如尖钩,浑身青灰之色的凶尸,恍若来自幽冥,一脚踏出,带来黄泉气息,步履人间。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