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八章 恩威并施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八章 恩威并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会被叫做邪魔,基本真没几个脾气好的,建构规则、周全群体利益、以分享互惠的方式,将好处最大化,这些都没错,是很理智的作为,但单单这样,就想让这些左道强人妥协,那可没有这么容易。strong.la/strong

“扯那些什么五四三的,老子只知道,东西看着喜欢了,直接拿来就是1

绝心法王飙飞冲出,凌空一掌,击向亢金龙,掌劲雄沉,才在半途,撕心奇劲就往四面八方传去,各方灯笼之下,九派邪人都感到心头狂跳,胸中痛楚,连忙施展各自手段护身,并拉开屏障,保护身后的低辈***。

亢金龙首当其冲,但在这一掌之下,他戴着面具的脸孔,看不见神色改变,眼神镇定如恒,不避不闪,只是朗声道:“心魔阁貌似等不及了,各位朋友就眼睁睁看着心魔阁吃独食吗?”

一语甫毕,一道冷冽刀光,如秋水,如惊鸿,分割大气,直袭向绝心法王,逼得他撤掌。刀光来自易水坟的灯笼下,一名蒙着脸的消瘦男子,气息锐利,斩出了这一刀。

同时,星月湖阵营中,一名鹤氅道人腾空飞起,一指点向绝心法王后背,独步天下的寒劲,在场众人都感到一阵冷意,地上更开始结冰。

“好太一经!好星月湖1

绝心法王避过刀斩,凌空反击,“丹羽杂毛、易水坟,你们两家是打定主意,要受这个藏头露脸之徒摆弄了?”

易水坟灯笼下,适才出刀的蓝巾蒙面人,冰冷平板的声音响起,“好处,可以不要;独食,谁也不能吃1

这话无疑引起不少人的共鸣,尤其是温去病,从这声说话,还有适才斩出的那一下凌厉刀劲,自己就可以确认,这个蒙着喇坟副门主,就是在港市、大荒西朝交过手的那位,也就是……死曜的托!

……一场收下线的传销会,又打***又派托,你们死曜也算志在必得了!

温去病暗自冷笑,半空中的绝心法王,则与星月湖的丹羽道人对拚了一记,整个空间内,气温陡降,在冰寒刺骨的同时,众人眼前一花,出现无数恶鬼、阴魂,咆哮着冲向各家。

在场各派的领头人,纷纷展开手段化解,解除幻象,既然知道是心魔阁的人动手,除了撕心***,又怎会不提防他们的幻魔秘术?障壁一开,被护住的人们神识恢复清明,清楚看见绝心法王、丹羽道人的交手,只见两大高手以快打快,周遭从大气到地面,都已结起了寒霜。mianhuatang.la

丹羽道人的太一经,霸道凛冽,主掌造化中冰冷、肃杀、灭绝的一面,威力极强,但每次与敌人对撞,丹羽道人的眉头就一皱,似乎极为吃痛,承受着撕心***的杀伤力,越来越沉重。

其余各派虽然张开心灵护障,挡住幻魔秘术的余波,但各派的护障水平有高有低,高的可以看见,护障光幕不住抖动,泛起涟漪,承受着持续释放过来的幻术冲击;水准差的……直接就看到各种妖物、冤鬼,在光幕外若隐若现,仿佛随时都会入侵进来。

酣战中,作为低辈***的李月白等人不好动手,但同气连枝的莽荒殿,总不好继续坐视下去,藤木***双掌一错,手上骤现七彩烟霞,遥遥一击,就往丹羽道人背心打去。

烟霞本是无形之物,但在藤木***的操控下,竟然有如长鞭,挥洒如意,遥击敌人,这手驭烟如器的本事,着实让在场群邪眼界大开,但更让众人心惊的,还是彩烟过处,周围景物的微微扭曲。

不是重力,不是空间影响,但彩烟所过之处,一切实物都呈现***、腐蚀的现象,可以想见其中蕴藏的毒力,而丹羽道人甚至不敢硬接,一见这毒鞭越空击来,形成合围之势,立即抽身飘退,从心魔阁、莽荒殿联手的杀局中脱离。

星月湖的轻身***,另辟蹊径,丹羽道人一退,在空中拉出一长串残影,速度奇快,却只见那一长串残影,受到撕心***、五毒彩烟的影响,由末端迅速撕裂、扭曲、腐化。

丹羽道人险险脱出,因为脱离太急,不辨方位,竟没掠回正冲出来接应他的另一名星月湖高手处,反掠向场中,在其势看似竭尽时,骤然一掌,先击向亢金龙,另出一手,抓往通天之门。

事出突然,群邪中不少***吃一惊,先前看他出来挡住绝心法王,没想到一转眼,自己竟也做相同的事,要趁乱夺取通天之门。

“老杂毛,何必枉做小人?就算让你把东西抢到手,难道你还带得走吗?”

娇嫩柔媚的笑语荡起,一条绸带后发先至,越过亢金龙,直袭丹羽道人,绸带上散发浓香,与莽荒殿的烟鞭相仿,但这条稠带上的甜甜浓香,却更为及远,并且不被各种防御屏障***,哪怕闭住呼吸,仍沾着毛孔吸入,让人骤觉全身一阵火烫,原始的欲念,骤然升腾。

……欢喜院的极乐香!

……乱心诀!

……他妈的不要脸***!

在场群邪中,不知有多少人都这么同声一骂,外道九派中,论起诡秘邪异,欢喜院绝对排不上号,可若比起难防,那就真以欢喜院为第一,明明看得见,接得着,却防不住,挡不下。

丹羽道人寒阴指一划,身后隐现冰雪狼狐法相,凝气冻霜,在身前形成一面冰壁,挡住粉红色的绸带一击,但抚媚仙子身后,同样显现一尊衣不蔽体,面目,却眼眉含着荡意的女仙法相,绸带击不破冰壁,可上头的粉红炎气,竟瞬穿冰壁而入。

“哼1

丹羽道人低哼而退,落地时脚步踉跄,明显吃了一个小亏,而妩媚仙子语笑嫣然,绸带接着挥来,竟是一副不死不休的追杀到底。

绝心法王、藤木***见情势有变,没有退下,反而出手拦截星月湖的援手,让丹羽道人和妩媚仙子能拚个你死我活,对自家最有利益。

一时间,未算宽阔的空间内,爆发大乱斗。

九龙寨、浮萍居两派,完全就是来这里看戏的;无神铺人马在此就是个摆设;易水坟的立场素来是收钱办事,不介入别派的斗争,现在自然也没有动作。

温去病冷眼看着场内乱战,但更多的注意力,仍放在亢金龙这边,如果他再不动作,这边打出死伤来,好不容易召集各方到场的大会,就要一塌糊涂,成为笑话。

……事已至此,单纯的给好处已经无用,亢金龙若想控局,只能展示实力,强大到无人能反抗的力量,将这些左道强人打服,让他们身后的真正***,愿意一起坐上谈判桌。

……死曜的首领,你有这能耐吗?若没有,你凭什么挑动九外道,搅乱天下局势?

温去病冷眼旁观,却听见一个声音入耳。

“……星月峡谷1

亢金龙忽然开口,没有对谁说话,好像只是在自言自语,温去病微微一怔,回忆这个地名,似乎是碎星团时期,某个和妖魔殊死拚杀的战场,却一时记不起具体方位,也不记得在那里有过甚么特别死伤。

……这句话,是说给谁听的?

就看场内乱斗的数人中,绝心法王蓦地一震,像听见什么极恐怖的东西,一下动作顿住,脱出战局,累得正与星月湖高手战斗的藤木***,迭遇险招,差一点就被对方一掌击中。

藤木***狼狈退开,立即怒瞪绝心法王,若不是盟友不靠谱,自己又怎么会遭遇险情?但绝心法王就像傻了一样,遥遥凝望着亢金龙,如见鬼魅。

“你……你如何……”

“纸包不住火,但如若心魔阁愿意合作,死曜将全力周旋,为贵派消弭隐患,如何?”

对比绝心法王的惊颤,仿佛被捏住要害般的惶恐,一扫之前狂气,亢金龙这边仍是一派从容,像将什么都掌握在手里,态度始终如一。

温去病冷眼望周围,发现李月白满面错愕,明显不知道“星月峡谷”有什么特别,显然这是心魔阁高层才知道的秘密,外人光猜是猜不到的,而这秘密对心魔阁,更绝对有箝制力。

“心魔阁与莽荒殿守望相助,同是死曜争取的对象……”

亢金龙扬手掷出一个石盒,封印重重,飞射向树花***,后者表情犹豫,不知该不该接,却听亢金龙道:“这一盒尸毗茯苓,是我等给贵派的礼物,请转交贵派殿主。”

骤听见“尸毗茯苓”,树花***大吃一惊,抢着将石盒接下,旁人看不明白,心魔阁这边的龙云儿暗自心惊,自己虽不知那是什么,却记得在太一的兑换表中看过,足足几万金叶,这个亢金龙不谈条件先送礼,真是好阔绰的出手!

心魔阁、莽荒殿这边僵住,星月湖的高手赴援,丹羽道人、妩媚仙子的战斗便打住,双方分别退至一边,目光都望向死曜之首。

“……星月湖传承久远,欢喜院秘法高妙,我等素来敬重,何苦自相残杀,让所谓正道看好戏?”亢金龙负手背后,道:“如果愿意与我等合作……”

话未完,天空骤裂,一名全身龙气萦绕的少女,灿发烈阳光辉,凌空一爪击来。

“妖魔!受死1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