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六章 邪魔大会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六章 邪魔大会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章节内容开始 某个莫名的空间内,无数星海浮沉,人们仿佛置身于极高处,放眼望去,尽是点点繁星,有的小如微尘,大的偶然横空而过,遮蔽大半苍穹,大过脚下这块土地何止千亿倍?

外道九派中能人无数,见到这幕场景,纷纷施加手段,要识破幻觉,确认本身所在的位置,但所得的结果,却让他们全都错愕难当。

不是幻象!

无法锁定方位,不是真实世界所在!

这是真正的空间挪移,甚至是自辟空间!

从原本的世界,直接挖走整座山头,放入这不知是什么世界。

这样的能耐,已经超越寻常人力,属于百族大战期间,那些神魔大能了!现在居然有人能做到,再没什么比这更展现实力了!

众皆惊愕中,也仍有人用冷静的眼神在审视,其中就包括温去病,到了这里,他才另外确认了几件事。

朱家数千铁卫冲杀,威势不实质杀伤力也不容小觑,就算困不住地阶,但足以把***高阶以下的好手,大多都截杀当场,绝不是可以轻易无视的。

在这局面中,绝心法王仍能反常冷笑,只证明了胸中底气,这底气的两个源头,一是心魔阁暗藏的底牌果然强大,另一个就是主办方有过保证。

号召外道九派聚会,如果连保障会场安全,排除障碍的基本能力都没有,那别说当着诸多外道邪魔的面发挥辩才,恐怕后头一开口,就会被群起而估。

果然,在朱家铁卫冲杀时,主办方的防御手段发动,不但挡下这雷轰电闪的数千击,更一举把整个山头挖掉,时空挪移。

坦白说,自己料到主办方会出手,阻截那数千击不是问题,只要让自己事先布法阵,如今的自己也能拦下,但这么大范围的时空挪移,还是让自己吃了一惊,这一手如果出自死曜,背后没太一支持才有鬼!

比较好奇的,是这些老朋友究竟躲在什么地方?现场除了九个灯笼,底下没别人,他们已经成功混入九派?或者原就属于九派的他们,要把真面目露出来了?

温去病的目光,扫向九盏红灯笼,幽幽暗暗的赤芒中,可以看见各派人马的身影。

星月湖的灯下,是几名道袍羽士,或是半道装、半文士打扮的中年人,虽然帝国中大半黑帮,赌尝娼馆,都由他们暗里操控,可星月湖的嫡系传承,却是道派旁支,精擅阴阳采捕,御女如炉鼎。

与星月湖灯笼遥遥相对的,是欢喜院一脉,虽然灯笼的火光黯淡,却隐约可见,站底下的是十余名曲线窈窕,身段惹火,披着白纱,**若隐若现的艳女,光是站在那边,就像在往四方散放魅力,吸引雄性如飞蛾般扑火靠近。

同为采捕门派,星月湖与欢喜院本应互补,世界太平,但情形恰恰相反,一个以男策女,损阴而补阳一个以女御男,采阳益阴,双方根本互为天敌,有你没我,如果有机会把其中一方覆灭,另一方绝对不会手软。

易水坟、九龙寨、浮萍居,这三个九外道中的专业商户,没有特别立场,谁只要出得起钱,都是好客户,这回也是一副专门打酱油的模样,浮萍居那边站着两名掌柜模样的白发老人,后头站着的四五个小伙,穿着完全是店小二。

九龙寨只来了三人,为首一名大匠师,瘦瘦高高,皮肤黝黑,身旁跟着的两个人倒是熟面孔,在飞云绿洲见过的朱颜天、商君书,这回都跟着来了,就不知道是因为被寨内看得起,赋予无比殊荣,还是推出来当炮灰的。

相较于这两派,素来神秘而低调的易水坟,倒是来了一队人马,足足有十多人,站在阴影中,有些散发森冷的杀气,有些虽然站在那里,却像个幽魂,气息杳然。

易水坟这群***的平均战力,可能是九外道中最高的一群,人数虽不多,但个个实战力都远高过境界,出手诡秘莫测,又只收钱,没有特定立场,更从没有扩张势力的动作别说九外道内,就算七家八门,也委实不愿意招惹这个“中立”的危险门派。

但很可惜,他们已经不再中立了,大荒西朝的那场战斗,与自己动手的那路人马,绝对来自易水坟,更是死曜中人。

感谢老天,死曜里头出了一个***,短视近利,太一扔来点好处,就忍不住咬了饵,把自身暴露出来,更令得易水坟也被牵扯下来,让自己打一开始就晓得该提防那些人。

温去病的目光平移,越过易水坟,望向余下的两家。

极乐堂那群吃饱饭没事干,专门搞破坏的,倒是来得人多,三十多人挤在灯下,搞不好是九派中来人最多的一个,但最强的似乎才高阶初段,别说地阶,连一个接近地阶的都没有,说里头有大人物存在,鬼都不会信。

但也没有人敢小看这支队伍,极乐堂的作风人尽皆知,这三十多个极乐堂成员,基本可以当三十多个***来看,一旦集体引爆,玩起***攻击,不会比朱家数千铁卫的联手攻击好接。

这群暴徒,之前轰了自己家,让自己贴上大笔装修费,这笔从身上一刀刀割肉的帐,自己绝不会轻易忘记,早晚会找他们讨来

心魔阁、莽荒殿这两边,自己已经心中有数,人员也没怎么变动,不用特别留意,而最终自己不确定的那一家,就是无神铺。

西北战后,地阶***的不老仙身亡,武苍霓修为提升,正式踏入半步天阶的领域,更完全掌握无神铺,于情于理,她都不可能派人来参加这鬼大会,这边“无神铺”灯笼底下的人马,让人着实好奇。

温去病微眯起眼,自己基本可以肯定,这支忽然冒出、九成有鬼的无神铺人马,是问题所在,更可能藏着自己的老对头。

话说,这一代的死曜成员,除了易水坟的那个,其余自己都还没照过面,不晓得世代交替后,新一代的死曜成员又都是些什么人?当然,话说回头,上一代的死曜成员,自己其实也没见过几个

心头正在嘀咕,无神铺的那盏灯笼底下,已经有人缓步走出,打破沉默,引来九派众人的视线关注。

那是一名个头颇高,留有短须,非常有威仪感的中年人,脸上的龙形面罩,打一开始就引来各方的注目,毫无疑问,这位是死曜的成员,在大会的一开始,以召集人的身分,直接现身出来,表示诚意。

温去病也在注视,但注意的重点,却不在那张龙形面具,或是面具底下的真面孔,而是他身上的气息。

自从正式修练五德之气,自己在气息感应这块,特别敏感,因此察觉得出来,对方身上气息有异,恐怕与自己站在差不多的基础上。

真难得,怎么会是这种气息?难怪会加入***组织!

犯着嘀咕,温去病看着对方来到场中,朗声说话。

“诸位同道,我代表无神铺,是无神铺目前的***,此次邀集各位与会,共商大事,各位可以称我”

戴着面具,气度堂堂的中年汉子,威严的声音响彻周遭。

“亢金龙1

三个字,伴随着威仪与气派,自有一股无形慑服力,传入耳中,让人心神一震,气为之夺,但九派邪魔岂是泛泛,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,提出质疑。

星月湖灯下,一名鹤氅老者扬声道:“天下周知,不老仙死后,无神铺早已易主,新主是谁,各路同道也心里有数,更不会来参加我们的大会,阁下这个无神铺***,不晓得是谁封的?”

亢金龙朗声道:“无神铺以不老仙为正朔,武苍霓以卑鄙手段***上位,岂能认作无神铺***?这里众多同志,不甘与之为伍,破门而出,推举我为主,日后重夺无神铺,还需在场各位多加支持。”

话声沉稳,说出后却引得四周阵阵讪笑,九外道素来弱肉强食,胜者为尊,拳头大的说话,传承几曾讲过正统论?拿这来当号召,除了招来耻笑,根本不会有效果。

莽荒殿的藤木***道:“我等九派,天南地北,素来自扫门前雪,从不干涉彼此什么事,无神铺易主,与我等有什么关系?你纠集这么一帮丧家之犬,自立为王又有何用?”

这话方落,欢喜院中就是一阵温香软语,一名堪比花娇的美妇,媚声笑道:“也未必就没用,是不是我们合力,助你夺回无神铺,拱你上位,此后无神铺的收益就由我们来分?你有虚名,我们得实利,这生意未必不能做呵。”

亢金龙听着周围左右的杂音,对众人的揶揄、嘲弄,置若罔闻,淡然道:“区区无神铺,哪值得放在眼里?各位若是喜欢,将来随意分了便是,又哪能及我今日要给予各位的好处于万一?”

手一展,一座小门出现在亢金龙掌中。

“诸天万界的大门,自此为各位而开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