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四章 地表最强之男!(紅包滿五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九外道大会的地点,是在钱都城外十余里的一座山岗,距离钱都不算远,但与封刀盟总部分别在钱都的两头,两边过百余里,这让与会的九派外道,多了几分安全感,不然,在封刀盟总部门口开大会,恐怕谁都放不下心来。

盖舟曲在心魔阁的队伍中,原本不是特别醒目的存在,虽然堪称杰出,却还没有到鹤立鸡群的程度,与同门的关系又不怎么样,在团队中,谁也不会特别重视或亲近他。

这样的情形,由于温去病的顶替,有了不同的改变,光是天阶神尸的存在,就够让人侧目,但真正令人对他刮目相看的,则是他刚刚完成的壮举。

……哥哥,为什么他们看你的眼神都不同了?生什么事了吗?

我不想提这件事,最好也忘掉,刚刚因为的关系,我现在被他们称为地上最强的男人!

回答得怪声怪调,龙云儿似懂非懂,反正温家哥哥一向也怪怪,更轮不到自己来说什么,而自己也没机会再与他交谈,因为他正被李月白、夏侯章,还有一些心魔阁***围绕,低声交谈,看起来,似乎交情很好的样子。

身为当事人,温去病的心里各种嘀咕,盖舟曲这家伙,平时不招同门喜欢,但给自己这么横插一手,等后头交换回来,他可能会很莫名其妙,变成同门中的锋头人物,还得了“地上最强的男人”这个头衔。

纯就自己的感觉,这群恋尸狂魔,自己唯一的想法就是一声“呸”,可生在房里的那一幕,经过李月白的宣扬,再加上他们自行脑补,居然把自己当成偶像人物一样,这逻辑……真让自己难以索解,也一点不想索解。

不过,此刻他们围着自己,倒不是为了神尸之事,而是另有所询。

李月白道:“黑山童姥是莽荒殿的传奇人物,当初百族战后,莽荒殿一度岌岌可危,退守南荒,后来,据说是殿主在山中巧遇童姥,受她启,双方合作,才让莽荒殿转危为安,重开鼎盛局面,这样的人物……你居然遇到了1

温去病冷冷道:“我又不是莽荒殿的,遇上了也没什么好处,她硬抓***试药,压榨我的性命,这种事……我可不觉得有什么好幸运的。”

“话也不是这么说……”李月白道:“莽荒殿遍植奇花异草,只手掌控当今天下的***药草买卖,富可敌国,但本门探得消息,黑山童姥协助莽荒殿主开的几件药物,占莽荒殿今日收益的四成,这位前辈不但是毒神,更是财神,本门一直想探出她开出的那些药物,到底是怎样的剧毒或,你恐怕是这几年里,唯一和她照过面的,有没有一点线索?”

提及此事,在场的心魔阁门人纷纷点头,如果今天能有哪项收入,占心魔阁每年纯利润的四成,开出这商品的人物,肯定会在心魔阁被当神拜,享有多大的尊荣富贵都不为过,黑山童姥能在斗争激烈的莽荒殿中,被奉以高位,地位然,绝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而心魔阁与莽荒殿虽是同盟之友,但对于盟友的财之道,也非常有兴趣,这世上没人嫌钱多,更何况心魔阁的开销也不小,若是探知了这个秘密,设法插手进去,共享财路,足可让心魔阁的势力再壮大几成。

不过,这样的事,温去病没打算帮上一把,虽然香雪提交给莽荒殿的东西,自己知之甚详,有部分甚至是直接盗用自己的作品,但这件事,早成了自己最懊恼的一个麻烦,每每夜里思之,常常不快,后悔到不行。

……再没有什么比那些东西流入莽荒殿,更让自己不舒服的了,哪怕同样的东西,自己也能够拿来赚大钱,但唯独这些钱,是自己不想赚的,否则……说不定哪天,连自己也吃到,那就很讨厌了!

“……对了,我们这样,会不会太明目张胆了些?”

温去病看看左右,心魔阁门人足足百多人,毕竟中低辈***都携同神尸,一人一具,人数就翻了一倍,搞不好是与会九派中,人数最多的一支。

但这么大队人马,光走在街上都引人侧目,就这么去开会,难道真是怕没人晓得?即使封刀盟没有反应,朱家也不可能眼睁睁放任外道九派,在自家眼皮子底下搞什么结盟大会,一旦派出兵马清剿,双方正面冲突,这边可没什么胜算。

特别是,几经推算,自己甚至还想到一个可能:假若死曜不打算在这次大会,就成功一统九派,只是替未来做个准备,而所谓的准备,又势必要削减九外道的实力,那……会否此次聚会的毫不遮掩,就是要引来封刀盟与朱家兵马,促成正邪冲突,让九外道实力受损?

这可能性不是没有,但外道九派的***也不全是***,难道会一点提防也没有?

“不用担心1夏侯章道:“我们大多数的人会在预定地外围埋伏,真正去开会的,只有法王与少数几个人。”

温去病心里暗骂,这么百多个人招摇过市,里头还有些动作僵硬,一看就像尸体多过人的东西,行踪早就曝了光,还搞什么埋伏?

但是,明目张胆到这程度,反而让自己好奇,心魔阁再目空一切,难道还能不把司徒无视放眼里?区区百里,对九重天阶的绝世强人来说,随手一刀就能砍过来了。

“……当年碎星团覆灭,所有人都说司徒无视会出面,结果什么动静也没有,后来帝国内的几件大事,他也无动于衷,只是让儿子、门人出面处理,自己持续闭关,外头都传是他刻意磨练后辈,但我却认为……老瞎子基于某种理由,根本就已经不能出手了。”

李月白冷笑道:“什么闭关修练,搞不好就是早已走火入魔的藉口,躲着不敢见人,嘿,江湖上有这猜测的人,可不少碍…”

温去病摇头道:“之前在港市,司徒老头可是出手过,一次不知***过多少地阶,神威凡,要当他是死人……太早了吧?”

李月白摇头道:“那不过是司徒老儿事先寄存力量在孙女身上,唬得住普通人,却又怎么能瞒得过明眼人?这回九派聚会,如果他还无动于衷……嘿,事情就清楚了。”

温去病心头一凛,隐约从这话里头,另外窥见了邪派大会的又一层意义。

外道九派,或者说天底下有野心的阴谋家,要有所作为时,必然要面对的一大阻碍,就是司徒无视,他近些年来的异常表现,早已让人心生怀疑,趁着这次邪派大会,九派也意存试探,想先弄清楚这个谜底。

外道九派,齐聚眼皮子底下,如果这样司徒无视都还没有反应,恐怕就是真出了事,想动也动不了,而若司徒无视真做出什么反应……至少,九派人多,就算不能联手抗敌,也未必是自家先倒楣,比起自己一家单独试探,拉上其余八派,行动成本低得多了。

……不过,这些思路,也未免太一厢情愿,百族大战才过去六年多,天阶九重的恐怖,那些大人物不会忘记,如果司徒无视当真有动作,拔刀斩恶,九外道大会的群邪,还不够他一刀斩的!

所以,与会的外道诸邪,应该还另有什么保命底气,否则所谓的试探,就与***无异,而自己也没有逃避的理由,因为司徒无视的确切状态,同样是自己六年来一直想弄清楚的谜题。

……老瞎子,我不想特别针对你,但你欠我们一个交代,如果这交代不能让我认可,哪怕天阶九重,我也不会让你挡在我前头。

温去病暗自定下了决定,不再多言,想要藏身在人群中行事,但这盘算很快落空,因为当约定地就在前方不远时,绝心法王挑选跟随与会的人手,李月白入选,可跟着挑的一个,却不是夏侯章,而是自己。

“……盖舟曲,为了奖励你的大功,这次由你与本座同去,喵1

绝心法王道:“外道九派大会,是能够名留青史的盛事,你本没资格参加,但因为你的功绩,还有与莽荒殿的关系,破格拔擢你与会,你要好好珍惜这机会。”

……是因为我有天阶神尸吧?

温去病暗自冷笑,但横竖自己也没打算要躲避,这样的安排正合己意。

一行人随即出,来到那处约定的山岗时,早已有别派人马等在那边,幽暗中,九盏不同的红灯笼,悬挂树上,底下各有一队人马,朦朦胧胧,看不清楚面孔,名动天下的外道九派,齐聚一堂。

“……人齐了?”

温去病微一皱眉,望向周遭,察觉到了被刻意隐藏的微弱波动,但还不及提出警告,周围***天灯燃亮,灯火通明,大队人马一下出现,将整座山岗团团包围,足有数千之众,人强马壮,同时抽出兵刃,齐声呼喝。

“鹰扬铁卫在此!朱氏领地,不容邪魔猖狂!杀无赦1

一轮震天响的呼喝后,就是数千精卫潮水般的冲杀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