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二章 认真的寻人启事!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二章 认真的寻人启事!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刀剑比拚,司徒小书一击打飞对手,人一下飞出老远,即将砸破某座房顶,但还没摔落,一道红影就在那名少女身边闪现,跟着,数道身影在司徒小书身前骤现,其中赫然包括那名被打飞出去的绿少女,还有扶着她的那名红衣丽人。

短短一瞬,竟然有如此神,在近百米外把人拦截,又直接带过来,整个过程如同电闪,自己竟没法捕捉到!

神若此,普天之下,只有天斗剑阁的苍穹闪!

这真是一个自己宁愿逃跑都不愿对上的对头门派!

回想刚刚的战斗,自己算是认真体会了一回,寰宇咒武的四角生克关系。金刚身克乾坤刀,乾坤刀破苍穹闪,这个顺位自己早就清楚,虽然刀可以破剑,自己却从不愿占这个便宜。

一方面,自己心高气傲,不愿意靠着生克关系,占这个不该的便宜另一方面,天斗剑阁是非常麻烦的组织,那票女人死缠烂打,又不讲道理,动不动就不死不休,还说得出做得到,惹上她们,就像捅了马蜂窝,被一窝马蜂追着跑,非常要命,江湖上各大门派,说到她们,那表情都是既惊悚,又厌烦。

天斗剑阁自命主持公理与正道,素来敌视封刀盟,派中高手的默契,从不接近钱都百里,甚至若非有事,基本不愿踏进鹰扬郡。

同为女性,但自己对于这群女人真是头疼,真希望有多远就躲多远,却怎么都想不到,这回居然在钱都撞上天斗门人,而且似乎还不是普通的***。

那个沧溟龙家的少女,使得一手快剑,深得苍穹闪的精要,不知有否修习苍穹六象,但能登地阶初段,就算背后有大量资源倾注,也是年轻一代中头等的人才了。

但自己击败她后,跟着出现的几位,有十几岁的少女,也有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,全是地阶与高阶好手,堪称一支战队。这么一支队伍,不声不响地进入钱都,司徒小书可不认为她们是来观光的。

该不会是冲着封刀盟?

意识到这个可能,再听见那句标志性的不死不休,司徒小书晓得自己避无可避,一下举手摘去斗笠,履娇美容颜,拱手说话。

“我是封刀盟司徒小书,您是落霞孤雁秋艳红前辈吗?”

以礼为先的态度,未能让对方态度改变,封刀盟少主的身分,更博取不到好感,可身为女子的这点,使对方多少有些顾忌,天斗剑阁之主燕无双,愿拯救天下受欺侮的女性,底下门人如果为难女子,传回去可不好收尾。

“是司徒小书?”

红衣美貌妇人看了司徒小书一眼,道:“我就是秋艳红,向本门***出手,意欲何为?”

司徒小书暗道一声果然是她,虽是次谋面,但自己曾看过她的图像,也听闻她的大名多时了。

秋艳红,是本代天斗阁主燕无双的师妹,在百族大战时期就已成名,是剑阁中非常出色的***,掌握剑阁重权,率领门人四出征伐,战绩彪炳,一手苍穹六象,斩杀妖魔无数,成为实战派的菁英,更能断善谋,辅佐燕无双,与***几名剑阁要人一起,开创了天斗剑阁如今的局面。

在天斗剑阁中,秋艳红位列南斗星君,是作为剑阁领袖的五方星主之一,剑阁的对外事务,基本由她打理,只要有听过剑阁之名的人,全都知道她。

剑阁对外的最高主事,率众来到钱都,司徒小书相信事出有因,必须审慎以对,但还没等秋艳红再开口,一个身影就拦在她之前,抢过说话的机会。

“***,这一仗是我的,我还没了结之前,您和剑阁别插手1

碧少女撩开额前的丝,一双蓝瞳直视司徒小书,道:“星榜第九,苦行刀主?的本事看来还更在排名之上,刚刚输的一招,我不服气,等会儿我们再打过1

司徒小书对于无意义的排名战斗,没有半点兴趣,却不能不承认,这个龙家少女确实有料,挨了那样的一刀,这么快就神闲气定站回来,像个没事人一样。

寰宇咒武生克牵扯下的破招,伤害一向不轻,自己初识龙姊姊时,挨她的那一记金刚击,事后足足养了几天,当时龙姊姊对自己,是以弱击强,刚刚自己斩这女孩的一刀,是倚强凌弱,她居然能扛住,所靠的是一身龙体圣甲吧?

听说,龙体圣甲是一门很特殊的血脉专武,成就高低,三分看修练,七分靠血脉天赋,她的血脉一定是很强的龙族!

“今年才十六吧?我也是十六岁,可能不知道我,但我一直当是目标宿敌,今天一照面就折在手里,我不服!要给我找回场子的机会1

碧美少女的话,让司徒小书啼笑皆非,虽然年龄是十六,可自己有剑公主的记忆,又曾在大荒西朝历练,等若两世为人,以心态而言,自己都不敢说还是少女,现在仍被同年的竞争者当目标,实在以大欺小啊!

对方堂堂正正提出挑战,司徒小书不可能无视,可还没说话,那名碧美少女又自顾自地转过头,对身后的同门道:“***、师叔,我已经和她说好了,接下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事,们别介入,省得被人说咱们剑阁恃强凌弱大家本来该干什么,还是继续干什么,别被这件事干扰了1

这串话入耳,司徒小书暗吃一惊,对这女孩有了完全不同的认知。

原来天斗剑阁一行人到来,是负有某种目的待完成的,而以天斗剑阁的护短,门下***被欺负了,肯定要先讨回,如此一来,原本目的就会被耽搁,干不了正事。

这个女孩不愿因为自身而耽搁大事,所以抢先站出来,把事情简化为个人恩怨,不让剑阁师长与同门介入,单纯化处理,剑阁众人就能继续专注本来目的上,而从语气中推测,这事可能还要与封刀盟合作。

有强悍的天分与实力,并不出奇,但有冷静的头脑,理智地处事,不因私害公,不因本身挫折而逞一时之气,还搁置原本的不愉快,这些特质就令司徒小书另眼相看。

封刀盟集的剑阁情报中,并没有此人的存在,她是谁?是太一新进拉拔起来的人物?还是剑阁秘密栽培的种子?

“唔好吧1

秋艳红略皱了皱眉,同意了***的建言,对司徒小书道:“我们得到情报,有大批邪魔汇聚于钱都,预备趁贵盟司徒盟主不在,有所图谋,因此特别赶来,守望相助。”

今天有一个笑话,天斗剑阁会与封刀盟守望相助!

司徒小书眼中流露着明显的惊讶与不信,但仍是问道:“是哪一派的邪魔?或者哪几派?”

秋艳红冷笑道:“几派?外道九派1

竟是外道九派齐聚!司徒小书这一惊非同小可,自己甚至无法想像,要怎样的动力,才能一举召集这根本联合不在一起的外道九派,这件事实在太大,不能等闲视之,她立即手一摆,道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几位请随我来。”

秋艳红点了点头,率领身后一行人,与司徒小书一同离去,而趁着双方同行,司徒小书也没忘向自己那位新生的宿敌请教姓名。

“龙灵儿1

碧少女俐落回答,爽朗的态度,让司徒小书很有好感,不过她的动作非常奇怪,在报完姓名后,立刻探手腰间,司徒小书本以为她要拔刀或是抽剑,结果她却是探手腰间的一个小包,要取出什么东西。

更奇怪的是,看到她这动作,她其余天斗剑阁的同门,都加快脚步,一副争相走避,不想沾惹的样子,让司徒小书非常错愕。

就只见,龙灵儿从小包中的大份纸张中,抽出其中一张,递给司徒小书,做这动作时,脸上原本的骄傲、坚持,尽数放下,弯腰低,用着非常诚恳的表情,认真道:“我在找姐姐,这是我家姐姐的画像,如果有线索,请务必通知我,我有重谢。”

呃,还有这样的?

司徒小书默默接过画纸,看着上头那全然陌生,却又不知为何,有种莫名熟悉感的绝色美人,略略思索后,便认了出来。

帝国十大美人之一,苍空碧玉龙云儿,原来是她原来是她的妹妹!

“拜托!我找姊姊很久了,封刀盟人面广,请务必帮我这个忙,只要帮我找到姐姐,我一定会报答的1

“不用多礼,我会尽力的。”

司徒小书连忙回礼,开始考虑如何帮忙找人,却全然不知因缘牵引,这名美少女要找的人,不但与自己熟识,甚至距离这里并不远,就在数十里外的一座义庄中,静静躺着,忍受奴隶主的恶毒折磨全身筋肉翻转的疼痛。

在龙云儿面前,温去病手拿着一堆未成型的门扉模型,皱眉思索,喃喃道:“说,如果在混乱的时候,我把这些东西一把全扔出去,会是怎样的局面?”

呃,哥哥你又在使坏了!

静躺着装尸体的绝色美人,额上冷汗莫名流下。

ps

得看到有者篇,那就抽真回答吧。

1不喜欢武苍霓和老温的戏份,一方面是更感动苍峰,另一方面是由于描写武对山的戏份太多,老让我觉得老温在nr,这种感觉十分不适。

就照了,初,武霓的定本,是霓凰郡主,而更深的源,是初看琊榜,得霓凰郡主吸引人,但看到局,差把幕砸了。

尼的,老子追了十集,子都了,你局老子看?

你清高派,精神派,基佬派的一都嗨了,爽翻了,我庸俗後派的死活人理了?

份不憾,如果我很空,就有一部新作品,奈我不空,於是,有了武霓。

武霓的存在,就是了消弭霓凰郡主的憾,所以,只要我有一口在,肯定把她往男主角身推的,如果推成,那就是情太多,我暇及,累到那口都有了。

至於樵峰的感受,管他啊?他感受比我感受重要?他成得成,不成也得成,哩巴梭的,我就他黑化登!

景一

樵峰:桀桀桀,年追不到,就是我故意扯你後腿的,我之所以和成婚,以真是?我娶你只是了掩人耳目,不接近我心的人,其我真正的人是!封神前夜,我已出了!

武霓:然你黑化登,但你也太黑了。

樵:哼,我要向左掌表明心!

武霓:?

景二

樵:其我真正的人,是

武霓:震是他,是他是他哈哈哈哈

樵:苦笑不是他,不是他,不是他哈哈哈哈

樵:大叫姐,到来,我和你都是可,都都那良心的了

去病:望天的好像有哪不

2默默求冰心姑娘多上线,斗嘴模式我更吃这妹子的

我也很想的,但在出来不就是事做?香雪都排不到呢。

接著就是要登,然後入帝都篇,帝第一影后,碎星的心也要登,在多上,只成陪,反而不妥。

3作为一个痴汉女其实好期待魅力男配出场,目前看了两百章,男性角色只有贾伯斯和司徒无视有那么一点光彩

其王也不的,後有亢金呢。另外,你如果得樵光彩,你啥在乎他的感受?我都不在乎了。

4老温好辛苦,设定里的“懒”如果多一些描写就更好了

封神台快倒了,他很在意件事,我如果他在那耍,情合理性上交代不埃

5道具使用太多其实有点影响剧情的流畅,不知道罗大是否是为了考虑“爽文”的感觉才这么写的,但我的感受是开这么多挂其实并不充实阅读体验。

,但解西的手法,如果不是拿道具出来,就是拿***出来,一部去病的定位是明家,所以然就是拿道具,就像你看械,每一回都拿道具出来,情也是跟著道具走的。

我下一部作品,正真考主角七十二,就可以靠化来解,不用拿道具了。

6最近很忙,终于理解之前为什么有人会说“看书不想动脑,不想太累”了。我之前一直以为是人们太肤浅,只想看一路升级打怪。现在我现我大错特错。我还是喜欢有深度的故事,曲折离奇的情节绽放流星光辉的人物,但是我不想很累地阅读文字。虽然这么说有点***,又想马儿跑又不要马儿吃草。作为一个读者,我其实对故事的渴求远大于。其实我想说的就是,如果遣词造句可以白话一点,用比较浅显的语法,就能让阅读体验上升。不是说鼓励灌水小学生文笔,是有时候句子的结构复杂的话,对句子的分析解构会造成脑子的不必要负担。

我未刻意弄文字,一直都想走老能解的白路,但每人理解能力有差,所以除非你逐字逐句列出来,否我哪得哪一句不白?

就我自己看来,我每一句都是白到不能再白的白了。

7人族豢养兽族小孩儿那一段,我看得很感动,罗大你终究还是你,把对生活的感悟愿意写出来,我这个肤浅的读者很喜欢那段,一点都不会像你担心的那样。而且我也相信我至少能代表一半的读者。

8虽然这么说略有偏颇,但是即使是阿里,都能感觉罗大你在书里极力歌颂***,这一点,真的很难得,网络充斥“人性本恶”的论调,我真的好烦啊

人是要究,但心美好。究,不是了沉落。

9有时候评论说太虐主了b1b1,但相信我斯德哥尔摩患者很多有时候评论说主角升级太慢快b1b1,因为主角的升级是为剧情服务的,只要不对剧情产生突兀或者拖沓的影响,这种评论就只是读者的简单感慨而已,毕竟大多数人更看重故事。说这些只是想建议罗大对评论进行有选择地入心,我总感觉你就是太过在意每个人的想法,连细小想法也要斟酌许久,才让你“拔剑四顾心茫然”的。

其我有的,能接受的就有,不能接受的,本就勉不来,像你的九建,你就看得出我哪些接受,哪些勉不来了。

你喜碎星。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