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十章 死曜的图谋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十章 死曜的图谋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

死曜隐匿于暗中,一切行动都不见光,领头的七人中,有三人是经年行踪不明,出席率放着摆烂,只靠四个相互还隐藏身分的成员,要推行工作实在困难重重。

最开始,彼此提防之下,只能协议,谁提出的计画,由谁主力完成,以各自身分的保密为第一优先。直到相互间累积了一定的信任后,才真正展开工作,各自说出擅长的领域,据此制定计画,一步步拓展死曜的势力范围。

这六年来,死曜沉寂于暗影中,一面保持着隐密,一面将触手伸往外道九派,甚至连七家八门、朝廷军部,都有渗透进去的棋子,进展不可谓不顺,累积起来的力量,有时连他们自己也暗暗心惊。

在计画中,当死曜的实力累积到一定程度,在外道九派中都掌控要人,拉拢过半派系后,就要举行大会,会盟九派,在大会上统合外道九派,进而雄霸天下,成就死曜的最终目标。

对于这个最终目标,麒麟与亢金龙有理念冲突,对此并不苟同,但他又提不出能让其余成员信服的理念,结果,死曜的基本路线由亢金龙主导。

原本照预定,这场大会的举行,快则五年后,慢的话,十年八年都不奇怪,外道九派各有专长,各有势力与底蕴,有些甚至从太古时代传续至今,要将之一一统合,其难度不会逊于统一帝国六郡。

“我至今仍觉得,在此时举行大会,不是明智之举。”

柳土鹰摇了摇头,却迎上亢金龙嘲讽的笑,“我们七人当中,麒麟每每与我意见相左,遇到大事,你们不服我时,就会指望麒麟,但这回连他都对举行大会之事点头,知道是为什么?”

在场的三邪一时沉默,都晓得死曜方针巨变的理由。

心月龟带来了与太一的连结,最初他们为之狂喜,这是当年为碎星团所独占,与诸界神魔交易互惠的平台,碎星传奇的起源与根柢,这机会落入死曜之手,死曜完全可以成为第二个碎星团。

但太一那边过于宽松的限定,还有允许他们带大量门人一同进入异界的做法,让死曜察觉不对,而回归之后,现主世界大批新生高手涌现,更证实了这个猜想。

原本以为是独家、精选,搞了半天,是海选,人人有奖,有来有份!

诸天神魔哪可能有这种善心?

结合西北之战的情报,还有太一的情况,要得出次元尽断破裂,诸天神魔即将全面回归的结论并不困难,之后,就是死曜的抉择。

“死曜真正的优势,不是我们有多强或多会谋划,而是我们藏匿于黑暗中,若被暴露出来,我们当中可没有天阶九重,能独力杀翻整个天下的猛人。”

亢金龙冷笑道:“我们的上一代,一直谨小慎微,从未暴露,凭着黑暗的保护色,干下无数大事,最后却被那个人一锅端掉,说是生在阴沟里的老鼠,就该死得没声没息,别惊动人了你们觉得这是为了什么?”

奎木狼、柳土鹰、参水猿一时难言,上代死曜覆灭的情况,他们所知并非全貌,要归结理由也是千头万绪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就是那极端耻辱,死无人知的凄惨收常

信奉秘密主义的组织,从不违背这原则,一生隐于黑暗中,最终却还是未能保身,这原则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

“与黑暗同化,有两个致命伤,一是遭遇炽烈阳光,驱散黑暗,暴露出来,这是我们一直避免的事,但另一点则是背后出现更大的黑暗,自以为能藏身暗中,却一早暴露在他人的算计中”

亢金龙叹道:“死曜的历史何止千年?上一代的运气不好,与其说是不该碰上那个人,不如说遇错了时代。”

百族大战,诸天神魔降临,和这份乎常理的力量相比,位处人力极致的死曜,就显得微不足道,在大势之中,背后出现更大黑幕的死曜,最终被踢出了棋手座位,上了棋盘,沦为棋子,被那个人借势于神魔,一起坑掉!

这段历史,在座三邪就算不尽知,也大致晓得个轮廓,回想起来,不胜唏嘘,或许也因为如此,当确认次元禁断将破,诸天神魔行将回归,亢金龙的态度就非常决绝,直接撕毁原本的长线布局,提前举行大会。

“我们当中不存天阶,一旦诸天神魔回归,连被利用的价值都没有,只会是一群可怜虫,如果在黑暗中被边缘化,那藏得再深,也不过重蹈上一代的收常”

亢金龙厉声道:“必须在那之前,全力提升自我!当前各大势力尚未全面连结太一,绝大多数甚至不知诸天神魔将回归,这段讯息时间差,就是我们的最后机会,统合外道九派什么的,已经不切实际,但这几年来的准备,仍不妨我们拿来榨取最后好处。”

“你根本没打算藉着大会一统外道九派?”

冷漠的奎木狼,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惊愕,同样的错愕之情,也出现在另外两人的眼中。

原本三邪一直纳闷,以当前死曜手上掌握的力量,贸然举行九邪大会,那怕这边忽然有人晋***阶,也绝不可能压服九派,一统诸邪,亢金龙素来沉稳善谋,又怎会看不见这点?

但听这么一说,就明白其中关窍了,亢金龙举行大会,号召外道九派,表面似要统合,其实是借此谋取别的好处,问题是要谋取什么好处?难道就只靠那座通天之门?

“嘿1

参水猿手一翻,一座精巧的小门,与温去病手里那座相似,却带着更明显的空间波动,旧这么平放在桌上。

“已经为大家准备好了,照之前的协议,打入我们五人份的神魂烙印,后头的一切抽成,我们都能照此分得金叶,不过如果我们当中有谁没了,金叶就会由剩余的人均分希望这不会成为我们自相残杀的开始。”

肥胖的身躯扬晃,参水猿的语气中满是揶揄意味,在场的三邪没有摆身分架子,一一伸手检验,确认门中的神魂印记,这关系到众人往后的重要收益,肯定要好好检测,免得被人弄鬼,不是讲面子的时候。

参水猿道:“太一能把这东西给我们,真是占了大便宜,要是没有它,外道九派哪可能都派人过来?”

柳土鹰摇头道:“还是别高兴得太早为好,太一那德行,哪可能给我们占便宜?送了我们通天之门,却没另外索求,我总觉得事情背后透着别的阴谋。”

“也未必。”

亢金龙道:“麒麟和我说过,太一给好处,如果不索要代价,那就不妨反向思考,给出的好处其实没什么了不起?”

奎木狼皱眉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掌握通天之门,等若是当年独占商路的碎星团,那群人凭着这特权,甚至创造了一个时代,这样的天大好处,怎会没什么了不起?

柳土鹰眼珠一转,愕然抬头,“也给了别人?还不只一人?们”

说不下去,柳土鹰感到一股深深的颤栗,这些神魔何止是唯恐天下不乱?简直是往这方向添柴加火,不遗余力啊!

参水猿倒吸一口凉气,望向亢金龙,“怪不得你这么急着召开九派大会,原来是要抢这机会”

亢金龙道:“仍是迟了一步,忠于我的心魔阁卧底,已传来消息,太一另外流出的时空之门,落到了心魔阁手里,他们现在底气大壮,预备在大会上有所作为。”

“什么?”

参水猿、奎木狼同声开口,如果连通天之门这个筹码都失去,那这次大会不但可能为人作嫁,甚至凶多吉少,四邪并非没有强杀出九派重围的实力,却远远说不上强行压服九派,打得人人称服,既然没了最大诱因,这次大会还怎么进行?

在桌上敲着玉指,柳土鹰思索道:“当前情势,心魔阁、莽荒殿两派素来交好,这次大会,他们蠢蠢欲动,最是积极,通天之门这着王牌失效,他们恐怕一上来就会难九龙寨、浮萍居、易水坟这三家唯利是图,基本只是来看戏的,星月湖传承最久,实力莫测,但他们与欢喜院是死对头,光这两家互嗑就没余力他顾”

参水猿接口道:“无神铺已经落在武苍霓手里,对我们的邀请置若罔闻,但一些不老仙的旧部,来投奔我们,这次会作为无神铺的代表出席,至于极乐堂那群刺头反正不管谁上位,他们都不会服气。”

越是细数当前情势,越是觉得不容乐观,奎木狼不耐多想,开门见山道:“既然你只是拿统合九派当幌子,藉此谋求真正的利益,事到如今,你也该交代一下,你所谓的真正利益是什么?”

柳土鹰、参水猿没有开口,却表露一样的意思,只是等着奎木狼代为开口。

“大势之下,实力为先,我的一切谋划,都是以提升我们为第一优先,这点我相信你们不会反对。”

亢金龙摊开一卷写满文字、房舍蓝图的卷轴在桌上,道:“另外,这是顺道进行的另一项计画”

这显然才是图穷匕见后的真实意图,三邪凝神细看,没过多久,倒抽凉气的细声传开,三人都有着相同的反应。

“你疯了!这不叫计画,叫***啊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