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九章 拿完上家拿下家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九章 拿完上家拿下家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当宴会结束,温去病原本以为,以自己的表现与贡献,肯定会被安排在一间特别华丽的上房内,静心休息,周围都是各式各样的隐性监控法阵,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,直至大会。

没想到,绝心法王却让自己带着神尸,一同随他来到内里的密室,商讨这次大会,俨然把自己当成了重要人物。

这待遇有些出乎意料,温去病带着龙云儿前往时,也利用接触的机会,短暂传音解释。

……童姥这个化身,是香雪早年布的一着暗棋,施恩于莽荒殿,与他们交好,帮助她在当地寻宝,我是事后才知,在那之后,她就不履南境,与莽荒殿没有联系,纯粹留着这个形象……

温去病的简单解释,正如龙云儿早先的猜想,但细思一层,又觉得很不简单,香雪平时在海外,行程也是忙得要死,跑去南荒作什么?不可能是偶然路过,是专程改扮去结交莽荒殿的!

碎星余孽,连结莽荒殿,她想干的是什么?只是单纯寻宝?还是收拢兵力,为了有朝一日的变乱作准备?

温家哥哥在这里头,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?香雪是事后才告知他的,会否是顾忌他的反对?后来香雪不再出现,又会否是因他的反对,才让计画夭折?

无声无息中,一个可能烧遍全帝国的火种,被悄然扑灭,甚至外界根本没有人知道……

想着这些,龙云儿收摄心神,与温去病一同进入密室,里头早有几个人等着,除了绝心法王,莽荒殿的树花、木藤两位***,李月白、夏侯章两人,还有几名心魔阁的高阶,阵容坚强,至于境界……

龙云儿判断得出,莽荒殿的两名***,都是地阶中段,与李月白是相同级数,从这点来说,李月白被当成精英、天才,确实不是没道理,而绝心法王已是地阶末段,却尚未***,比当初的弥勒禅师逊之一筹。

不过,境界不等于实力,更没法和战力简单画等号,如果说一个武者的力量,形同一根铁棍,那么,各自不同的战技,就形同替这根棍子焊上尖头或开锋,增加杀伤力。

心魔阁、莽荒殿打造出的铁棍可能只是一般,但开锋、加尖头的技术却极好,更别说还有一家的尖刺上还带剧毒,同境界比拚,他们的杀伤力可比别派武者要强……这还没考虑到神尸、宝兵方面的可能性。

对这些越有清楚认知,龙云儿越是不敢大意,暗忖如果能在开战之前,先一步弄清楚这些人的手段,对心魔阁、莽荒殿携来的装备有所了解,那就好了。

“盖舟曲,有些问题要再向你了解一次,你仔细说来,不要有所隐瞒。”

绝心法王板着面孔说话,但那双猫瞳与抖颤的猫须,让人很难对着这张脸正经起来。

重复询问,是温去病的意料中事,藉由比对多次询问的***变化,来确认供词的真假,另外以心魔阁的技术,想必也会暗自布下法阵,监控自己的心跳,用来作询问时的测谎依据,这些观念……心魔阁是具备的。

不过,很可惜,这些防备手段对自己全都没用,本来自己就是此道行家,刑讯逼供、侦防测谎什么的,都是看家本领,打造玄黄战衣时,更特别在这上头下功夫,如今战衣罩体,什么法阵检测都没有用。

……就可惜,脸上的那个伤口,实在有点痛……但要唬住心魔阁的人,不够疯狂是不行的!

“……我与童姥的合作,大概就是这样,在那之后,我没有再见过她,她给我吃的药物,还有拍在我脑上的那一掌,让我实力快速提升,濒临地阶……”

温去病紧握拳头,恨恨道:“我本来想在岭南温家大干一票,罗好物资,为冲击地阶作准备,却碰上了那个贱婢……可恨!太可恨了!等我神功大成,必会上门报复1

出色的演技,后头的龙云儿看了超想翻白眼,之前根本不知道,温家哥哥还会时不时戏瘾大发,越演越入戏,人果然是相处越久,越会看见不同的面目。

绝心法王听完这些话,点了点头,沉吟道:“莽荒殿刚刚检验了药方,经过确认,的确如你所说,服用后能迅速提升力量,短时间内可望挑战地阶……”

温去病握拳道:“不错,我从那时起,一直到现在,都觉得全身有用不完的力量,不会累也坐不住,这药真有效,该当大力推广才是。”

绝心法王苦笑道:“但评估发现,这两颗药都有相同的副作用,燃烧生命,透支气血,服用者力量提升得越快,越会早夭……”

“什么?那我岂不是快完蛋了?”

温去病惊呼一声,眼神如遭雷击,心里异常镇定,暗忖:当然,否则这两份药方我会不留着自己用,让你们占便宜?

绝心法王道:“你是本派的精英,成长性很大,现在却为了莽荒殿的研究,折损寿元,他们相当过意不去,经过商议,两位***决定致赠你金蛊化龙掌的第一式秘笈,作为给你的赔偿。”

“……金蛊化龙掌?”

温去病微微一怔,这是莽荒殿的镇派神功之一,不是核心***,而是外门战技,但杀伤力惊人,百族大战时有过记录,一掌击出,硬生生将一条百米巨龙化为枯骨,连拥有宝相金身的自己,也非常忌惮。

不过,没有总纲,没有***式参照,就单单第一式,撑死了估计也就勉强练上地阶,这份大礼,是荣耀意义大于实际。

……反正,自己又没吃那些药,用两张香雪开发失败的丹方,换一式莽荒殿的镇派绝学回来,这生意做得过,自己不亏。

想归想,以盖舟曲的个性,温去病仍摆出一副心气难平的样子,怒道:“法王,为自家门派牺牲,老子认了,但莽荒殿的人坑我,也没管我愿不愿意,就强行逼我透支生命,事后随便给份战技,还只有一招,就想把人打发,老子这口气不服1

树花、藤木两人一脸尴尬,若照邪派中人的规矩,弱肉强食是最高准则,上位者别说逼底下的人透支生命,随便杀了都不会有人管,哪来什么服不服?不服者死!

这个规则,在心魔阁也是通用的,但在这节骨眼上,两派急切盟好,这话哪说得出口?一不小心,就踩在心魔阁全体的敏感情绪点上,变成了莽荒殿占心魔阁便宜,那什么两派盟好就此休想。

温去病怒道:“这透支生命,是短了多久的命?十年八年?我还剩多久的命?命是折我的,药方是他们的,凭什么啊?”

“好了,别说了1

绝心法王手一摆,道:“你是委屈了,这回你也算为了宗门作出牺牲,加上献宝的功劳,我代表阁主,赐你七窍七情迷心炼魔**。”

此言一出,周围左右刹时静了下来,龙云儿搞不清楚这代表什么,但看得出李月白、夏侯章两人,动作顿住,眼中所流露的,是一种“你骗人的吧”的震惊神情,显然……这套**很不得了。

温去病似乎一下怔住,反应过来后,连忙单膝跪地,叩谢法王恩赐,绝心法王道:“这门炼魔**虽然凶险,终点也只是地阶,但却是本门镇阁密传,无上天魔功的演化,素来只传掌门一系,稍后我更会赐你易于功成的神丹,你也算因祸得福,好好珍惜,不要辜负宗门对你的期望。”

“是!我必竭诚竭恐,为宗门立功,绝不辜负法王的期望1

温去病一脸欣喜,心里虽然没有爽成这样,但也暗呼赚到。

七窍七情迷心炼魔**,在心魔阁其实不算什么绝世神功,说是直指地阶,其实有些夸张,正常程度只是高阶***,但绝心法王也没说错,这门**确实是心魔阁头号神技无上天魔功的演化,如果能在这门**上有所成就,踏足地阶后,进窥无上天魔功,那就可能成为一代巨魔,呼风唤雨。

……因为,无上天魔功据说来自魔界,是魔族的无上神功之一,完整版本直指天阶,至于能练到哪一重,那就不得而知了,却可以肯定,绝对是好东西。

……盖舟曲,你真是大发了,事情刚好踩在关键点上,捞完上家捞下家,两边的赔偿礼都能入袋,只不过不入你的袋而已。

……本来是打算,等此间事了,就把盖舟曲放出来顶包,但现在越玩越大,是不是该考虑杀人灭口了呢?

……唉,死曜这些老朋友,每次搞风搞雨,自己都有好处拿,真是不好意思,不晓得他们现在筹谋到哪一步了吗?

在无尽虚空中的一片星海中,长桌浮沉,桌旁的几个人安然稳坐,四个不同的面具,无言对视。

亢金龙环视周遭一眼,威严的声音响起,“时间差不多了,你们的准备如何了?”

柳土鹰点了点头,嫣红的朱唇吐出软语,“这本就是我们多年来暗暗筹画的大事,刚刚最新的消息,无神铺的代表人马也已经到了。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