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八章 歪打正着的一踢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八章 歪打正着的一踢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章节内容开始 透过对温去病的了解,他说话的语气,龙云儿判断出他的这些话中,有部分真实,至少他见过黑山童姥此人,应该是真的。

自己确实也听过,百族大战结束时,绝大多数的妖魔都回归妖界、魔界,但也有极少数极少数的漏网之鱼,或许是一些低位的妖魔,或许是一些流有妖魔血脉的人族,因为不见容于帝国,***到边境地带,甚至躲入兽族领地。

即便是兽族,也对这些漏网妖魔、妖种混血疑忌甚深,当他们是火种、祸央,非常的不待见,让他们只能隐姓埋名,藏匿于人烟罕至之处,而他们当中确实有身具不凡本事者,若否,也不能在战后人族的层层追杀中逃脱,跑到边境。

莽荒殿就在南荒一带,与这些妖血后裔有所接触,聘其成为客座***,倒是不足为奇,只是若把几个条件凑在一处。

具有妖族血脉!

擅长使毒,技艺优秀到能为莽荒殿所聘!

行踪飘忽。

矮小如女童的小老太婆!

奇怪,为什么几个条件在脑里组合在一起,自己脑中忽然浮现某人的形影?虽然她年幼娇美,半点不是老太婆,可只要无视这点,剩下来的全部都很符合,而老少之间的变化,于她只是易如反掌。

香雪还曾经在南荒混过?

怪不得行踪飘忽,大部分时候,她根本不在这块大地上啊!

龙云儿强自镇定,偷朝温去病瞥去,只见他神色淡定,说着在神都遭遇黑山童姥的故事,那位奇人如何表示自己需要助手,强迫他吞下一些丹药,又一掌拍在他头上,一阵昏昏沉沉后,他就功力暴增,变成现在这样。

之后,黑山童姥带自己破开空间障壁,利用次元缝隙,进入某个被封闭的禁地,童姥在里头洗劫了不少东西,自己趁乱取得了一具天阶遗蜕

古往今来,寻宝的故事,人人爱听,无分男女,温去病又是加油添酱的能手,一段闯秘境取宝的故事,听得两派众人悠然神往,恨不能亲身参与,基本没人在乎合理性。

故事的最后,也就是收尾的关键,童姥带着这名后辈,离开秘境后,交付了两张丹方,说是能够让人变强的药,只是有些后遗症没解决,让他带回心魔阁,找机会交付莽荒殿,由他们来参详解决。

“有药方?”绝心法王道:“就是你吃的那些丹药?还不快拿出来?”

“是1

温去病煞有其事地取出败血邪刃,旋开刀柄,里头赫然藏着两张纸,上头写满了字。他将这两张纸取出,交给绝心法王,法王看也不看,就交给莽荒殿两名***,两人一看便点头道:“确实是童姥的笔迹1

听见这话,绝心法王看向温去病的眼神,又多了几分信任,而旁边心魔阁门人则是窃窃私语,表示怪不得这柄败血邪刃落入敌人之手,盖舟曲这么拼命要回收,原来宝贝藏在邪刃刀柄内。

人人恍然大悟,就唯有龙云儿听得头皮发麻,觉得自家哥哥简直是谎话大王,撒个谎都还不忘把道具准备好,明明没几句实话,却把细节丝丝入扣,这里那么多人,却没一个怀疑的。

莽荒殿的两名***,看着丹方,频频点头,绝心法王的目光则落在温去病脸上,因为温去病正不住朝他使眼色,一面看看莽荒殿的两人,一面又看看他,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
莫非,有什么不好当着莽荒殿使者面拿出的东西,要私下拿出来?盖舟曲对心魔阁还算忠诚,替自己师门留下了好东西?

注意到这点的龙云儿,心里比谁都清楚,这是不可能的事,如果说温家哥哥私留了甚么东西给人,那不是陷阱就是坑!不过,绝心法王不可能知道这些,在这猫脸之下,他的心脏急切跳动,面临抉择问题。

应否瞒过身旁的莽荒殿盟友?在合作的甫开端,就先背弃盟友?

盖舟曲私吞的,很可能是黑山童姥要转交给莽荒殿的事物,此物是否真有天大利益,值得背弃盟友来获取?

九外道大会,心魔阁绝对需要莽荒殿的配合,但黑山童姥传来的物品,很可能关系到某个传承之所,到底含带着多大的好处,实在很难说,说不定

要,或不要?

绝心法王也是见惯大场面的人,但此刻天平的两端,都关系重大利益,一时间他也权衡不下,迟疑起来,但前后不到数秒,他就知道不妥,当断不断,最好的机会已经错失了。

“法王阁下,贵派的人魔,眼眉之色怎么如此怪异?”中年男人冷笑道:“该不会我和师姐在这里,给贵派带来什么不便吧?如果是的话,何妨直说啊1

绝心法王脸色一沉,道:“贵我两派同气连枝,正齐心合力,共谋大业,哪有什么不便?幻灭人魔,有什么话不用藏着,当着两位***的面说出,不可有半句隐瞒。”

温去病暗自好笑,话可是你自己说的,我的确不会有所隐瞒,只不过没半句实话而已

没再说话,温去病用实际行动表示,从怀中取出了一座门扉,左右两扇小门紧闭,看起来沉甸甸、黑黝黝,瞧不出有什么异常,只有高阶以上的人物,能感应到上头散发的空间波动。

“这是”

绝心法王目光圆瞪,似乎见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,满脸急切之情,温去病觉得奇怪,因为单从外表来看,哪怕是自己这样的鉴证行家,也只能看出这是一件空间之宝,没法看出更多,绝心法王是在那里兴奋些什么?

侧眼再一瞥,莽荒殿两名***的眼神,也相差仿佛,俱是狂喜、焦急之情,这样的眼神温去病心中一动,生出一个想法,莫非

还不及反应,莽荒殿的那名中年女子,已伸手来抢,手一探出,浓烈的甜香弥漫四周,嗅到的人都强烈晕眩,几欲栽倒。

绝心法王没有阻拦,只是轻咳一声,莽荒殿的那名男子如梦初醒,也立即出手,却是拍按在师姐的肩膀,制止她的行动。

两派联盟的前夕,不能有这种举动啊!

这里怎么说也是心魔阁地盘,真让师姐抢了东西,难道我们跑得掉?

动作制止,那名女子停了下来,也镇定下来,退回一旁,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。

绝心法王的一声轻咳,巧妙地避免了发生冲突的尴尬,让场面回归正轨,跟着,他从温去病手中将那小门取过,仔细端详后,主动走向莽荒殿使者,将小门交给他们观察,毫不忌讳地放到他们手上。

还是那句话,这里是我心魔阁的地盘,放到你们手里,也不怕你们飞上天去!

中年男女一阵端详后,露出喜色,大力点了点头,中年男子道:“果然不错,就是死曜传信九外道,展示他们手中能通联神魔的那座通天之门,是一模一样的东西,门上花纹有些不同,不是同一件,但性质应是相同。”

绝心法王大笑道:“真是天助我也!死曜那群老鼠,以分享独家通天秘术为由,邀集九外道会盟,现在大会未开,这独门秘术我们也有了一份,那群老鼠再没有利用价值可言,哈哈哈哈喵1

莽荒殿的两名使者,也跟着一起笑,貌似欢愉,温去病将这状况看在眼里,暗忖自己也算歪打正着,意外踢了老对头重重一脚。

死曜手上,有一座时空之门,能联通神魔,直抵太一,估计也能过水抽成,死曜急着将这利益最大化,所以召集九外道,要开始收下线。

太一这个***蛋,到底散了多少这东西给人?这等于是迫使持有者不能沉默,要尽快拿出来用,否则放久了只会没用,你不干,自有别人干。

死曜这回,算是运气不好,想发展下线,藉以牟利的行为,打一开始就在自己这里被搅黄了。

“对了”绝心法王道:“盖舟曲,童姥前辈将此物交予你手上时,可有嘱咐些什么?她没有说此物如何处理吗?”

温去病本来拟好的腹案,是说童姥由那秘境中取得此门,交付给自己后,就飘然而去,维持高人的作派,却没说这座时空之门要交给谁。如此一来,心魔阁、莽荒殿为了此宝,不免有所争夺,再难衷心合作,可以达到挑拨之效。

但现在,情势已变,既然知道死曜手上持有相同物件,自己当然得要换个说法。

“童、童姥她她当时已经受了重伤,正被人追杀,所以才要扶植我与她同探秘境,她说,这个通天之门,是从一个神秘团伙手中抢来的,那些人很厉害,打伤了她”

温去病道:“我们离开秘境时,那群人找上了我们,我们且战且逃,最后前辈她引开敌人,让我无论如何要把这东西送回宗门,再找莽荒殿的人我在那之后,就再没看过童姥前辈。”

挑播离间的第一步,就是要制造嫌隙,通天之门如果夺自死曜,有仇有怨,心魔阁、莽荒殿与之就再难有合作可能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