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七章 黑山童姥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七章 黑山童姥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绝心法王一下翻脸,心魔阁众人将温去并龙云儿重重包围,预备动手拿人,龙云儿强装木然,温家哥哥一力主张潜入心魔阁,说得好像各种准备齐备,十拿九稳,毫无风险,可哪想到才进门,刚喝了几杯酒,就立刻被拆穿了!

这下情况大糟,偷偷潜入成了送货上门,被人家整个心魔阁团团包围,再后来是该怎么办?豁出去一拚,杀血路出重围吗?绝心法王看来极不好斗,暗中还不知道有多少厉害埋伏,搞不好藏着神兵也未可知,早先透过因果线的试探,确认义庄中潜藏的实力非同小可,冲突起来,己方能有多少胜算?

正不知如何是好,只知道要不顾一切护住温家哥哥,却突然接到传音。

站好不要动,不要有多余情感,尽好一个死尸的本分,剩下来就看我的了!

温去病的指令下来,龙云儿心下大定,虽然还有困惑,但既然温家哥哥有交代,自己只要全心信任就行了。

而温去病大步走出,遥遥对着绝心法王,主动揭下缠着头脸的绷带,绷带一去,履“真面目”。

众目睽睽之下,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,那张面孔五官扭曲,多处有破损,鼻梁看来还有些歪,嘴角下垂,本就不帅的脸,丑得一塌糊涂,但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,这确实就是盖舟曲没错。

“我盖某人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,就算脸上缠了些横横条条的,也依然是我,在这里的各位师兄弟,哪个认不出我来?今天我取回新的神尸,立刻回来为的是什么?不就是希望为本门出份力?让本门能统合九派,在大势中占得鳌头?”

温去病眼神无惧,向周围环视一眼,心魔阁诸***与之目光相触,都不自觉地点了点头。

“我身上有这伤,缠了面目,容易引起大家误会,我姓盖的没话说,是我错,但如果是怀璧其罪,大家看上我什么东西,直接话说出来,不用躲着藏着,闹这些什么弯弯角角的1

温去病面向绝心法王,道:“法王,有什么话,还请你示下1

一串话流畅说出来,周围的心魔阁门人表情也有了变化,盖舟曲最近实力莫名增长,引来门内无数流言,人人都猜测他必是得了奇遇,身上有了什么奇宝,更好奇以他的实力,如不求助于宗门,守不守得住这些宝贝与机遇?

如果利益太大,宗门伸手巧取豪夺,这事所有人都不会意外,但直接这么在众人面前捅开来,也没有人能接受。

心魔阁虽是左道邪派,但对于个人所得的机缘、宝物,还是受到重视与保障的,假若***得了机缘,师兄、师长看了眼红,就可以随便伸手强夺,心魔阁别说立派,早早就分崩离析,根本延续不下去。

如今,盖舟曲当面质疑,现场的气氛一下变了,诸多心魔阁门人一改之前幸灾乐祸的想法,转而担心,如果这种事情落到自己身上,自己得到的机缘、自己专属的神尸,是不是宗门也能随便找个藉口,就强行夺走了?

本来指望“舟曲摔倒,全门吃饱”的小期待,变成挑战历来规矩,心魔阁上下,没有哪个乐意见到,一时间,全都沉默下来,绝心法王感受到这股压力,却不为所动,淡淡道:“拆个绷布,也能算是自证清白?我心魔阁中,偷天换日,改动脸皮的技术,难道还少了吗?”

众人闻言,又望向温去病,想看他如何辩驳,但看到的景象,却让他们大为吃惊。

“法王所言极是,我也这么想。”

温去病冷笑一声,抽出腰间败血邪刃,就往脸皮上割,动作甚快,说干就干,半点也没给人拦阻的机会,等众人注意到,他刀已入肉,割出血痕。

“替换脸皮,总有痕迹,就请大家看看,我盖某人这张脸皮,有没有什么问题?”

锋刃过处,鲜血淋漓,触目心惊的伤口,还吓不到心魔阁众人,但看温去病一边动手,一边说话,面不改色,仿佛那不是真皮真肉,也不是在切割自己,这股狠劲……着实让他们动容。

温去病长长一刀剖下,龙云儿虽然强力维持禅定状态,仍有尖叫的冲动,虽然温家哥哥擅长造假,但偶尔也会使出狠劲,对自身尤其狠,这一刀如果只是割在玄黄战衣上,那是还好,若真切割在他皮肉上……这该怎么办啊?

“住手1

绝心法王一扬手,阻止了温去病的动作,看过来的目光中,多了几分赞许。

“好!对人狠,对自己更狠,如此冷血,如此疯狂,这才不枉是我心魔阁的***。”

绝心法王道:“你有机缘,迅速变强,这是你的奇遇,照规矩,这份权益得到保障,没有人能强夺,但……值此大势,天下纷扰,觊觎你的人肯定不少,如果你将所得之物与宗门分享,那你的安全,自然也会由宗门庇护,分得你应享的好处。”

在场众人闻言,脸色登和,觉得这样双方有好处,两边也都有了台阶下,既不破坏规矩,又可以让利益最大化,是最好的安排。

温去病早知事情会往这方向发展,但仍戏演全套,“惊愕”道:“当真?本派真能庇佑我的安全?”

“当然1

绝心法王瞪着温去病,一字一字道:“你是本派***,宗门有责任庇护你的安全,但若因为你得了什么机缘,自私自利,引来祸端,宗门则没必要为你投入太多资源,伤害集体利益,除非……你能顾全大局。”

温去病昂首道:“我本来也就不是吃独食的人,但……法王你的承诺,可有信?”

“为上者,岂能无信?”

绝心法王指向莽荒殿的两名贵宾,道:“今日之事,莽荒殿两位***在此,刚好可以作证,取个公信。”

“好1

温去病道:“有莽荒殿的朋友做见证,那是再好不过,因为此事确实也与他们有点关系,由他们作证,我信得过。”

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是满满的莫名其妙,绝心法王更生出非常不妙的感觉,事关重大,盖舟曲于理不会信口开河,但他个人的奇遇所得,怎么会和莽荒殿扯上关系?

莽荒殿的一双中年男女,惊讶之余,眼中也流露大感兴趣的神情,盖舟曲要献宝给宗门,这是心魔阁的门内之事,轮不到外人干涉,就算做个见证,顶多可以分些零头,但若这讯息关乎莽荒殿,那情况既不同了,自家门派可以明正言顺伸手过来,分个一半都不过份。

绝心法王也想着同样的问题,而且,眼下正是心魔阁全力交好莽荒殿,两派合作的重要时候,心魔阁绝不能为了些许利益,开罪莽荒殿,导致合作破裂,如果莽荒殿表现出极大贪欲,自己这边肯定要退让……

……这个盖舟曲,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了?打他出言抗争以来,每一着都敲在点子上,把宗门架在火上烤,连自己都觉得不好应付……

绝心法王目光扫过温去病,看后者一副天不怕,地不怕的表情,皱眉道:“事关莽荒殿的盟友吗?那……你就好好说说,切记,你说的每句话,都非常重要啊1

语气凝重,内中蕴含的意思,在场的人都听得出来,温去病仍是一脸微笑:这里那么多人看着,我就算什么话说得不对,你敢当着莽荒殿两名尊者的面一掌打死我?

“……半个月前,我在神都采集紫河车修练,一天晚上,做案时忽然遇到大雾,雾中有一个矮侏儒,控制了我的行动,我本以为是遇到什么正道高人,结果却是一个丑陋矮小的老妪,拿着一根缠着怪蛇的手杖,对着我尖笑,说我今日撞大运了……”

温去病说到这,停了一停,绝心法王眉头微皱,似乎想到了什么,而莽荒殿的两名尊者已不约而同地叫出。

“黑山童姥1

“黑山老妖1

这个名字,在场的人们都很陌生,只有绝心法王皱了皱眉,问道:“真是黑山长老?听闻黑山前辈有妖族血统,行踪飘忽,见首不见尾,但基本不离南方边境一带,怎么会跑到神都去?”

中年男子肃然道:“黑山长老虽为客座,却是我派中的高人,享有很高的自由度,她老人家素来行事诡秘,不管出现在任何地方,都不足为奇。”

……在这个节骨眼,话肯定要这样讲,总不成说黑山长老从不离南疆大山,那人定是顶替假冒,把关系到莽荒殿的好处往外推?

双方的一轮对话,让在场的人们约略有个概念,似乎那名神秘人物,是莽荒殿的一名客座,还身带妖族血脉,在莽荒殿中位份颇尊,像这样的人物,名声不流传于帝国,那也不足为奇。

然而,龙云儿却生出一股怪异的感觉。

自己可以肯定,半月前温去病不在神都,盖舟曲的异遇得自太一,和什么黑山童姥半点关系也没有,但……温家哥哥也不会信口开河,那个丑陋矮小的老妪,似非杜撰,那……又会是谁?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