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六章 绝心法王(紅包滿五百加更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章节内容开始

骤听见那声吼喝,龙云儿心头冒出多个疑问,碎星团基本把黑白两道个遍,不管在任何时间、任何地方,听见有人咬牙切齿地喊着碎星团,都是半点也不奇怪的事。

心魔阁与碎星团有旧仇?温家哥哥从没提过此事,但不值得奇怪。

不过,后头的话就怪怪了,“以报欢喜院不共戴天”,这话引起了自己的注意,欢喜院是九外道之一,基本还是女流门派,自己并不知道她们与心魔阁的关系,或许同为九外道,相互交情很好也不一定。

欢喜院受挫于碎星团,心魔阁同气连枝,同仇敌忾?这样的情谊,在九外道之中可是极其罕见的。

可夺院之仇?

夺什么院?谁家的院子被夺走了?欢喜院的院子没了吗?也是碎星团干的?这又干心魔阁什么事?心魔阁要替欢喜院报夺院之仇?

短短一句话里,包含的信息为何那么多?自己是越听越乱,不晓得温家哥哥懂不懂?

龙云儿悄然注意温去病,头脸缠着绷带的他,根本看不出表情,无从判定,但没等自己深思,十多个身影就从义庄内院跨到前堂来。

为首的一个,似是心魔阁此次的领头人物,不知是长老,还是什么要人,所有***看到这位出来,纷纷弯腰行礼,让到旁边。

这一位,个头不算特别高大,却给予人非常大的压迫感,远远看去,龙云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兽人?心魔阁的大人物,居然是兽人?

龙云儿小心翼翼,看着那颗不知是猫,还是豹的头颅,无比错愕,但随即又察觉不对,因为虽然穿着黑缎华服,可露在外头的手臂,却是鳄皮,五指成爪,钩如金铁,不知还有多少相异的生物特征这已不是兽,而是妖。

心魔宗的大人物,竟然是一位妖王?

百族大战之后,世上怎么还会有妖王存在?一个妖王,又怎么能在人族势力里呼风唤雨?

错愕中,温去病不知何时来到身边,传音入耳。

心魔阁四**王之一的绝心法王,阁主之下,就是这四个了,这家伙早年被我们坑过,本来是要死的,谁知道他把自己的脑子与血肉,转移到自己的妖王神尸里,垂死挣扎,没想到还真给他成功了就成了现在这帅样,他本来长相猥琐,哪有这么好看?

听了这话,龙云儿才明白过来,心魔阁这些***盗尸狂,玩尸体玩到最后,还真有把自己也玩成尸体的?这位绝心法王,虽然有心跳,可身上尸气重重,状态极为不妥,恐怕得依靠特殊药物,才能维持血脉活化,五感方面恐怕也不会像正常人那样。

就只见,绝心法王率着几名心魔宗的高手走出,而另外有两名衣着色彩斑斓的中年男女,与绝心同行并列,腰间配着几个布囊,又配着鼓,扮相稀奇古怪,眼皮子底下还涂抹油彩,应该就是莽荒殿的使者。

绝心率众走出,看了在场众***一眼,朗声道:“大势将至,诸天神魔回归在即,我人族不进则退,如果不想在大势中被淘汰,任人鱼肉,就必须强大起来,这次的九外道大会,是老天给我们最好的机缘1

一句话,温去病微微一怔,有些明白过来,为何一个莫名其妙的大会,能让外道九派动心,纷纷参与了。

统合天下邪道诸派的“丰功伟业”,从古至今,都有无数霸主朝思暮想,意欲当成自己霸业的垫脚石,可想的人多,能够实现的,何止寥寥,根本是万中无一。

左道邪派之人,个个狡诈自私,没有绝对的实力、天大的好处,鬼才跟从!即使兼备这两大条件,也要时时刻刻担心底下人反水。纯以当前而言,在温去病的认知中,发帖子给九道邪魔,约他们出来开会,谈同盟或是并派,这种事根本没机会实现,只会被九派邪人当神经病看,帖子直接烧掉,不会有人来赴约。

因此,为何九外道诸派对这场大会慎重以待,还真派了好手参加?对方的底气何在?九外道又为何会被说服?自己一直没想通。

但此刻,自己算是明白了,虽然封神台的状况,自己守得严严实实,没让任何人知道,但随着太一正式把手伸入人间,神魔将重临人间的消息,再也遮掩不住了,哪怕有人心存怀疑,但大批高阶、地阶武者的出现,也足以证实这点。

在这样的情形下,各大势力肯定急着增强自我,百族大战完结还不满十年,战争中人族被踩在地上,任妖魔蹂躏的惨状,所有人族都应记忆犹新,而在调整自我这点上,左道邪派的适应性与速度,向来比正道大派更快得多。

他们未必会顺从安排,推举提案人为盟主,但肯定需要这样一个机会,把外道九派都邀集起来,协商共盟。

私底下,有心的诸派肯定动作多多,心魔阁当前的情况就是证明,大会之期还未至,他们已经和莽荒殿串联,在九外道中,他们两派因为业务需要,素有往来,交流也最频繁,这回在大会前夕,先有使者到来,双方到底约定些什么,已经是连***都知道!

考虑到九外道内的关系,这两家的联盟,可以说理所当然,恐怕连他们自己也这么觉得,当这是大优势,因为除了他们两家之外,九外道里头恐怕再没有***两家能够快速谈妥合作。

心魔阁、莽荒殿,这两家因为业务往来,供货买货,还一起搞**实验,有建立交情的机会,长期下来,建立了唇亡齿寒的同盟关系,但这样的情况,九外道中再无第二家,反倒是有些视彼此为仇寇的,像星月湖、欢喜院,先天理念冲突,每次撞上,几乎都是不死不休。

心魔阁与莽荒殿,两家在九外道中都算得上人多势众,前者每收一名***,后头就会多搞出一两具神尸,作为附加战力后者在人、兽族边境地带,有偌大势力,几乎就是个**王国,要高手有高手,要部队有部队,战力不是说笑的。

他们两家恐怕都觉得,只要他们连结起来,九外道中再无能够相抗的对手,统合邪道九派的机会大增,所以才表现出如此强烈的企图心吧?

在暗中策划此次活动的人,也不知道是谁?目前没有任何资料可寻,真是老对手死曜那帮人?

神魔即将重临一事,原本也不能算是秘密,但心魔阁到底是从哪里得知的?知道多少?这些也是问题。

温去病心念急转,就看绝心法王一番宣告,群体情绪为之鼓动后,道:“死曜那帮老鼠,过往藏在阴影里当传说,这回总算露出尾巴了,不管这次的大会是不是他们策画?有什么背后目的?最后都只会由我们收割成果,为我们作嫁!喵1

雄心壮志的宣告,确实鼓动了在场众多心魔阁门人,只不过,他们没有像普通黑道帮派那样,振臂高呼,而是不约而同地高举琥珀杯,同声共贺,颇有几分文雅风范,但对于最后那声猫叫,所有人都很有默契地选择无视,就只龙云儿一个,险些没忍住笑出来。

温去病脸上缠满绷布,看不出表情,反倒是莽荒殿的那两名中年男女,对这情况全然意外,没能忍住,一下笑了出来,但立刻意识到不妥,又板起面孔,重新显得冷漠、高傲,无视旁人。

龙云儿把这些都看在眼里,忍笑的同时,暗忖心魔阁的移植技术,看来还是有缺陷,以法王之尊,移魂转脑,仍留下了祸患,话说好好,跑出一声猫叫来。

“大家好好欢宴,尽情放松,准备面对明晚的大会,喵”

绝心法王的宣告,真心让温去病一惊,虽然早料到这些邪派身处险地,不可能久待,大会时间越早越好,否则这么多左道邪人齐聚钱都,待上个把月,根本是找死,但确实没想到,大会办得这么急,居然就在明晚!

这样很好,说到底,自己还要赶往帝都,如果真陪这些人在此耗上十天半个月,那才真是要死了。

正自盘算,温去病斜眼瞥见,李月白快步走上前去,低声对绝心法王说了两句,绝心法王的目光就朝这边看过来,温去病心中冷笑,正头戏果然来了。

“天阶神尸?破碎法相?这样的好东西,成为本门的战力?就凭盖舟曲这货?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?全是套路!老夫早见得多了。”

绝心法王冷笑道:“藏头露脸,就以为能混进来,真当我心魔阁无人?可笑!将人拿下了1

一声令下,周围的心魔阁门人意识到不妥,先是连退开数步,与温去并龙云儿拉开距离,跟着就要扑上去擒人。

“住手1

没等众人合围,温去病主动跨前一步,“我为什么脸上缠这些东西,大家谁不清楚?看我蒙头盖脸不舒服,我拆下就是,何必动手?”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