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五章 心魔阁的学术交流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五章 心魔阁的学术交流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举目所见,满义庄的心魔阁***,长相是不怎么样,但套上那一袭黑大褂,腰间配着手术刀,手里个个拿着琥珀杯,装呈鲜红色的如血美酒……或者那真的是血……乍看起来,还真像是一场吸血妖族的时尚宴会,自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非主流文化气息。strong.la/strong

杯盅交错,洋溢的是酒香与血腥味,穿着黑大褂的人们,满面邪气,目光冷澈,一眼看去就知道不是好人,但这些冷血***杀人狂,聚在一起酒会,却每个都很健谈,说起自己最近正在进行的项目,人人眉飞色舞,精神百倍。

“……你那项目最近有进展吗?”

“哪个?颞叶内侧癫痫型选择性海马杏仁核切除术的新手法?论文和实验体都快完成了,但太偏门了,找不到老师来审,也是麻烦……你的脑脊液论文呢?不是好像浅显些?”

“什么脑脊液论文?别胡说,是比对怀孕一、三、五个月母体的脑脊液,与五百年以上长白老参的交互作用……”

“然并卵?说那么多,还不就是拿脑脊液泡参酒?真有差吗?”

“你别不信啊,还真有,五个月的那份,硬生生就比一月份的,服用后效能提升百分之二十五,数据记录我随身都带着的。”

“……有这事?给我看看!脑髓液参酒这个实验有没有排除个体差异?样本数量有多少?有效成分与药理作用有没有分析出来?”

谈到各自进行的课题时,附近的人都表示高度兴趣,专注而投入,这点让龙云儿大为吃惊,一改先前“邪派份子都不学无术”的刻板印象,但至于他们所讨论的课题……龙云儿真心不与置评。

那些高阶以上,力量强横之辈,所持有的神尸,千奇百怪,大多是兽类、虫类、蛇类,或是近乎妖的凶兽,蟒、豹、鹰、虎……几乎可以搞一个小规模的动物展了。

而越是高阶中的佼佼者,神尸就越怪异,甚至不是跟随,而是被配戴在身上,体积也越来越校

『……神尸并非一成不便,如果说败血邪刃是身分证明,神尸就是心魔阁***的成绩单,越是才干杰出的,就越会在自己的神尸上动工改造,用各种手段来强化,展现本身的才华与创意,他们每年都还有神尸的战斗大赛,高名次的,就有望被门内大人物看上收徒,前途光明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』

温去病的声音,清晰传来,直接在脑中响起,自从功德战衣有成后,隐密传音的效能也大幅提升,在这距离内说话,完全不是问题。

『高阶以上的,会慢慢尝试把神尸炼化,等到踏足地阶,神尸成为宝兵,直接就有现成的宝兵能用,还是与自己交流多年,默契最佳的那种,嘿,知道的,可不是天底下每个地阶都有宝兵可用。』

龙云阃罚Ρ妒挛锟刹凰普狡鳎蟮靡溃胀ㄎ湔吣呐铝飞系亟祝澈笕裘挥写笞诿虐略坏闷嬗觯参幢啬艿玫揭话驯Ρ捶⒒恿α浚锰靡环礁呤郑幢断月淦恰?p> 心魔阁这样的传承法,有伤天和,却也另辟蹊径,用这方式登上地阶的门人,将来都能有一柄宝兵,这已经是堪比大宗门的待遇,甚至还超过了像司马家、十字庵这样的穷派门。

……天生万物,各有其生存的道理,果然生命会各自找寻出路,也各有各的精采啊!

……不过,这些是力争上游的那部分,可那些低辈***的状况,又是怎么回事?那些看起来只是漂亮,战力却不怎么样的女尸偶,身上衣服尽是绫罗绸缎,一个华丽过一个,有的典雅大方,有的***冶艳,领口开得一个低过一个,别告诉我这些都是为了修练啊!

『嘿,一个门派的菁英,当然不用担心泡不到妞,不用怕没有女人,但一个门派不可能个个都是精英,剩下的人,总要找自己的出路,这些死***丝,泡妞没本事,***又没钱,不想天天与手交朋友,就只有投身心魔阁,半夜人家酒店捡尸,他们荒山掘坟了……满好的,人家捡的只能用一次,他们……基本都用半辈子或一辈子的。』

龙云儿听得阵阵恶寒,这些女性尸傀儡,虽然外型亮丽,跟在“主人”身后,给主***大长脸,有些穿着入时,并肩站一起,俨然一双璧人,但无论怎么装扮,都掩饰不了她们眼中无神,面上没有表情的事实。

这也是很合理的情况,中低阶操尸使的能力,顶多能操控人形神尸做一些简单动作,能说几句机械性的话语,已经是佼佼者了,根本不可能有鲜活的灵识与情感,反过来说,能重新生出灵识的神尸,也绝不可能为他们所操控。

但若这么说来……

『发现了吗?这一个个家伙都没有智能,也无法自理,那穿衣、梳发、化妆,这些事是谁在做的?』

这***根本连想都不用想了,龙云儿脑中浮现的,就是那些尸主为自己的傀儡化妆、梳头、穿衣的恐怖画面,更打从心里发出恶寒,心魔阁果然是个很危险的门派,应该被诛灭!

『不过,他们这样的风气,也有好处……至少对我们是。心魔阁里的***丝太多,十有***都是鲁蛇,这种养着傀儡娃娃当人生伴侣的行为,比比皆是,而这种事的独占性又很强……懂的,事关男人的面子;

龙云儿麻木地点头,其实一点都不懂,都已经混成***丝了,你们这些鲁蛇,总不至于还觊觎别人的***娃,想要拿来用吧?

……结果还真的是!

『早期心魔阁开发尸偶技术时,很多人拿神尸当终生伴侣,可也有很多人因红颜惹上祸水,有同辈之间互偷、互用的;有系上师长以研究为名,强行征调学生持有神尸的……反正你要我不给,大家乱成一团,最后就!你捅他戳,下毒兼暗算,还有背叛的,与勾结外人,出卖宗门来复仇的……闹得最激烈的时候,心魔阁殒落了一名天阶,十几个地阶,险遭灭派之祸……』

龙云儿听到都傻眼,就为了这种鸟事,搞到连天阶都殒落?那具神尸到底有怎样的美色?你们这群掘尸狂又到底有多色啊?作为地阶,自己真想大骂一声:你们是练武者的耻辱!

『在那之后,心魔阁痛定思痛,立下严规,绝对不许强夺同门的神尸,也不准长辈用各种藉口,征调或强行检查***的神尸,视神尸为每名心魔阁***最宝贵的个人财产,逾越规矩者,全派共击之!所以……我让用这身分进来,很安全,就算是心魔阁阁主,也不能随便乱动。』

温去病语气轻挑,龙云儿可没有半点安心感,只想尽早离开,越快越好,但两人早已被***人注意到了。

心魔阁门人看到“盖舟曲”,不少人皱起眉头,显然不是个受欢迎的人物,但也仍有与他相同派系的师兄弟,招呼他过去喝酒,却基本没留意到他身后所带着这具蒙面神尸。

温去病毫不避讳,向那边迎了过去,走之前,刻意传音送来一句,『***喝一杯,留在这里,与周围那些姊妹好好亲近亲近。』

传完这句话,温去病飘然离开,龙云儿在心里苦笑。

……自己算是比较传统的女孩子,对于夫君纳妾、另娶之类,大家族中常见的事,早有心里预备,也不只十次百次想过,遭遇类似状况时,自己该当如何自处,才能显得落落大方,不引起非议,

……那时,自己曾以为,再也没有比身处后宫之中,和***后宫中的女子共为姻亲,要更难以接受的“姊妹”,没想到,世事如棋,难测多变,居然真有一种情况,突破自己的想像,超越自己的下限。

……现在,环顾周围的这些“姊妹”,像一堆人体模型多过尸体,自己就站在其中,成为她们的一份子,像并肩躺在停尸柜里,就差没有手牵手了!总觉得……如果有选择的机会,后宫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!

而温去病进入心魔阁***群时,那个气势,简直就像虎入羊群,那些师兄弟都想套话,弄清楚他急速变强的由来,但温去病都轻轻带过,只表示有什么好东西,自己绝不会忘记与师兄弟分享,虽然整理还要点时间,但绝不会太久。

左道邪人之间,没有信任可言,但温去病饧柑旃Ψ颍渌艘膊缓迷谡馐焙蚯钭访痛颍舯频锰保置蝗〉霉彩叮蝗宋笠晕且远朗常蔷痛蟠蟛幻盍恕?p> “上个月,我开了一个新课题,受试体脑子被蚂蚁吃了百分之九十,还活蹦乱跳,这里有点数据,和诸位师兄弟分享一下……”

“喂!你这数据有点乱碍…”

“唉,人家活蹦乱跳的,手当然有点抖,能记成这样已经不错啦,你们将就点吧。”

温去病很快也把话题引开,只要问起大家最近在搞的项目,人人都有说不完的话,急着表现,再稍微透露一点自己正进行的课题,话很快就聊开,气氛也一下就起来,你一言,我一语,那种热络的画面,龙云儿差点以为自己走错地方。

……心魔阁这个门派,和自己最早以为的样子,还真是差好大啊!

龙云儿一下出神,忽然听见后方一声霹雳雷震,一个苍老而愤怒的声音,吼震出来!

“向天发誓,我心魔阁誓诛碎星狗贼,以报欢喜院不共戴天,夺院之仇1

话入耳,龙云儿猛地一怔,碎星团与心魔阁有渊源?碰上仇家了?这事……温家哥哥没提过啊!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