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四章 原来你是那种人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四章 原来你是那种人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

先前温去病所开出的条件,是李月白、夏侯章各自出手,攻击龙云儿三招,做为测试,反正神尸只有耗损,不会疲劳,车轮战差别不大,却不料李月白自行其是,把这赌约当成“接下两人联手三击”来处理,这下情况就不同了。

然而,温去病却从这记偷袭中,看出李月白果然会做人,虽然是暗施偷袭,口中喊的却是第三招,只要接得下这一招,赌约就算完成,说起来这边也不算太吃亏,让人在愤怒之余,不是太难接受。

出手近全力,行事留余地,温去病暗赞李月白的手腕,不过要破我精心炼制的这具神尸,只凭这样,也未免太天真了咦?为什么说是我精心炼制?一下太入戏,连我都当自己是心魔阁的了?

温去病一下分神,李月白的一掌,已朝龙云儿背心打落,这时他留余地的个性又凸显出来,这既然是盖舟曲炼制的神尸,就是心魔阁的战力,自己若真将之辣手摧毁,后头不好交代,所以他的一掌虽然出了全力,却法相未显,天地之力未曾调动。

少了法相运作,这一掌的威力相去何止道里计?也在这一掌打中龙云儿背心的同时,他与夏侯章才顿觉错愕。

那具神尸身上忽然涌出一股阴冷气息,起初有些似真木精元,但透出体后,就是无比浓烈的尸气,仿佛已累寿数千年,饱吸日月精华的古尸。

两人同为尸道行家,立刻暗叫不妙,千年老尸已极为罕有,心魔阁内也没有几具,盖舟曲得了这具神尸,便如此趾高气昂,两人早猜这神尸或有千年级数,却未曾想,是数以千年计。

尸骸一旦过千年,最大的一个变化,就是可能渐生灵识,数千年的古尸,生出灵识的可能不是普通高,如果真具有高度灵识,化为尸妖,基本都可以当成天阶级数来看待。

两人想起这个常识,心中生惧,更现这具神尸的阴冷尸气,陡然拔高,在顶上交织卷动,隐隐约约构结形象。

不是吧?

这具神尸还能凝结破碎法相?还能调用天地之力?

李月白、夏侯章抬头望天,看着那近似龙形,却若隐若现的虚幻形象,虽然不太清楚,可是从那法相中传透过来的,毫无疑问就是龙威,让他们心惊胆颤,原本杀人不眨眼的狠辣凶性,此时就如孩童般恐惧,生不出对抗的意志。

这么强的威势,这具神尸就算还没觉醒高度灵识,成为尸妖,生前也定然是一位天阶,唯有如此,才能在死后还凝结出破碎法相,有限度地调用天地之力。

残缺的法相、有限度的天地之力,照理没法与正常的地阶相比,可是天阶者遗蜕,自有内世界留存,哪怕不完整,两相结合之下,威能仍是恐怖,甚至还能具有部分天阶者的特征。

这绝不是一个可以战胜的对象,盖舟曲怎么如此好运,得到一具数千年前的天阶者遗蜕,炼成神尸?

既惊且惧,李月白、夏侯章全然落在下风,那源源不断自顶上传来的龙威、古老的尸气,都让他们不住想起那些天阶神尸的厉害,这完全不是自己可以对抗的存在,一切反抗意志,都因此迅崩解,支撑维艰。

他们的异状,龙云儿的感受极其强烈,但不能理解为什么,诚然自己正凝运血脉之力,引导尸龙气息,透出龙威,但整个过程,并非一帆风顺,自己小心翼翼,如履薄冰,甚至可以说,若没有船上那几日的特训,自己肯定驾驭不祝

现在的自己,看起来好像很厉害,其实大半力量都花在驾驭上,本身根本是个空架子,他们两人若全力反击,自己肯定***不住,却为何他们竟似神为之夺,半点也不敢动手?难道龙威真的这么可怕?

疑惑难解,龙云儿望向温去病,而这份困惑,温去病心里有数,这全是来自自己擅长说故事,一个牛皮吹得震天响,吓倒了心魔宗的两大高手。

云儿的肉身异常强韧,来自于金刚身的修练尸气与龙威,来自血脉源头的冥界尸龙,这两者分别来看,意义不大,可放在神尸身上,让人以为是龙系血脉、千劫古尸,那直接出现的第一印象,就是天阶者遗蜕,甚至是天阶尸妖。

心魔阁内,哪个***不知道天阶尸妖的恐怖?他们在龙威之下,本已心神动摇,再想到以前听过的那些尸妖传说,直接破胆,心灵生出巨大空隙,哪还能够相抗?

而这成功的胜利经验,将成为自己进入心魔阁的重要资本。

“三招了1

温去病一声冷笑,随手打了一个全无作用的法诀,龙云儿动作一顿,松手放开两人,悄没声息地站回温去病身后,如同一具死尸。

李月白、夏侯章如释重负,站在原处,足足数秒过后,两人这才回复状态,气息稳定,但身上衣服半湿透,活像刚掉进水里,狼狈的模样,不知多久未曾有过。

“两位师兄,我这具堕天神尸,威能如何啊?”

温去病怪腔怪调的冷笑,与盖舟曲的语气全然一致,之前在船上,已听过盖舟曲的声音,刚才又触碰过声带,模仿起来并不是问题,更令心魔宗两人不疑有他。

夏侯章道:“哼!你算走狗屎运了,居然能取得天阶者的千年遗蜕,你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?”

温去病冷笑道:“这种事情,我会蠢到告诉你们吗?但看在同门份上,可以说一句,就算你们现在去,也不会有任何收获了。”

这话夏侯章未有任何怀疑,甚至觉得本就应该这样,换了自己,现了什么宝藏,也不会蠢到把位置说出去,便宜了别人,而那地方被反覆搜掘后,更不可能还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。

李月白皱眉道:“不过,这具女尸生前”

之前龙云儿与夏侯章对拚,那一式近似云龙爪的招数,还有那不完整的龙系法相,都显示了与沧溟龙家的关系,这就算否认都不会有人信,连龙云儿都想不出要怎么自圆其说。

幸好自己扮死尸,不用开口。

“哼!岭南温家的那个女人,让我吃了这么大的亏,蒙受奇耻大辱,我当时就誓要报复1

温去病阴恻恻地冷笑,更似乎难掩心中激动,双拳不觉紧握,“如此大仇,岂能不报?我听说她有龙家血脉,就甘冒奇险,入侵绝地,千方百计才弄来这具拥有龙家血脉的天阶遗蜕桀桀桀,我要让她们知道,羞辱我的代价!知道我男人的雄风1

语气中,有一股隐藏不住的淫秽,哪怕头脸被绷带缠住,仍仿佛见到舌头在底下,如蛞蝓般蠕动,给予人强烈的恶心感受,李月白、夏侯章在流露了然目光的同时,眼中也倾泄出相同的讯息:“你果然是那种人”、“你真***”。

就连在后头装尸体的龙云儿,听着那笑声,看着眼前那背影,如果不是因为还记得那是自己心爱的男人,差点就忍不住一脚给他踹下去

“好吧!师弟你能得到如此神尸,也是你的缘法与因果,旁人羡慕不来,本门有制有度,也不会来谋夺你什么。”

李月白道:“你在这时间点上得神尸傍身,大大增强本门的战力,天佑本门当兴,这次大会上,你可别辜负了师长的期望。”

温去病冷笑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?”

李月白、夏侯章再无别话,转头与温去病同行,领着后头缓步行走的龙云儿,就这么回到了义庄。

在前往义庄的路上,龙云儿不无忐忑,就怕自己扮相不对,随时会被拆穿,而进入义装后,所看到的景象,则让她惊愕到差点傻掉。

义庄是心魔阁据点,里头看到一堆邪人妖里妖气,是预期中的场景,但此刻所见是也不是。

心魔阁基本摆明车马,连掩饰用的伪装人员都省了,大批本门***,就直接在义庄中晃荡,基本就如想像,不是眼中闪着邪芒,就是全身都带血腥味,一看就知道是危险人物,命运之眼如果开启,看这咒怨深深的因果线,此地随时被雷劈了,自己都不会觉得讶异。

然而,这些邪人却有一致的地方,无论身上穿的是什么,外头都加了一件黑大褂,走路扬扬有风,只不过不是阴风就是腥风,腰间都配戴一柄赤红短匕,是各自的身分象征败血邪刃,有些还另外装配几柄看来极快、极利的柳叶小刀,仿佛随时都会抽刀开膛破颅,分割人体。

在这些心魔阁***的身后,基本都跟着神尸,形式也是千奇百怪,有兽、有人,那些兽形的神尸,光是远远看着,就能感受其身上的强大力量与怨戾之气。

但至于那些人形有不少都是女性,容貌都是中上之选,战力却说不上有多强大,而且,这些神尸的操控者,往往都是中下实力的心魔阁***。

呃!

龙云儿忽然能理解,李月白两人刚刚望向温去病时,那个“你果然是那种人”的眼神,到底是怎么回事了?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