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三十一章 搞破坏的真谛(紅包滿五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跟到了既定目标的落角处后,温去病也碰到了少许障碍,就是如何探测内中的具体情报。

“……五德之气,润物无声,放点气息在那三人体内,除非是此道中人,或是天阶高段的大神通者,否则无法察觉,但……这也仅限于什么都不做的前提下。”

温去病道:“透过操作,我有可能引导他们所听、所见的事物,在可操作范围内,完全导出……这些功能,会引起比较明显的波动,以那三个家伙的修为,是还发现不了,顶多疑神疑鬼一下,但如果他们还有长辈在场,情况就不同。”

龙云儿能理解这情况,这里既然是根据地,刚刚又有莽荒殿的高手来拜访,里头肯定有心魔阁的领导阶层,是比李月白三人更长一辈或两辈,心魔阁内的大人物。

“可是,就算再强,心魔阁也没有天阶人物,横竖都是地阶,能比李月白他们强到哪去?李月白他们察觉不到,为什么他们的师长就定能察觉?”

“……弄错了两点,一个召唤师强不强,有九成要看他的召唤兽,而不是他本身,心魔阁这些盗尸专业户,可以当召唤师看待,他们所控制的尸骸,除了人族高手,还可能是异种凶兽……那些东西的感知能力,可不是人类的水准。”

温去病道:“能踏足天阶者寥寥,但被卡在天阶门前的可不少,随着修为的加深,力量也会增加,那些半步天阶的强人,不容小觑,和太一仓促拉上去的那种水货,不能相提并论。”

封神之战时,殒落在太古妖都的天阶、地阶,基本都是七家八门中人,而九外道的邪魔之属,打一开始就对贾伯斯疑忌甚深,也被贾伯斯一路打压、辗杀过来,伤亡惨重,却也因此避过了封神之战的大灭绝,相较于一片萧条的七家八门,九外道的漏网之鱼可能还更多。

温去病道:“……才只是初入地阶,不晓得地阶***之后,那些半步天阶的真正恐怖。”

龙云儿道:“哥哥这么说,肯定不会有错,但……所谓的恐怖是指?”

……姑娘我战斗经验虽然不多,但也算见过***,斗过妖龙,还与仙帝拚过几招,现在说半步天阶很恐怖,这话……没什么真实感埃

温去病瞥了龙云儿一眼,道:“半步天阶与神兵结合时候的可能性1

龙云儿一怔,隐隐觉得不妙,就听温去病道:“躲在外头远远看,也不是个事,还是得要动起来……这样吧,用这几天修行的结果,向那座义庄看去。”

温去病下了指示,龙云儿奉命遵从,缓缓调匀气息,睁开命运之眼,瞳发异芒,朝着义庄之内看去。

早有心理准备,但甫一睁眼,所看见的东西,仍让龙云儿暗自吃惊,原本人死如灯灭,所有因果会逐步消灭,只余寥寥,如坟尝停尸间这样的地方,因果线应该仅有最粗的几条,连结往莫名高处的虚空,可眼前所见,完全不是这样。

整个义庄,被密密麻麻,五光十色的各种线条缠满,何止像是乱麻,根本都成一个大线团了,各种不同的光线,基本都是负面的因果,有的秽深深,有的死意浓浓,各自透发着不祥、危险、凶恶的气息,一看即知,这是非常险亍?p> 其中,还有几道特别明显,如柱子般粗,蜿蜒连向天空某处,最终消失不见的巨大因果,光是隐约透出来的威压气息,就让龙云儿退避三舍,不敢接触。

“怎么样?看到了什么?”

温去病低声探问,心里多少有些复杂,不管自己再怎么自负,手上掌握着一堆超时代技术与装备,但还是有能力极限,比不过龙云儿这种超逆天的怪物,像透观因果线这种事,就算自己真正登上天阶,也还远远做不到。

……但反过来说,有龙云儿在旁,自己等若掌握一个堪比神器的超级道具,如果不妥善利用,那就太对不起敌人了。

龙云儿描述了所见的景象,温去病皱着眉头,试着判断这代表的意义,最后下达指令,让龙云儿避开那几条粗到异常的因果线,另外找寻几条相对粗的,进行窥探。

这多少让龙云儿莫名其妙,但仍依言照做,透过转述,温去病逐一筛选,最后选择了一条寒青色的长线,尸气暗藏,冰冷凝霜,由龙云儿去接触。

……不晓得会是什么样的情况?

先前窥探因果线的经验,基本绝不是舒心畅快的事,那些太强烈的因果,负面情感异常强大,每次窥探,都是一次酷刑加身,自己能全都承受下来,没闹出精神问题,想想也真是不易。

神思透入,龙云儿蓦地看到一个影像,自己站在石台上,却受莫名禁制,动弹不得,三面铁罩,由不同方位朝自己合并过来,每一个铁罩内,都有密密麻麻的无穷尖针,锋锐的蓝紫之芒,不知涂抹了什么厉害毒物,让人望而生畏。

龙云儿本能地想逃,却没这机会,无法动弹的身驱,眼睁睁看着诸多尖***来,数以千计,扎入血肉,穿透筋骨,瞬间的剧痛,想嚎叫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,三面铁罩大力密合,被多枚尖***穿的眼睛,陷入了彻底的黑暗。

尖针中空,血液从里头飞快地被抽取出去,同时又有莫名的汁液注射进来,在无尽的恐惧、惊骇、痛苦中,满腔怨毒之意爆发。

……我一生从没做过坏事,凭什么得此惨报?

……凭什么?芸芸众生,别的人都没事,就我遇到这样的惨事?我救过那么多人,关键时刻,竟然没人来救我,这还有天理吗?

……我要报复!我要杀尽害我的人!我要诅咒全天下没来救我的人!我要让所有人都亲身体会我的痛!我的恨!我的怨毒!

悲与痛怒,充塞胸臆,龙云儿神识同化,想把满腔怨怒都吼啸出来,但在开口的一瞬,耳边轰的一声,极度的炽热,从已经痛到麻木的四肢百骸传了过来,铁罩之外,燃起熊熊大火,一下烤红了密合的铁罩,直逼内部。

千针贯体,放血投毒之后,是毫不留情地烤烧,生人没法想像的痛楚,一下冲击着龙云儿的意识,她几乎听到自己理智崩碎的声音。

然而,即使在这样的冲击中,她也仍感到在自己的意识深处,好像仍存在着另一个自己,自始至终,维持冷静,淡看所发生的一切,像是这些都与己无关。

……是金刚禅定的不动禅心?

……她是她,我是我,她我非我!

当意识到这一点,龙云儿的神识瞬息脱离,回归己身,只觉得浑身汗出如浆,像是刚刚掉进了水里,各处肌肉痛,仿佛打完一场激烈的战斗,而自己嘴里正死死咬着一个东西,幸亏有这东西,刚刚才没叫出声音来,

……真是好险!

咸咸的味道,流在嘴里,龙云儿一下意会过来,确认自己咬在口中的是什么,温去病的手掌正给自己死死咬着,还破裂出血。

对着瞪大眼睛的龙云儿,温去病用另一只手,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跟着,那座义庄忽然发生大骚动!

似乎有什么极大的动静,一下在地底发生,造成的惊爆,震动大地,哪怕层层禁法拦截,仍泄漏出一丝让人寒颤的冰冷气息,内中所蕴含的悲怒与怨毒,就与龙云儿早先感受到的一模一样。

这股力量,肯定是一个大高手,不是普通的地阶,非常强悍……

龙云儿心头震动,然而,另外几股丝毫不逊,甚至更为强大的气息,似凶兽、似尸孩又像神灵,全都充满危险、不祥之感,秽深深,一下涌现,将先前那道失控的气息给压下、***。

跟着,一道黑光从义庄内发出,扫向四面八方,龙云儿吃了一惊,正想动作,温去病一拂手,淡淡的玄黄光芒,无声无息地笼罩两人,继而归化无色无形。

黑光迅速扫过方圆里许,所过之处,草木枯朽,泥土腐臭,转化为毒,但龙云儿与温去病却不受侵扰,虽然脚下的土地同朽,两人未有受到任何影响,义庄内打出这一击的人物,更没能发现两人存在。

功德造物,润物无声!

一番搜索无果,义庄内重新平静下来,但正中央的两间房舍,却瞬息崩毁,塌陷下去,又再次骚动起来,显然是最初那个凶戾气息,失控爆发时造成的破坏,虽然被压制下去,可造成的破坏可无法复原。

……不难想像,事发突然,又是这么大规模的伤害,要说里头没有任何人死伤,龙云儿觉得自己肯定不信。

走吧!

打了个手势,温去病与龙云儿悄没声息地离开,一直走出数里,温去病才问了一句,“还撑得住吧?”

龙云儿点头道:“还好这段时间受的双重特训有效,对痛苦比较麻木,要不然肯定撑不下去,可是那义庄里的……”

“刚好给上一课,风点火,置身事外,这就是搞破坏的真谛。”温去病笑道:“只要用得好,哪怕是还没练成的技能,一样能要敌人的命。”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