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八章 玄黄会心魔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八章 玄黄会心魔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盖舟曲身为左道邪人,又是心魔阁的高手,抽筋剥皮早成家常便饭,不知见惯多少骇人景象,都记不得已经多久未曾有过这样的感受,被眼前所见,弄得遍体生寒,一股股凉气直冲顶门。

整艘渔船,都在自己三人的控制之下,不管什么风吹草动,于理都不可能瞒过自己三人,而在这里的三人中,两名地阶、一名高阶,更三个都是星榜前列人物,堂堂的一方高手,想要在自己三人没察觉的情况下登船,那真是谈何容易?

但这个脸戴凤凰面具的男人,不只无声无息到来,甚至还更进一步,莫名其妙出现,直接从本来并肩而坐的两大高手中间出现,不知怎么做到地挤身进去,搭着他们的肩膀,仿佛多年老友般熟稔坐下,不知情的人看了,肯定以为这勾肩搭背的三人交情很好。

盖舟曲当然晓得事情不可能是那样,而这神秘男子的姿势,更是处于一个最容易受到夹攻的不利位置,只要一个弄不好,将同时受到左、右、前三方攻击,他明知如此,却仍大剌剌地这样降临。

李月白、夏侯章为何不出手还击?是来人武功太高、太奇,他们一照面就已经受制?或者……这一切都没发生,只是遇到了幻术高手,以种种幻象操控自己的意识?

心魔阁的高手,整日开颅、剖心,同样也是玩各种幻术的好手,盖舟曲连忙以熟悉的诸般秘术相验证,鉴定自己有没有落入幻术陷阱中。

几种验证手法一过,盖舟曲心头更惊,检测结果不但证明眼前事实非虚,还发现李月白、夏侯章正各运秘法,联合攻向那名凤凰男。

……他们身躯受制,无法出招反击,只能用精神力夹攻?

盖舟曲未登地阶,精神力算不上强,直接出手,一爪疾扣凤凰男的咽喉,爪还未探至,陡然觉指尖一痛,右手拇指、无名指的半个指节,以不知被什么极其凌厉的东西削断,连点血渣都没剩下。

剧痛加心惊,盖舟曲急忙抽手,震骇至无以复加,顾不得两位师兄还在险境,先从座位上掠退,拉开距离。

船舱不大,退出数步后,背部已撞在壁板上,盖舟曲心惊肉跳,看着那三人仍坐在长板凳上,勾肩搭背,一派亲昵,两名师兄脸色灰白,额上满是汗珠,状态即为不妙。

烛火摇映中,凤凰男的身形有些模糊,仿佛有什么东西罩在身上,似是盔甲一类,又似法相变化,盖舟曲只能约略判断出,那似是一种集刀剑于大成的锐金之气,朦朦胧胧,遍罩周身,稍微接触,就是千刀万剑的切割,自己指头就是给这么削掉。

从气机感应,两名师兄都已经发劲,李月白运起撕心**,夏侯章的吼天功也已发动,这门秘术劲走狂暴,与撕心**相辅相成,两者并作,威力陡增近倍,杀伤力极强,但此刻……这名凤凰男却看不出任何痛苦的模样。

……不是应该心痛如绞,***不止吗?

盖舟曲忐忑难安,却不知李月白、夏侯章更是骇然,他们已联手发动数次攻击,既有精神异力,更有撕心**、吼天功的物理破坏,但无论是怎样的攻击,通通都似泥牛入海,全无功效。

身旁这名离奇出现的凤凰男,整个人虽然存在,却像是一各无底洞,接纳着来自己方的一切攻击,归纳返虚,这***……类似玉虚宫中的高人,但当前玉虚真宗的高手,哪有这么年轻的一位?

“……四海之内,皆兄弟也,在下昂日凤,两位心魔阁的朋友请了。”

略带金属杂音的奇异话声,传入另外三人耳中,李月白、夏侯章都是一愣,听着这个全然陌生的名字,心中困惑。

……昂日凤?玉虚真宗几时有这样一号人物?

……当然没有!你们这一群土鳖!

温去病肚里暗骂,非常满意自己故布疑阵的这些效果,这也是天地玄黄功德战衣完成以来,首次的实质应用。

功德罩体,雷劫不加身,抵抗雷、火属性的攻击,妙用无穷,可用以抵挡***的物理攻击,就没有那么神奇,其实并不是用来对付这场面的最佳选择,无奈当下自己没有别的选择,五德之气暂时只得一脉,还未能凝炼***德器。

但以自己当前的境界,半步天阶,配合玄黄战衣,能提前具有部分天阶特征,运使玄妙,碰到地阶之内的好手,等若直接拿境界辗人。

此刻,别看李月白、夏侯章额上冷汗直冒,似乎已竭尽全力在攻击,其实自己搭在他们肩上的两手,正***他们的神魂运作,让他们无法凝神化法相,更不能透过法相,调用天地之力,相较于正常的地阶战力,等若绑起手脚在战斗,发挥出来的力量,不足平日四成……

勇猛冲锋、悍不畏死,这种打法实在太痛了,还是这种拿境界辗人,大石砸死蟹的战斗爽快,自己以前就超羡慕的,不过,单纯如此,还不足测试出功德战衣的效能,而除此之外,他们刚刚谈到的东西,也让自己非常感兴趣。

……九外道要聚会?

……这倒是新鲜事,虽然九外道彼此间常有业务往来,如浮萍居、星月湖、九龙寨更是广结四方,堪比大商家,与黑白两道都有交易,但那始终只是商业层次,没有那种真正号召各家外道出来***的情况。

……当今天下,九外道因为各自的理由,始终被归类在邪魔之属,这么一大帮邪魔外道,聚拢抱团,肯定大犯正道的忌讳,七家八门不会默不作声,事实上,无论是朝廷还是八门,都绝不允许九外道连成一气,那象征着一股极度恐怖的力量。

现在,九外道的这些邪魔真要聚会了,而自己竟没得到半点风声,事情非常古怪,特别是连九龙寨都有人到了,这着实稀罕,不能不花点心思弄清楚。

心念一动,搭在两大邪人肩上的双手,一下收回,右腕一翻,一件事物滑出,温去病起手一插,就把东西插在桌上。

事发突然,李月白、夏侯章两人肩上、脑中压力一去,被抑制多时的神识运作如常,一下动念,身后骤然法相浮沉。

李月白的身后,展现银辉月相,一弯勾月,银白皎洁,清辉映照;夏侯章则是一头啸天***,发出鸣叫,震荡大地,两人随着法相展现,力量也疯狂提升,一下宣泄,化摧山大力,分左右同时打向温去玻

撕心**的异力,涌向心房;吼天功的狂暴劲道,不但将撕心之力增幅,更猛力去撕扯心脏,还将震波蔓延,肺、肝、肠、胃同受波及,别说是承受伤害,光是那极度的痛楚,就会让人疯癫。

但这惊天动地的两掌,却在将要打中的一瞬,李月白、夏侯章掌心剧痛,一层浅浅的皮肉已被莫名削去,也亏得两人都是地阶,对**的控制远较高阶为强,瞬间决断,隔空放掌,同时藉出掌的劲道反推撤手。

如果稍微再慢一点,像盖舟曲那样,两人所伤损的就不只是一点皮肉,而是半个手掌,等同废人了。

两人慌忙收掌,心中骇然,再看温去病稳坐凳上,周围朦朦胧胧,似乎有什么无形之物在摇晃,他本人却是动也不动,对这两掌浑然未觉,这更将两人吓到浑身直冒凉气。

就算没有贴体而发,这两掌也仍有七成威力,相辅相成后,等于其中一人的舍命攻击,此人挨了如此重击,仍行若无事,就算是半步天阶,也不能如此举重若轻,他到底是什么人?还是不是人?

再往桌上一瞥,一柄短匕插在桌上,正是盖舟曲的败血邪刃,此人莫非是为了送这柄短匕而来?

刹时,心魔阁三大凶人,都感惊疑不定,李月白眉头微皱,正要开口,一股大力由温去病身上涌出,分袭两人,甫一触体,心房如遭撕裂,五脏绞痛,赫然是刚才那两掌被反激出来。

李月白、夏侯章这一惊非同小可,竭力运功化解,身不由主地被击飞,撞到两边船壁上,撞裂板壁,好不容易才险险化消入体劲道,惊出一身冷汗。

……反激回来的力量,只有先前击出的五成,不是全部,也没有增幅。

……幸亏此人留了手,否则我们焉有命在?

相同的想法,闪过两人脑海,就看温去病长身而起,笑道:“大会之事,尤为紧要,昂日凤怕几位多所耽搁,没法及时赶到,略尽棉薄之力,取来宝匕交还,还请心魔阁不要见笑。”

说完,温去病转头离开,但在走出门之前,他略停脚步,笑了一笑,“外头这些脚底泥,用不着的话,还请低调处理,大会之前,莫名其妙死上整船人,恐怕引来不必要的注意与麻烦……当然,只是个小小建议。”

一声轻笑,温去病出门,瞬息就不见了身影,李月白、夏侯章互看了一眼,先是确认温去病当真已离开,跟着,李月白握拳咬牙,吐出了两个字。

“……死曜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