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七章 来而色月踏我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七章 来而色月踏我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血腥的画面,龙云儿这一惊非同小可,自己虽然已经杀过人、见过血,但那也只是双方冲突下的正常击杀,从没有使过什么辣手,什么开脑挖心的,这等毒辣手段,想想也会寒,怎么生在自己身上?

一下震惊,险些心神失守,幸亏不动禅心稳住,这才没有造成伤害,只是冷汗狂流,身躯微颤,被身旁的温去病迅察觉不妥。中文√网★★く.★.m

“收摄心神,勿慌勿乱1温去病道:“精神里看到的东西,可能只是一部分的事实,偏即虚妄,记得把住本心,才能不受迷惑,看透***。”

得温去病提点,龙云儿慢慢收回神念,预备结束今天的修练,或许自己是太累了,以致操作中出现幻觉,为外魔所趁……

不过,就在缓步收回神念,要脱离这根因果线时,龙云儿心头一颤,现这条赤红的因果线,连结自身,而影像中的画面,也转了角度,自己虽然拿着匕杀人,可杀人者的面孔,却不是自身,是一名男子,其貌不扬,却出奇眼熟……

“幻灭人魔”盖舟曲!

他持着短匕杀人,开颅剖膛,满手血腥,居然还一副很欢愉、陶醉的表情,真是看了都有气,而他身边还有些别人,只是与他不同,这些人虽然看不见面孔,不过身上散的气息,很紧绷,也对所进行的这件工作非常慎重,像是种……对于生命的敬重。

自己的身上,芥子环中,还藏有盖舟曲的那柄短匕,又曾经打败过他,说是因此建立了因果联系,那也不足为奇。

然而,当自己察觉到这一点,现与盖舟曲有着因果联系,这条因果线莫名变化,从小指头般的粗细,一下变得如同儿臂,并且迅往前延伸。

虽然目光看不见,但冥冥中的感应,让自己确认因果线的另一端,就落在延伸出去的不远处。

那么多的因果线,自己没有一个感应得到落处,就唯独这个有,所代表的,不仅仅是这条因果牵连自身,最是强烈,更表示……与自己有因果牵连的那个人,就在附近。

……盖舟曲就在附近?这又不是在大都市里,大家茫茫人海中擦肩偶遇,这是大海之上,盖舟曲也从来没和海外有什么关系,怎么可能偶然碰到?

盖舟曲……是专程追赶自己来的?

意识到这个结果,龙云儿急急收了秘法,把自己所窥见的东西,尽数告知伞?p> “哦……还有这样的事?心魔阁的家伙真是不死心啊!也难怪……”

温去病笑道:“他败在手上,这个不打紧,但那柄短匕是心魔宗***的身分证,他连身分证都搞丢了,如果不取回,恐怕没法回心魔宗去,我本来还想藉此机会诱他伏杀,替世界除害的……唔,是我漏算了一层。”

九外道诡秘难测,内中有许多秘法,温去病自己也不敢说尽知,心魔宗***与自身所用的关键器物,有冥冥中的神魂联系,这也不奇怪,配合相关秘法,完全能反向追踪过来。

“这是我的误算……君子报仇,三年不晚,果然是愚蠢的想法,一早斩尽杀绝的话,就没这些问题了。”

温去病着实懊恼,千算万算,无迹可寻的秘密行动,因为一着漏算,直接一开始就暴露了,盖舟曲如此追踪而来,如果还呼朋引伴,叫上许多同门,那现在自己的行踪别说九外道知道,密侦司知道,恐怕大半个帝国都知道了。

龙云儿歉然道:“对不起,都是因为我的失察,才让敌人跟上的。”

温去病哂道:“我们两个走一路,没察觉,我也一样没现,这么说,就是在说我无能了……行啦,想办法吧1

龙云儿苦笑道:“我们现在才察觉,后头可能早跟了心魔宗的大队人马,这哪能有什么办法?而且,这里又不是6地,是海上啊1

“海上又如何?”温去病似笑非笑,“尸龙也是龙,我从来没听过龙会怕海的,更何况,碎星团转战各地,该不会以为……我们没打过水战吧?”

追在陶氏商船后方数十里的,是一艘渔船,乍看之下,似乎很普通,甲板上渔民走来走去,头戴斗笠,船舷上还挂着鱼网与鲜鱼,没有任何异状,如果是常在这片海域活动的人们,甚至还会认出这些渔民都是熟面孔。

但只有实际也跟着上了船,近距离面对面,才会现,这些渔民个个眼神不对,明明是纯朴百姓,眼神却极为凶恶、阴郁,像是一伙要出去***的野兽,身上兽味多过人味。

在这些渔民的脑中,意识浑浑噩噩,只有一个简单的念头,就是勇往直前,追上数十里外的那艘船,然后,等待下一个命令。

被单一化处理的精神,浑然没有意识到,有一双冰冷而疯狂的目光,频繁在他们每个人的心头掠过,确保他们的状态稳当。

“哼!这些脚底泥,一点小事都做不好,划得这么慢,真是死有余辜。”

船舱内,盖舟曲胸前、头脸都缠满绷带,层层叠叠,上半身几乎成了木乃伊的模样,更散着浓烈药味,愤怒的目光,宣泄着胸中怒气。

“哈,等到我们追上前面的船,把那女人拿下,取回你的败血邪刃后,这些脚底泥你爱怎么处理都可以,但在那之前,他们可不能任由你乱动,否则,没了他们,难道你要自己划船?”

揶揄的语气,来自盖舟曲对面的两个人,一个四十出头,脸上有井字疤痕,异常沉默;另一个三十七八岁,满面春风,手上还拿着一把巴掌大的小摺扇,不住风,意态潇洒,两人都是身穿黑长大褂,服装特殊,看上去也不像是什么高手。

但只有盖舟曲才晓得,自己是如何不易才请出这两名师兄,如果不是时间点特殊,师门急召人手,牵涉到心魔阁内的势力消长,自己就是砸出再多利益,也请不动他们两人。

吼天人魔夏侯章,五年前的星榜第十位,退榜后踏入地阶,修练心魔阁的吼天功、焚身诀,平日沉默蓄力,一吼破天。

碎心人魔,李月白,三年前的星榜第八位,在撕心上成绩卓越,连著作下好几件骇人听闻的大案,震动七家八门,退榜后也被视为派中精英,地阶中位,有可能在两年内,成为心魔阁百年内最年轻的地魔。

这两人如今都是心魔阁中走路有风,受同门仰望的人物,自己本以为轻取温家之后,就能与他们比肩,没想到踢着大铁板,颜面尽丧,若不是自己还有利用价值,说对他们两人来帮手,直接就会被他们清理门户了。

盖舟曲道:“最新的星榜榜文,龙秘书列名十五,自然不入两位师兄法眼,但她擅长金刚禅定,先天上对我派诸多妙法有抵御之能,两位……”

“若盖师弟对我们没有信心,直接举掌自尽即可,我们也不用走这一趟,丢失了败血邪刃,非得取回不可的又不是我们……”

李月白笑道:“不过,对这位龙秘书,我们是真的感到兴趣,修练金刚禅定有成的高僧难得,女子之身更是万中无一,无论是活捉或是死逮,她都是我们的上好素材,既然有机会,肯定不会放过,但除此之外……”

夏侯章的目光瞥向盖舟曲,上下打量,心里寒的盖舟曲暗恨,自己之前遗失邪刃,又被他们两人找上门来,原本要清理门户,自己提出与他们分享迅己身增强的秘密,他们为之意动,这才随自己前来,杀人夺刃。

现下,一个用言语提示,一个用目光冷瞥,都是在提醒自己说话算话,假若夺回邪刃后,自己没法给他们一个满意的交代,他们绝对会贯彻初衷,把自己给干掉!

……哼,到时候,就把你们往太一那边推,让你们两个自以为是的东西去和太一玩玩,看看是谁笑到最后!

盖舟曲心中冷笑,表面却问道:“这回本派临时急召主力***,在鹰扬郡内***,不知有什么要事?”

李月白笑道:“何止?这回的召集令,遍及诸外道,易水坟、星月湖、浮萍居都有使者到来,就连素来中立的九龙寨都有人到,可不是的事。”

“什么?”

盖舟曲大吃一惊,虽然已知两位师兄来找自己去开会,必有要事,却想不到事情规模有这样大,这听起来简直就是九外道的大会了。

正要开口再问,沉默的夏侯章脸色忽变,像查觉到了什么,跟着,李月白也笑不出来,变了脸色,长身而起,但还来不及做出动作,就重新坐了下来。

看着李月白坐下来的身影,盖舟曲的瞳孔瞬息紧缩!

……他并不是一个人坐下来的。

在本来并肩而坐的李月白、夏侯章之间,忽然多了一个男人,两手分别搭在两大人魔的肩膀上,就这么极亲昵地坐下来。

男人的年纪好像很轻,嘴角带笑,脸上,一个凤凰造型的黄金面具,粲然生光。

“……来而色月踏我,大家好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