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六章 成功率很高的大方向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大荒西朝屠龙一役,计画之外的变化,让温去病见识到身边这女人的危险,为了防止恶化下去的最糟状况,他有了一些想法。

“最近找机会干个几票,存点钱之后去找太一,给换点秘笈来练。”

“啊?”龙云儿讶道:“我的金刚身,才刚刚掌握金刚战身,五蕴也还不纯熟,都需要时间再练习,要到纯熟还不知多久,更何况,就算这些都练到大成,也还有九阴玉简,里头的道门秘传我很感兴趣……那天九少的演武,也让我获益匪浅,多学了一部分云龙爪……”

长长一串,龙云儿真心觉得,手边的上乘武功太多,也不是好事,根本连练都没时间去练,每一件都是天下一等一的传承,埋首其中练个几十年都不敢说能彻底掌握其中一门,更别说都练成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即使自己有时间都练,但还有必要再去换什么武功吗?

“练功不能贪得务多,逐二兔者,不得一兔,但选择时若配合自身天赋,能收事半功倍之效。”温去病道:“的状况,就是这样。”

龙云儿皱眉,自己已经知道,温家哥哥最初替自己的设想,是让自己顺着九阴玉简,与他一起走双极轮的道门路子,会走上金刚身之路完全是香雪的专断独行,想要替山陆陵找个传人,同时用佛门武学***血脉邪祟,但这些……与自己的天赋有什么关系?

而且,当前的武学体系,说到天赋就是血脉力量,自己的血脉力量可不适合拿来发挥碍…

温缺初的想法,是打不过总躲得起,只要把血脉封印,避免使用,冥界尸龙不会注意这比绿豆还小的残渣,那些***大能,虽然神通盖世,不过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眠,沉眠状态下的们,做不到钜细靡遗。”

龙云儿默然不语,自己神识入侵黄泉秽土时,所见到的情景,确实是一条与世界近乎同化的沉眠巨龙,而自己在那里一番闹腾,肯定已经引起尸龙注意,更别说自己命运之眼觉醒后,时时睁眼使用,等若与冥界尸龙分享视野,会没注意到自己才有鬼咧!

温去病道:“避无可避,就正面迎战了,冥界尸龙擅长因果之道,得到命运之眼,也有这方面的基础,这是非常罕有的奇缘,在这方面做强化,事半功倍,而且,后头对上冥界尸龙,这也能成为的利基。”

龙云儿闻言苦笑,无论自己怎么有天赋,怎么超越此道高手,那也是得自冥界尸龙,如果要拿这本事回去对付冥界尸龙,百分百是武神面前耍大刀,巧匠门前弄大斧,死有余辜。

不过,这条路是必须要走的,就算比不上冥界尸龙,可了解此道的相关玄妙,知己知彼,才知道该小心什么,否则遭遇时,两眼一抹黑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“哥哥是打算,后头向太一兑换因果类的秘术来修练?”龙云儿问着,温去病点头道:“嗯,大方向是这样,以前团里有几个成员,也是血脉出问题,其中还有比更猛的,为了抗拒血脉源头的吞噬,他们都用类似方法做抗争。”

……这条路有前辈走过?碎星团有类似经验?龙云儿心头一喜,“他们都成功了吗?”

“嗯,九个人里面,有五个人成功了。”

温去病的答得斩钉截铁,龙云儿心中大定,那代表起码有一半的成功率,问题并非无解,却没注意到温去病的眼神闪烁。

……与血脉源头的抗争,犹如蚍蜉撼树,先天上就极端不利,那九位弟兄很努力地挣扎,仍有四人在过程中遭到吞噬,成为神魔显身,另外五名……在自身事已不可为的时候,舍生取义,在战场上壮烈牺牲,宁死也不让自身意志被吞噬,令神魔的吞噬功败垂成。

……贾伯斯专门爱拿不成熟的技术出来***,就像开了一扇大门,初期大家受惠,觉得门后的宝藏好多好棒,把门越开越大,等到发现门后还藏着大怪兽,急急想要关,已经来不及了。

……血脉觉醒这技术,本身就是个还没吃透的东西,人族得到这技术,欣喜若狂,有了足够的力量一抗神魔,但焉知那些神魔中的大能不是也欢喜到吓呆,惊心于这些盘中的主菜,居然主动往身上抹了酱后,往自家碗里跳?

这些事,随着自己的研究深入,越来越心有所感,但看龙云儿一副信心大振的喜悦模样,还是先别打击她为妙。

“嗯,成功的机会超过一半,希望很高。”温腮以千万别放弃,要坚持,坚持为胜利之母。”

龙云儿振奋地点头,“我一定努力,不会让温家哥哥失望的。”

看这神情,温去病暗自苦笑,只能默默祈祷祝福。

此刻两人所在的船只,是一艘陶氏商号名下的商船,带着两人往东北航行,前往鹰扬首府,预备在那边登陆,再取到帝都。

除了陶氏商号自家的货物与人马,船上还有一些零散客商,采办了货物,支付了运费,一路乘船同行,有些会停留在鹰扬首府,有些则会持续北上,前往傲龙郡行商。

要前往傲龙郡的商贾,所携带的货物基本都是海外商品,这些帝国本土所无的新颖物品,传到北方去,能卖高价,获益数以倍计,但沧溟龙家轻贱商贾,也不重商业交易,王公贵族见到珍稀奇物,有时迳自宣告没收或出手抢夺,令商贾损失惨重。

为了保障安全,够胆去傲龙郡贩售舶来品的商家,不是背景雄厚,扛得住龙家人的恶意,比如货物早被龙家某位大人物明言订购,有谁想抢,就不是商家不答应,而是那些大人物会直接怒跳出来,这自然没人敢动,再不然,就是商家已走投无路,把这看成最后一搏的机会,自然也是无惧。

温去病与龙云儿稍作改扮,行为低调,没有蠢到躲在船舱,闭门一步不出,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模样,而是时不时上甲板走走,并肩看海,男的搂着女的腰,亲昵依偎,十足年轻小情侣。

这样半商旅、半游客的年轻男女,着实不少见,身后多半还有背景、有相当武力,普通人不愿招惹,也不会特别留意,成了最佳的保护色,虽然这对男女看海的时间长了点,比较奇怪,可是船上人员各忙各的事,也没人特别留意。

殊不知,这对年轻男女看的虽然是海,可眼中所见,却是全然不同的东西。

“命运之眼,能看因果线,但因果之道的玄妙,绝不只是单纯在那边玩连连看而已,看得到因果线连往何处,看得出人身破绽,还要更进一步,看到因果线里的东西,每一道丝线的内部是什么?包含什么东西?”

温去病的话,在耳边轻声回荡,龙云儿睁开眼睛,由于特殊镜片,眼瞳的变色被遮盖住,她眼中出现许许多多的丝线,分别从自己身上、这艘船上,往不见尽头的大海彼岸延伸出去。

这些都代表着自己、船上旅客,甚至这艘船本身的莫名因果,但到底代表什么,由于看不到连结的对象,自己是全然看不出。

接着,依照温去病的要求,自己尝试将意念透入那些细线,甫一碰触,无数画面纷至沓来,天旋地转,险些身躯瘫软。

“守住!窥看因果线,需要非常高的精神修为,地阶有点小孩玩大车了,但金刚禅定有成,应该能守得住心神。”

温去病的话声传来,说得肯定,龙云儿却不敢做如是想,因为比较弱的因果线,如风中残烛,仿佛随时会断,经不起自己以神念探入,而那些经得起自己探测的,都是比较强烈的因果,这类事件常常包含着极强烈的爱与憎。

当神念透入因果线,接触到里头的画面,那并不单纯是影像在脑中闪过,连当事人的悲、痛、怨、憎、怒,甚至遗憾与不甘,都会瞬息传来,如喧腾的洪水,冲进自己的心灵。

如果不是金刚禅定有成,不动禅心稳固,这些负面情感的激流,肯定把自己的心冲得乱七八糟,无可挽回。

从这些因果线中所见的影像,很多都是当事人的遗憾与牵挂:借了亲朋好友的钱出来经商,必须要成功的决心;杀人犯案,登船逃亡的惊恐;出海远行,家中妻女幼儿的依依盼归……这些强烈而鲜明的情感,都能一一得窥。

倘若没有金刚禅定的修行,就是身成地阶,也无力抗衡,接触不了几条因果线,就会精神错乱,出现幻象,自己确实在这上头占了便宜。

接触因果线,窥看内部的讯息,承受精神冲击,这就是当前最好的练习,但当自己预备再看完一个便休息,突然传入脑中的画面,却是自己手拿***,将一个全不认识的陌生人开颅取脑,剖膛挖心,这一惊,险些当场走火。

……我……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来?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