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五章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龙云儿一直以为,就算决定要离开,但温家这边千头万绪,舍利塔都盖到一半,也不可能说走就走,没想到,温去病只让她收收东西,自己却连包袱也不拎,完全一副立刻就能走的样子。

“……我们做这行的,本来就随时都可能家破人亡,我自己都不知道让多少人因为收拾东西慢了,来不及跑路而***光,哪可能自己也重蹈覆辙?”

温去病哂道:“芥子环很好用的,大小家当都放里头,随身带着,想跑路都不用收拾。”

龙云儿忍不住道:“全身家当都放芥子环里随身带,跑路当然是方便,可万一搞丢,岂不是损失惨重?”

话出口,自己也觉得好笑,如果是真正的大高手,芥子环这等随身之物,哪可能会搞丢?就连失窃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,这话未免问得蠢了。

然而,温去病却像想起了什么,脸上微微一红,道:“那些是无奈的损失,可以不计。”

……看来,这种不名誉的惨事,还真的发生过,就不晓得那一次造成了多少的损伤?

龙云儿记下了这件事,心里则好奇另一点,就是随身之物可以不用收,但偌大的温家,难道说都不用说一声便走?

“……我与在叔、玺鸿他们早就约定过。”

温去病在房中墙上拍了一掌,留下一个掌印,“当看到这个掌印的时候,就启动应急模式,他们会尽力掩蔽我的形藏,直到藏不住为止,于此同时,做好撤退的准备,只要有什么感觉不对,就立即撤往预定地点。”

虽然没明说,龙云儿也听得出来,所谓的预定地点,就是海外,那是帝国势力所不及之处,无论温在乎、温玺鸿都有随船出海过的经验,躲去海外,就算没有***势力庇护,单纯隐姓埋名想躲,也很难被找出来。

“本来,应该是我前脚走,后脚就让他们消失,就地不见的,但现在舍利塔盖起来了,还搭上了金刚寺,不用那么急着跑,就姑且让他们自己判断状况吧,再说,嘿,金刚寺也不是吃素的……靠!我忘了,他们真是吃素的1

龙云儿道:“温家哥哥早有准备,那我就不多言什么了,可是小书妹妹,还在等我们的消息,我们就这么走,都不通知她吗?”

温去病道:“我晓得,一直希望我与她维持好关系,藉此连结封刀盟,但在我而言,封刀盟可以结交,可以相互利用,却不可以信任,尤其是坐在最顶上的那一个。”

龙云儿道:“是司徒刀尊?哥哥觉得信不过他?”

温去病的笑容,骤添苦意,“我曾经相信过他,曾经以为他值得信任,但最终他教会我……我是个***!而人最终只有自己能信。”

龙云儿为之默然,碎星团覆灭时,帝国百姓惊慌错愕,很多碎星团的支持者无力相助,都期望司徒刀尊出面,九级天阶的他,不但有足够的力量***一切,本身更是公义的代表,如此兔死狗烹,不公不义之事,他断不会坐视。

当时,也有传闻,司徒无视已经离开封刀盟,赶往帝都,要替碎星团出头,但传闻始终只是传闻,一直到最后,司徒无视也没有出来,这让那些碎星团的支持者也开始存疑。

以司徒刀尊与碎星团的情谊、以司徒刀尊的侠义,如果碎星团真有冤屈,司徒刀尊绝无可能坐视,他自始至终没有露面,会否……有问题的是碎星团?是碎星团真的藏纳垢,伤天害理,司徒刀尊这才坐视其覆灭,连带残存者被追杀,他也不管不问?

碎星团在战时的所作所为,争议颇多,司徒无视的沉默,让原本支持碎星团的人们都开始动摇,转趋沉默,龙云儿记得,连当时的自己都为此着急:刀尊您为何不出来?您不出来,他们就没救了啊!

等到最后,仍不见司徒无视出来,自己当时的失望之情,到如今还记忆犹新,自己的感觉都那么深刻,更别说身为当事人的温家哥哥了,他能够克制住心中怨与恨,只是把司徒无视列成拒绝往来户,没有向他复仇,也没把这份怒恨牵连到司徒小书身上,已经是近乎圣人的表现了……

当着温家哥哥的面,自己甚至不敢说“或许刀尊阁下有什么苦衷?”,这话若出口,后果不堪设想,因为要讲苦衷,难道在这件事里头,有谁比眼前这男人吞了更多苦?有更多的苦衷?他体谅别人的苦衷,谁来过问他的苦?

“那……能不能把小书妹妹分开看待,封刀盟是封刀盟,小书是小书呢?”龙云儿轻声道:“小书一直很努力想赢得我们的好感,非常热心,我觉得,这是一份难得的用心,不用刻意往上头浇冷水。”

温去病看了龙云儿一眼,一副“真麻烦”的眼神,停了几秒,这才道:“好啦好啦,我留张地图给她,只要她脑子没病,就能跟着找来。”

……都要跑路了,你还有时间画地图?不是行迹要保密吗?你不带人上路,留地图给人,这听起来好像不靠谱啊?

龙云儿心里嘀咕,但温家哥哥有了决定,自己当然不会质疑,就匆匆回房收了点行李,放在芥子环里,就来与温去病会合。

两人即刻出发,两个时辰后,司徒小书造访温府,没见到龙云儿,却被温在乎延请入内,交付一封书信。

司徒小书阅信时,温在乎已经退了出去,尽管老人未有多言,司徒小书还是心中有数,温去病与龙秘书应该已经离开,幸亏还留了封信给自己,否则真不知要去哪里找人?

……走之前记得留信,不枉大家小伙伴一场,自己的苦心没有白费!

心中宽慰,司徒小书打开信,发现里面是一张地图,说得更清楚一点,是一张路线图,然后,她就整个傻掉了。

地图上,有两个点,分别写着:温府、帝都,然后在这两个点之间,画了一条直线,示意从温府到帝都,再然后……就没有了。

……这算是哪门子的超简略路线图?就算找个三岁小孩来画图,也很难比这更糟糕吧?

司徒小书苦笑起来,有一种强烈被耍弄的感觉,不过,心里出奇地没有一点怒意,隐约也能明白温去病的想法。

温大哥与龙家姐姐,彼此间恐怕还有很多秘密,不适合给人知道,有自己这外人在侧,他们诸多不便,会独自离开,不难理解,自己硬是要跟,反而是强人所难,他们肯留个字条,表明要去帝都,已经是很当自己是同伴了。

……况且,当年爷爷对碎星者见死不救,这件事连自己都耿耿于怀,温大哥嘴上不说,心里不可能没芥蒂,他这个人一向满记仇的,现在这样……已经很好了。

最理智的作法,就是配合他们,大家去帝都碰面,不过……自己也有自己的坚持,若想不给人一直甩掉,就要向他们先证明,自己是个很难甩掉的人,前往帝都的这一路上,且试试看自己能否把他们追上、找出来吧!

暗自握拳,司徒小书立即出发,也不向温在乎告辞,甚至也没回港市中的落脚处,直接出门后,就消失在茫茫人海当中。

司徒小书试图找出温去病,而她也晓得,温府周围看似平常,其实到处都是眼线,无论是密侦司或朱家,还有那些因为温家崛起,开始重视领南温家的大小势力,派出的眼线,早就遍布温府周遭,监看温府人员的进出,留意温府有什么异常状况。

不过,温去病若要偷偷离开,这些监视根本没意义,以温家生意的特殊性,若说温府底下没有几条秘密地道,别说自己不信,周围这些探子也不会信,毕竟就连自家封刀盟,都没少干挖地道的事,温家又怎会不干?

牵涉到这方面,素来就是攻与防的交互竞争,一方挖起了地道,另一方监视时,就要带监测周围地下的道具,数里之内,地下有什么大动静,马上会被捕捉到,而挖地道的一方有鉴于此,则要配合种种灭音道具来逃跑……

攻与守的背后,是双方技术力的比拚,而只要牵涉到技术力,自己就不用替温大哥担心,他肯定能瞒过各方耳目离开,自己该要设想的,是他成功离开温府,消失于人群后,到底会去哪?而自己又要怎么把他找出来?

这个问题,着实困扰着司徒小书,而她做梦也想不到,此刻的温去病,已经远海上,与龙云儿一起乘船破浪。

“……不、不是要去帝都吗?”龙云儿看着前方茫茫白浪,不由错愕,“我们怎么出海了?”

“……走直线,并不是最快的路。”温去病笑道:“我乘船出海,绕个圈从别处登陆,看看还有谁追踪得上我?”

龙云儿苦笑道:“七家八门的探子,基本都出不了海,可是他们有些超出人力的追踪秘法,防不胜防,单纯躲到海上,未必有用吧?”

“说得对1温去病冷笑道:“这就是带同行的理由,用的命运之眼,看看我们身上的因果牵扯,循线反查,我不信还有谁能追踪我们却不被发现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