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四章 旅程再启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四章 旅程再启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司徒小书冲到温府时,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,连着几次事件下来,温府上下都心里有数,这位封刀盟大小姐与自家如今关系匪浅,可以当成半个自己人来看待,所以,看见司徒小书风风火火闯来,没人想栏,就这么让她直冲进去。中文网★√★.く√★√.m

偌大的动静,哪怕门口没人拦,仍会惊动里头的人,还没等司徒小书冲到内堂,龙云儿就主动迎了上来,司徒小书一见人,马上停步,抢着问道:“龙姐姐,温大哥呢?”

龙云儿摇了摇手,道:“别太大声,家主已经睡下,还没醒……恐怕要到傍晚才会醒了。”

司徒小天色,益皱眉,时间已经日上三竿,是什么样的大懒虫会睡到这时候?

心头困惑,司徒小书低声道:“我刚刚看了最新情报,韦士笔未死,在帝都行刺失手,被擒下狱,我一看这消息就匆匆赶来,温大哥他……”

“我们昨晚就知道了。”龙云儿苦笑道:“浮萍居的情报,比官方管道的传递要早半天,家主看完了这情报后,就把文件一抛,去……赤壁大街那边,玩到天亮,才不醒人事地被抬回来,我伺候他睡下,一直睡到现在。”

“赤壁大街?”司徒小书皱眉道:“都这种时候了,他去赤壁大街干什么?***查查?”

司徒小书转身欲离,却被龙云儿拦住,后者一脸尴尬,道:“千万别,家主他只要去赤壁大街,就很放纵,以个性,他在那里做些什么,最好别知道,别过问。”

似懂非懂地点头,司徒小书道:“他知道韦士笔的事,就跑去赤壁大街狂欢到天亮?这算什么?是什么意思?”

“……就是这意思了。”

龙云儿只能苦笑,昨晚温去病接了浮萍居情报后,脸色整个铁青,握着文件,甚至克制不住本身力量,瞬息碎成满室的纸花,四下飘散,表情扭曲,虽然一句未,可身上散的肃杀气息,让人不敢搭话。

跟着,他没留下任何交代,就冲了出去,自己追到门口时,前往赤壁大街的马车已经出,自己如往常那般,在府里等了他一夜,备妥的热水与热茶,凉了又换,如是多次,直到天亮,才等着他满身酒气,不醒人事地回来,伺候他洗脸、喝茶、宽衣后睡去。

整个流程一如平时,自己最近早已做得很熟练了,从一开始心里多少有些纠结,到后头什么都能处之淡然,今早的一切与平常似乎没什么差别,温家哥哥也没什么表示,但自己确实有感觉,温家哥哥已经做好了某个决定!

无论他做的决定是什么,自己都会等着他说出,并且忠实追随,就只怕……他什么也不说,自己一个人忽然消失,独自去干,所以,这两天肯定要把人盯紧了。

“龙姐姐,上星榜了,他们太小看,只排在十五。”司徒小书道:“得意宴很快就要举行,和我一起上帝都吧,以我的力量,绝对能在得意宴上风光一把的,也想让温家光大门楣,名动天下吧?”

“我只是好奇为什么用了一个也字。”

龙云儿笑吟吟的反问,让司徒小书的声音一下哑掉,还想说话,龙云儿已经道:“稍安勿躁吧,一切等家主醒来再说,小书这么风风火火赶过来,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我们和碎星反贼有什么关系呢!好吧,其实也有啦,我们就是靠抓他们维生的。”

一语点醒了司徒小书,自己心急之下的举措,显然乱了方寸,而且,这还不是为了担心这两人的安危,倒像是急于向他们讨好,这真是……

“那我等你们的消息1

话说完,司徒小书头也不回地离开,既然知道自己举措不妥,那就立即补过,快来快去,也还可以起到惑人耳目的效果。

龙云儿看着司徒小书远去,微笑着摇头,这名小伙伴一旦成了伙伴后,还真是可靠,真不愧是司徒刀尊的孙女,完全继承了祖父的仁义心,只可惜……温家哥哥对封刀盟表面友善,实则冷淡,不晓得这是什么道理?

现在,只有等温家哥哥醒来再说了,他不是装醉或是作态,是真的喝到不醒人事了。

在旁人看来,这位温家主人一向胡天胡地惯了,跑出去饮酒作乐,倚红偎翠,狂喝到天明,这根本是家常便饭,没什么稀奇,连自己都已经看到习惯了,可这回不同,自己确实感觉到,温家哥哥是藉着这样的放浪形骸,掩盖一些东西。

……还算不上恐惧,但是这个男人……紧张了,他藉由这种把自己玩到挂的放浪行为,追求一个完全放空的机会。

……作出这样的行动,恐怕……当温家哥哥彻底放空,清醒过来之后,就要有重要决定了!

……他并不需要我的建议,就等他清醒过来后,作出他的决定吧!

龙云儿抬头望向大兴土木中的温家庄园,还有那座兴建中的高耸舍利塔,暗自感叹。

……就连自己都看得出来,风云骤变,此刻一动不如一静,拿着满手好牌的时候,没必要急着入场,或是把牌打出去。

……温家哥哥殚智竭虑,千辛万苦营造出来的大好局面,恐怕就要被打破了,真是可惜碍…

龙云儿暗自做好了心理准备,在当天的傍晚时分,她捧汤进入温去病卧房时,就看到一直酣醉在床上的人,已经站起身来,来到窗边,精赤着上身,望向天空。

凄艳如火的夕阳,照在身上,温去病的表情一派悠然,似乎正在思索什么,为之出神,看在龙云儿眼中,这样的温家哥哥,俊美得近乎炫目,自己都快要没***视了。

“……云儿。”

顺风飘来的一声叫唤,龙云儿为之惊醒,再看向温去病,见他一双眼眸精光闪烁,已经完全清醒了。

“东西收收,要走了喔。”

“啊?”

不是没想过这可能,但温家哥哥决断得这么快,自己还是很吃惊的,此时离开,要去的地方只会是帝都,而帝都可不是说去就能去的,说得更直接一点,那绝对不是去了之后,想回来一定回得来的地方……

西北之战,连番凑巧,最关键的筑城物,偏偏是由温家哥哥亲自送去,加上事后听他叙述,属于那个人的江山社稷图,分别出现在无神铺地下、狼王庙外围,更有天神兵被封压其中,这种种线索……怎么看,自己笨拙的脑子都只有一个***,那个人未死,正藏身帝都,掌控着一切。

温家哥哥的隐藏身分,可能早就暴露在那个人的眼里,死了几年的韦士笔,在此时忽然传出消息,怎么看都有陷阱的意味,此去京师,搞不好就是自投罗网,十死不生。

“……温家哥哥也知道可能是陷阱。”龙云儿试着确认,“这时候上京,理智吗?”

“不理智1温腮以我才花了一晚上,整理心情,反覆确认。”

……你整理的方法,就是灌醉自己睡一天?这法子跟理智有一毛钱关系吗?龙云馈?p> 温去病道:“我们很可能已经暴露,这次密侦司找上门来,就是一个警讯,背后那只手已经在动了,即使躲在这里不动,事情也避不了的,更何况……我再也不想失去任何一个弟兄了。”

龙云儿点点头,打从听到出事的是韦士笔,自己就能猜到温家哥哥的决定,现在的他无疑也擅长谋划与隐忍,但本质上,他冲锋队长的角色真没白干,就是一个任性而冲动的人,要不然,当初不会在许都的拍卖会上,猛砸一万金币买下自己。

也只有担任他内侍的工作,朝夕相处后,自己才晓得,在他翩翩风流公子的潇洒形象下,其实常常晚上做恶梦、冒冷汗,半夜惊醒坐起。

……那么胆大无畏、手段通天,那么令敌方晚上难以安心入睡的一个人,自己居然常常恶梦?这事若非亲眼常见,说出去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。

……碎星团的崩溃,京城的那一晚,给他的精神造成严重伤害,深留在他体内的与其说是恐惧,更多的……恐怕还是遗憾吧!

……看着众家兄弟一一惨死在面前,无能相救,什么人也救不了的遗憾!哪怕全力杀出血路,护住的少许人命,也如同掌中沙,拼命去握,仍从指缝流逝,最终什么也没能留下。

有这份遗罕韦士笔的消息传来,这个男人不可能还坐得住,能够放空一日夜,反覆思考后才作出决定,这已经是非常理智的行为了。

龙云儿牵起温去病的手,笑道:“云儿很高兴,温家哥哥没有扔下云儿,独自上路,这是对我能力的认可,我还是很能帮上忙的呢。”

温去病耸肩道:“一方面是能力,一方面……状况不是很稳,如果留一个人在这里,出个什么意外,整个力夏达港变成黄泉秽土,那就糟糕,想想还是带着一起上路吧,即使有什么染,起码也是整个帝都一起倒楣,比较公平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