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三章 星榜的新排行(紅包満五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帝国之内,大批涌现的地阶、高阶武者,搅得整个局势一片大乱,所有人都知道,一直以来大家所熟知的星榜,甚至月榜排行,都可能要因此大变。

星榜素来是新人榜,名次变动剧烈是常事,尤其是后五十名,基本月月有变动,或是实力提升,或是殒落身亡,各种频繁变动,人们都是习以为常,甚至当笑话来看。

但从星榜前五十名开始,就属于一个比较固化的阶级,能列名的都是经历连串战斗,千锤百炼上来,各有惊人本领,甚至还有家族门派势力全面倾注,想要往前进个一名两名,都相当困难,除了个别奇遇,常常只有前面的人因故脱离排名,才能有连进几名的机会。

星榜排名,乍看之下,好像只是一张江湖战绩榜,实际上,七家八门,甚至黑道帮会,都对自家子弟有要求,只要能登上星榜,或是名次前进,就有相应的奖励,而在外历练接工作时,星榜排名也代表着身价,名次越高,收取的报酬也越高,简单一张星榜,背后各种利益,层层连结,编织成一张盘根错节的大网。

这回大量地阶、高阶人物涌现,实力大变动,整个星榜被冲击得一塌糊涂,这张网乱成一团,几乎整个帝国都在等待,全新的星榜布,把秩序重新建立起来。

每个月,三榜都会公布一次最新的榜单,这次的大变动生,到预定的布日,不足十天,许多人都怀疑,短短时间内,有没有办法出一张全新且可靠的星榜,这背后所需要的,是极其强大的情报能力。

日、月、星榜的调查与撰写,现在的负责单位不是别人,正是密侦司,由里头一个秘密单位编写,完成之后,报上皇帝御览,并且通传天下。

密侦司作为李氏皇族的忠犬,接收了碎星团的旧资源,又得到朝廷的全力倾注,编织出一张网罗黑白两道的大网,在情报方面,确实有傲视帝国的本钱,这一回也不负众望,星榜布日一到,全新的榜单,一下炸翻了整个帝国。

耀宇朱门在港市的一座豪宅,被拨为司徒小书与其随从的暂时住处,全新的榜单第一时间送来,让司徒小书在看完后,皱着眉头,一时不语。

来此探访的朱鼎宇,接过榜单一看,既悲且喜,悲伤的是……原本排名七十六的自己,直接榜上除名,掉出星榜百名排列外,这是奇耻大辱,但无奈形势比人强,想不接受也不行。

“师妹,……星榜第九啊1

朱鼎宇连看了榜单好几眼,确认所见无误后,道:“从二十八名直接跃升至第九,一下跳了十九名?星榜给的评价好高1

榜单上,在司徒小书的名下,写着清楚的资料。

“姓名:司徒小书。”

“武功:地阶后段,近***,修练乾坤刀,三王斩有成,家学渊源,于西北一战中,作战英勇致残,离奇伤愈后,功力莫名大进至地阶后段,疑有不明奇遇,实力深藏;在力夏达港,孤身对峙龙六朝、龙初九,被评为地阶近***,疑已完成诛仙斩,并合理认定有天阶杀招。”

“战绩:于力夏达港法相之争,敌住龙初九、龙六朝,判断实战力能挡两人合击。”

“排名:第九位。”

“绰号:苦行刀主。”

“身份:封刀盟少盟主。”

对榜单上的这份资料,司徒小书先质疑的,是倒数第二行,“苦行刀主?我什么时候有这绰号的?谁取的?密侦司这票东西,还随便给人取绰号的?”

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朱鼎宇尴尬道:“好像是***有一次和我等***开玩笑,说练刀至诚,近乎苦行,如果有朝一日登临地阶,外号可叫做苦行刀主。”

“还真有这外号?”

司徒小书有些懊恼,一方面是觉得这外号揶揄意味多过赞赏,自家老爸怎么好死不死,偏偏取了这种绰号,温大哥看完榜单,肯定会笑;另一方面,密侦司的情报探察,居然做到了这种地步,父亲他随意一句戏言,也没几个人在场听到,竟然被他们捕捉到,还用在星榜上,这份情报力实在惊人。

“……这帮阴沟鼠辈,确实有一手。”

司徒小书喃喃说着,看了一眼师兄,又再看一眼榜单,有不少自己的熟人都变动了名次,龙初九到了第十,武战豪贬至十九,自己的老对手司马冰心则到了二十,除此之外,还有初入榜就排行十五的龙秘书。

“姓名:龙秘书。”

“武功:地阶初段,修练金刚身、金刚五蕴,疑为沧溟庶出、袁家旁系,似受金刚寺秘密栽培,大力金刚击、金刚指、金刚印,具已登堂入室,金刚禅定初步练成,可能身怀天阶杀招,或天阶装备。”

“战绩:于力夏达港轻败『幻灭人魔』盖舟曲;与龙初九周旋巧胜半招。”

“排名:一十五位。”

“绰号:金刚暴猿1

“身份:岭南温府内侍、***兼姬妾。”

内侍、***兼姬妾?

司徒小书扬了扬眉,这话还真是有够不客气啊,如果让龙姐姐看到,多半也要生气?不过,真会生气吗?自己一直拿捏不准她与温大哥的关系,搞不好密侦司旁观者清,事情真是如此也未可知……

想着这个,司徒小书的脸微微一红,自己居然也变得如此八卦了……

朱鼎宇叹道:“人比人,气死人啊,短短几个月前,我还和那个龙秘书交过手的,一转眼她居然登临地阶,直接排到十五名,幸好她只是胜了没出全力的龙初九半招,如果胜了不只半招,她的名次就不只十五了。”

司徒小书摇头道:“没出全力?龙姐姐也一样没全力以赴,真动起手来,别说光一个龙初九,就算他两叔侄齐上,也未必挡得住她一招。”

朱鼎宇讶异道:“没搞错?龙秘书有这种实力?她看来不像这么强啊1

……九头妖龙当初也这么想!司徒小书暗暗想道,当初九头妖龙丧命的惊天一幕,至今仍难以忘怀,几乎都要成了自己的一个梦魇,那么恐怖的天阶妖龙,吞食地阶高手如蝼蚁,却因为龙姐姐身上的异变,死得不明不白,那份力量如果用得出来,别说星榜排名,就算星榜全体齐上,也不够她一招杀的!

而且,不只是龙姐姐,自己的排名也嫌低了,第九名的这个位置,是看自己与龙初九、龙六朝法相气势对峙,并推测自己练成三尊诛仙斩后的战力,据此排名,但自己现今的实力何止如此?

当初穿越到大荒西朝,顶替剑公主,完成剑公主壮志未酬的突破,上了地阶的人是自己,不是剑公主,并不是自己单纯继承剑公主功力那么简单,而后,自己不但把鎏金剑气完成,推升至青铜层次,又练成分光化影剑,这些本事自己可还没机会用出,如果用了,榜单上排在自己前头的那八个,起码要扫掉一半!

“不过……龙杀一、袁丰之……有硬底子的还是不一样啊1司徒小书道:“他们两个占据星榜之,也已经数年了,这回后头的名次大幅更动,他们两个还是稳如大山,无人能撼动,这就是本事了,咦?第三名的这个王众生是谁?是退之师兄吗?”

朱鼎宇道:“并不是,王师兄在西北之战中受重伤,一时难愈,为了避免被人趁虚下手,藉以成名,所以从星榜中退出,暂不列名。”

司徒小书皱眉道:“那这个王众生是什么人?天府王家的新秀?”

朱鼎宇叹道:“就是之前的寒心上人,还俗后改回出家前的姓名。”

这名字司徒小书一听就有反应,手不自觉地按向刀柄,寒声道:“此贼若撞在我手里,定斩他项上人头,祭我腰间宝刀。”

朱鼎宇道:“传说他已投身密侦司,虽然密侦司没有承认过,但想杀他,恐怕不易,而且……”

话说到一半,朱鼎宇顿住,想到寒心上人凶名赫赫,自叛出天府王家,杀出玉虚真宗后,不知有多少黑白两道高手栽在他手上,之前排在星榜第四,都被认为是刻意打压的结果,小师妹不过名列第九,居然这么信心十足地说要杀他,难道……她的实力还远不止表面看来这样?

“……怎么还有一个信封?”

匆匆看完榜单,司徒小书现还有个信封搁在旁边,顺手拆开,本来还以为会否是月榜的新榜单,可仔细一看,登时被上头的字,惊得件从掌上飘落。

“……荒唐!他不是早就死了吗?怎么……还在人世?而且还被朝廷擒住了?”

喃喃自语,司徒小书一下回神,没等朱鼎宇捡起件阅看,自己直接冲出门外,也没召来属下备马,迳直施展轻功,用最快度奔向温府。

……韦士笔尚在人间,这消息是真的吗?最重要的是,温大哥若知道这消息,会有什么反应?这件事自己只能直接去问本人了。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