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二章 其实我是个很八卦的女人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武苍霓道:“专程来找我,就是要问温去病的事?但有关他的事情,现在都快家喻户晓,我这里并没有***的新情报,好像没必要特别往我这里跑一趟吧?至于实际相处,和他一起的时间,还长过我吧?”

话说得堂堂正正,武苍霓心里却有点虚,表面上,自己与温去病的接触,对这个人的了解,仅只如此,但事实上,看过封神台的自己,已强烈怀疑他与碎星团的关系,甚至说得更明确一点,是他与山陆陵之间的关系。

这些话,是绝对的秘密,除了与温去病当面确认,不能说给任何人听,当然更不能让冰心知道,甚至,要阻止她往这边去查。

如果温去病真是碎星团的同志,那此刻出现的大势,就是他苦心营造的局面,左拉右扯,缔结盟友,制造出这有利于他活动的大势,自己有必要暗助其一臂,可不能让冰心去搅黄了。

司马冰心道:“只是问他的话,当然不用跑来问,我现在随便街边抓个小孩子,问三藏法师传经温去病的故事,都有人说得出来,我想问的是……”

话到嘴边,司马冰心冷清的神情,多了一丝绯色,好像很难把话说出口,停在那里,武苍霓沉住气,等待她说出口,足足等了半晌,才听司马冰心道:“听说,他们家……他身边还有一个女侍从,叫秘书什么的,与他非常亲近,那个女的……是什么样的人啊?”

吞吞吐吐,像用足了全身力气,才把这些话说出来,但武苍霓入耳,却着实吓了一跳,一开始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东西,当意识过来后,她感到一阵恐慌,比听见司马冰心要去找温家麻烦更惊恐。

“不行1

重重一掌,武苍霓拍击在桌上,直接打塌了桌案,刚刚批阅好的公文,粉碎四散,偌大动静,惊呆了坐在面前的司马冰心,也让外头的守卫闻声闯入。

“武帅……”

抢入书房的守卫,看见武苍霓与司马冰心隔着一张烂桌子对看,双方都表现出一派淡然的表情,一个轻咳两声,一个冷若冰霜,轻抿了一口茶,不像是有要动手的样子,也不像是冰心小姐终于火起来要刺杀武帅,便只有匆匆告罪,而后离开。

司马冰心看着守卫离开的背影,眉头微皱,“也太夸张了吧?这算什么?连桌子也打烂?”

武苍霓轻咳两声,掩饰自己的失态,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失控过,对于正试着挑战天阶的自己,简直是奇耻大辱,天晓得自己是为什么这样惊怒交集的?

司马冰心喝了口茶,摇头道:“我不过就是问个问题……这是什么反应?堂堂武帅,被个问题吓成这样?”

对于这嘲弄,武苍霓眼神转为漠然,淡淡道:“喜欢上了温家主?”

“咳!咳1

正喝茶的司马冰心,一口呛喷出来,大力咳嗽,老半天之后,才用仿佛见了鬼的神情,望向武苍霓,“……说什么啊?我、我怎么会喜欢他?说那什么大实话……呸!胡说些什么啊?”

看司马冰心的态度,武苍霓反而冷静下来,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没错。

……冰心这孩子,平时在家里、在师门,都被捧得好高,也都摆着一副不食人间烟火,冷清若仙的高姿态,仰慕者无数,走到哪里都有人争着讨她欢心,拥护者数目多过司徒小书何止百倍,说是同辈中风头最健的一个都不为过。

……但实际上,这孩子难得用真性情示人,总摆着假面具的结果,让她连朋友也没几个,明明是花样年纪,生活却沉闷得一如苦行僧,确实是无趣得很,哪怕追求者众多,她紧闭的心扉,不为任何人开启。

……在这情况下,一个机敏多谋,诡变百出,又处处压着她的成熟男子,诱出了她的真实性情,确实是能够打动她,也难怪从没谈过感情的她,会把温去病当成一个特别的存在。

……只可惜,这位温家主人,确实是个太特殊的存在,作为碎星团为数不多的幸存者,还隐藏得那么好,背后定有大志或大图谋,绝不只是单单想活下去那么简单,冰心这么单纯的一个人,非常不适合与他搅在一起。

……冰心聪慧却率直,而温去病这人的心性尚未可知,从过往轨迹看来,恐怕也是个为达目的,无所不用其极的人,冰心与他走得太近,万一成为他利用的工具,那就危险了,而从个人的心情来说,温去病若真与山陆陵关系匪浅,他所进行的大事,自己决不允许冰心去破坏!

“……那个人是干什么出身的,很清楚。”武苍霓淡淡道:“司马家忠义传世,身负司马家的希望,不能做出有辱家声的行为,姓温的……”

武苍霓边说,边看着司马冰心震骇莫名的表情,实在说得连自己都牙疼。

……还真是衰到不行,我怎么说起这种连自己都讨厌的话?强调男女双方门不当,户不对,这不是故事书中反面角色的台词吗?怎么被我抢来说了?

司马冰心皱眉道:“也会在乎门户问题?可当初,是堂堂神都武家的大小姐,我哥不过是司马家一名普通子弟,你们也不门当户对啊?”

……不是为了的安全,我也没想过自己会说这种话!武苍霓暗自想着,表面上,当然得板起面孔,道:“今时不同往日,我必须替整个司马家着想,是司马家的第一千金,有什么行差踏错,让我怎么对令公交代?”

司马冰心道:“都说今时不同往日了,他有大恩于金刚寺,等于有大恩于我司马家,不管他以往做过些什么,都可以不计。”

武苍霓道:“不管他之前干过些什么,那他今后呢?温家的生意还在继续,他仍然是个人贩子,司马家可以还一个人贩子恩情,但不可能和一个人贩子结亲。”

司马冰心道:“不用扯那些有的没的,我不过就是问,那女的是什么状况?又没要问别的意见,爱说就说,不爱说……以为整个平阳城里,就只一个见过那女的?”

说着,司马冰心就要起身离去,看那架势,大有在平阳城中掘地三尺,也要挖出情报,不把天捅破,誓不罢休的势头,武苍霓一看状况不妙,唯有设法先把人稳祝

“……那名秘书,据我所知……是温家主房里的姬妾。”

一句出口,正转身离开的司马冰心,动作一下停住,慢慢回过头来,一字一字地道:“……说什么?”

“我不愿告诉,但……那位秘书,名为侍从,实是侍寝的姬妾,而且……”

武苍霓每说一句,司马冰心的脸色就难看一分,周围的气温也迅速下降,隐隐结出冰晶,听到最后一句,更忍不住抢问道:“而且什么?”

……老天!请原谅我,一军之帅,居然在这里和小丫头造谣胡扯,搞这种八卦的工作!武苍霓暗暗咒骂自己,正色道:“我探过口风,那位龙秘书,是温家主的房里人,随行侍寝,而像她这样的人,在岭南温府……不下五十名。”

“五、五十名?”司马冰心眼睛瞪大,口中吐着寒气,“好……好家伙,真不愧是人贩子,这……这是真的?”

……没,纯粹是我胡扯的,苍天垂怜啊!武苍霓斩钉截铁道:“千真万确!最新的消息,他与封刀盟进行连结,正在商议联姻。”

“联、联姻?”司马冰心如遭雷击,险些一下坐倒,跟着又反应过来,“封刀盟能联姻的只有一个吧?他……他要跟司徒小书……他怎么那么没眼光啊?”

说到司徒小书,火气上来,司马冰心向着桌案的位置,一掌拍下,却忘了桌子刚刚已被打塌,这一掌下去,碎裂的桌子又被连地打成坑,还封冻起来,成了一个冰坑。

武苍霓看见这反应,暗暗松了口气,如此一来,这丫头至少不会立刻冲去岭南找人,再之后,她不是回玉虚真宗继续修练,就是上京参加得意宴,而自己则要抢在这时候,找机会与温去病见个面,问清楚该问的东西,也要警告他与冰心保持距离。

司马冰心脸色一阵阴晴不定,就要往外头走,武苍霓道:“且慢1

“做什么?”

司马冰心不解回头,就看见武苍霓打开身后的箱子,取出一本薄博的书册,传了过来,伸手接住一看,赫然是一份残缺的乐谱,明白她的意思,张口就要拒绝。

“先别急着说不。”武苍霓正色道:“这其实是你们司马家的东西,是兄长一位……亲戚的遗物,传到樵峰手上时,已经不完整了,如今传回给,希望能有所领悟,重光司马家的威名。”

听到这秘笈是司马家之物,司马冰心皱了皱眉头,终究没有拒绝,而仅仅是将秘笈拿在手里,自己就感受到里头的东西,极为高明,非同小可,这番人情可不协…

双方一时沉默,外头一名兵丁送来最新的军报,武苍霓接过文书,只看第一眼,表情就变了。

“韦士笔遭擒?什么鬼?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