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章 早已疯狂的人生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章 早已疯狂的人生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对温去病来说,虽然眼下要弄宝兵出来,无论是买或是租借,都所费不赀,着实肉痛,但自己当初的全盛时期,赤手空拳可碎宝兵,平时装配的都是神兵与神器,要说自己把宝兵看得有多稀罕,自然也是不可能。

密侦司上趟偕龙家同来时,用宝兵释放气息,鱼目混珠,充当地阶武者压阵一事,瞒得过别人,又怎么瞒得过早把这手玩到烂的自己?毕竟,最先搞出这一套的,正是碎星团!

当时,敌方与盟友都吃准了碎星团人力匮乏,麾下高手太少,调度时常捉襟见肘,贾伯斯就下令,搞出这种用宝兵来充数的技术。

宝兵作为地阶级事物,自然有煞气存在,但毕竟不似神兵那样,已生出自我灵识,煞气虽有,要像寻常地阶武者那样,充满生人灵动的感觉,那可差得十万八千里。

自己绞尽脑汁,和韦士比、尚盖勇多番钻研,好不容易才找出线索,褒丽妲什么的就不用提了,那家伙尽会添乱,在这事上头全没屁用。

“……知道完成这技术后,我要干什么吗?”

已经忙到两眼发昏,才刚从战场上厮杀归来,连口冷饭都没来得及吃的大汉,情绪进入亢奋状态,对着几柄贴满符咒,正在处理中的宝兵,笑到癫狂。

“……我……我才不管你要做什么……”

同样双眼赤红,已经七天七夜没睡的韦士笔,发出的声音,同样没有理性可言,在此之前,他殚智竭力,说动龙、虎、朱、袁四家联合出兵,并且策反数名妖王,配合与魔族开战,立下奇功,但回来之后,甚至没能睡上一会儿,就直接被抓来这里配合研究。

“我要杀了那个人!一定要杀了他!老尚,我们一起干好吗?”

“废话!重点难道是杀不杀吗?是怎么杀!红烧还是白灼?呜呜呜……再不杀他,我们真的都要死了……我好想退下去养个伤,总是新伤添旧伤的,下了战场还要来帮忙打下手,呜呜呜……”

“我也是!那个人压根没把我们当同类看的,呜呜呜,什么四武神嘛,连奴隶都不算,是被当成牲口在用的……我还宁愿受伤受不停,直接伤重死掉算了,我一直没有得睡……上次连作梦都梦到自己在睡……呜呜呜,这样下去,真会死人的1

当两大武神在那边满眼血丝,一下流泪一下笑的,被烦到受不了的自己,那个同样打完一场险死还生的大战,又连续十二天没睡的自己,忍不住开口斥责。

“到底是不是来帮忙的?来打个下手而已,怎么抱怨得好像是你们在干活一样?在那哭屁啊?我还想要哭咧1

“阿~~山~~你是怎么挺过来的?这种日子,你到底是怎么受的?不但挺过来,还这么淡定,你简直就是干活之神1

“老尚说得对,阿山,你是怎么做到的?有什么秘诀可以教吗?我可以跪求,或是裸求1

“裸你们两个浑球啦!这种事哪有什么秘诀的?我也是***无奈啊,就……受伤重了,又总死不掉,想直接断气算了,可气还没断,那个人又直接拉我来干活,说了很累想睡觉,就直接灌我药,药灌久了,就开始又哭又笑,又哭又笑久了都还疯不掉,就认命干活……啊!或许我很早以前就疯掉了吧?现在站在这里的我到底又算什么咧嘻嘻嘻嘻嘻嘻……”

记忆中,那天自己很淡定地把这一串话说完后,两名本来正在装疯卖傻的战友,忽然就沉默下来,跟着,好像感到很羞愧一样,分别在自己肩上拍了拍。

“抱歉,是我们两个做得太难看了。”

“阿山,让你看笑话了,我……我和阿比去做事了,不吵了。”

那次的事,令人难忘,但说到底,也不过就是无数次疯狂加班中的一次,并没有多特别,至少,那个人压根就没管过。

总之,自己三人成功开发出了这技术,让当时的碎星团得以虚张声势,用一堆并不存在的高手,偷天欺敌,连打了几场胜仗,并在后来,用这来反欺敌,对付那些以为宝兵除了释放气息欺敌外,别无用处的敌人。

当欺敌的战术使用频繁,为人所知,敌人开始对这种虚张声势嗤之以鼻,觉得可以把弱小的碎星者一口吞掉,结果,多柄宝兵真的化成同等地阶,联合出手,组阵将他们击杀。

用假象来迷惑敌人,用持续的假象来麻痹敌人,当敌人自以为了解,己方需要他们所知道的事物,就利用这份自以为是,将他们埋入早挖好的坑中。

“……回想起来,往事不堪回首啊1温去病道:“言归正传,密侦司携来的那三件宝兵、宝器,我看不上,这次因为不想打草惊蛇,过多***密侦司,我也当作没看到,没设计吞下,可如果他们再来惹我,那就不好意思了,我连兵器带人都一口吞下去1

狭小斗室内,别无旁人,就只有温去并龙云儿两人,在经历早上一番闹腾后,松了口气的温去病,在自己房间里,接受龙云儿的***。

司徒小书不在,温去病回忆前事,随口说了几句,龙云儿听着他的叙述,想像韦士比、尚盖勇当年的风采,不由神往。

听得出来,尽管同为战友,但尚盖勇、韦士比明显十分有身为年长者的自觉,温去病遇到什么事,他们都抢着来分担,哪怕本身状况也极差,还是执着地站在前头,大有保护年幼弟弟的架势。

这种感觉,别说外人不知,就连碎星团内部都没几个人读得出来,因为山陆陵既是第一武神,形象又是那么高大威猛,普通团员又怎么会想到,如此魁梧伟岸的钢铁卫士,居然在这份兄弟情中是***。

“听起来……尚队长、韦队长,当初都很宠温家哥哥啊1龙云钦姘涯愕钡艿芸矗俊?p> 温缺初我们开始组队的时候,他们见的我是真面目,就一直把我当***看,我对他们说,我叫山陆陵,没说真名,他们也没在意,直接在那边以兄长自居……两个都是,其实挺傻的,常常都要我帮忙收拾善后。”

回忆那段过往,温去病嘴角带笑,似乎有些不以为然,但表情却整个柔和下来,龙云儿看在眼里,暗自了然。

……温家哥哥平时极少提及,但看来,他与尚盖勇、韦士笔两大武神的情感,不会弱于香雪多少,对当时流离失所,漂浪江湖的他,是真的把碎星团当成家,将始创成员都投射家人的情感,所以,他们遇难,给他的伤害才这么大,也对那个人的背叛,加倍的咬牙切齿……

“其实……说到去帝都,我多少有些畏惧。”

忽然冒出来的一句,吓了龙云儿一跳,侧眼望向温去病,只见他怔怔出神,表情并不舒服,似乎陷入某种回忆,当下小心道:“是……因为那一夜吗?”

“……多少是吧,我本来以为自己什么都不怕的,后来才发现,原来创伤症候群这种东西,我也是会有埃”

温去病自嘲笑了笑,道:“但亲自往帝都走一趟,是必要的,而现在也到了不能不去的时候,耽搁了这几日,也算做好了准备……”

对于帝都之行,温去病不敢丝毫轻忽,六年多前的那一次,自己与同伴们坠入陷阱,落入一张早编织好的大网,焉知这回不是?

为了不重蹈覆辄,就要进行各种准备,不光自身实力要提升上去,更要多结外援,不用他们仗义出手,只要能在私底下给点方便,或许便能救命。

封刀盟、金刚寺,都可以拉上点关系,甚至沧溟龙家,都可以有些往来,这个当代坐二望一的大世家,素来不会真心臣服谁,无论局势如何演变,他们的小动作都很多,虽不可能成为忠心可靠的盟友,但反过来对麒麟李家也一样,自己完全可以在互不信任的前提下,与他们各取所需。

当初的碎星团,就是在刻意引导下,把路越走越窄,不但外头没有朋友,连可以信任的交易对象都得罪光,天下皆敌,哪怕没有李家设局歼杀,也不可能存在长久,这点,自己该要记取教训的。

“五德之器里头的功德之器,我已完成,足够与天阶周旋,但要踏足天阶,还欠少许,如果能再完成一件五德之器,就十拿九稳。”

温全这些事一时急不来,而前往帝都的事,也不能再拖,等舍利塔完工,我们就找理由动身,唔,浮萍居等一下会送最新情报过来,好像还会有最新的星榜名次,我很看好喔1

龙云儿闻言莞尔,也颇为好奇在最新的星榜榜单中,会否有自己的名次?

只是,当榜单送到,温去病铁青的脸色,紧捏着报告的手指,龙云儿再一次体会到,什么是人算不如天算,而情报中所传递的那个消息,更让她当场惊呆。

……碎星团余孽韦士笔,行刺皇族未果,被捕候决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