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九章 猿与龙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九章 猿与龙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温府前院,两道身影,一道稳稳站立,如同崇山伟岳,屹立不摇;一个却如云中神龙,飘忽不定,围绕着巨峰出击,每一爪都具石破天惊之威。

龙云儿、龙初九当众切磋,虽然说是点到为止,但双方都是地阶,龙初九更是星榜前列的厉害人物,这一番较劲,双方甫交手便妙着纷呈,让观战者暗暗赞好。

龙初九的云龙九现,已登堂入室,原本只是招式精奇多变的云龙爪,在他手上显得气象万千,时而诡秘莫测,时而光明正大,忽如疾风骤雨,忽如朗朗清日,变化无定,看得人眼都花了。

比龙家武学变化更多的技巧,不是没有,但龙初九的每一变化,都带着一种行云流水的味道,稍沾即变,全无窒碍,仿佛表露出来的这些变化,全都只是一个巨大整体的微末小节,打出去的力道有一成,留而待发的仍有九成,故而能稳能变,偏偏打出去的每一击,还都如石破天惊,强猛之至。

“……云龙九现,真不愧是龙家绝学,龙九少已得个中三味了。”

司徒小书低声赞叹,“不知他龙体圣甲的修为如何?听说云龙九现、龙体圣甲两门神功的修练,会相互干扰,难以兼练,否则若有圣甲加持,他的爪劲会比现在更凶狠。”

龙云儿下了场,没有陪在身边,司徒小书孤单单站着,感觉自己像个外人,又看温去病身边也无人,不自觉地站了过去,补了空位。

这纯是无意识的举动,当自己站了过去,那个男人的面孔近在眼前,咳嗽的气息都喷到身上,这才惊觉不妥。

……自己一个女孩子家,彼此又只是普通朋友,这么靠近过来,还靠得那么近是甚么意思?太不庄重了!

……龙家姊姊平时与他那么亲近,是因为两个人之间早有暧昧,我与他可只是普通朋友,作出这种动作,他会不会误解了?把我当成……那个意思?

越想越是尴尬,司徒小书正想补上两句解释,就看温去病自顾自地说起话来,“……星榜的榜单资料,龙九少出手迅捷,向来速战速决,这回的打法,挺不一样啊1

司徒小书一怔,回过神来,仔细看龙初九的进攻路数,虽然各种意象,气派非凡,但以实战来说,确实花巧太多。

……难道,是因为双方说好点到为止,他存心卖弄,在众人面前展示本身的卓越实力?或者……

司徒小书轻声道:“与其说是展示,不如说是演武,向龙家姊姊演示沧溟武技的诸多奥妙,这是还温大哥你的人情吗?”

温去病微微一笑,不置可否,道:“再看看。”

交出的考卷显然得了大叉,司徒小书不敢大意,凝神观看,蓦地生出一个念头,“他是在诱龙家姐姐出手?”

对这***最有深刻感受的,就是身在局中的龙云儿,自己与这位堂兄之前交过手,对他云龙九现的威力深有体会,他也对自己的金刚身甚为苦恼,这回一交手,就察觉这位堂兄有备而来,已拟妥了策略。

纯为战斗,当然是速战速决,可此回目的是验证血脉,就有不同的策略,他藉由云龙爪,一一演示云龙九变的奥妙,普通人看了,只觉得百变千幻,奥秘深藏,可自己看在眼底,血脉登时受到***,全身气血涌动,难以自制。

奔腾的气血,呼应着对龙之血脉的召唤,力量狂涌而出,仿佛连身上每一寸相应的肌肉,都要不由自主地颤动。

这是沧溟龙家开发的秘术,以血唤血,增加血脉觉醒的成功率,也能透过相互间的吸引,辨查潜藏血脉的浓度,如果是龙氏正朔,纯血的嫡系,在这强烈共鸣下,藏也藏不住,自然就血涌如沸,难以自制。

……不过,自己已不是血脉初醒的雏儿了!

龙云儿心神一凝,金刚禅定发动,整个人如同化身枯木,气似川流,心若古井,灵台犹如照见明镜,将外界的牵引一一断去,平复身心,体内气血稳定下来,再不受外部影响。

对面的龙初九,连变多种爪势,始终攻不破金刚身的坚固防御,先前说好点到为止,对方还是女子,他自重身分,穿心、开膛之类的招数不便使用,只打得郁闷至极,又见龙云儿在云龙九变演武下,没有半点血脉奋起的征兆,心下不由纳闷。

……难道……她虽是龙氏庶出,龙血却极其稀薄,传到了父母的另外一脉,觉醒的也并非龙血?

……若是如此,自己叔侄这趟岂非白来了?

……不成,还是得作最后一试!

连攻无功,龙初九骤然收招,目光一厉,“当心!接我这一式1

一声提示,龙初九力量急催,全身气劲充盈,法相浮现,先是一股莫名龙威,横扫八方,震慑万灵,跟着,一尾无角的赤色螭龙,浮现身后,口中隐约有大日浮沉,大日真火不住垂落,空气焚灼,脚下地面也瞬间焦黑。

如果不是龙六朝、司徒小书、密侦司两名统领,分别都张开防御气墙阻挡,光是这一波地阶的烈焰冲击,就可以把数百米的前院,连带大门,一起轰掉,直直烧到对街去,而龙初九的攻击,在火焰焚烧中轰出。

云龙九变穿天变!

所有力、劲、气高度集中于一爪,迅猛兼备,在出手的瞬间,明显可以看到,过强的气劲,撞击周遭大气,空气出现堆叠、挤压的现象,却被高速突进的一爪,狠狠破开,如龙穿天钻云,势如破竹,直贯面前。

处于半禅定状态下的龙云儿,心若明镜,映照周遭,每一个细微变化都以极慢速度在心头闪过,世界近乎停顿,但哪怕如此,这直袭面门的一爪,在眼中仍快到惊人。

刹那间,袭向面门的仿佛不是五只手爪,而是一条货真价实的火龙,张牙舞爪地噬来,若给击中,就算金刚身也承受不起。

想保命,只能……

挡!

龙云儿气劲一催,由半禅定的至静,转为战意昂扬的至动,动静之间的变换,一身金刚力如山洪暴发般宣泄,法相也随之展现。

在法相朦胧成形时,早先发生过的一幕,再次重演,龙云儿双腕上的万古江山钟,大量吸收真气,随即又释放出来,全身力量都经过江山钟洗涤了一遍。

这个变化,外表难见,***人所能见到的,就是龙云儿朦胧的法相一阵晃动,最初展现出来的,是一头金红双瞳,墨黑色长毛,身躯伟岸如山的擎天暴猿!

生物的本质上,猿猴肯定不是龙的对手,但这只暴猿却是例外,仰天咆哮,目中有股邪戾凶恶的气息,仿佛来自九幽,怀藏着对生者的怨恨,举足跺地,震动乾坤,双臂擎天,能撕日月。

彼此法相的体积相若,但在这股威势之下,龙初九忽然有种乌云罩顶的感觉,心神略分,无懈可击的一爪穿天变,出现了破绽,龙云儿双掌交错,十指结印,一击打出。

金刚五蕴金刚印!

两强对撞,高度力量集中的穿天变,撞上同样凝炼的金刚印,一者奔驰狂放,一者内敛深藏,剧拚之下,龙云儿娇躯一晃,斜退半步,稳稳撑住;龙初九则如箭坠飞,落出二十多米外,凌空转折,身法轻翔潇洒,折回原处。

“承让1

为了不再继续打下去,龙云儿率先拱手止战,龙初九对于自身一击被挡住,感到不忿,可基本目的已达,若要为此再打下去,又觉得战意缺缺,思考片刻后,他拱了拱手,道:“秘书小姐的金刚身,深得真传,佩服。”

龙初九心高气傲,但当众和龙云儿硬拚一招,突破不了她的防御,如果还要强装没事,那才真是极度的耻辱。

“……真是遗憾。”

龙六朝摇了摇头,喟然一叹,大为可惜,这个龙秘书能与龙初九对拚,不落下风,代表有足以相抗龙家精英的实力,如果能纳入龙家,接受家族的资源与培训,日后必是家族强将。

不过,法相是假不了的事实,她的法相是猿猴,不是龙相,代表虽然有龙家的血脉,却极稀薄,被体内***的血脉覆盖,不能以龙家庶出子孙的身分接回,虽然龙家也有招揽外姓高手,可那仅是作为手下使用,这姑娘有温家、金刚寺庇护,怎么可能为之所动?

虽然可惜,但目的既达,龙家两人也不嗦,立即说了些场面话,告辞离开,但走之前,他们瞪视着密侦司的两大统领,内中含意不问可知。

葛长歌、方山也不愿继续在此自讨没趣,匆匆拱手后,暂且告辞。

“……呼,不请自来的家伙,总算都***了。”

温去病摇了摇头,司徒小书道:“他们把那些金银也带走了,你不怕他们拿走了后,不再送新的来?”

“怕啥?”温去病笑道:“有封刀盟大小姐、金刚寺***作见证,还怕他们黑了我的东西不成?再有坏心,我下次连他们那三件宝兵也吞掉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