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三章 血脉之变阻道难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三章 血脉之变阻道难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法相之为物,在百族大战之前,并不是地阶武者的“标准配备”,像今日这般地阶战必展现法相的情形,在数十年前,是非常难以想像的。

血脉觉醒技术,被大量使用之前,踏足地阶难度极高,即使千辛万苦,拚了命踏上去,也只有极少部分******特殊,或是特殊资质的人物,才能因为初步与“道”相合,显出法相。

在那时,开辟法相,基本就是未来通往天阶的同义词,能在地阶层次便展出法相,都是万中无一的极品之才。

碎星团带来的血脉觉醒技术,之所以迅速为人接受,并且广为流传,与这方面的大力宣传,关系甚深。靠着血脉之力,不但踏足地阶变得容易许多,而且晋升之后,绝对附带法相,一经发动,俨然就是小半个天阶人物,***奇高,人人趋之若鹜。

后来,人们逐渐发现,倚赖血脉力量,不但迅速可敌神魔,踏足地阶的难度也大幅缩减,约莫只有以前的三分之一,可是,靠血脉力量晋升的地阶,想踏足天阶的难度却比以前高得多了……

“……原本法相的概念,是元神凝结于内,与道相合于外,天人交感,显为法相,因而有法相之人,能调用比***同阶武者更多的天地之力,又因为人的元神,多少受血脉影响,所以凝结法相时,多少都与血脉相关,却不是必然。”

温全碎星团偷换概念,把法相弄成了背后灵似的东西,只要踏上地阶,能有影像浮现就成,反正看起来够酷够炫,***能用,谁管那是什么东西?”

一本正经地向两女解释法相与血脉力量的关系,温去病毫不意外地看见她们目瞪口呆的神情。

回想当年,身为碎星团技术总监的自己,帮着那个人一起处理血脉觉醒技术,当听那个人说完为了便于推广,特别增加的广告效果后,自己同样瞠目结舌,跟着拍手大叫好棒。

只是多增加一点广告效果,就能让新技术易于推广,让愚昧的人们抢着来要,这样的好事要去哪里找?能想出这点子的人,简直就是天才中的天才!

……事实证明,人都有年少无知,不晓得厉害的时候,那个人之所以让自己当技术助手,很大一个层面上,可能就是看准小孩子容易哄骗,没那么快识破他的圈套。

……贾伯斯给的好处,从来不让人白拿,拿走几分,就要承担几分,最凶狠的地方是,他耍弄的伎俩许多都是阳谋,让人明知饮鸩止渴,也不得不喝下去。

……百族大战时,以人族的弱势,根本无法与妖魔对抗,如果他直接说明代价,让人自由选择,别人纵使知道这条路走下去,是牺牲未来,换取眼前的力量大进,也仍会这么作。

……毕竟,天路渺渺,就算不自绝未来性,也没多少人能练上天阶。当生死关头就摆在眼前,放弃虚无缥缈的高远未来,选择当下实实在在的强大力量,是任何脑子清醒的正常人,必然会作的判断,可他偏偏什么也不解释。

自己那时,只懂得对那个人的才情衷心佩服,几个小伙伴中,也就只有韦士笔流露担忧,觉得如此行事,就算眼前难关能过,将来也迟早要还,不是长远之计,更别说为万世法。

对于这份来之不易的质疑,那个人直接开口就喷了回去。

“……给不给是我的事,要不要是他们的事,他们要了以后死不死是老天的事……知道是什么意思吗?就是一句话:关你鸟事1

蓝衫飘飘,那个人直接挥手道:“东西我给了又没要报酬,为什么我还要顾虑他们的感受?他们爱练不练,不想练的话,直接去死吧1

恣意而为,旁若无人的潇洒姿态,几乎就是自己心中的偶像风范,要用尽力气强忍,才没有在那边失态地鼓掌叫好,而那个整天愁眉苦脸,担忧这个、担忧那个的韦士笔,在自己眼中看来,就是一个活着的笑话,整天想些没用的,偏偏屁事也解决不了。

那时的想法,如今看来……真是懊悔到想一头撞死,当事过境迁,开始品尝着当初只顾快意,留下的各种后遗症,这才深有体会,以前走的每一分捷径,后头都要还,而最让自己觉得懊悔与愧疚的,就是以前总被自己嘲笑的韦士笔。

事实证明,他的每一个担忧,都不是无的放矢,他确实看到了将来会遭遇的问题,也作出了预警,却被大家都当成笑话,而最后,有先见之明的他也未能逃脱,跟着碎星团中所有弟兄一起,遭了毁灭的下常

……阿笔,其实我真欠了你一句对不起啊!

念及过往,温去病尤其伤感,但回到眼前,司徒小书法相上显示的问题,仍需要自己解决。

“法相的本质,是本身元神与天地大道初步相合,而血脉力量,则是以本身气血,勾连血脉源头,初时强大,但上了地阶,接触天地法则的时候,就隔了一层,只能透过血脉,像戴着厚手套一样,接触天地法则,或是只能感悟血脉源头所包含的天地法则。”

温去病耸肩道:“这些道理,原本我一知半解,也是在大荒西朝走过一遭,见识过奉灵术后,才终于把这里头的原理搞明白……司徒丫头,从不在人前发动血脉力量,恐怕不是要保存底牌,而是家爷爷叮嘱过,血脉力量能不用就别用吧?”

司徒小书如梦初醒,忙不迭地点头,“真是这样,爷爷他是说过的,让我们靠自己修练,尽量不要倚仗血脉之力,说是这样才走得远,但……他没说会是这样的问题。”

温塞不是理论行家,估计连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……嗯,原本的血脉,是鹰隼一系,而剑公主的朱雀血脉,与不同……”

龙云儿奇道:“从来没听说血脉可以改易,难道真的可以吗?”

司徒小书摇头道:“我也从没听过这种前例,更何况,就算可以,那也应该是变成朱雀,可现在出来的这个……这算什么啊?”

诸多疑问,司徒小书觉得,就算自己修为如神的爷爷、见多识广的父亲,也多半答不上。

血脉觉醒,是当初碎星团弄出来的技术,大战后,李氏皇族迅速整肃掉碎星团,各大势力忙着分赃,却对血脉觉醒技术所得有限,可以说最关键的部分,全都随着碎星团消灭而失传了,各大势力暗中成立研究组,数年下来,一无所获。

温大哥当初在碎星团,明显是管技术的,血脉觉醒的相关理论,当今世上恐怕只有他最具资格回答。

温去病摇头道:“这是一个秘密,血脉力量在某些极特殊的情形下,会发生改易,曾出现过有人变化原始血脉成功,甚至出现双重血脉之力的情况,但这名案例只活了十分钟……碎星团一直在研究相关技术,希望能掌握,但直至覆灭,仍未能成功。”

司徒小书和龙云儿互看一眼,都感震惊,这秘密自己从未听过,如果当成学术研究成果一样公布,绝对会炸翻整个帝国。

血脉觉醒技术,是当前人族武道主流,竟还存在这样的可能,传了出去,不晓得满世界要起多少的波涛?

不过,龙云儿想起温去病早先的话,如果血脉觉醒的技术,实际上会妨碍登天,那这门技术的价值就大大降低,玩什么改易血脉、双重血脉,只会离天阶更远,得不偿失。

司徒小书没有往这个方向想,只是暗自欣喜,因为像这种昔日碎星团的大秘密,温大哥肯当着自己面说出,这就是一份难得的信任,自己这趟没有白来。

“那……温大哥,我的法相?”

“弄错一点,法相最初应该是天地法理的投射,选择了什么道路,就会投射出什么法相,和血脉什么的没有绝对关系,现在一票地阶乱七八糟,开起法相就直接投射自身血脉,这根本是乱搞1

说到这里,温去病懊恼叹气,道:“那些半步天阶的大高手,走到这里,多半都已经发现不妥,开始放下血脉力量,寻找***途径来登天,们以为武苍霓为什么持不杀之戒?她想修什么?”

……回首看去,这点着实让自己歉疚,如果武苍霓当初不是被血脉力量带上歪路,以她的资质和努力,说不定这一两年早就登天了。

……然而,也不得不承认,如果她没走上血脉觉醒这条路,以她的进境,搞不好早就死在大战中了。

温去病道:“的剑凰法相,为什么会成形,又为什么与术式武装的型态一样,这点我还要研究,以前并没有过先例。”

司徒小书奇道:“之前就没有过***缔结术式武装的女子,登上地阶吗?”

边说话边望向龙云儿,以这两人的亲近关系,说龙云儿没有缔结术式武装,这个自己打死都不会信。

龙云儿承受这目光,正觉赧然,不晓得该怎么回答,外头就有人匆匆忙忙来报,密侦司的两名头领,又再次上门了。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