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二章 慈悲在前身在后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二章 慈悲在前身在后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当金刚寺众僧赶来港市,温去病才现自己又错料了一点,提错了要求,低估了这些光头老朋友的执着。八√一中文网√★.√

最初写信给金刚寺,为了引起注意,必须提一个耸动要求,才能吸引阅信僧的目光,但自己并不想拿金刚寺什么好处,万一他们把自己的要求当了真,直接带着“报酬”来交易,那反而麻烦,自己并不想拿此事来当交易。

所以,提的要求,必须是耸动、引起注目,最好还是轰动,但又不能让金刚寺答应,否则为了解成道之惑,不管自己索要什么物资、秘笈,他们可能都会一口答应,弄到自己进退不是人!

有这双重考量,要求该如何提,着实令自己煞费思量,最后好不容易才决定,要求建舍利塔。这基本是常常有人提,绝没可能被答应,非常够耸动的要求,而且事关创派祖师遗骨舍利,金刚寺视之重逾性命,就算真要答应,也必遣使先来查探、商议,往返数次后,才能定案。

对于这个判断,自己还是有信心的,结果,看到金刚寺众僧的阵仗,差点没晕过去的自己,只能头抵着墙壁,大骂自己是***头。

……怎么都料不到,金刚寺的求法之心,居然坚定到这种程度,为了一线希望,直接就拿祖师舍利出来赌,这决心不可谓不大。

……怪不得,当初贾伯斯一挖出坑来,你们就争先恐后地往里头跳,今天如果贾伯斯重新出来,又把坑挖好,你们还是得拼命往里头跳。

看到那阵仗,自己也就心里有数了,哪怕自己表示什么都不要,金刚寺也不可能就这么回去,他们把祖师舍利起出,一路风尘仆仆赶来,表示求道的决心,自己若让他们把祖师舍利再这么一路扛回去,等若羞辱金刚寺全体,哪怕有传道之德,也化解不开这弥天大仇。

弥勒大师显然也认识到这点严重性,因此在双方谈完后,他再次慷慨地表示,为了报答温家传道之德,希望能在温府建造一座舍利塔,为温家祈福,护持温家平安。

自己能够理解对方进退维谷的难处,但这份好意,自己仍是不敢轻易接受。

“不妥吧?我家做的是人口买卖,虽合乎法令,但怨气累积不校”温去病摇头道:“舍利塔是神圣所在,***邪秽,不该为血怨之气玷,不若温某为港市百姓***,在临港处建一舍利灯塔,抚慰海上亡灵,为孤魂指引方向?”

这是自己左思右想之下,最完美的解套之法,可以看得出,枯荣长老等三僧闻言如释重负,一块心头大石落了地的模样。

……幸好我脑子动得快,否则这一下,送了宝还结下大仇家,那才叫冤咧!

“……佛友的诚意,远出老衲的预料,如此胸襟,光风霁月,看来外界对佛友的传闻,多有不实。”

弥勒大师长声慨叹,摇了摇头,道:“老衲来此之前,也曾做如是想,舍利塔不能立于个人私宅,却可以建于港市,为此间百姓求福,安抚海上亡魂……”

温去病笑道:“既然英雄所见略同,那就这么说定……”

“但老衲已经改变这想法了。”

弥勒大师正色道:“读完本愿经,接触到地藏法门后,老衲方悟昨非,如果只懂得明哲保身,不沾污、不染秽,一身光洁,那还修什么地藏法门?说什么普渡众生?”

这番话,不光是枯荣大师三僧眼睛瞪大,如遭当头棒喝,低下头去,念诵佛号,微露几分羞惭之色,就连温去病都微微一怔。

……自己从未想过此节,或许,这就是自己算不上真正佛门中人的理由?

……本愿经自己读过十七八遍,也算背得出来了,从没冒出过这念头,弥勒大师读了一遍,立即证道天阶,更悟透地藏本愿,这实非自己能及。

弥勒大师道:“经云,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?佛友有恩于我金刚寺,温家的生意更结下无数因果,苦海无边,我金刚寺岂能视而不见?这许许多多的恨与怨,我若不度,更有谁来度?行地藏法,就是一个无私之心,慈悲在前,身在后,焉有只顾自身清净的道理?”

温去病苦笑道:“大师宏愿,我非常敬佩,可世间劫难亿万重,奸淫掳掠,作奸犯科,天道自有其循环,大师你通通要度,度得完吗?”

弥勒大师面露微笑,双掌合十,“只闻众生度尽,方证菩提,未闻地狱无边,苦海无垠,佛友以为然否?”

温去病无言,只能深深一礼,“大师胸襟,我所不及,愿尽力配合,相助贵寺完成大愿。”

事情展到此,已经完全出自己的预计,金刚寺回赠自己这个恩人的大礼,就是要度自己这人贩子放下屠刀,脱离苦海。

这表示,他们会先不遗余力,支持自己、庇护自己,成为自己背后的强援,同时,他们也会渐渐让自己放弃这门生意,“去过向善”。

自己做什么事都要求隐密,多了这群盟友来指指点点,诸多不便,但看这些和尚一副死脑筋的固执样,估计也不是自己拒绝,他们就会听人话的。

此外,虽然短时间内不会生,可若干时日后,如若自己始终“执迷不悟”,不肯改过,以他们择善固执的这股劲,说不定会直接走起修罗道,把自己给“度”了,来世当个好人,把这当作是报恩的大礼。

……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,确是伟大宏愿,但不知有没有什么鬼魂,甘愿沉沦,拒绝被地藏菩萨拯救的?而地藏菩萨碰到这样的恶鬼,又会怎么做呢?

想到这一节,温去病只能苦笑,后头在与龙云儿、司徒小书解释时,也听得她们两人面面相觑。

龙云儿道:“弥勒大师真是菩萨心肠,这座舍利灯塔如果立在温家,不但光照数百里的大海,更成为金刚寺全力支持我们的象征,温家从此安稳了。”

司徒小书道:“金刚寺素有方正之名,从没搅和进什么争权夺利的丑闻,得他们支持,是一件难得的好事,不过,也不是非要金刚寺不可的,我们封刀盟也可以作为温家的盟友。”

“真的吗?那真是太好了……”龙云儿笑着说话,边说边将目光望向温去病,自己一直结交司徒小书,一早存着借助她的关系,拉拢封刀盟,屏护温家之意,但说到底,这事仍只有温去病能同意。

温去病笑道:“好啊,我们做生意的,多个朋友多条道,有谁会拒绝这种好事?”

司徒小书大喜,正要开口,温去病又道:“……可不能让朋友吃亏了,之前给封刀盟的合作条件,加三成来给吧。”

闻言,司徒小书一怔,自己希望建立的关系,是真诚互助的朋友关系,而不是建立在金钱利益上的盟友,可温去病一开口,就直接把自己的想法堵祝

这趟自己急急赶来,是想帮小伙伴一臂之力,增进彼此关系,为了达成这目的,甚至不惜短暂放下原则,使用封刀盟的资源,没想到这男人手段通天,居然直接走通了金刚寺这条线,让自己找不到使力的机会。

想来,慢了一步的自己,只能徒叹扼腕,不过,自己忽然生出一种感觉,对于侠名卓著的封刀盟,温去病似乎……不愿深入往来,只想建立银货两讫的契约关系,拒绝更进一步。

这真是很没道理的事,封刀盟有自家爷爷坐镇,这些年来行侠仗义,扶贫济弱,无论黑白两道都要竖起大拇指说声好,公义名声甚至还在金刚寺之上,无论哪家哪派,都以能与封刀盟结交为荣,为何温去病的反应会这么奇怪?

司徒小书疑心骤生,正犯着嘀咕,温去病的目光已经扫过来,淡然道:“和尚们的问题,后头再讨论,们的问题才要先解决。”

……自家的问题?

龙云儿、司徒小书面面相觑,不晓得自己的问题在哪,就看温去病瞥向龙云儿,摇头道:“为什么不敢全力出手?对我没信心?”

“呃,信心这东西……”

龙云儿面红耳赤,不好意思像香雪一样,直接吐槽对他的东西没信心,但听他这么说,也一下明白过来,对于自己的法相真貌,温家哥哥已经做好了掩藏准备,下回自己可以放心出手,不用怕会有事。

这些话,两个人心里明白,唯独旁边的司徒小书有听没有懂,但也多少理解,这主仆两人有不方便解释给自己听的秘密,这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才刚想着,温去病的目光就扫过来,“那个法相是怎么回事?这应该不是原本的血脉之力吧?”

“……是这么回事1

司徒小书道:“这回我赶过来,也正想和你们商量此事,以前在大荒西朝,血脉力量封闭,法相一时不显,没有机会实证,回来后动,就现变成那副怪模怪样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虽然说法相之形,千奇百怪,但动出来的法相,与温去病的术式武装如出一辙,司徒小书确实觉得古怪。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