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九章 净土临世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九章 净土临世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 温去病的会议密室,自然各种结界法阵不会少,能够完全屏蔽外界的窥探,阻止他人演算天机,或是使什么别的刺探手段,全都被挡在外头,而里头不管发生什么事,也被禁绝在内,讯息不会外漏。

然而,这个屏蔽也是有其限度的,一些太过强猛的意外,哪怕想藏也藏不住,正如此刻,一道虹光自密室透发出来,往四面八方回荡,温府内内外外,刹时惊动。

“……那是什么?”

正在与司徒小书叙话的龙云儿,第一时间惊觉,抬头仰望,只见七彩琉璃光华,自密室中透发出来,亮度强到让人睁不开眼的程度,仿佛一座灯塔在那边点亮。

龙云儿、司徒小书大吃一惊,都知道出了状况,温去病在那边和人密谈,那边却突发异象,这怎么都不会是好事,别的不说,这七宝琉璃光如此耀眼,别说温府内人人可见,只怕温府外的人都看得到。

才刚这么想,七宝琉璃光就如燎原野火,传出温府范围,更远远涌流出去,数百米、一里、数里,顷刻之间,就传出数十里外,将小半个港市都笼罩在下。

全市的百姓,都看得见这片宝光,虽不明白这道宝光有何意义,但仰望这七宝琉璃光华,所有百姓心头俗念顿消,只觉身心清净,一切负面情感仿佛被宝光抹去,不由自主地向这宝光闭目祈愿。

普通百姓的感觉都如此强烈,修练血脉力量的武者更觉玄妙,自身源自血脉的力量,如遭洗涤,血脉源头像是被压制,力量运转不太顺畅,宝光中蕴含着一股说不清楚的力量,似在号召自己放下一切,投入其中。

这么让人神魂动摇的力量,让人们想到不久之前,扫过整座港市那两股震波,那道琴音、那道威压,就与此刻这层广及数十里的宝光,形异质同。

……不、不会吧?

不知多少人,心头都冒出了这个想法,而感觉最深刻的,就是正在温府之内的龙云儿、司徒小书。

带着怀疑,龙云儿轻声道:“这是……”

司徒小书肯定地点头,虽然在本方世界仅得耳闻,可是在大荒西朝,自己看过类似的典籍记载,写清楚高僧证道天阶时的诸般异象,内中就有这个特征。

“……是净土临世1

同样的惊愕,之前也出现在密室内的温去病与三僧心中,枯荣、无邪三僧一知半解,仅是从弥勒大师脚下所生的琉璃佛火中,晓得他取得突破,引动佛门僧侣踏足天阶时,所出现的第一个异象:“焚身以火”!

这个异象,过往金刚寺禅师晋级***,踏足天阶时,大多数都有,三僧就算不曾亲眼见过,也在纪载中看过,但为何有佛火焚身?又代表什么?那就说不清楚了。

同在现场的温去病,对此的了解,已经远在修练多年的三僧之上,更清楚知道佛火焚身的因由。

金刚寺僧人苦行修身,大部分持戒极严,就算没有刻意行善事,一路走来,也都有惠于世,多少走在功德路上,而行功德者,雷劫不加身,所以佛门高僧登天,极少引动雷劫,改由佛火焚身淬体,拷问自身。

佛火焚身,到底引动哪种佛焰,随个人所选的修路、一路走来的修行状态而不一,要扛过的难度,比雷劫略低,但也并不容易,一步行差,登天后就此卡关在天阶初段,永难迈过。

古往今来,金刚寺的高僧登天不易,基本都是误打误撞,登了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上去,登天之后更容易卡关,这方面反倒不及道门,虽然雷劫凶险,可是天阶道路清楚,有完整的修练体系,一路过关斩将,练到天阶高位,身成天尊者不在少数……金刚寺会如此渴望得到佛门完整传承,绝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依照往例,焚身以火的首重异象过后,接着该发生的,是“佛火成莲”,在肉身被焚灼的痛楚中,凭自身修持的大道,驾驭佛火,开出莲花,化为莲台,莲台的品级越高,日后在天阶上能走得越远,最终成就也越高。

这是金刚寺的经验累积,但到底怎样能铸炼成高品的莲台?这个至今仍是不解之谜,所以当弥勒大师承受七宝琉璃佛焰焚身,在场三僧都开始担忧,不知他能否驾驭佛焰?能在二重异象中,结成几品的莲台?

……弥勒大师卡在天阶关口,始终不敢闯关突破,明显是自知不足,信心未够,这一回因为触及地藏法统,得到明悟,竟尔突破,但……能够成功吗?能结成九品以上的莲台吗?

出乎意料的是,佛火并未受驾驭而化莲,弥勒大师手结日轮印,周身大放清净琉璃光,七宝光焰流转,穿透四面结界的封锁,传到外界,广及数十里。

这是典籍中几乎没有记载的情况,枯荣三僧目睹奇景,惊讶得无以复加,更有说不出的欢喜。

得传地藏法统后,果然走出一条新路来,金刚寺修身修法终得道,自古以来,无数代人的悲愿与遗憾,都在今日被曙光驱散。

温去病淡淡旁观,能够体会到他们的激动心情,但更在乎的,是弥勒大师所证之道,与自身对天阶理解的对照。

……天阶之路,是自身次元的提升之路,所谓的次元,先是空间之变,再来是时间之变。

……天阶者的威能,与自身内世界的开辟,关系甚众,内世界的存在则是空间变化之基石。

……佛门高僧成道后,结合自身所修的大道,能开辟净土,净土各具不同意象、不同神妙,小的托于掌中,渺如芥子,却能纳须弥,大的辽阔无边,横跨亿万劫……

这些在大荒西朝的典籍中有记载,踏足天阶后,高僧成为***,开辟净土,出现的异象即是“净土临世”。

此刻,七宝琉璃光遍照数十里天空,当中七彩光华最浓之处,骤生一支树影,立地参天,穿透苍穹,成为一棵通体清净的琉璃宝树。

宝树下,弥勒大师的身影,盘膝跌坐,手结法印,口诵真言,梵音回响于整片净土世界。

整座港市,无数人民趴伏地上,诚心赞颂着这位新生的***,沐浴在琉璃佛光之下,内心欢喜赞叹,与此同时,许多早先被两大天阶冲突所波及,晕死不醒的人们,受琉璃佛光洒落,一一气息平稳,从晕厥中清醒过来。

不久,所有光影消失,异象结束,一切归还于斗室之内,跪坐地上的弥勒大师,一手仍在翻读地藏经,表情笑***的,仿佛先前的那些异象从未发生过。

“恭喜师兄终证大道1

枯荣、无邪三僧,双掌合十,向弥勒大师躬身贺喜,弥勒大师表情如常,周身散发着清净、***的意味,摇了摇头,道:“大道漫漫,这只是开端,老衲不过在半个台阶上,正等着诸位同修拾阶而上。”

说完话,弥勒大师转身面向温去病,指结莲花印,以五体投地的大礼,深深向温去病一拜。

温去病不谦不让,坦然受了这一礼,笑嘻嘻地道:“禅师是空,***是空,半个台阶是空,上不上阶到头亦空,大和尚谢我的这一礼,原也是空的,诸法无我,亦无佛1

,,,好歹留学了两年,成天佛辩,遇上只会猛练肌肉的你们,应该还是唬得过去的。

弥勒大师闻言,身躯一震,似有所悟,将这一礼深深拜下去,道:“多谢佛友传道之德1

……佛友!

温去病的笑容僵在脸上,自己这是耍什么***?卖弄什么佛辩?一个不留神,又挖了坑把自己给埋了!

弥勒大师坐直身体,道:“受此传承,敝寺上下同感大恩,老衲有一难解疑惑,要有劳佛友。”

温去病笑得高深莫测,“我非佛门中人,但对金刚寺非常敬重,有什么要求,大师尽管说无妨。”

……猜也猜得到,金刚寺肯定对温家之主,为何知道当年碎星团团长的约定,感到疑惑,要问也是问这件事,而自己也早就想好了藉口。

弥勒大师又向地藏本愿经磕了个头,这才指着经书,道:“地藏菩萨的传承,不知佛友从何得来?此事关系重大,还请佛友告知。”

……怎么会是这种问题?碎星团什么的,对你们都不重要吗?

温去病表情古怪,思考着措辞,缓缓道:“我……日前偶然西行,至一极西荒地……”

说了几句,眼见四僧神情专注,温去病心中一动,道:“沿途诸邪阻道,外魔侵扰,幸得诸佛指引,历经九九八十一难,终于得见如来,蒙赐宝经,取经东归。”

……得见如来?

金刚四僧都露出惊喜之情,来之前他们已经做过情报确认,温去病在西北之战,活跃于兽族,而后短暂失踪,莫非就是在这段时间里,遭逢异遇,一路西行,最终得见如来?

在兽族以西的穷绝之地,当真存有佛门的完整传承?

不过,情报中,他失踪也没几天,短短时间,如何经历九九八十一难?莫非真是衰到爆了?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