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六章 安息吧,朋友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六章 安息吧,朋友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虽然手上掌握着朝廷最大的黑暗力量,密侦司的行事却一向谨慎,从不招惹不该招惹的目标,靠着“欺压弱斜来练兵,一口口吞掉与自身体积相若的敌人,不住壮大。

在行事上,密侦司犹如毒蛇,都是潜伏暗处,不动声色,直至看准了目标,这才狠狠一口咬下,制敌死命,无有不中,所以数年来,密侦司纵横大江南北,等闲中小门派闻名如见鬼,***大势力也视之若蛇蝎。

但这一回,密侦司却罕有地失手了,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准备不足、谋划不周,只是因为对方更胜一筹。

与他们立场相近的沧溟龙家,在场的两大高手尤其能体会这酸楚。密侦司两大统领齐出,这出奇的高规格,对于连世家都不算的岭南温氏,已经是狮子搏兔,小心又小心了。

金刚寺的横加伸手,是提防不到的意外,但密侦司也做了充足的准备,那块暗藏天阶力量的金令,展现了密侦司的当前实力,更明明白白告知整个天下,密侦司内有天阶强人坐镇,而这同样也是对帝国六郡宣告,李氏皇族手上,有能够调遣得动的天阶!

此事对李家与六郡的关系,影响甚钜,等若在天平上扔下一枚重重砝码,龙初九相信,这是因为最近数日里,敌国之中新冒出的那批地阶与高阶,局面动荡,李家决定透过密侦司,展示武力,威慑四方,安定人心,这才走了这一步。

相比之下,什么岭南温家,根本不值一哂,只是密侦司高层,或者说李氏皇族用来藉机展示武力的道具……

在看见那块金令的瞬间,龙六朝、龙初九整个明白过来,晓得自己踏入怎样的一个局,跟着,看见弥勒大师要出手相护,这一惊也非同小可。

……金刚寺当真如此没有***敏感性?这一挡,明着是挡下天阶的借物一击,实则却是挑战朝廷权威,形同反逆,素来对世俗君权表现配合,从不与之冲突的金刚寺,这回是怎么了?

……又或者,是岭南温家给了金刚寺天大的好处,让这群和尚愿意为此庇护温家,甚至不惜挑战世俗君权?

……但,金刚寺众僧不易收买,更淡看荣华,要什么样的好处才能换到他们如此力挺?是碎星团的遗产吗?可碎星团的什么资源,能够起到这样的效果?

满满的错愕中,龙家两大地阶高手,胸中疑惑难解,不过还没等到解答,更大的惊奇就发生,那声琴音骤响,出现在温府内的高渺帝影,再一次使他们呆若木鸡。

这是货真价实的天阶战!

温家竟然有天阶守护?

再没什么意外,比这还要恐怖了,百族大战时,天阶就是人族最顶峰的存在,哪怕只是天阶初段,都是稀缺资源,更别说封神战后,地阶为尊,天阶者更成至尊无上的存在,寥寥几位人族天阶,都被高高供起,让普通人只能匍伏仰望。

活生生的天阶者,不用拉帮结党,自己一人就能等同一派,动则牵引天下风云,只要有天阶者支持,七家八门,哪个大势力敢轻动?

然而,天阶者就那么寥寥数位,闭着眼睛都背得出来,温家从哪里请来天阶者庇护?更别说当世的天阶者中,并无一人散发帝皇气派,擅长抚琴,这道抚琴帝影是打哪冒出来的?

诸多问题,让龙家两叔侄想不通,但对着覆盖了整个港市的天阶威压,他们连上去求证的资格也没有,当金牌炸碎,两名密侦司统领脸色难看地掉头离开,他们也一语不发,直接离开了现常

……形势比人强,这已不是寻常的势力之争。

……如果被什么***势力、***大派给杀了,沧溟龙家肯定会报复,帝国也断不容许两名密侦司统领被害,可如果是换成招惹天阶者***掉,沧溟龙家或帝国估计连搭廊ざ疾换嵊小?div id="adtxt0">

……天阶者,为天所忌,修练之下的精神状态都有些极端,要嘛是特别尊重道理,循规蹈矩,要嘛就是喜怒无常,近乎疯癫,后者压根不会和人讲什么规矩、身分,一旦报复,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,大势力个个有家有业,谁愿意招惹这种灭门煞星?

就因为这些顾忌,越是看得起自己的人,越是急着离开,甚至连手下都不及带走,急急先离险地,省得遇上精神不正常的天阶,直接拿看不顺眼的人开杀***。

而原本以为一场灭门之祸将在眼前的龙云儿,这时也回过神来,善尽自己身为总管的职责,上前向两方援军见礼,用平等的态度,分别将司徒小书、金刚寺众僧迎入府内。

金刚寺众僧没有摆丝毫架子,应龙云儿之请,进入温府,却也给龙云儿添了一个大难题。

***的豪门、累代的世家,对于迎宾待客都有一套流程,诸如什么身分的宾客,要启用什么层级的规格,规范得清清楚楚,不会有遗漏。

温家自然也有这些法度,而金刚寺众僧到来,这是***的贵宾,要开中门,焚香,洒扫迎客,类似事情龙云儿以前在自家也没少主持过,然而,此刻的龙云儿却无人可使。

温府中门大开,放眼看去,整座庄园之内,人倒了一片又一片,全躺平在地上,征状轻的,还能摸着头坐起,痛楚**;状况重一点的,还躺在那里喷着白沫。

同样的情形,不只在温府之内,也在外头,本地的千名兵盯龙家的数百亲兵,全横七竖八地躺倒,甚至把范围再往外拉,大半座港市,路上、建筑物里、港边、船上,不晓得有多少人都昏迷倒下。

天阶战的余波,恐怖如斯!

相形之下,温府内的清醒人数,搞不好还是全市数一数二多的,毕竟这边有法阵庇护,多少减轻了威压余波,那些走在路上的行人可没这等好运。

龙云儿无奈苦笑,将金刚寺众僧先简单安置,跟着,就是一连串混乱的收拾善后,让已经醒来的人站起,开始动起来,然后把那些仍昏迷的人弄醒,恢复正常行动。

在地下密室之中,灰头黑脸的温去病,正从密室通道中行出,咳嗽个没完,看着身后一片焦黑的密室,苦笑不已。

“辛苦赶工的装修,又白干了1

自己一回到港市,判断情势,立刻就知道很快会被人杀上门来,跟着就开始进行准备。

龙云儿的训练,不是几天内能完成,自己虽然制成了玄黄战衣,但什么事如果搞到要自己亲自下场去打,那距离暴露身分,千夫所指,***海外之日,也不远了,所以需要***的应对策略。

自己一方面飞书金刚寺,一方面则重修温府的法阵,双管齐下。

极乐堂奇袭温府,毁灭性的破坏,伤损实在太重,想要修回原有的程度,不管是所需要的资源,还是工程时间,起码都要几个月,而能够平安度过这几个月,没事发生的机率,基本为零,自己只能另寻他法。

这几天的修建,所建立起来的新法阵,基本上防御力只算差强人意,主要目标只做一件事,就是把方圆数十里的天地能量集、汇聚,全数集中在这间地下密室,等待启用。

玄黄战衣制成后,靠着这些能量,还有一件特殊器物,自己能够显化出天阶者的虚影,短暂出手战斗,防守三息,或是……进攻三招!

有这么一着后手暗藏,在金刚寺援军到来之前,应该足够撑过,虽然过早露相,让人以为温家有天阶者支持,会引来不必要的注目与麻烦,但也能震慑宵小,维持一段时间的清净。

“单凭举报,密侦司居然要动我?什么举报这么够分量,让这群老鼠终于动了?”温去病摇摇头,“算了,闭着眼睛都能想出来。”

大荒西朝时,自己与老朋友死曜作过一场,那个易水坟的死曜中人,肯定是认得自己的,回来后玩起死曜的拿手好戏,驱虎吞狼,以他们的能耐,自然能造出够真实的证据、谣传,挑动密侦司的兴趣。

密侦司被这一吓,今日暂且退去,但不用多久,就必会重来,准备周全的他们,会比今日更棘手得多,毕竟自己能驱使的,是一个天阶假象,而站在它们背后的,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天阶。

“计画总是赶不上变化,唉1

温去病回头一眼,望向已经烧得漆黑,四面钢板壁都被融化的密室,在自己适才所坐的中心之处,有一张古琴安放其上,琴静静,候风成音,充满着说不出的琴韵古味。

看着古琴,温去病的表情异常复杂,嘴边的笑意更苦。

“……你这人,活着的时候讨厌,死了也麻烦,今天多亏你了。”

“这次我看见冰心了,小屁孩子成长得不错,你和樵峰都可以放心,这张琴等适当时机,我会归还司马家,不会吞没你们家东西的……”

叹息似的开口,温去病最终转身,不再多看一眼地离去。

“……安息吧,朋友1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