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五章 瞒天过海的老温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五章 瞒天过海的老温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龙云儿、司徒小书对于面对天阶威煞,都已经颇有经验,其余龙六朝、龙初九,乃至金刚寺众僧,全都在一阵惊愕后,各施其法应对,金刚寺甚至还能组阵护住高阶以下的***。

这是***大门派的底蕴,悠久传承之下,哪怕家族、门派内没有天阶人物坐镇,也有神兵、神器流传,即使是平阳司马这样一穷二白的窘迫世家,起码也对天阶人物有充分记录,让新一代的***知道该如何应对,不至于一碰上就慌掉手脚。

当然,想要直面天阶者的威压,并不是凭着一点教程,就有办法处理,只见黄金小令之上,一道光华直破天际,斩空分云,激起层层气浪,狂风袭吹着整座港市,一时间不知多少惊呼、物品砸落声,此起彼落响起。

留下这股力量的天阶者,藏得极深,没有个人的形影或力量特征展现,但精神威压扫来,大半座港市中的人瞬间昏迷,无分男女老幼,这情况在温府周围尤其严重,先是朱氏的千余士兵,再来是龙家的数百亲兵,全都神识空白,喷着白沫,晕死在地,无一幸免,就连名列星榜的朱鼎宇,也早就躺平在地上。

金刚寺众僧的情况好些,有一名半步天阶的长老在,又有祖师舍利庇护,全员诵经,梵音流转,朵朵莲花异象在身边绽开,天阶者的威压被佛阵挡在外头,就连最弱小的***也被保住,只不过脸色发白,摇摇晃晃,撑得颇为辛苦。

除此之外的人,起码要发动法相,才能抗衡这股非正面针对的天阶威压,龙初九、龙六阳身后,两条巨龙摆动身躯,雄目凝视;司徒小书凝气,朱雀剑羽,根根燃亮吐焰,凌厉锐气,将所有侵袭的实物与煞气破碎。

天阶威压之下,地阶也仅能自保,顾及不了旁人,而在场上多名地阶中,龙云儿的存在显得特异,她身后的温家子弟倒了一片,唯独她还摇摇晃晃,勉力撑着。

拥有地阶实力,她若展开法相,就不用支撑得这般辛苦,可她却宁愿硬扛,不把力量发动上去,这就让人疑窦大起,怀疑她会否身体出了问题?或是……法相见不得人?

龙家两大高手、司徒小书、金刚众僧的目光,全都投到龙云儿身上,令她压力倍增。

……法相……在这种地方怎么能展现出来?温哥哥说会帮忙做的布置,不晓得到底做了没?事关紧要,自己还是别胡乱冒险为宜,不到最后关头,不冒这种险!

难承压力,龙云儿凭着金刚禅定的修为,硬扛天阶威压,脚下却一步步向后退去。

温家这些时间都在修缮守***阵,已经有几成效果了,只要躲回温府范围,受法阵屏障,抵御天阶威压就更多几成把握……

龙云儿缓步后退,这动作在没人能动弹的情境下,尤其显眼,司徒小书想起在大荒西朝时,源自龙秘书体内,那吞食掉九头妖龙的恐怖威力,心头一动,暗忖难道她的法相真有什么异常?

晓得龙云儿有困难,司徒小书想要援手,但被这股天阶之力压住,欲助无从,而密侦司的两大统领已经先有动作。

金令高举,光柱形同一把天剑,斩苍穹、分云霄,百里之内,天上一切净空,跟着,方山挥动这柄分天之剑,就朝温府大门斩落。

这块金令,由上封所赐,天阶之力几乎可以铲平一切阻难,但要说拿来斩杀金刚寺众僧,那就是失心疯了,上头一再交待,力量是用来解决问题,而非制造问题,所以这一剑斩出,就要把问题解决。

一剑之下,先斩温家地阶,再破温府法阵,把整个温府砍爆摧毁,管他里头会死多少人,甚至直接砍死温去病也无所谓,只要温府一破,***人马再无介入余地。

诛天之剑,崩云而下,既斩法阵也斩人,龙云儿受到气机锁定,还没退入温府大门,这一剑已将斩至。

眼见避无可避,龙云儿心下一沉,凝气运力,催动法相,只觉得周身气血翻涌,真气源源不断被双腕的江山钟吸收,生出难以解释的变化,而身后隐隐有法相浮现。

异常的运气状况,龙云儿心下一奇,不晓得这是否温去病作下的后手,但无论展现出来的法相为何,自己都没可能接下这记诛天之剑,只能尽力一挡。

“……阿弥陀佛1

置身于重重佛光中,弥勒大师周身莲花清净,抵销着源源不住涌来的天阶威压,莲花破灭了一重又一重,却是随灭随生,演化不尽,他目光照见,看出了龙云儿与温府的危局,也看出这一剑斩下的后果,不由喟叹。

“……世道修心,众生皆苦……”

弥勒大师袖袍微扬,将起未起之际,在场所有人骤生一股感受,仿佛天地瞬息昏暗,己身心神动荡,随时都会身不由主,离地飞起,飘向莫名所在。

……是某种佛门的大神通?

……这位半步天阶终于要出手,代表金刚寺救下那名女子?

众所注目,端看弥勒大师要如何出手,但一把清越琴音,却在这关键一刻,极不协调地响起。

琴音来自温府中心的一座阁楼,铮铮淙淙,高山流水,既有曲折蜿蜒之变,也有浩瀚无边的大气象,寥寥几个音节,演尽河海江湖的种种意象,龙氏血裔听在耳里,震在心里,不由自主地抬头望去。

只见远处的小阁楼之上,一道虚影浮现,面孔模糊,身形不清,隐约是一名中年男子,顶带王冠,身穿皇袍,散发帝者气派,随琴韵而出,怀抱长琴,五指挥,琴音演卦象。

琴音演化黑与白,再透过这黑白之分,组出六爻、八卦的层层意象,拉长为一条又一条的黑白卦带,向四面八方延伸,护住整座温府,当诛天之剑破空斩下,卦象演绎玄妙,扛下这诛天的一斩!

两股力量对撞,不分轩轾,无可颇诛天之剑,竟无法破开琴音卦象,被阻挡下来。

这一幕,看得在场之人目瞪口呆,内中透露的意义,再清楚也不过。

岭南温家有天阶人物坐镇!

如此细致的操作,涉及对天地法则的理解,这不是普通弄把神兵、神器来释放气息,所能作到的,那座小楼里确实有天阶人物坐镇,或者,起码是一道天阶人物的分魂……

“……怎么可能?”

龙初九惊讶开声,万难想到温家所藏身的水,居然深到这种程度?

在场无论哪方人马,都是见多识广之士,看着这幕惊天之景,脑中不住思索,考虑各种瞒天过海,制造天阶幻象的可能,也许……这只是某种诈术?

正思索着,被挡住首一击的诛天之剑,自行衍生变化,剑光一回,再次斩落,而小楼上的抚琴帝影,五指操,黑白卦象疯狂演绎,阴阳转,六爻易,山川河湖变千秋,将不断斩落的剑光,全数拒诸外门,不得入侵。

攻防之间释放的碰撞余劲,让在场各方人马整个呆住,所有的猜想都被排除,连作为友方的金刚寺都面容凝重,弥勒大师亦朝小楼深深望去。

……温家竟然有天阶人物守护,难怪……难怪……

在所有人当中,唯有龙云儿、司徒小书的感觉最怪,她们看不出任何端倪,只能确定一点,就是这肯定与躲着不露面的温去病有关。

制造出一个看似不可能,却又无比真实的假象,模糊真与假的界线,创造奇迹,这是温去病最拿手的好戏,之前连九头妖龙都被坑杀,现在这小场面又算什么?

……就是不知道,他怎样做到?

小楼中,空无一人,但在阁楼底下数十米的地层,一间小小密室中,六面墙壁均绘有法阵,文符繁复到让人看了头晕,上头所亮起的光华,也让人不敢正视,而在这个六面法阵当中,温去病端坐其中,玄黄气芒罩体,周身插满了细针,头上更带着一个不住发亮的金属帽。

细针密密麻麻,多如牛毛,望之教人生畏,但却与周围法阵呼应,更显化在阁楼顶端,那不容挑衅的帝者虚影上。

……就快撑不住了!

……不过,也该够了,现场还有金刚寺的人,而那帮家伙手里的令牌也非神器,不可能比我更能撑。

温去病一下睁眼,五指一挥,莫名生出的大力量,六面法阵燃亮到无法目视,跟着同时烧了起来。

极限催迫之下,温府上空,无云生雷,一道莫名电光贯空而下,化为龙形,落入虚渺的抚琴帝影中,刹时,空洞模糊的帝影,变得清晰,帝者之威,伴随琴声激越涌出。

黑白卦象掀起惊天之涛,如同海洋,瞬间吞向诛天之剑,两相对撞,将剑气完全吞灭,归化无踪。

方山握持在手中的金令,蓦地炸得粉碎,电流狂猛释放,将他半只手掌殛得焦黑,更一下跪倒地上。

葛长歌伸手欲扶,却惊觉远处格楼上那道高渺帝影,似乎正居高临下,遥遥看着这边,沛然帝威,他心头不住狂跳。

“走1

不敢多留,他带着方山,第一时间离开现场,连那些晕死在地的属下都顾不上,落荒而逃。

……自新帝国成立以来,密侦司从未经历如此惨败!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