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四章 证据何来?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四章 证据何来?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一看到龙家的马车队里,出来的不是龙家人,而是堂冠正冕的朝廷命官,场上***人马先是一愣,继而恍然,金刚寺这边除了弥勒大师仍笑容不改,***的或是眉头一皱,或是动作一顿,都暗叫不妙。

……怪不得,沧溟龙家表现得这么出格,跑到别人家地头,还嚣张跋扈,耀武扬威,原来真是有所依恃。

……单纯只是龙家,跑到鹰扬郡内横冲直撞,这自然是大忌,但背后有来自帝京的官员,带着朝廷政令或军令来此,那龙家就是协助朝廷行令,有大义名分在上,怎么蛮干都可以,甚至……捅破了天,也有李氏皇廷锅。

而这两名武官的品阶虽然不高,身上却都隐约散着地阶气机,不是普通的军方将校,身后跟着的属下,也都作着江湖武人打扮,平均实力不俗,堪比龙家亲兵。

在这两名武官的腰间,都悬挂着一块腰牌,特殊的样式,龙云儿、司徒小书光看轮廓,就晓得那是什么,开始心惊肉跳。

密侦司!

专属于李氏皇族的忠犬,染满鲜血的特务机关,自新帝国建立以来,他们藉着猎杀碎星者,建立大量功绩,更掀起无数阴谋暗浪,六郡六家对这只皇家的忠犬,既是鄙夷,又深自忌惮。

……居然是这帮人!

龙云儿想起之前的经验,对密侦司的来人没有半分好感,同时也为之恍然,初九堂兄先前表示过,龙家目的在于招揽人,要在温家被灭之前,把自己给捞出去,原来……真正的意思是这样!

要灭温家的是密侦司,龙家不过是藉势而来,本身对温家并无敌意,一方面提供自家亲兵,让密侦司得到掩饰,悄然到来;一方面又借用密侦司的高手来***场面,作为高姿态与嚣狂的资本。

自始至终,沧溟龙家来此的地阶就只有两名,却藉着密侦司的人马,变成七名地阶在列的恐怖战力,镇住各方,龙隐云中,一鳞半爪,其威更甚,这一套借势、造势的手段,真是让人无话可说。

而眼前这两位……

司徒小书法相未现,身上刀气却更为凌厉,直直瞪视向两名密侦司来客,“江湖谣传,密侦司有六大头领,两位是……雾里看花与无影剑?”

密侦司六大统领的身分,在江湖中算是隐密,普通人压根就不知有六名统领,即使知道,也不清楚这六人是何方神圣,唯有像封刀盟这一等级的大势力,花了大力去集情报,司徒小书又素来对密侦司的情报特别留意,这才一语叫破。

“雾里看花,葛长歌。”

“无影剑,方山。”

身分与特征被认出,密侦司的两名统领也不闪闪躲躲,各自报上姓名。

葛长歌擅长轻功与幻术,雾里看花是形容他身法百变千幻,难以捉摸,让追踪者如坠雾中,什么也看不清楚;方山则是修练无形剑气,念动剑至,杀人不见血,用于偷袭,更是得心应手。

六大统领在密侦司中素来各司其职,自从密侦司成长起来后,近年来已少有联手查案的机会,这回接到有力线报,告发岭南温家勾结碎星者,家主温去病就是碎星余孽,密侦司为之震动,这才由正在南方的两大统领联手而来。

这几年里,论起追杀碎星者的民间势力,无出岭南温家之右,甚至还经常从密侦司口中夺食,密侦司上下对这名“同行”,早已气恨兼怀疑,想要找机会对付了,这回一逮着机会,立即发难。

葛长歌早在数日之前,就已秘密到达港市,一面等待方山来会合,一面调查温府的各种可疑迹象,不料方山的到来,竟伴随着两名龙家要人,密侦司的行动,赫然已被沧溟龙家注意到,前来商议各取所需的可能。

岭南温家藏得够深,神秘莫测,葛长歌数日窥探,竟什么也没探查出来,虽然对自身携来的武力,信心十足,但能与沧溟龙家联手行动,胜算更增,事后还能增进与龙家的关系,何乐不为?

这趟密侦司的行动,不但出动两大统领,更携同三件灌注了兵主力量的宝兵,透过秘法催发,短暂形同一名地阶高手在侧,再加上龙家的两大高手,爆发起来,等若七名地阶高手联合辗压,照理说,别讲温家,整座港市都找不到第二个能对抗的力量!

但作梦也想不到,尽管本地的朱家势力,一如预期地起了反弹,却多了一个不知从哪冒出,更修为大进的司徒小书,让事情变得意外棘手,而金刚寺众僧的高调出现,更让局面彻底失控。

此刻,两名密侦司统领并肩而立,身藏宝兵,背后是一众密侦司的好手,来势汹汹,看似莫可能当,代表着帝国的高层力量,无人不畏惧三分,但没什么人晓得,葛长歌和方山的心里也在打鼓。

……打密侦司成立起,上头就下了严令。

……密侦司掌握国家力量,扯着剿灭碎星团的大旗,藉机发展壮大,必要时,也可以打着这旗号,消灭一些不服朝廷的中小势力,吞噬其资源。

……但无论如何,都不能与***大势力正面撞上,诸如六郡四门这样的***势力,如果正面碰上了,后果肯定是被上级牺牲,交出人头去当谢罪礼。

随着密侦司的茁壮,六郡四门对之存有忌惮,很多时候也存有顾忌,不想正面硬来,这让密侦司多了不少转圜空间,但今天金刚寺摆出了这阵仗,密侦司如果要硬干,那就是正面冲突了。

龙家已表态置身事外,摆明过河拆桥不背锅,而这边就两名地阶、三件灌输力量的宝兵,加起来还不够对面辗的,更别说还有一个上世代的老怪物!

……但,难道就这么放弃不成?岭南温家,这是密侦司上下忌恨兼觊觎很久的大肥肉啊!

葛长歌、方山对看了一眼,然后很有默契地点了点头。

事已至此,不能给人家看笑话,密侦司自成立以来就低调行事,暗中累积的底蕴之深厚,绝不在***大势力之下,不能被人看扁了!

半步天阶又如何?密侦司什么样的高手没对付过?

默契成立,葛长歌朗声道:“温家上下,如果自认清白,就出来受缚,由我们带回调查,并封闭府第宅院,待我们搜索,若是确实有冤,自能洗刷。”

话说得坦荡,却没有半点公信力,几乎只要是个帝国人都知道,密侦司绝不允许有冤假错案发生,所以一旦被他们调查,最后肯定都能有真凭实据,没有都会凭空冒出来。

龙云儿不敢回头看,怕弱了气势,而眼前这关能否过得去,似乎也只能看“友方”的支持程度,若没有金刚寺众僧在场,怕这些如狼似虎的密侦司不会那么客气,而自己早就与他们战成一团了。

……但,刚才几辆仑阶气息,明明有五道,怎么出来的统领只有两人?另外三名地阶为何仍不露脸?

龙云儿仍在困惑,司徒小书的目光却望向金刚寺众僧,枯荣长老向她点了点头,朗声道:“密侦司今日是灭定了温家?”

葛长歌毫不示弱,冷笑道:“金刚寺今日是保定了温家?事关碎星团,各位大师可得慎重从事,别被奸佞蒙蔽,误信了匪人1

方山也开口道:“碎星团狼子野心,当年封神之战,害得贵寺伤亡尤其惨烈,各位切不可误信匪言,遭歹徒所利用,贻笑天下,危及贵寺的万年基业。”

提到先人前辈所建立的基业,金刚寺众僧的神情更为凝重,大部分的他们,同样不知此行为何而来,又为何要支持劣名在外的岭南温家,甚至不惜与朝廷对抗,这可不是金刚寺一贯以来的作风!

众僧的目光,全数集中到枯荣首座、无邪首座的身上,而他们两人则望向弥勒大师,等着他的示下,刹时间,全场一片寂静。

弥勒大师面上笑意不减,眼中却多了一丝决心,道:“可有证据?”

金刚寺不与奸邪为伍,也不舍无辜,要金刚寺退让,拿出真凭实据来!

葛长歌、方山被这一问,心中苦意更深,如果早知道会撞上金刚寺,真凭实据哪算什么问题?没有都能生出来,可现在当然是没有,岭南温家何其滑溜,证据哪是这么好抓的?

幸好,这次为了一举功成,自家也算准备周详,听到金刚寺如此表态,携宝而来的方山,探手入怀,掏出一块黄金令牌,高高举起。

情形与朱鼎宇当初透过令牌,使用封刀盟之主司徒诲人的力量相同,但密侦司手中的这块金令,一经催动,所透出的威煞,却远胜那时不知多少倍,瞬息间勾连天地,殃云***,狂风卷四野。

龙云儿、司徒小书相顾骇然,这种威压她们已经不是首次遭遇,都算有过经验了。

金刚寺众僧神色大变,列队结阵,在枯荣、无邪两位首座的率领下,组成梵音法阵,这样才能遥遥相抗,没有集体被***趴下,此外的***人,则是早就趴了一地。

弥勒大师没受法阵护持,面上的笑意敛去,仰首望向天顶的殃云与闪电。

……传闻密侦司建立时,就有天阶坐镇,原来此言不虚。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