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三章 无上荣耀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三章 无上荣耀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司徒小书、龙初九都是以大势力继承人的身分,从小受到培养,对于当前大地上,七家八门的主要干部,都要认得出来,避免贻笑大方。中文网く★√.く.m

别的不说,像这支数十人的僧兵队伍一出来,他们就马上认出其中三人,“金刚劫指”圆相、“金刚虎爪”圆定、“不倒金刚”圆无,三名都是星榜前五十的高手,堪为金刚寺本代精英,正扛着一个披盖黄绸布的大箱子。

实力出众,三僧都有相当的江湖地位,他们三人都只能在队伍里扛物,统领这支队伍的金刚寺僧人,身分自然更高,为的三人中,就有一位是司徒小书、龙云儿的熟人,金刚寺的枯荣长老。

皮肤干瘪,体型枯瘦的老僧,站在左侧,微微向龙云儿、司徒小书颔示礼,而在右侧,是一名极为壮硕,皮肤黝黑的魁梧僧人,司徒小书认得这位是金刚寺战堂座,俗名司马徽的无邪和尚。

战堂座,位份极尊,更掌握重权,加上一名上代的长老,队伍中还又有两名地阶,总共四名地阶,论身分有身分,说实力有实力,就算出使帝京也够分量,但真正站在这支队伍位的,却是一名龙初九、司徒小书都不认得的胖和尚。

……年纪似乎不老,也不是当前金刚寺的各院座,更不是熟面孔,这到底是什么人物?但很显然,龙家六爷是认得这位的,那个震惊、错愕,绝非偶然,还脱口叫了一声弥勒大师……

龙初九、司徒小书不约而同地皱眉苦思,藏在履几名地阶高手更停止释放气息,场面似乎平和,却又更为紧绷,数秒后,龙初九先是一段,惊愕地抬起头来,望向金刚寺众僧;司徒小书也像想起了什么,同样看过去,惊道:“三世白莲笑弥勒?”

听见这声惊呼,大胖和尚脸上笑***的,轻摇蒲扇,“真难得还有人认得老和尚,司徒家的小姑娘好,老和尚许久没见爷爷了,他好吗?”

说话的声音响亮,又一团和气,让人生出想亲善的感觉,一点都没有威胁感,但能一开口就以平辈身分问候司徒无视,辈分摆在那里,那些还弄不清楚他身分的人们,已经不敢小觑。

真正认得这一位的龙六朝,则更是震惊兼叫糟,这一位当年是百族大战中的名人,是枯字辈僧人中的佼佼者,差一点就当上金刚寺住持,封神之役为了掩护门下***,身受重伤,一度还传出殒落消息,这些年来都不知所踪,怎么这回忽然出世了?

当初在封神之战前,他就已经地阶***,踏入半步天阶的境界,就算这几年里为了疗伤,未有寸进,半步天阶的修为也足以***全场,更别说看他相貌,似乎去老还少,功夫搞不好更上一层楼,若真不声不响地踏上天阶,这边还有谁能敌?

……金刚寺到底在想什么?居然大张旗鼓地派人入鹰扬,还挖出这种老怪物等级的长老人物?这是表态无论如何也要护住温家吗?温家几时结下这等强援?

龙六朝、龙初九两人对看一眼,均觉得事情的状况诡异,姑且不论金刚寺为何横加插手,他们展现出来的实力,就让人不敢造次,三名地阶,三名星榜精英,十名以上的高阶,由一名半步天阶率领,金刚寺这是志在必得啊!

沧溟龙家一向看实力说话,情势既然丕变,他们的态度自然也转趋保留,眼看着那边司徒小书向弥勒大师见完礼,金刚寺众僧也转过面来,这边不得不有所回应了。

“大师1

龙六朝上前拱手,原本他们这队人马的号施令,是由龙初九来领头,一来他是家主亲子,嫡系身分尊贵;二来是刻意给予年轻人磨练机会。但要面对弥勒大师这种辈分足足高了他两三代的名宿,龙初九就显得太不够份量,只能由龙六朝站到面上来。

“金刚寺今日是保定温家了?”

“呵呵,温施主尊法重纪,从不行差踏错,有什么地方需要别人来保了?他在西北一役立下大功,于我金刚寺上下更有大恩,方丈命老衲领队东来,来致上谢意,并且表扬于天下。”

弥勒大师嘻嘻笑着,蒲扇轻摇,身后枯荣座如蒙授意,向更后方的无邪和尚点了点头,这位战堂座登时动作,来到三名圆字辈精英,共扛同护的那个大箱子旁,先是跪下,恭恭敬敬叩了头,膜拜顶礼,跟着起身,将箱上黄布略为一揭。

当无邪和尚跪下磕头的时候,龙六朝、龙初九就知不妙,金刚寺战堂座是何等身分?见方丈都不用跪,够分量让他行此大礼的长老也几乎没有,现在竟然对这箱子膜拜顶礼,内中事物的来头可想而知。

这一揭,箱中一道白光透出,直冲天际,没入云霄,强烈的神圣气息,向四面八方弥漫,大半片天空闪烁琉璃宝光,云中更有隐隐钟鸣、禅唱之声,传到地面,所有生灵的意识都受震撼,一阵晕眩。

无邪和尚短暂一掀,又将黄布盖上,圣气被隔绝,诸般异象消失,可刚才所承受的精神冲击,仍让在场之人头晕脑胀,半天没法静心思考。

龙六朝诧异于箱中之物为何,却陡然想起一事,“弥勒大师,这、这该不会是……”

惊惶失态,全因为想到了箱中之物的***。

只凭一道气息,就能压服在场所有的地阶,这明显是天阶以上的存在,金刚寺有神兵、神器传承,这不是秘密,甚至传说还有一把特殊的绝世神兵,底蕴深厚,但这股圣气明显不是那样的存在,反让龙六朝想起一个传说。

金刚寺创建以来,基本没什么主动拓展势力范围的动作,但也曾为着***邪祟,封住千古咒怨,在外建立分部。

为了封印邪祟,分部的建立,基本都是请出创派祖师的舍利遗骨,建立舍利塔,开启法阵,以强大的圣气稳固封樱悠久岁月里,金刚寺把建立祖师舍利塔一事,看成无比神圣的至高荣耀,更有严格规定,事先要考察良久,取得各堂各院九成五同意,没有万不得已、非此不可的理由,绝不能动此念、行此举,事后更不遗余力去维护。

一条全大地都知道的金刚寺重誓:如若祖师舍利塔遭到攻击,形同渎佛,凡金刚寺门下***,必须舍生忘死,不惜一切来援,拚着玉石俱焚,也要护舍利塔周全。

向来强而温和,严禁主动涉入各方势力争斗的金刚寺,唯有在此事上,展现了不容挑衅的威势。

反正几处舍利塔与分部所在,基本都不是什么富庶之区,甚至还有点生人勿近,***势力自然也犯不着为此冲突,惹来金刚寺的怒火,硬将温和的壮***成猛虎、怒狮。

“这、箱中这是……”

见惯大场面的龙六朝,已不知多久不曾这样语音抖颤了,但他早年曾远看过金刚寺的舍利塔,那里头的气息,就与此刻所感如出一辙,而这里头所透出的涵义,更让他冷汗直流。

金刚寺要建舍利塔?

在本城?此地?温家之内?

这是必定会震动天下的大事,也是史上从无前例,根本不可能生的事。

不为天下公利、不为佛门光大,就单纯作为对某人的感谢与表扬?哪怕无茶方丈犯了傻,强行要干,各堂各院的座、幕后的长老,也不可能任由他疯,祖师舍利塔的神圣,不容任何人亵渎,方丈也不能!

这么夸张的作为,等若在向整个世界宣布,只要敢打温家的主意,就是金刚寺的死敌!

绝对不可能生的事,此刻竟然正在生,温家到底给了金刚寺什么天大好处,让金刚寺愿意这样不惜一切地保他?

玩惯了各种权力游戏的龙六朝,生出非常不妥的感觉,这里头的水太深,龙家已经不适合这么盲目地淌下去。

刻意高调,展现辗压性的力量,其实是为了避免冲突,震慑住对手,用最小的代价把事情完成,能光列队就把敌人吓跑,何苦要打?但既然事情生变,金刚寺横***来,沧溟龙家自然也不用强当这出头鸟……

“哈哈,有弥勒前辈在此,我龙老六还有什么好说?”

堆起笑脸,龙六朝一团和气道:“我龙家此来,是为了探视自家血裔,但这事也不忙在一时,既然贵寺要为温家出头,我们又怎能不卖贵寺、卖大师一个面子?”

顺势下台,早先的趾高气昂,这时全无痕迹,还倒似卖了人家一个人情,龙云儿、司徒小书都在腹谤这位龙六爷的圆滑,本以为整件事到此告终,却不料龙六朝诡异一笑。

“但国有国法,龙家固然愿意为贵寺而让路,可那几位朋友的意向,就轮不到龙家来管了。”

笑谈中,龙六朝指向马车,为一辆的车门则应声而开,从马车上下来几个人物,当先两人身穿武官服色,甫下车就正色厉喝。

“温家勾结碎星团,图谋不轨,日前为人告,还不快快下跪受缚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