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二章 法相之争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章 法相之争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与龙初九两相对峙,龙云儿一直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,外人都只知道“龙家行事,自有龙家人的道理”这句千年家训,不过身为龙家人,自己更深知,龙家人行事,手上有几分实力,就说几分话。

乍听之下,这话很仗势欺人,但这话中隐藏的另一层意义,龙家人极有分寸,当无势可仗的时候,猛龙是不欺人的!

六郡七家之中,在这方面名声最差的,就是江北袁家,那边出了名的多狂士,纵情放浪,无视生死,半点力量都没有的弱者,都敢当面羞辱天阶,不看别人脸色做事早成常态,和这些不仗势也照样欺人的狂徒相比,以龙家为首的世家***可爱多了。

龙云儿只觉得疑惑,这里始终是朱家地盘,就算龙家挟雷霆强势而来,扫平所有阻碍,完成目的,这样蛮干也绝不是没后果的,朱家事后的反弹、另外四郡的疑忌、李家的震怒,这都将令龙家得不偿失。

……蛮干从来不是龙家的作风,初九堂兄的底气何在?到底是凭着什么,在别人地盘上摆出这种高姿态的?

……自己是想不出端倪的,如果温家哥哥在身边就好了,一定能识破其中诡秘,可他偏偏躲了起来,不知弄什么玄虚?

龙云儿微怔,就看龙初九的目光转向自己,傲然道:“不管是什么想法,今日温家必灭,如果识时务,把法相当众显露,我们可以网开一面,把先捞出去,保一命。”

话说完,龙初九转向司徒小书,“姓朱的也一样,别以为这是自家地头,若不知进退,招来灭顶之灾,就算地阶也要粉身碎骨。”

司徒小书冷笑道:“好一个不知进退,今天倒,龙家有多大的能耐,招来怎样的灭顶之灾?怎样的粉身碎骨?”

说话中,司徒小书身上气势更为凌厉,如出鞘之刀,让身旁的朱鼎宇都为之震颤。

在心里,朱鼎宇着实踌躇,龙家如此强势,狂妄到近乎盲目,必有所恃,在弄清楚他们底气为何之前,并不宜与之正面冲突,更别说自己没得到相关授权。

然而,小师妹摆出这样决绝的态度,又是众目睽睽之下,自己就是想退也不可得,这是自家地头,自己实力不如人,若志气还不及一名女子,以后也不用在鹰扬郡内行走了!

挺是必须挺到底的,只是有些想不通,就在不久之前,小师妹还与温家势如水火,不杀温剥皮誓不罢休的样子,怎么前后没多少时间,她登临地阶,力量大成,没找温剥皮报仇,却坚持保护温家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越想越觉得说不过去,朱鼎宇忽然感应到一股惊人气息,全身皮肉都为之刺痛,抬头一看,只见小师妹目光如刀,却丝毫不顾正与她对峙的龙初九,凌厉目光直透他后方的龙六朝。

这情况不难理解,无论龙初九怎样嚣狂,他真正的倚仗,肯定是身后的真正强人龙六爷,但小师妹释放威压的同时,身后法相更趋显化,散发出刀剑般的锐气,阵阵热力涌来,威***人。

……小师妹的法相将展现了。

……她的血脉之源,外界知者不多,只晓得是朱氏鹰隼一系的血脉,凭此凝结法相,也当是鹰隼之属,但此刻出现在身后的形象,羽冠雉形,尾羽曳地,长长的体态,与诸般鹰禽尽皆不同,到底是什么?

……她秘密成就地阶后,血脉生出异变,有了改易?或是付出重大代价,自斩血脉,孑然一身,登临地阶?

朱鼎宇为之错愕,而在另一头的龙六朝,也因面对这股不凡威煞,脸上的商人笑容敛去,转为慎重。

原本还当是小一辈之间的比斗,扯长辈下场有**分,但司徒家的小娃娃,离奇练上这境界,地阶接近***,直追小一辈中的佼佼者武苍霓,这就不能等闲视之了……

……说来还真是倒楣,原本的目标人物,现在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那里,反倒打横里杀出司徒家的这位,硬把梁子抢过去扛,这冲突即使赢了,对龙家也没有半分好处……

箭在弦上,没有退缩的理由,龙初九、龙六朝神色一紧,各自展现法相,一尾无角的赤色螭龙,周身火焰环绕,口中隐约有大日浮沉;一尾硕大无朋的双翼应龙,黑紫色的鳞甲,反映出电光闪烁,犹似置身雷电之海。

螭龙、应龙,两股不同的龙威一现,对周围的所有生物,都造成精神威压。龙威,是纯血龙族的天赋威能,是龙族之所以尊贵的一个理由,但哪怕沧溟龙家所觉醒的,都是龙族血脉,却也不是每个高手都能透过血脉,释放龙威,作得到的都是家族中佼佼者。

此刻,两股龙威联合施放,后者的笼罩范围,更广及前者的数倍,方圆数里都在龙威范围内,不知有多少人两眼一翻,口吐白沫地晕死过去。

在场的龙家人,无论是包围温府的亲兵,还是拉马车的仆役,都像挨了一记闷棍,惨哼一声,但也仅只如此,没有昏厥,没有***反应,明显有抵御手段。

朱家的千人队,人数虽众,但在这情况下,真是丑态毕露,若不是司徒小书释放气息,形成护盾,将她身后的人全数护住,这千余士兵早已全军覆没,饶是如此,仍有过半人马因不在她屏护范围内,直接口吐白沫,晕死倒地。

“哼1

司徒小书气血流转,法相完全展现,一只由刀锋、剑刃所组成的赤红朱雀,在身后展翼,光焰喷吐,焚卷天地,而刀剑的锐金之气,更不住切割周遭,仿佛要将整个空间破灭,迎来最终的毁灭。

近身的朱鼎宇为之愕然,对面的龙九少、龙六爷也全然愣祝

……这是什么法相?

……从没听说过这样的法相,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仙禽魔兽,这甚至不太像生物。

……司徒家血脉,传闻是奇木仙草一类;朱家血脉则是鹰隼系统,这只锋刃之禽是从哪冒出来的诡异法相?

摸不清楚底细,只感受到那神秘法相的强大,龙家两大高手一时不敢主动,而全场之中,就只有龙云儿稍微看出些端倪。

……绯剑朱雀?

……温哥哥的第三术式武装?

……小书她选择了这形态为法相?但……怎么作到的?

多个疑问连环生出,龙云儿不解之余,也看出司徒小书等若硬扛着龙家两大高手的威压,虽然一时间不露败象,却想必很吃力,自己该当要助她一臂。

这个念头才刚动,龙家那边的马车中,忽然有多股气息释放出来,五股地阶级数的威压,由马车中喷吐而出,伴随着龙家两大高手的威煞,席卷全场,四野肃杀。

“……这是?”

司徒小书脸色骤变,对面一下子冒出五个地阶来,总数一下子冲到七名,沧溟龙家这是想干什么?

七名地阶,普天下哪有这么奢侈的试探?甚至说用来踏平温家,都不会有人相信,太过杀鸡用牛刀,正常人都只会认为,龙家人意在朱氏!

现场还能思考的人:动用这么强的力量,万里奔袭,不惜与耀宇朱门翻脸,总该有个合理的理由,温家何德何能,值得沧溟龙家万里夺食?

司徒小书却越想越是心惊,单纯看上温府隐藏的利益,不足以让龙家干这么出格的事,但如果温去病身分暴露,龙家是来清剿碎星余孽,那就没有任何问题,朱氏还会因为失察而蒙罪,根本没法反抗。

……事已至此,该怎么办?直接破脸,拔刀护着温家人杀出重围?但这等若把封刀盟也牵扯进去,自己能这么作?

……不想累及封刀盟,就只能袖手置身事外,这难道又是自己的本意了?

对面七道地阶的威煞吞吐,如岳之镇,压得司徒小书心头狂跳,目光瞥向龙云儿,想知道温去病是否有什么后手?却见龙云儿也是一脸震惊,全没料到有这状况的发生,也没有任何得自温去病的授意。

……那,该怎么办?

正自不知如何是好,一股祥和气息,从朱府众军士后方传来,迅速弥漫延伸,凶厉的龙威、地阶的威煞,都一下被中和、承受住,那些正感到痛苦的军士,压力为之一轻。

龙六朝、龙初九叔侄感到错愕,当这边已经摆出辗压性的绝对力量,还有***的地阶力量敢来介入?到底是哪方人马,敢来和沧溟龙家对着干了?

“阿弥陀佛1

一声禅唱,蕴含着强大却不迫人的力量,犹如晨钟鸣响,传震方圆数里,净人心灵,洗涤邪氛。

一名模样甚是福态的肥胖僧人,手摇蒲扇,袒胸露肚,远远地从数百米外走来,身旁还另外跟着十余名僧人,有老有少,各具不凡气象。

乍看之下,这名年纪难辨的胖和尚并不起眼,龙初九第一时间注视到他身旁那名铁塔般的青年僧侣,目中流露明显的敌意,但龙六朝却是动作一顿,愕然道:“弥勒神僧?”/dd

ddid=contfoot/ddddid=tipscent/ddddid=footlink/ddddid=tipsfoot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