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三十二章 云龙九变(周一紅包滿五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龙家的作风,龙云儿自小耳濡目染,见得多了,当龙初九口出惊人之语,别人都还以为他会摆足姿态,张扬一番,龙云儿却知道,猛招将要来了。

沧溟龙家的人,虽然姿态高,但更重实际,素来习惯打完招呼就出手,若对手没死,再来调整应对的态度,那种喜欢派头排场多过实际的作风,是江北袁家,从来就不是龙家!

因此,龙初九话声方落,身影一幻,高速袭向龙云儿,这一着大出在场人们意外,但龙云儿同样身形一闪,也同步发动抢攻,两道人影中途相撞,龙初九微微一怔,抢先一爪就扣了上来。

沧溟龙家威震大地的几门绝学:六朝云龙爪、龙体圣甲、云龙九变,还有一门只得其名,不为外人所知的残缺秘剑。身为龙家嫡系,龙初九一出手就是云龙爪,锁拿对方咽喉。

龙云儿弹指一戳,去势巧妙,正挡在云龙爪必经之处,而大力金刚指的凌厉气劲,更直透这一爪,击向腕脉。

“好!有些门道。”龙初九赞了一声,对方这一指,截破自己的爪势,似对六朝云龙爪颇为熟悉,这正是龙家血脉的证据之一,沧溟龙家的子孙,对这套家传绝学接触的机会着实不少,就算没机会修练,看也看得眼熟。

“但挡得住,不等于挡得下1

眼看爪势被截断,将被金刚指戳破手掌,龙初九手腕一颤,右掌生出氤氲云气,竟于爪势穷尽处,生出新的变化,瞬息之间,本来的一爪化为幻影,金刚指劲戳在空处,却另外有三道爪影,虚实莫辨,攻向龙云儿。

龙云儿心中一叹,彼此出自同源,自己又如何认不得这套直指天阶的镇族绝学?

云龙九变,穷尽血脉变化,据说是模拟龙的九种变化,但也传说练到极尽处,会勾连天地间曾经存在的九头龙神与龙魔,得到们的力量与传承。

这传说目前无法证实,但龙初九的云龙爪,与九变相辅,凭空生出无穷变化,突破龙云儿的防守,一下扣住她肩头。

本来直攻咽喉的一爪,改攻肩头,龙云儿察觉到对方态度的改变,而这一爪虽然扣在肩膀上,透入的爪劲却遭遇金刚身强烈抵抗,起不到效果。

“果然是正宗的金刚身1

龙初九的声音中,带着一丝揶揄,在大部分的帝国贵族眼中,金刚身这类横练技巧,修练者近似码头苦力、江湖卖艺的角色,练得再好,也少了一分贵气,更何况……云龙九变有专破横练的诀窍。

“看招1

龙初九一手扣住敌人肩头,另一手再次凝爪,轰袭向龙云儿头颅,却是有别于早前一爪的刚猛,尽是阴柔轻软之势。

云龙九变.阴阳变!

奇招临头,龙云儿却是一笑,

……早知对方会有此一招了!这是云龙九变中,专门针对各类横练硬功的一式,与玉虚真宗的双极轮有异曲同工之妙,从云中变化,悟通阴阳之理,继而凭此在目标物上探出破绽,甚至制造破绽。

……哪怕是再坚硬的钢铁,都不可能每一处地方厚薄均等,薄的地方防御力肯定弱,厚薄强弱即阴阳,探出弱处,避实击虚,天下至坚,随手可破!

这一变并不好练,但凡有所成的龙氏子弟,遇上金刚身一类的硬功高手,都大占便宜,自己父亲龙承运,就是这一变的高手,因此,自己对阴阳变的特性,真是一早有数……

龙云儿右肩被扣,左掌忽出,轻拍向正击来的一爪,掌爪交击,龙初九骤觉有异,对方体内另涌出一股阴柔之力,与金刚身全然不同,却凭此阴阳并济,两仪浑成,与自己两爪阴对阴、阳碰阳,共演一幕日月轮转。

双方气劲对撞,短暂僵持,龙云儿暗松了口气,因为这一口习自玉简的九阴真气,自己练的时间不多,若不是温哥哥提示,遭遇龙家高手时能派上用场,急急恶补,真是想用也未必用得出来。

而龙初九则如坠五里雾中,之所以一上来就一轮疾攻,为的是逼对方露底,不管这个有龙家血脉的地阶是何来历、修为深浅,只要被打得急了,隐藏的东西通通都得显露出来。

哪知道,一轮交手下来,虽然彼此都还没动真格的,这名女子实力已不住超乎自己估算,所使的武技除了金刚寺传承,更还有一股阴柔之力,显是两仪兼修,意存高远,轮转之间的气息,没有半分邪秽,应是出自玄门正宗。

这……哪像是流落民间的杂牌散修?

简直就是大门派秘密培养,不为人知的暗手!

……会否在不经意间,已踩入什么大势力、大人物的布局了?

得出这个结论,龙初九大感意外,有些不知下一步该紧该松,一下失神,就听见身后响起了轻咳,是六叔的提点!

龙初九回过神来,待要催劲变招,却慢了一步,双方气劲鼓荡间,牢牢扣死的一爪被弹开,龙云儿趁隙抽身,往后滑出,龙初九还不及变招,龙云儿已经从他的攻势中全身而退。

“承让1

龙云儿拱手为礼,口中谦让,却谁都看得清楚,她全程不落下风,与这位星榜第八的高手似乎平分秋色,再一次让人们刮目相看,而龙家除非不顾身分,否则若目的仅是试探,就必须在此打祝

“好本事!除了金刚身,还有些别的东西……”龙初九收势站立,展开摺扇,又显得隽朗高傲,风采不凡,“父母是谁?若是我龙家人,姓谁名谁?哪家哪系?唉,乱七八糟的都要登到册上,真是沧溟之耻。”

乍听起来,这仍是倨傲无礼的语气,但熟知龙家作风的龙云儿,却已听出端倪,龙家似乎已经确认了自己龙系旁支的身分,只要自己答得上,接着就直接登录族谱入册,成为龙家的一分子。

这可不是容易事,哪怕地阶武者在哪都算稀缺资源,哪怕龙家主政者一直标榜实际、现实为王,可在自己的印象里,龙家对于流散在外的杂血子孙,素来嫌恶,有多远踹多远,即使是地阶,大多也都不被承认,更别说接纳回家族。

获得龙家认可,那可不单单是一个口头承认而已,龙家有相当严密的族规,一旦族谱有名,又身成地阶,就能享受家族的物资给养,甚至出任家族要职,掌握权力,这些都是经千年、万年完善的族规,没人能拿来说事。

重大***摆在眼前,但龙云儿却只能苦笑,自己怎样也不可能实话实说,否则,不用讲什么荣誉,直接就两支杀龙箭射在面上。

……温家哥哥与香雪,之前替自己安排好了身分,是某个已死的龙家长辈,和一名女匪露水姻缘的产物,父母双亡,当事人也早已秘密死亡,自己顶替身分非常安全,但这安全……仅是普通调查的规格,换了针对地阶层次的高规格彻查,顶不顶得过去就难说了,认真起来的龙家,可不好忽悠过去。

……而且,面对龙家的人,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忽然很不愿意认别人为父母,这种不快的感觉,让自己没法说本应出口的话。

“我不曾攀附龙家,一身所学,也和龙家并无渊源。”龙云儿道:“父母出身,于我都已是遗忘过往,如同前世,就不用在这里提了吧,如果龙家今天真的要灭温府,那更不用问了,我与温家人立场相同。”

语气委婉,但等若当面拒绝了龙初九的招揽,更形同一巴掌打掉沧溟龙氏的善意,在场的人个个震惊,不明白她为什么放弃了原本可以自我保全,甚至飞黄腾达的机会。

温玺鸿、温青卫等年轻***,则是异常激动,虽然已知道家主刻意栽培的这位秘书,力量超卓,进境惊人,但真的没想到,面对生死危局,她竟能如此坚定地与温家共苦同难,这份心,万金难得。

龙初九摺扇一收,表情转冷,笑道:“这个***不在预期内,不过,说得好,说得真是好啊1

没有主动出手,但龙初九身上气息骤变,周围数百米内,所有人都生出一股颤栗感,如同感受龙威,而龙初九身后,一个若隐若现的巨大龙影,不住散发着威煞。

修为稍差的,当场就跪了下去,即使像温玺鸿、温青卫这样的高阶,也要用尽全力,才能够不失态,唯有龙云儿站得稳稳,与敌人对峙。

龙初九道:“还撑着不现法相吗?对自己的实力真那么有信心?或者,有宁死也不能暴露的秘密?”

龙云儿笑道:“初九兄试试不就知道了?”

“好1

龙初九目光一厉,空中压力陡增,所有人都心头震颤,晓得一轮地阶战要爆发,但一声厉喝,伴随着一道刀罡破地斩来,将对峙中的两人强行分开。

“住手!这是干什么?”

喝声入耳,龙云儿惊喜回望,只见在长街的那一头,大队人马出现,往这边过来,为首的一名女子,英姿飒爽,杏眼含怒,正是司徒小书!

……紧要关头,还是小伙伴靠得住啊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