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三十一章 同灭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三十一章 同灭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出了地阶高手的岭南温家,数日以来,都处于兵荒马乱、人仰马翻的混乱情况,一方面,各方贺客盈门,想要求见温家的地阶;另一方面,在温去病的指令下,温家开始修建林园,以供赏玩。

在港市,温去病是有名的纨裤子弟,吃喝嫖赌样样精,捞的是偏门财,吃的是人头饭,本身更任性而贪玩,没事喜欢放烟火,娱己娱众,对自家居住环境更是要求高高,动不动便挖池、砌墙、造景,就只为了他对府内某某盆栽不顺眼。

温家大少觉得假山太丑,命人砸了,还连池塘也重挖……诸如此类的消息,这几年透过里头仆佣的口耳相传,早为各方所知,成为港市市民的笑谈,更成就温家奢侈大少的任性形象。

不过,上次封刀盟与本地黑帮联手打上温家,却在护宅法阵之下踢到铁板,这件事之后,外界的流言开始变样,人们私下议论,温家几时请到这样的阵法高人?而且建造这种大规模法阵,又如何能不露形迹,让外界分毫未觉的?

当人们开始讨论,温府每次改建、增建,或许都另藏玄机,温家大少看似任性的行为背后,可能存着瞒天过海的算计,他的一举一动,就被人重新检视。

温家的护宅法阵,被极乐堂毁灭性破坏,正待修缮,温家主人才刚回来,就大兴土木,换了是以前,人人嗤之以鼻,可现在,各方势力都心中有数,且拭目以待,看看温家能造个什么奇迹出来?

同时,这些人也心中有数,倘若有什么人想对付温家,就必须在法阵修复完全之前动手,否则,深藏于温家的那名阵法大师出手,新的法阵不但尽复旧观,说不定还会更厉害,那上门对付,就成自投罗网了。

随着温家的修建工程热火朝天,大批工匠进进出出,各方势力的目光也都落在这里,他们相互忌惮,却又期盼着有人当出头鸟,去试试温家的那名地阶。

所以,当数天之后,工程明显要进入尾声,大队人马出现,疾驰过长街,奔向温府时,窥伺中的各方势力没人感到意外,反倒觉得理所当然。

……终于有人动手了!

……来得这么迟,再不来,就真不用来了!

……在这么多目光环伺下,光天白日强袭温府,到底是哪家大势力?

各方人马都生出好奇之心,但当他们将目光投向这批不速之客,却赫然发现这批人的来头非同小可,当先的一列骑士,骑乘骏马,马身浮有特殊纹路,形似龙纹,甚至为首的一辆马车,拉车的双马,顶上还生有两角。.la

龙纹马!

传闻中,混有龙血的神驹,沧溟龙家独有的坐骑!顶上生双角的,更是其中异品,号称龙马,家族中有严格规定,非直系继承人或地阶以上,不得骑乘!

在龙家骑队之后,跟着的是大批兵丁,长长数百人,一上来就把温府给团团包围,各处出口堵死,完全是抄家灭族的架势。

沧溟龙家向老字号温家出手了?

这个出乎意料的情况,打蒙了注视这幕的各方势力,他们既觉得合情合理,又意想不到。

温家新出的那名地阶女子,有着一头绿发,又姓龙,明显与龙家有关,以龙家的霸道,为此派人过来,倒没什么好奇怪,但……用不用得着这么蛮干?

过往龙家的执法队,素有蛮横无理的恶名,遇到要铲除的目标,悄悄派人铲除,杀人后才留名示众,表明是龙家人处理家务。虽然无视王法,也为此与***各世家屡起冲突,但至少过程中,龙家都是低调行事,避免节外生枝,否则人没杀,先要和各郡世家打起来。

这回……不是刺杀,而是大队强袭,光明正大,但这里不是傲龙郡,更不是北方,龙家如此摆明车马蛮干,丝毫不顾耀宇朱门的颜面,这是自视过高?还是存心要打朱家人的脸?

无数的疑问中,骑队在温府门口停下,几辆马车车门紧闭,没有人下来,包围温府的龙家亲兵,向马车方向一起躬身,单膝下拜,动作整齐划一,显出训练优良的精悍。

温府看门的家丁,一早也都傻眼了,这不是高手挑战,也不是黑帮或邪派势力来攻打,是货真价实的官家势力欺上门,与之对抗等若抗官,这……这要如何处理?

为首那辆双龙马共拉的车上,前座上下来一名红衣中年人,神态倨傲,走向温府大门。

“沧溟龙氏,靖海侯、平江伯在此,温府上下人等,出来跪迎1

伴随着威压而来的高姿态,分量十足,而报上来的两个人名,更让周围窥探的人们心头一震。

洋、海、江、川、河,对应龙家公侯伯子男的封爵,是龙家当前的位份排行,海侯、江伯这样的人物,在龙家已经位份极尊,尤其是侯爵,基本都是手握重权的大人物,实力也是成名地阶,一举一动,牵引风云,非同小可。

靠集情报为业的探子们,对龙家当前的知名人物都倒背如流,对这两个爵位一下就对应上人物,心头一震。

靖海侯龙六朝,是本代家主的兄弟,管理龙家的帐目,打理内外的商业营生,长袖善舞,在帝国六郡大大有名,本身亦是成名多年的地阶,早年曾星榜扬威,实力出众。

这位龙六爷罕离傲龙郡,每次离开,都是有大生意要谈,原本该是一尊活生生的财神,但龙家人经商,作风强横不改,巧取未必有,豪夺没少过,大地人称灭门的财神,都对他有不小的忌惮。

至于平江伯龙初九,那更是本代龙家家主之子,星榜第八,日后有望脱颖而出,成为下任龙家之主的精英人物,在大地上各方瞩目,正是当空新星。

如此两人,来到鹰扬郡,都会引起朱氏的注目,更别说带着亲兵,强势驾临温府,个中含意,稍有不慎,就是一场国战爆发,哪怕龙家素来高姿态惯了,可这样的横冲直撞,却委实不是龙家作风,让在场人们既冷汗狂流,又真摸不清头脑。

在这一片紧绷气氛中,最苦的就是门口几名温家子弟,不晓得该做什么反应,如果就这么屈膝跪下去,真是羞愤欲死,可如果死站着硬扛,看这架势,恐怕立刻就会给人斩了立威,两者间该如何取舍,真心困惑。

幸好,天塌下来有高个的顶,顶事的高个子很快就出来了,整个温府被人团团包围,里头的人哪可能到这时还没察觉?

温玺鸿、温青卫率着一众温家子弟,自家门中走出,模样算不上体面,两个站在最前头的***物,都有明显的重伤初愈象征,步伐略虚,但眼中神情坚定,连同身后走出的数十名温家子弟,都有着相同的眼神,愿意在家族遭遇危机时,为这个家族效死。

目睹这一幕的人们,都觉得这些温家子弟的气势强得出奇,还有些特别,只是说不出是哪里特别,唯有其中极少数见识特广的,才看出端倪。

……明明只是一群民间武人,乌合之众,却有军伍之气,奇哉!

而当这批人走出温府大门后,自动往两边一站,一名身穿龙纹绣袍,碧发盘起的美貌女子,从后头直直走了出来,站到队伍的最前头,无视红衣中年人,迳直向马车一拱手。

“我家家主身染风寒,不克出迎,龙秘书忝为温府总管,代家主恭迎贵人莅临,不敬之处,还请见谅。”

朗声说话,龙云儿拱手为礼,盈盈一拜,却未曾跪倒,身后的一众温家人则是跟随她动作,只不过变成单膝跪地,再抱拳为敬。

照礼数,龙家两名伯爵、侯爵到此,温家一众草民,无一官身,理应跪拜叩头,这才合乎礼数,但帝国六郡之中,同样也流传着一些不成文的规矩,就是物的礼敬。

只要踏足地阶,逢王侯可并肩不跪,这是六郡七家共同默认的规矩,用以彰显地阶人物的尊贵,如果能踏上天阶,哪怕没有官身、爵位,各国王侯也是见之即拜。

龙云儿这么一礼,等若坦白了自己的境界,同时也表现实力:温家是有地阶坐镇的,无论想干什么,都请三思,而温家的地阶既然都站出来了,龙家的两名爵爷地位再尊,总也不能继续缩在马车里摆架子,面也不露吧?

出身龙家,龙云儿最是清楚龙家的规矩、龙家人的思维,透过这么一礼,她试图把局面的主动权掌握回来。

“喀1

一声轻响,马车门打开,一条红毯直接滚了出来,铺出红路,一名二十多岁的俊逸青年,手摇摺扇,下了马车;身后一名浅蓝面皮,满面笑嘻嘻的中年胖子,跟在后头下来。

这两人一下马车,目光就直接落在龙云儿身上,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那股刺探与质疑。

“……听说,有人假冒我龙家血裔,横竖今日要剿灭温家,就两件事合作一起办了,假冒者与温家上下……同灭1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